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同路
2018/07/04 05:01:42瀏覽2345|回應0|推薦25

那天傍晚他沒出現,上車前她還頻頻回首,他沒理由錯過這班車的.

 

公車出了校園,天色漸暗,望著窗外霓虹,胃又隱隱痛起來. 再次環顧車內,他的確不在她身後任何一個座位上.......

 

她第一次感到害怕.

 

一年來,總在許多時間地點遇見他,偶爾同班公車和火車回台北,起初以為是巧合,但漸漸的不難發現其中的規律性 -- 週三下午,週五早晨,和他看她的眼神.

 

她辨認得出男人打量女人的眼神,也明白自己在那樣的注視中被徹底物化,但那其實無所謂,痛恨並不能改變某些慾望的本質. 她蔑視那一雙雙混濁的眼睛,自信能遇上她理想的典型 有些孩子氣的文人型的男人,能先愛她的頭腦再想她的身體,對她的好奇比慾望稍稍多一些.

 

他看她或許正由於好奇. 他的神情裡總有些她不了解的成份,例如沉著的,似笑非笑的嘴角,彷彿隨時準備出言嘲諷她故作清高的冷漠. 幾次他站在她身邊,側身面對她,她以為他就要開口,氣氛卻仍舊凝結在奇異的沉默中. 他不打破這個僵局,她就可以假裝若無其事 -- 這是場不見血,純靠智取的狩獵遊戲.

 

她是個容易憤怒的人,只是在充滿挫折的生活中學會了妥協.壓抑,和遺忘.

 

但她對他感到憤怒 .

 

他成為了某種微妙的情緒引燃點. 固定的時間情境輕易將她制約,她知道他會在何時出現,知道他會不經意的站在她身旁,知道他會排在她身後上車,坐她左後方的位子,也知道他不打算做出可笑的搭訕,只會沉默的,偶爾投以注視,像影子跟隨她直到台北,然後在車站裡熙來攘往的人群中,努力不失去她的蹤影.

 

她其實不怕他.不討厭這樣的遊戲,也直覺他沒有威脅性,每一次的如影隨形加深了確信. 儘管她不會用"跟蹤"來定義這些已變成公式的巧合,卻不知怎樣描述這微妙的關係. 或許一切都是她詭異的幻想,或許他只是看著她像看一齣單人默劇,或許她在某一個時候會轉身問他:"想不想認識我?" 或許他已認識她很久了 -- 從她的服裝髮型表情眼神,固定閱讀的小說和其他瑣碎的細節......

 

他也許是她最忠實的讀者.

 

她想像他是她的守護天使.

 

因此那個傍晚她格外需要他的存在,一整天她都暈眩著,身心瀕臨崩潰邊緣,她以為自己隨時會蹲下痛哭 -- 倘若如此,他是唯一一個會在她身邊,看著她宣洩情緒的人,雖然他可能仍舊保持沉默......由於不知所措.

 

然而這天他失了約. 拋下她在昏暗的公車上無助得可憐,她的憤怒混雜了許多情緒: 前所未有的挫敗.失落.焦慮和發現這些感覺時的驚慌 -- 她怎麼會在情感上對他產生依賴?

 

下了公車,往火車站的路上她留意著身邊每個路人.

 

都不是他.

 

月台上第八車的位置擠滿了人.

 

就是沒有他.

 

五點三十六分莒光號進站時,她忽然想起安娜卡列妮娜,身體微微前傾.

 

拉住我.”她想.

 

他也沒有因此奇蹟似的出現.

 

她放棄了對他僅有的期盼.上車離開.

 

*****     *****    *****

 

他通過剪票口,聽見上一班自強號駛遠的聲音.月台空曠冷清.

 

不知怎麼令他想起散了戲的舞台.





**這是在光碟舊文檔裡發現的短篇小說,從來沒有發表過. 內容的情節有真實也有想像,只是那個"他",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1302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