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邈雲漢的絮絮叨叨(二)
2011/04/27 13:29:16瀏覽525|回應0|推薦63
邈雲漢的絮絮叨叨(二)

撰文:邈哥     攝影:小乙



春江水暖鴨先知




  艾瑞和老婆從大陸探親回來,帶了當地土產給我,說是中國傳統小吃。我仔細一看包裝,上頭寫著「德國風味豆腐乾」。不禁納悶,德國幾時也生產起豆腐乾?虧他們居然能在中國找到「德國風味」的豆腐乾。


  後來我突然想到,艾瑞的老婆來挪威之前,給德國公司幹過活,她對這段經歷十分得意。舊抹布堵住心口梗得難受,動不動就要掏出來曝曝太陽,霉味四散,她是不管的。


  從前口號喊著「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現在果然看出成效了。洋中帶古,沆瀣一氣。無論藝術文化、吃喝穿用,彷彿沒沾點兒洋氣,就不踏實,端不出檯面。連杭州那家老店張小泉,賣了百來年祖傳刀剪,也要搭上德國雙人牌,替自家壯壯陽。「崇洋媚外」本來不是一句好話,現在反成了時髦。但是媚誰來著?洋人未必賞光,關起門來驕驕自家人罷了。


  我又想到,大陸有些暴發戶發了點兒財,急急買了 BENZ,請起司機。應完酬,在餐廳門口問司機,其實說「車在哪兒?」就行了,他偏偏要大聲喊問「我的『奔死』車在哪兒?」聽起來忒彆扭,一部車就讓他舌頭打結,連中國話也說不順了。一個人進化或沒進化,我們肉眼看不出來;一部車子,卻是誰也看出好壞,成了優良指標。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只好靠東西証明自己是個東西。




鏡花水月,何勞把捉




  街上碰到一位老朋友,許久未見,劈頭就說他受洗了,拉著我上咖啡館話話舊。這傢伙和老賈是同一派的,老嘀咕世界聯合起來欺負他們。他們活得不踏實,恓恓惶惶、尋尋覓覓,一個位子沒坐暖,又慌慌張張摸撈下個位子,始終盼著別人肯定的眼神,替自己插支草標定個價。


  聊了一陣,談到女人。他離了婚,眼界越發高遠,鼻孔一哼道:「現在的女人哼,滿街亂跑,可就沒一個入得了眼兒。要是費文麗、或是英格麗柏曼這樣的女人,陪著喝喝咖啡聊聊天,也還湊付得過去。其他的女人嘛,哼……」


  我瞧著他人模狗樣的嘴臉,雖然英文底子深厚,但是要人品沒人品,窮酸氣倒是丁點不少,忍不住揶揄說:「就你這癩皮狗相!老話一句,不是你不近女色,是女色不近你。」他的那些底細,唬得了誰?


  有一次,他和一個德國女人研究學問還什麼的,談得興起,賴唧唧跟在人家後頭進了房間,也沒徵得同意,自顧自把衣服脫了,只穿著一條褲衩,就鑽進被窩裡面。那女子脾氣挺好,雖然又好惱、又好笑,還是和顏悅色同他分說,自己沒那意思。他倒動了氣,呼嗤一聲蹦下床,扠指罵道:「種族歧視!」


  那女子事後跟我笑說,當時他一氣跳下床,"Racial discrimination"才出口,褲衩底下應聲一舉!她被逗笑了,覺得好玩,也沒發怒,看猴兒戲似的,又婉言陪了幾句話,最後說月事來了,這次不方便,以後再找機會,才把他打發走了。


  國人活在洋人的土地上,內軟外硬,不乏其人。壓在別人頭上,就揚揚得意;掙扎不過,就拿「種族歧視」當幌子,給自己臉上抹粉遮遮羞。歧視自然是普遍存在的現象,不論種族、宗教、性別、貧富等等。轉個角度來看,別人歧視我們,難道我們不歧視別人?我自己偶爾也難免歧視白種人,對女人也不甚公平寬厚。


  敬人者,人恆敬之;同樣的,歧人者,人恆歧之。自我作賤,沒啥可怨。




過盡千帆皆不是






Music: Everybody Knows by L. Cohen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ysendesikh&aid=514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