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懸疑小說][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6)[齊家的內幕]
2017/03/02 04:30:34瀏覽359|回應0|推薦10

照片引用来源:

http://www.joutrip.com/i/s/shanghai-night-shanghai-night.jpg



[第三章]

 

當琳曦上到二樓瞧見齊氏夫婦正在起居室門外說話。

一見到琳曦齊夫人連忙勾著丈夫的手臂說:

 

親愛的咱們是未來的上流社會成員可別跟身份不同的人有所接觸啊!

 

然後兩人便走向臥室了。

琳曦翻了個白眼──既然是‘未來的’上流社會成員那‘現在’就不是啊!

 

妳有什麼資格屌成那樣?根本狗眼看人低嘛!

 

身後傳來一道銀鈴般的笑聲。琳曦轉頭一瞧──原來楚楚也上樓了。

 

見識到齊大媽勢利的一面了吧!

 

琳曦並不擔心被看到對齊夫人的反感特別是她感覺出楚楚也不喜歡她。由於兩人是朋友她便開門見山的問:

 

‘你好像很討厭齊夫人呢!’

 

誰會喜歡那隻勢利大媽!事實上她出身泉州下層階級因為老公經營一家化學工廠賺了點錢就像個土豪似的自以為高人一等還瞎掰他們是什麼泉州齊氏世族──天曉得這個家族是怎麼憑空出現的!如今女兒被一個真正的貴公子看上了──還是名副其實的貴族後裔──妳知道我曾祖母是俄羅斯男爵之女吧(琳曦點點頭)──現在可好啦!婚還沒結便一天到晚宣稱自己是準上流社會成員簡直像隻驕傲的麻雀每天嘰嘰咕咕的叫。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大概就是在形容她吧!我真心看不起這種攀權附貴的小人!

 

齊家夫婦是泉州人──琳曦忖著──難怪我覺得她的腔調哪兒聽過原來跟我一樣都是閩南人──雖說我的祖先來自漳州。

 

不過看她們一家感情應該不錯吧?

 

齊大媽是家裡的女皇誰敢不聽她的?看看齊先生被馴服的像頭綿羊一樣我從來沒聽過他敢對妻子說個齊珊也差不多跟她爸爸一樣溫順。至於齊玲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吃吧!我幾乎沒看過她嘴巴裡面沒有東西的時候。

 

琳曦笑了。楚楚領著她走進二樓的起居室這是一處舒適的歐式大房間。兩人在沙發坐下從落地窗可望見窗外的藍天與附近市區的大樓.

 

那齊珊跟嘉理何時結婚?

 

還沒有確定。

 

兩人不是訂婚了嗎?

 

沒錯去年夏天舉行過私人訂婚儀式。嘉理本不想聲張只邀請家族近親。誰知齊夫人的大嘴巴彷彿唯恐天下不知似的像隻母雞到處宣傳鼓譟!最近幾次家族聚會有人問起嘉理的婚事他總是回答時候未到或還不急。我沒問過嘉理這件事但如果猜得沒錯或許他已在懷疑這項婚約是否一項錯誤了。

 

怎麼說?難道嘉理不愛齊珊?

 

倒不是嘉理蠻喜歡齊珊的──但不是瘋狂迷戀而比較理性。或許因為如此 當他發現跟齊珊的婚約帶來齊大媽這樣一個麻煩人物後可能會重新審慎評估結這個婚對他的利弊。幸好嘉理遺傳到韓家那種商人的精明性格不會衝動行事。

 

琳曦想起方才下午茶時當齊夫人提起即將成為上流社會成員時嘉理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所以今年結不了婚了?

 

有可能因此最近齊大媽正努力設法讓兩人早日去登記呢!

 

看來她很在意女兒的幸福呢!

 

楚楚再度發出她鮮明的銀鈴笑聲。這妳就錯了!齊大媽最愛的應該是錢吧!不瞞妳說她這麼處心積慮要讓女兒結婚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齊家早已債台高築了。

 

債台高築?

 

這幾年經濟景氣下滑齊家公司少了許多訂單加上周轉不靈齊氏夫婦欠了上千萬債務如果年底前沒處理好我估計齊夫人這位 準上流社會成員還沒正式進入上流社會前就會宣告破產被剔除資格了。

 

 破產! 琳曦詫異的揚揚雙眉。不過既然嘉理與齊珊已經訂婚了那他對準岳父岳母的財務危機應該不會袖手旁觀吧?

 

嘉理做人一向大方問題在於齊大媽厚顏無恥啊!從訂婚以來她已三番兩次要齊珊向未婚夫要錢了有時二十萬有時三十萬我猜這一年至少討了三百萬了吧!

 

三百萬人民幣!那還真不少呢!

 

以韓家的財力而言, 三百萬不算多但讓貪得無厭的齊大媽養成習慣那再多的財富也會耗光的。更何況謠傳齊家的債務高達兩千萬呢!

 

兩千萬!琳曦兩眼睜得偌大。真是驚人哪!

 

是啊!即使對我們這樣的家族來說也是筆大數目。如果債務只是一兩百萬嘉理應該會幫忙解決但兩千萬實在太巨大以他的個性應當會拒絕。

所以這陣子齊大媽不時明示暗示嘉理訂婚時間夠了應當把齊珊娶進門了。兩人一旦結婚齊大媽成了真正的岳母就能名正言順要女婿幫忙岳家處理債務了而且以她死纏爛打的個性要是沒有如願絕對不會撒手的。 就算嘉理後悔離婚齊家也能敲詐一大筆贍養費的。

 

琳曦理解的點點頭。

 

所以妳不支持嘉理與齊珊結婚了?

 

我並不討厭齊珊, 反感的是她母親。那隻貪婪的勢利豬根本把韓家當凱子!除了想藉嘉理擠身上流社會外也想撈到實質好處。齊珊個性懦弱對她母親總是言聽計從。結婚後齊大媽一定會藉著女兒的身份操縱韓家的財政大權請神容易送神難就算要趕走他們, 恐怕也不曉得要付出多少代價呢!’

 

楚楚越說越激昂彷彿已看到齊夫人“外戚干政”的模樣了。

 

既然如此妳可以去說服嘉理重新考慮跟齊珊的關係啊。現代社會開放就算只戀愛不結婚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啊!

 

我的身份其實有點尷尬……楚楚雙手捧胸兩眼則盯著前方的米白色茶几。

 

尷尬?怎麼說?妳不是嘉理的表姐嗎?難不成你們關係不佳?

 

我跟嘉理除了表姐弟關係外自小玩在一起也算青梅竹馬感情不錯。只是楚楚變得吞吞吐吐。只是我也算韓家財產的繼承人如果親自去說這種事恐怕會讓人在挑撥嘉理跟齊珊的關係……

 

琳曦疑惑的盯著楚楚美豔的面孔既然是韓家的繼承人不就更有資格要求嘉理好好思考婚姻將會帶來的影響?外人才無從置喙吧!楚楚在顧慮什麼?琳曦覺得她語帶保留似乎在刻意隱瞞某些事至少不想讓他人知道。算了既然只是外人就別管太多吧,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如果楚楚不想讓別人知道就別追問了。琳曦忖著作客期間除非別人主動告知最後儘少刺探別人的家務事──特別是關於財務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OrientExpress&aid=9356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