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世間三大政體“天堂”“人間”“地獄”,“人間”已走到盡頭,不是上升至“天堂”,就是下降到“地獄”》
2017/02/24 00:54:58瀏覽182|回應0|推薦0

從古至今“已有過的”,聖賢學者“夢想過的”和星光運用最高人性“所創建的”,全部歸納起來共有三大類別的“社會體制”,這就是:

 

  第一種:“善良尚賢社會”——這是現時還沒有的,完全由星光運用最高人性“真善美恆”(與孔子的教導相近)所創建的社會體系。它的精華是在:以預定的“人性”最高準則“真善美恆”為基準,墨子的“尚賢”為實施手段。具體的來說,就是一個集體、社會、國家的“方策”和“領導人”,不是封建王朝或暴政霸道“獨裁”“自定”的,也不是群氓民主、是非善惡不分、少數服從多數“民選”“胡為”的,而是由全部接受此體制的人士所完全贊同預定的當時人間文化所能達到的最高“真善美恆”基準(這個屬於社會科學的基準,可參閱星光的《真善美恆精義》,它相當於自然科學中的《牛頓三大定律》《相對論》《量子論》,而星光的《宇宙分層與製約法則》更可稱其為統包社會與自然全宇宙的基準法則。這些近乎絕對真理的基准,雖然也會因人類文明的進展而有所變化,但是人類所知的變化最小的基准理論),運用“尚賢”手段從全民中考核篩出的(“尚賢”篩出法,是最客觀,完全排除人類偏見的,科學方法)。在這種社會裡,不允許有一點一個不符合“真善美恆”基準的“假惡醜亂”的人事存在。或者說這是一個亙古未有過的最純淨的社會。怎樣才能達到像激光一樣純淨的社會呢?除了上述的“基准”“尚賢”兩大法則外,還必須加用:“以善對善”“以惡對惡”的手段,來對待善惡不同的人事。尤其是對待極端卑惡的“共匪”,要用極端惡毒的“皇軍”、“納粹”、“法西斯”、“絕對零容忍”的手段對之。對“原有的”、“潛入的”、“新生的”:“共匪”、“共姦”、“親共”、“媚共”、“與共同舞”、“與匪合汙”、“助紂為虐”、“為虎作帳”、“吃裡扒外”、“引狼入室”、“為共匪吸血打氣”、“扒善良牆腳”、“築自由墳墓”、……等等一切“不反共”者,一概“驅逐出境”,對“抗拒”或“隱瞞”者,以經發現“格殺勿論”!!!或者(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些)我們就離開這個“汙染嚴重”“骯臭窒息”“不堪救藥”的地區,尋找新的能建我“善良尚賢社會”的地區。因此這種社會(也只有這種社會)它達到了社會的“最高和諧”、“最佳安康”、“最大文明”、“最恆幸福”,它的終極目標是至達:“鳥語花香、鶯歌燕舞、真善美恆、極樂永生”的“世外桃源”“人間天堂”。這樣極端美好,近乎“仙鄉詩境”的社會體制,除了星光創劃,更可以推究到:孔子、墨子、陶淵明、柏拉圖等先賢哲人那裏。但由於世人的極端“卑劣”“愚昧”“無能”數千年來,至今未得實現,今後能否實現都是疑問,甚至今天能再提出的想來到此的,恐怕是“非星光莫屬”了,並且對星光提出的這一觀點,能有感觸的都了了無幾(萬不抽一)。這也看出了當今世人的何等“低級”“下流”,與畜獸幾乎沒有什麼分別,由於“共匪”的全世界的擴散,和無微不至的洗腦,造成的全人類,甚至已經“禽獸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了(共匪的做法是:能給你換個豬狗頭的,就給你換個豬狗頭;不能給你換個豬狗頭的,就砍了你的頭;看看今天共匪魔域內,還有幾個是人頭?)。這真是令善良明智的“好人”可悲可憤至極了!

為了更好的“看懂”和“發揮”星光的論述,這裏有必要突出說明以下幾點問題,這就是:“人”從外表看都是“會說話兩條腿走路”,好像同等一樣,沒有什麼分別。但從內裏“品質”和其“社會價值”看,則有著截然不同,何止十萬八千裏的差別了:可以從:“聖人”“賢良”“好人”,經:“俗民”“庸人”“廢物”,到:“壞人”“歹徒”“匪盜”。可總分為:“善良人類”(相當於肌體的“正常細胞”)、“無價值人類”(相當於肌體的“贅瘤”)、“卑惡人類”(相當於肌體的“毒瘤”“癌細胞”)。在星光論述裏,也可說是在“星光世界”裏,只有這第一類“善良人類”才定義為“人”和配享受“人權”(相當於在肌體內,只有“正常細胞”能稱為“肌體”和享受正常“待遇”),而其他“無價值人類”和“卑惡人類”就不能再稱其為“人”,至多可稱其為“人形動物”,甚至對“卑惡人類”如“共匪”連禽獸都不如,而只能稱其“妖麽”了。當然也都不配享受“人權”了(相當於在肌體內,“贅瘤”“毒瘤”“癌細胞”就不能稱其為“肌體”,更不應讓其享受“肌體”的權利和待遇了——可以將其“切除”“殺滅”,甚至任何的暴虐手段對之對之都是正當可以的)。

再一個重要的提示是:“人性”“獸性”“魔性”的產生和區別。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哲學和科學道理。只有通過星光的《人性論》和《宇宙分層與制約法則》,才能澈底闡明。這裏只能簡約的說明一下:這三者的形成和産生,有客觀因素,也有主觀因素。一個“人形動物”,它內在具有何“性”,這有其“基因”的遺傳和所處環境的影響的“客觀”因素,也有其自己的愛好選擇的“主觀”因素。“基因遺傳”至少目前無法更改。“環境影響”可能以遷移而更改(有的也很難,甚至不可能——如“朝鮮”、“古巴”、前“東德”、……,要想逃脫,就幾乎要以生命來付出!)。“愛好選擇”通過“教育”還是可能更改的(但也很難,這也就是“山難改,性難移”或“江山易改,本性難稱”的俗語所指的情況)。在星光的《宇宙分層與制約法則》中,“獸性”是屬於宇宙的第6層的事物,而“人性”是第7層中的事物。進化到具有“人性”的生物,他能具有和感知比他低等的“獸性”,而不具“人性”的低等生物,則不能感知“人性”。例如毫無“人性”的“共匪”(包括“不反共”者),都是些沒有和不能感知“人性”如同野獸樣的低等生物(只能稱其為“人形動物”,而不能稱其為“人”,也不應享受和給予其“人權待遇”)。還有,這裏所說的“天堂”“美好”“幸福”或“地獄”“醜惡”“災害”也只是對“善良人類”說的,而對“無價值人類”或“卑惡人類”就不同,甚至完全相反了。例如對於本文所述的第一種社會體制,只對具有“人性”的“善良人類”是“美景”“幸福”,而對缺乏“人性”如同“蛆蟲”“豬玀”樣的“無價值人類”就沒有意義了,而對只有“魔性”的“共匪”,那就毫無“幸福”,而只能是“格殺勿論”的“地獄”的了!!!這就如同:“瞎子”對“萬紫千紅”的美景,“聾子”對“和諧悅耳”的樂曲,都毫無感知和意義。“法紀”對“善良人類”是“安全幸福”,而對“卑惡人類”則是“枷鎖”和“災難”了。因此說,世間是沒有“普世價值”的東西。都只能是“相對”的。“共匪”所說的“大解放”“大翻身”,說清楚了,只是對“土匪、流氓、無賴、下三爛”“蛆蟲、豬玀、豺狼、魔鬼”的“大解放”“大翻身”。或者說,只是對“無價值人類”“卑惡人類”的“大解放”“大翻身”;而對“善良人類”則是亘古未有的“大枷鎖”“大災難”!!!順便在這裏再附帶說明一點的是:

1.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刨了共產黨的根:完全揭穿了“江洋大盜”“自封學者”的馬克思為“搶劫盜竊”而以經濟建立的“馬克思主義”的“荒謬”“卑惡”。因為一百多年的實踐,凡搞“馬共”的,莫不得到人世間從未有過的極端“貧困”和極端“災害”。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實質上就是在經濟領域內的“澈底拋棄馬克思公有制”而變為“資本主義私有制”的“資本主義大複辟”!。結果是同樣的中國,立即變成了“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這樣“立竿見影”的大轉變,從根上刨倒了“馬克思主義”的騙人的鬼話,也從那時起,整個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再大喊“馬克思主義”的了!

2.習近平的“反貪反腐”,扒了共產黨的皮:因為“共匪”從其出生,就一直披著一張畫皮,把自己描繪成“文明高尚”的“正人君子”,到處“招搖闖騙”。而今天被習近平揭發出來的,幾乎整個中共從上到下,從老到新的“黨員”“幹部”,幾乎全都是些“毫無人性”“禽獸不如”的“匪盜流氓下三爛”,幾乎找不出一個是“正人君子”模樣的來。習的“反貪反腐”,明眼人一看便知,僅不過是匪幫們獨有的“自相殘殺”的“派系之爭”罷了。但其揭了別賊,也暴露了自己。可說完全扒光了共匪的畫皮!

從上述“二平”的“刨根”“扒皮”來看,共匪不“刨根扒皮”要完蛋,“刨根扒皮”了恐怕要完蛋的更快些。如同前蘇聯戈爾巴喬夫,放開了“共匪”所必不可少的“造假掩真”,讓媒體言論獲得了自由,結果立即毀滅了這個人類史上第一個“假惡醜亂”的“卑惡社會體制”的超級大國“蘇聯”,並緊跟著東歐十幾個“共匪”國家,一陣風的全倒了台!!!

在說明了以上這些先決事理後,就可以做如下的決定,在“星光論述”和“星光世界”內:

1.“人”只指有“人性”的“善良人類”,連帶的也就是“人權”只給“善良人類”。尤其是對毫無“人性”的“卑惡人類”(如“共匪”),就不配有絲毫的“人權”。因此對其任何的“暴虐處置”,如“欺侮”“打罵”“屠殺”……,都是可以的,不能稱為“侵犯人權”(實際上從《星光法典》中的“公平對等”原則來說,人間任何的殘暴處置,都無法報償“共匪”對人間世界所造成的亘古未有的,無法彌補的巨大暴虐殘害!)。

2.只以內在的“品質”和對“善良人類”切實的“社會價值”爲一切下事理的根據,而對其外表如何,絲毫不作理會。在此下,外形如人的“人形動物”,可能不以“人”對待;而外形非“人”但有“人性”或做出對“善良人類”有所貢獻的禽獸,如“義犬”“靈象”“神鷹”可能給予“人權”的待遇和相當的“尊重”!

3.在宇宙“人性”分層中,由于“人形動物”內在“品質”的巨大區別,所有對“人形動物”有關的事理,是沒有“普世價值”的,而只與不同的“品質”相對的“是非善惡美醜”。例如本文中的第一種“善良尚賢社會體制”,對“善良人類”來說是最“美好”,最“幸福”,最“安康”的。但對“無價值人類”來說,則是沒什麽意義的。而對“卑惡人類”來說,則是最“煩惡”,最“苦惱”,最“可怕”的!因此在所有“星光”論述和“星光世界”裏,只對“善良人類”適用。

  “善良尚賢社會”的特質總結如下:

  1.由於人類的卑惡愚味,古今中外都尚未有實現的社會體制。但推其產生的根源和其雛形,可直推到:孔子、墨子、陶淵明、伯拉圖等到諸多先賢聖人那裏。

  2.體制的原則是:以“真善美恆”為一切的基準,以“尚賢”的手段篩出國策與領導人。這與“帝王專制”“卑惡暴政社會”的“獨裁”“霸道”“卑惡胡為”完全不同;與“群氓民主社會”的“是非善惡不分”“只依少數服從多數”的“民選”也不同。

  3.它絕對必要的是內部的超極淨化,尤其零容忍“共匪”“共姦”“親共”“容共”“與共同流合汙”“與匪攜手共舞”“為共吸血扒牆刨坑”……等等一切“不反共”的毒渣存在。並對之“以毒攻毒”“以惡制惡”,使用人間最最強硬的“皇軍”“納粹”“法西斯”手段對待,以澈底的剷除和根絕之!只有這樣,才能,也必能使該社會成為亙古未有的激光式的絕對清淨,沒有絲毫的卑惡汙染。這樣才能使的該社會獲得孔子所祈求的“夜不閉戶,路不拾遺”、陶淵明所夢想的“世外桃源”、伯拉圖所設計的“理想國”,使該社會內的民眾盡享“無暴政、無匪盜、無疾病”的“真善美恆”“極樂永生”的“人間天堂”之幸福,還能同時由於其的超級純淨,如同激光的激發“超強威能”,而得“無敵於天下”,能成就人類一切的夢想理想,成為“與天同老”,“與地常存”的永恆的“天國世界”。

 

  第二種:“群氓民主社會”——這是一種基於《民本哲學》“大眾化手段”新興資本主義的社會體制。雖然它比下面將要述及的“卑惡暴政社會”要善美百千萬倍,但與上述的毫無卑惡的絕對純淨的“善良尚賢社會”相比,則又相差百千萬倍了!並且從整個人間來分析看待,這不過是一種極低級的“人性”產物,它還處於“獸”與“人”轉化的門欄過程中。因為在這種社會中,在“民主”的基準下,是無法,也不去分辨“是非善惡”的。全以“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一切。由於一個地區裡的“善”“惡”“賢”“愚”數量不同,可能由此體制產生的社會從最善美的天堂幸福社會,到最卑惡的人間地獄魔窟。可以是很少共匪的“日本”清明社會,或共匪與反共參半的“美”“英”國家,甚至於也可能是極端卑惡充滿共匪的“柬埔寨”、“委內瑞拉”、“俄羅斯”、“敘利亞”、“尼泊爾”、……等極端貧困卑惡的社會。

  “群氓民主社會”的基本特質總結如下:

  1.它是近代為適應資本主義發展而形成的一種“民主”“自由”的社會體制。

  2.它是以《民本主義》為哲學基準,以“少數服從多數”為方策人選的手段。

  3.這種社會無法解決的缺陷是:“是非善惡不分”、“變幻不定”“良莠不齊”甚至是“荒謬胡亂”的處事形像。

  4.它的最大危害是:它是一切“卑惡”孳生的根源、“匪幫”成長的搖籃、“共匪”得以吸血供氣不可一世的大本營。甚至可以確鑿無疑的說:“民主”社會,是“共匪”能得出現的唯一根源。甚至成為不可分割的“並蒂蓮”。對這點,馬克思早有精準的預料,這個江洋大盜、蓋世卑惡之魁、人類之癌的第一個癌細胞,它毫不掩飾的宣稱,“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必然會產生它的掘墓人——馬克思共產黨,並最後將這個社會澈底埋葬”!並且可以斷言:“民主”社會不倒,“共匪”即有最強大的“吸血供氣”的大本營,而得以“世界無敵”,“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甚至將其暫時的打倒消滅,由於“民主”社會內部的支持,也能讓它“死而復生,跌倒再爬起來”,甚至“越打越強,越殺越多”! !這不但從理論上,也從近百年的歷史上完全證實了的(例如蘇聯即將被德國納粹打倒,而結果不但被隱藏在美國的共姦富蘭西林羅斯福、與其最親密的助手公開的共匪華萊士、英國的不反共的邱吉爾(破壞張伯倫的聯德反蘇政策)、和對共匪左右搖擺反共不堅強的混蛋蔣介石,而使蘇共和全世界的共匪不但得救,並且得以極大的壯大成長。不可一世!!!)。

  5.由於這個社會體制的“以民為本”和“是非善惡不分”,由於地區內民眾的品質不同,而使的最後結果也截然不同,可以從最優良的“善良人類社會”到最卑惡的“共匪暴政社會”。如從共匪較少的文明進步的日本,到充滿共匪卑惡暴政的“柬埔寨”、 “委內瑞拉”、“俄羅斯”、“敘利亞”、“尼泊爾”、“菲律賓(當今執政的杜特爾特政府) ”、……等極端貧困卑惡的社會。

  6.這種社會,內外充滿“自相矛盾”“出爾反爾”“朝三暮四”讓人“不可信賴”,“不可依靠”的社會體制(如原為盟友的蔣介石政權,一下被美國共姦尼克松、吉辛格所出賣)。從今天美國的選舉和鬧劇醜聞,更讓人感到這個社會體制已走到了盡頭。

  7.這種社會體制,與“卑惡社會”,尤其與“共匪社會體制”相比,是優越百千萬倍;但與舊時的尊奉“善良、信義”的“王道樂土”,尤其與上述的“善良尚賢社會”相比那就差的何止百千萬倍了!

  8.這種社會,只是極低級的一種“人性”社會體制,它僅能是從“獸”到“人”的一個過度門坎。它最終的結局,也只能是:“被共匪所吞沒”而轉為人間“極端卑惡”的“共匪社會”、或由於自身矛盾的激變而“自行崩潰消亡”、或由先進的“善良尚賢社會”所推翻或改造而成為“善良尚賢社會”。三者必居其一,也只居其一。不管為何,其自身不可長處存在(只是一種不得已的過渡形式)。

 

  第三種:“卑惡暴政社會”——“卑惡”常與,也必須要與“暴政”相伴。魔頭“馬克思”“列寧”“毛澤東”也都認識到了這點。因此在它們的卑惡“理論”和“實施”中,都須臾不可離開暴政。但其後的一些忽略或離開此點的,常使其政體立即,或逐漸產生致命的毀敗。如前蘇聯的赫魯曉夫,中共的鄧小平雖然只在很小或局部偏離了暴政,給予了人民微小的自由,但也埋下的毀滅性的定時炸彈。而戈爾巴喬夫由於善良的原因,而且放下了一貫共匪的暴政屠刀,給人民與媒體以自由與真相,結果讓世上最早最大的共匪國家,立即崩潰解體,同時連帶東歐的十餘的共匪國家一陣風的垮台!這是歷史實踐上的證明,同樣這也不難從學術理論上看清“卑惡”與“暴政”的必要關聯。因為“卑惡”就是“真善美恆”的反面“假惡醜亂”,它導致的終極結局(也即“匪、癌、共”的共同結局)將是“整個肌體的死亡”“全人類的毀滅”“世界末日的到來”(也即充滿了:貧困、飢餓、恐怖、荒亂的“人間地獄”)。而“暴政”就是以強迫或欺騙的方式讓百姓接受其統治。因此它們的“人間地獄”的社會的取得和維持,不實施強迫和欺騙的“暴政”是不行的。人間曾有過和現時的“卑惡暴政社會”,可如:秦始皇王朝、希特勒民族社會主義、ISIS、……,而最頂點的“卑惡暴政社會”則非“馬克思共產黨——人類社會之癌”“共匪”莫屬了!並由此得出“匪、癌、共”乃人間最大卑惡三胞胎。人們說“匪”可怕,談“癌”色變,言“共”更是毛骨悚然了!為什麼說它們是“三胞胎”?因為它們都有著完全一致的共性:

  1.都是些毫無創建能力的廢渣。

  2.都是些不能也不願自食其力的寄生物。

  3.都是些依靠:搶劫、盜竊、詐騙維生髮展的卑惡毒蟲。

  4.都是些:毫無人性、毫無品德、毫無誠信、不擇手段(極端卑鄙)、不計後果、尊信森林法則(弱肉強食、大魚吃小魚)、拳頭第一、槍桿子出政權、窮兵黷武,餓死百姓一大半也要搞航天核武和導彈、……。

  5.都是些:粗野暴恐、拙壯彪悍(癌細胞幾乎不死)、兇殘屠殺(包括自相殘殺)、轟亂破壞、造假俺真、邪惡荒謬、禽獸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 …。

  6.都是此:超強孳生、瘋狂擴散、無邊無界、滲透全球指向宇宙、……,

  7.在這裡:暴政愚民、築牆封鎖、全息監控、小監套大監、言禁報禁禁信息網絡禁、身心才能天地限、連環枷索寸步難。

  8.在這裡:十官九貪、十判九冤,以權代法、無法無天,指鹿為馬、黑白顛倒,官匪勾結、抑善揚惡,人心慌慌、朝不保夕,如坐火山口、如行懸崖邊,走鋼絲難得不失足、爬枯井難得能再見光明、……。

  9.在這裡:做人不得食,得食不做人;遍地土匪豺狼揚眉吐氣,善良好人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小月月被軋,十八人路過不理;藥家鑫軋人不死再回來捅死;張妙慘死無人理,兇徒受審五叫獸急出高喊求情“高校藝材要珍惜”!

  10.在這裡:匪黨內外,上天下地,高官巨賈,弱勢群體,其終極結局,都只有死路一條!! !正如真癌難治,匪共無救;其共同結局都是:整個肌體的崩潰死亡、全人類的毀滅、世界末日的到來! (能得逃過此一浩劫的,只有為數極少極少,不過萬萬分之幾的謹依星光指教的善良明智的好人)。

 

統觀上述的三種根本不同的社會體制,拿出來加以相比,明顯的看出,這恰如:“天堂”、“人間”、“地獄”之不同。第一種“善良尚賢社會”是,毫無卑惡,猶如激光一樣絕對純淨,並且威能無限,豪光萬道普照寰宇的“天堂”;第二種“群氓民主社會”則是:是非、善惡、香臭混雜,好事、糗事,精明、荒謬皆存,強盛一時,頹廢一生的平凡一般的“人間”;而第三種“(共匪式)卑惡暴政社會”,則與第一種恰巧相反的社會體制:毫無善良,像激光一樣純淨的“無惡不做,是善莫爲”,並且其沒有一點創建功能(如癌細胞一樣的世間極點渣滓),不能也不願自食其力,全靠搶劫、盜竊、詐騙爲生和發展。它與一般匪盜不同的是,其在馬克思主義的幌子下,在光天化日名正大光明言順,端著機槍,開著坦克,甚至用著搶偷來的(技術)最現化的航天火箭去搶劫盜竊!更大的特點是屠殺,包括其獨有的“自相殘殺”它們的屠殺,不是像ISIS一個兩個最多十幾個的殺;也不像秦始皇幾十個上百個上千個的殺。也不是像皇軍成千上萬的殺,也不是殺人魔王德納粹幾十萬上百萬的殺,而是人類史上亘古未有的幾千萬上億的殺(僅中共殺害的已確知的就超過三千萬——由于共匪的極端掩蓋封鎖,只有在打倒共匪後,再做深入的探究,找出真確的數據)。再就是其魔鬼樣的“孳生”“擴散”能力,其終極結局將是像癌細胞樣的:“整個肌休的崩潰死亡”“全人類的毀滅”“世界末日的到來”,這完完全全一幅超人類所能想像的“魔窟”“地獄”。

 

可惜世人的極端卑愚,至今不知有本文第一種近似仙境優越的社會體制,便錯誤地把這中間第二種的“群氓民主”社會體制當成了至高無上的社會體制了。其實這第二種“民主”社會體制,雖比第三種共匪式的“卑惡社會體制”優越的多多,但它實際上仍屬一種極不完善的人類從“獸性”到“人性”過渡中的一種社會體制。還存有許多的致命缺陷——並且根本無法在其本體制內改善。在這些缺陷尚未出現前,還可蒙胡人們一時,但當隨著時日的推進,就越來越多暴露出來了。許多人就只有無奈地認爲“人間不過如此”,而完全失去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爭取心!幸而人間還出了個“星光”慧眼善心的看出了億萬光年之外的第一種超人近仙的社會“善良尚賢社會體制”,給所有“善良人類”以“希望”、以“溫存”、以“解救”,猶如漫漫長夜中的一點“星光”!!!

 

聯繫:xxputong@gmail.com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gslrl&aid=9293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