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穌加達利,普洱加沙拉
2009/12/02 05:29:56瀏覽3505|回應0|推薦2

聽說拉夏培里(David LaChapelle,1962~)要來台北開攝影展,我想起去年到巴黎拜訪一位朋友Linda時,我跟她男朋友Hu間的「達利小辯」。

他們兩人都是3年前到巴黎唸設計學院,因為Linda要到宿舍上廁所(toilet「脫一列」),問路時而認識來自匈牙利的HU。

畢業後,Linda後來在巴黎找到一份動畫師的工作,Hu則到一家藝術出版社工作。

Linda很健談,說起話來滔滔不絕;Hu是個很安靜或者很冷靜的人。

我剛到他們住的地方拜訪的前一個小時,Hu只開口說了三兩句禮貌話,直到我忽然想起我帶來要給Linda的一塊熟普洱茶磚。

「這茶泡出來有龍眼的香味,紅酒的顏色。」我淡淡地說。

這時候Hu突然起身,走到客廳那一大面書牆裡抽出一本畫冊,攤開來在我面前。

我看到好幾張有耶穌的照片。Hu跟我說他很喜歡這個人的攝影作品,這個人就是被時代雜誌封為「當今世界十大攝影師」的David LaChapelle。

我看過之後,沒說半句話,吃著Linda做的那一大盤雞肉沙拉,喝起我剛剛都沒動手的紅酒。

「你覺得這個被稱為攝影界的達利的人的作品,怎麼樣?」Hu終於忍不住問我了。

我確實是在等他問我,因為我比較想知道Hu對David LaChapelle是「怎麼想的」。

「達利?」不知為什麼,我把剩下的紅酒喝完後,我叉起2把沙拉放進酒杯,又把Linda剛泡出來的普洱從茶杯倒進酒杯裡,我慢慢地將它們伴了起來,「你喜歡他的什麼?」

「非常豐富而豔麗的想像力。」Hu的評語很簡潔有力,但語氣中有我頭一次從他口中聽到的興奮感。

我沒再說什麼,默默吃起我酒杯中的普洱沙拉;吃完後,我又如法泡製做了一杯。

「那你覺得呢?」Hu又忍不住問我。

「我覺得他畫中的耶穌走的地方還不夠耶穌。」我冷靜地說,把我剛伴好的普洱沙拉酒杯拿到Hu面前。

「怎麼說?」Hu好像沒看到剛「走」到他面前的酒杯。

「如果他把耶穌畫進廁所,我想我比較看得出來他對耶穌的愛,對攝影的情。」我把紅酒瓶整個拿過來,直接對著嘴喝了起來。

 

同步閱讀:

崇拜別人是傻瓜才做的事-《我和比爾‧蓋茨是同學》〉 

https://blog.udn.com/yensunny/3553730 

( 時事評論媒體出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sunny&aid=355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