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七間教堂
2007/09/25 12:37:41瀏覽590|回應0|推薦6



有些事,你不會刻意去做,但它就是會發生!有些人,你不曾奢求緣分,但她終究會相遇!有些地方,你或許永遠不太可能預先規劃在行事曆上,但冥冥中它卻偶然地註記;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去串起你生命旅程裏的散落的人事物。

之前從沒聽說過,至少對我而言;San Juan Capistrano;一個毫無知名度的地方。抱著去散散心的心情,卻意外地走了遭驚喜之旅。由馬路這頭望去,整個Mission正無言地訴說歲月的滄桑,黃褐土沾裹著白灰石吟唱出紅磚瓦下的蕭然,我原以為和San Antonio的 Alamo一樣 ,又是個詠讚古戰場槍林彈雨的遺跡,其實卻不然。簡介上記載著:「the seventh mission in a chain of twenty-one. As one of the nine Missions founded by Serra during his lifetime...」


購票後走入大門,迎客的是滿池的水蓮蓉,爭先恐後的在秋天綻放應該是屬於夏的遲暮。天是晴的藍,點綴如棉絮般的白雲,園內滿是淡紫的薰衣草和鮮橙色的天堂鳥,黃的、粉的、紅的和白的玫瑰交錯在其間,簇擁南廊牆腳邊九重葛盛開的奼紫嫣紅,甚是美麗繽紛。


沿著一間間的展示廳,我在讀歷史,一七七六年傳教士的足跡,是如何將天主的信仰融入在地印地安原住民的生活中。對於無神論的我而言,令人訝異的,倒不是那種因為堅定的信念所忍受貧乏物質條件下的生活,我完全可以了解大任將降於是人;匪夷所思是那堆木頭和綑綁的繩索怎麼睡人?更叫人瞠目結舌的是聽到朋友在一旁說:「咦!那組餐桌板凳和我小時後在屏東阿嬤家看到的好像。」哦!不知阿嬤也是印地安的原住民呢?還是傳教士的足跡那時已踏過屏東?又或是,無論東方西方,歷史演進的鑿痕,必有一定的脈絡可循。



Mission的右方是堆斷垣殘壁,留下些看的出來是建築物的廢墟,依稀描繪出當年的虔誠;一八一二年十二月八日,地震無情的摧毀這憧花了九年時間去蓋的教堂,它再也未曾重建,只遺棄滿目的滄夷讓世人去憑弔。聽說你如果用心看,仍然可見穹窿球頂內隱約的印地安圖騰;不知是否當你用心傾聽,土坵外那兩口懸吊的巨鐘,正依舊敲響夜半客船的鐘聲呢?會倒塌的只是建築,大自然震不垮人心的信仰,彌撒仍在每週日進行,只不過換個地點,就如同Great Stone Church背景裏那幾株崢嶸的棕櫚樹,災難後還是存活下來,不是麼?



我有點好奇,如果San Juan Capistrano是Mission Chain裏的第七間教堂,那麼其他的又在哪裡?搜尋後卻發現,原來這並不是鏈結中自己曾經造訪過的第一所教堂,但卻意外的成為那間串起其餘二十一響鐘聲的源頭,一次生命中的驚奇。


定個約吧,和歸來的燕子,明年的春天我將會再來拜訪!看看景物依舊否?人事已非否?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h1021&aid=1255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