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夏威夷花圈 王克難9-10-21
2021/09/14 04:31:36瀏覽715|回應0|推薦0

2021年我們南加州北一女校友會AATFGH年會馬上就要舉辦,大好消息!

去年新冠瘟疫未能召開,但其他網上活動仍然不斷,精彩的AATFGH!

今年瘟疫未消,但年會繼續。參加人數雖然限制,但興致特高,這是姐妹們 “囘娘家”的大日子,一定成功,永遠的AATFGH!

 

2016年校友年會在聖皮多的喜來登大酒店,年會負責姐妹們精心策劃了 “夏威夷之夜。” 老師同學們一大家庭,跳夏威夷草裙舞,唱aloha 歌,盛況空前的AATFGH!


我呢更是永遠難忘。


我北女1952初中,1954 年高中畢業。1958年台大外文系畢業,當年深秋,就跟兩個表姐,還有其他幾個留學生(包括一北女校友),乘坐一條來美國運礦砂空貨輪,從高雄經臺灣海峽,直航美國洛杉磯, 爲期一個月。


記得太平洋風平浪靜時,白海天萬傾碧藍,晚上星星像鑽石般挂在船頭。後來遇到大風浪,留學生個個暈得七葷八素。船長跟工作人員們最後把他們的寢室讓出來給我們“度難”。後來船終于到了洛杉磯外港聖皮多。


2016年年會, 我要回到快六十年前我上岸的海港,心中能不興奮。但就在開會前一天,居然得知快六十年前到聖皮多坐的貨輪在載我們來美兩年後竟然翻船,船長與船員們全軍覆沒,至今仍沉在臺灣海峽海底,真正萬想不到。


話說1958年我們乘客們本以爲船會經過夏威夷,但是後來說為了趕時間就直開洛杉磯,為了安慰不到夏威夷的失望,有位船上的工作人員有幾個夏威夷的漂亮花圈就送給了女留學生們,當中兩位在聖皮多上岸時,還帶在脖子上炫耀。上船來辦登記入境的移民官員倍加欣賞。那時每個留學生身上都帶了兩千四百塊美金的支票。那等於現在兩萬現金,加上個個都是好大學畢業,成績單令人羡慕。所以非常神氣。移民局另眼看待。


回到2016年那天我去開北女年會的時侯還早,我想叫一出租車去當地一個教堂紀念船長他們。等了一陣,來了一個開大紅跑車的人,他走出車來,我上前問他是否是出租車,他說不是,但要去喜來登等朋友,還有一個鐘頭時間。我把我要去教堂的故事講給他聼。他說 “你打電話給出租車叫他不要來了。只要你在教堂不待太久,我可以開你去,那個教堂我熟悉的”


原來他是一位退休聖公會的牧師,在那教堂裏教室星期天有主日學。他可以帶我去教堂一下。我說我們北女當晚在喜來登酒店開年會。他說他兒子正在上海教英文。他跟他太太想去上海看他們兒子。


他告訴我,我1958年來美國時他還是一個住在北加州愛搖滾樂的長髮青少年,而他後來他的教會也是我女婿的教會。


牧師陪我到教堂裏面。我禱告,他就坐在遠處,也低頭禱告。刹那間我好像又見到60年前那好心的船長跟船上的工作人員們對我們留學生像弟弟妹妹一般地照顧。我們跟他們只相處了一月,竟然就永別。


我在那教堂沒有多待,馬上坐牧師原車囘會場,我當然不敢提車費,臨別時我送給他一個美麗的北女的蝴蝶別針,上面銀光閃閃,他以爲是鑽石的,怎樣也不肯收。我說是碎水晶做的,給他太太做紀念。他們兒子在上海教書,我們北女又在他們住的城開會,緣份!緣份!


那晚我帶著年會特製美麗的夏威夷花圈,跟着親愛的小學妹們跳舞跳得特別開心,我想當年帶我們橫穿太平洋來聖皮多,如今在天上的船長跟他的工作人員們,尤其那個送我們女留學生們他珍藏的夏威夷花圈的船員一定會高興的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laireWangLee&aid=167687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