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山野夢湖 ( 序 )
2016/06/09 23:01:02瀏覽730|回應3|推薦82

 

重演了前人的慘痛歷史

1945年九月中旬, 太平洋戰爭剛結束不久, 一架從菲律賓起飛, 載著一群日本戰俘的美國軍機, 在距離台東縣 三叉山 不遠處的那片山區, 撞山爆炸而墜毀, 機上 26人 無一生還, 據說現場是飛機殘骸四散, 屍塊也掉落四處, 墜機現場慘不忍睹.

因為是屬於偏遠的山區 ( 早年尚未有 南橫公路 ), 當時的日軍憲警召集台東的 阿美族/閩客籍的漢人 與其他一些原住民族, 組成搜尋與收屍隊伍, 大老遠的進入了那片偏遠的山區..... 不巧當時菲律賓附近有個颱風, 逐漸影響南台灣的天氣, 九月底十月初, 山上鎮日狂風怒吼, 大雨中還降下大量的冰雹, 上山的隊伍躲的躲逃的逃, 最終共死亡 26人 ( 居然剛好跟墜機人數相等 ), 後來的傳說中, 在那片廣闊的山域, 有著很多的冤魂 ( 當年 52條命, 後來的山難又多了許多條 ).....不過, 沒有 奇萊山區 那麼出名啦, 或許是因為時日已經太久吧, 沒有多少人曾經聽過這個事件 ( 奇萊 是 197x 年, 國民政府時代, 該處的故事尚屬日據時期, 比 奇萊山難 更早了三十多年 ).

分隔線

==========================================================

秋天的颱風 " 可能 " 會很恐怖 ( 如果剛好與 東北季風 產生 共伴效應, 可能在苗栗縣以北或是中北部地區, 降下極端的嚇人雨量 ), 不過, 主要的影響應該還是在北部地區, 而非屬於南部的 台東縣山區.

至少, 在屬於 北部人 的印象中, 在高雄縣或是台東縣這些 " 南部地區 ", 壓根兒都不會聯想到 " 低溫跟雨雪冰雹 " 這種狀況, 即使個人先前就曾經見過 南橫公路附近 一些高海拔山頭上的 霧淞 與 山壁上的冰棒, 甚至於見過台灣最南縣市, 屏東縣 北大武山 稜線上頭的殘雪.....不過, 腦袋裡面還是持續著南部 溫暖/炎熱 的這些觀念或是認知.

三月份, 春暖花開....心中的想像, 應該是風和日麗, 氣候宜人....

嗯, 上山之前的氣象預報, 一個強烈的春天鋒面來襲, 高雄地區低溫 13度 ( 北部可能低溫 8或9度 ), 全台灣都是雨天....

好吧, 如果高度上升 1000公尺, 氣溫低個6度....最高 3600公尺 的話, 喔喔....要比平地低個 21度, 就是, 最低氣溫可能是 零下8度.

當然啦, 那是 " 良好幅射冷卻效應 " 之下的最低估計數值, 某些情況會是 逆溫 ( 雲層深厚, 地表溫度難以散去, 山區的氣溫並不會真的那麼低 ), 那就估計, 最低溫可能會是零下二或三度, 應該比較合理.

在山區可能會遇上 刮風/下雨/下冰雹/下雪.....似乎也不是什麼 了不得 的大事 ( 春天的雪量, 因為濕度很高, 往往都比冬天要來得大 ), 況且, 好不容易才從百忙之中, 勉強擠出來的小小空檔 ( 身在南部, 工作交接之後的 週六日, 加上週一請了一天假, 共三天三夜 ), 行程都預定好了, 週五晚間從台南直接衝上山, 週六一早起登, 週一傍晚再從台東境內, 開車直奔新竹 ( 半夜回到家, 還得繼續週二之後無數繁忙的工作 ).

畢竟是一個人獨自上山, 加上鋒面時期的高山氣候可能會很惡劣, 如果選擇用較快速度, 一半重裝, 一半輕裝的登山方式 ( 次日快速的往返目的地, 然後就直接下山, 只用兩日就完成目標 ), 在 輕裝 的往返路程中, 只要途中出現任何一點閃失, 可能就會出現天大的憾事, 因為萬一出事之後, 輕便的身上裝備, 可能不足以熬過高海拔山區那種嚴寒或是惡劣的環境.

因此, 還是決定辛苦一點, 選擇全程重裝, 利用三天往返, 感覺會比較安心一些, 畢竟, 獨自一人, 隻身闖入那片廣闊的未知, 根本無法預料, 三天期間會遇上什麼狀況, 預先想像那裡可能會是在後面的兩天之中, 方圓半徑十公里之內, 看不到任何一個活人的地方, 事先做好最壞準備, 應該總是妥當些.

原來, 高海拔山區的廣闊大自然之中, 處處都可能會有驚奇, 原本以為心中已經想到了 最壞 的可能狀況, 卻發生了 更壞 的狀況, 原來, 下雪 並不可怕, 下雨 才真的更可怕, 原來, 所謂的 春天鋒面 ( 在平地, 不過就是一些風雨嘛 ), 在許多高山地區, 根本就是 阿鼻地獄....原來, 三天的快樂山旅, 是 先後丟掉三次性命 之旅.

事發之後, 終於深刻的知曉,  1945年, 上山收屍的那 26個人 ( 幾個梯隊的上山總數共有七八十人, 其中第一梯隊先下山, 換上第二梯隊人員上山時, 剛好遇上慘烈狀況 ), 面對那片山區的 大風大雨冰雹低溫, 景象會有多麼悽慘, 居然造成 26人 的不幸死亡.....

原來, 自己一個人的孤獨山旅, 大自然卻剛好再次送出了, 跟 一甲子 之前的那個久遠年代, 那種同樣惡劣的環境, 期間, 在在考驗著人類, 在那種狀況下, 想要求取生存的能力與意志.

真的是, 重演了前人的慘痛歷史.

========================================================

Day 0 之夜

黑夜中, 從台南平地, 獨自驅車, 先進入高雄縣境內, 一路行駛於既黑暗又雨霧瀰漫的 南橫公路, 車子逐漸爬高, 經過最高處, 2722m 的 大關山隧道, 然後, 繼續下行到 2275m 的 向陽, 從公路最高點, 高度又下降了將近 500m 高度, 在路邊找個寬處的空地停好車, 深夜時分, 車子四周吹著風, 下著雨, 漫天的濃霧, 半夢半醒之間, 隱約只知道, 風, 呼呼的一直吹, 雨, 答答的一直下....簡直是一夜難眠.

Day 1

清晨時刻, 乖乖, 雨似乎停了, 四周群山, 只剩下些許的霧氣....

簡單早餐之後, 重裝上身, 獨自背著沉重的行囊, 一直走, 一直走.....多數路程都在樹林之中, 隨著高度逐漸爬升, 然後離開森林的高度, 隨著路徑繼續陡升, 準備爬上更高處的主稜線, 仰頭一望, 疑, 居然此刻還出現些許的藍天... 

Day 2

一早, 整片偌大的山區, 可能半徑十公里內, 都看不到人了 ( 大約山區總人數 3/4 以上的絕大多數, 都在自己上山的第一天就陸續撤離, 昨日, 整天的上山路途中, 都不時遇到匆忙下山的人群, 昨晚最後還剩下來的一些, 也都在這天早上九點之前, 全部走個精光 )....

這一天, 廣闊山間的路途中, 除了一陣陣的風, 時而濃厚, 時而打開的雲霧, 四野沒有人聲, 也沒有鳥叫, 只有一片寂靜, 獨自一個人, 聽著風, 看著霧, 走向出現於前方的一山又一山. 

偶爾回首剛剛的 來時路....就是從遠方的霧中, 一路走過來..... 

要繼續走往那....嗯, 整個廣闊山野, 沒有大樹, 舉目所及, 全無遮蔽的低矮箭竹, 頂著越來越嚇人的狂風, 時間都還沒到中午的午前光線, 卻像是快要接近傍晚, 大風大霧中, 繼續努力走.... 獨自面對所有的未知

頂著狂風濃霧, 終於下到山凹處的那個 山野夢湖.....本來會是單日就有數百人次, 理應非常熱鬧的湖邊, 而且這天還是週日哩, 湖畔以及四周卻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 ( 除了自己之外啦, 自己也是人 ), 甚至於, 連經常出沒於當地的許多 水鹿, 都早就不知道躲往何處....

好歹, 偶爾雲霧散開, 出現霧間的空檔, 藍天之下會變成藍色的湖面, 只有些許的灰綠色....傳言中的美麗藍色寶石, 在雲霧飄散的小小空檔, 頂多也只是, 勉強有那麼些許矇矓的灰綠而已 

Day 3

只有一頂帳篷, 自己一位活人的寂靜山中, 經歷了徹夜不停的 鬼哭神嚎, 那種狂風, 是難以用文字去敘述與形容的 恐怖與淒厲, 慘烈到光是聽著那一陣又一陣, 極端到完全離譜的高速風切聲, 彷彿心臟都會無數次瞬間停止, 即使放眼十公里之內, 根本就沒有任何人, 會跟自己搶吸這整山的無盡空氣, 全身卻像是被某種無形力量, 壓到無法呼吸, 隨時都會斷氣一般...

天, 終於亮了, 收拾所有行囊, 準備離開, 返程才開始不久, 眼前, 似乎只是濃霧加上陣陣的雨絲, 四周充滿著靜寂, 昨晚那些徹夜不停的恐怖風切聲, 似乎只是昨晚的一個惡夢 

原來, 昨夜的惡夢還沒完全忘卻, 新的惡夢居然馬上就捲土重來....

天亮之後, 一段時間似乎慢慢變得四野無風, 只有帳篷四周充斥的濃霧, 本來還以為這一天已經雨過天青, 否極泰來, 沒想到, 昨晚徹夜不停的 鬼哭神嚎, 只是揭開了一小部份, 算是 序曲 而已, 晨間那一段短暫的靜默, 只是正式開演之前的休息, 而真正的 主場, 才終於要正式上場....更後來的 壓軸, 更讓人無法去預先想像....

Day 1 凌晨曾經死了一次, 沒想到, Day 3 , 必須前後死個兩次, 連續兩趟的死裡逃生, 面對面的跟 死神 搏命, 拼盡全力, 發揮終極的意志, 以及相信自己最終絕對能夠熬得下去的堅強信念, 努力的奮鬥求生, 而且途中沒有不幸落敗, 最後才能有機會, 再度的回到人間.

待續....

註:

Day 3 深夜時刻, 背著重裝踏入家門, 樓下客廳的電視, 正在報著重要新聞....

原來, 當自己獨自一個人, 在台東山區奮力求生的同個時期, 有個五人隊伍, 在花蓮宜蘭交界的山區, 因為遇上了同樣的低溫與惡劣天候, 造成其中一人死亡, 三人則有程度不等, 遭受失溫與凍傷的憾事, 後來這個五人隊伍, 包括 亡者/幾位傷者/沒事那一位, 統統被直昇機載下來緊急送醫.

看著電視的報導, 只能背著大背包, 慢慢的走往二樓, 對於那個新聞, 還真的不敢吭一聲或是表示任何意見....在那種天候, 即使有一群人可以全程相互照應, 都發生一死三傷的遺憾 --- 如果案發之後, 直昇機找不到能夠飛行的空檔, 那次的案件還可能會更加嚴重, 如果受寒與凍傷的那幾位, 沒能即時載下山與送醫救治的話 ( 五人都是蠻資深的登山者, 據說亡者還已經爬完 百岳 ).

而自己嘛, 卻是獨自一人, 在另一個偏遠高山, 差點玩掉了三條命 ( 比起處境而言, 自己面對的狀況, 其實比那個新聞案件還來得更惡劣 ), 看著電視, 也只能當做自己一切順利, 什麼事都不曾發生過, 純粹就只是在南部爬個山, 爬完之後就下山, 大老遠的開車回家, 全程都安然無恙.

山野夢湖....就當做, 那些都只是記憶中的某一個夢而已, 沒啥.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ffchiu&aid=60905906

 回應文章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6/25 21:23

要是我Day0車上滴滴搭搭就打道回府了呀

怎麼您還有勇氣要繼續下去呢?

或許是山岳專家對自己的自信吧

真是可怕的自信天啊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06-27 17:58 回覆:

畢竟每一次上山, " 永遠 " 都可以稱為一個 "未知 " ---- 因為沒有人能夠預料, 再過幾分鐘或是一小時之後, 是否天空會開始下雨, 或是遇上落石啥的.

在 " 獨自 " 而沒有其他任何伴侶的狀況下, 踏上路途, 前往偏遠的高山, 畏懼 似乎也不是一個 " 好的選項 ", 做好事前準備, 面對任何可能會發生的事, 應該也只能如此, 只是, 壓根兒沒預料到自己上山之後會那麼慘就是了, 呵. ( 因為看到的所有網路照片, 感覺都像是天堂 --- 後來才知道, 壞天氣要來的話, 整山的人早就逃光了, 也根本不會有那些漂亮照片, 惡劣天氣之下, 也只剩下我這種的, 居然還敢 " 冒死 " 繼續上山 ).

其實台灣的偏遠山區, 不是只有偏遠山徑會危險, 即使開車在路上, 也可能 " 不幸 " 被落石砸中.....沒人能夠保證在往返路途中的安全, 幸好, 無數次冒著黑夜, 大雨, 濃霧獨自開車上山, 最後都平安的回來 ( 幾度的死裡逃生依舊還是可以列入平安, 哈 )

週一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無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6/11 09:55
那片湖叫嘉明湖,是所有高山湖泊最漂亮的上帝的眼淚,天氣好時,看起來顏色更漂亮,MIT台灣誌YouTube影片中麥導也帶領隊伍上台灣百岳三千公尺以上從北一段開始,北二段,北三段,走中央山脊到南三段,南二段,南一段下山,精險,恐怖,又美麗,供你參考!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06-11 12:42 回覆:

台灣的高山, 那些 北幾段, 南幾段, 其實只算是其中一部份而已.

另外還有 聖稜線/雪山南稜/雪山西稜/奇萊東稜/馬博橫斷/新康橫斷....等許多長距離的路線.

另外還有許多 " 不太有名 " 的山頭或是路線, 反而比 玉山/雪山 這些名山, 還要更不好惹, 例如 屏風山/白姑大山/鹿山/小劍山/干卓萬群峰 之類.

膽敢冒著整山隊伍逃個精光, 一個活人都不留的 " 強烈春天鋒面 " 來襲期間, 獨自走往一個未知, 當然不會連個 " 目標名稱 " 都不知道, 哈.

那種日子的高山, 想要獨自在上頭存活, 大概也只能說....來者不善, 善者不來.

不過.....歷年來也有過不少 " 特異人士 ", 無法熬得過就是了, 最後命喪山林 ( 一般日子的高山獨行, 本身就已經是 高度危險, 丟過不少的人命, 即使是隊伍, 都可能在很普通甚至於風和日麗的氣候環境下, 發生山難.......頂著強烈鋒面還獨自上山的話, 猜想沒幾個人能夠幸運熬得過去, 因此, 千萬別在惡劣天候進入高海拔山區, 即使是隊伍也一樣 ).

週六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6/10 10:54
照片中的山野夢湖
美麗而寧靜安詳
沒想到往返的路上
充滿了無法預知的崎嶇及凶險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06-10 16:01 回覆:

其實, 惡劣氣候反而不是出問題的主因 ---- 多數隊伍, 在山區要 " 變天 " 之前, 應該早就跑光光. ( 會變得既辛苦, 而且又毫無風景可以看可以拍, 99% 的人都會選擇放棄與撤退 )

反而是, 在相當 " 普通/平常 " 的天氣狀況下 ( 不屬於極端氣候的那些 ), 卻比較容易出事 ---- 那些準備不足或是太輕忽的一群 ( 例如 山難系列 的 向陽山失蹤案件 ), 以及 " 自以為天下無敵 " 的 " 自以為超人 ". 例如下述這位 31歲 的 " 超級馬拉松選手 ".(發生於 2016年一月份 )

過於自信, 過於輕忽大自然, 有時候, 可能連 " 覺悟 " 都來不及....或許老天給的一個教訓, 就直接判了死刑

台灣的多數高山 ( 千萬別把 合歡山 當成高山, 那會造成很嚴重的誤導 ), 都帶著某種程度的潛在風險, 要慎之.

週五愉快開心(ㄏㄏ、ㄎ、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