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新娘秘書
2009/02/18 00:13:48瀏覽735|回應1|推薦18

                   

   我的朋友A,對化妝非常有興趣,因此成立了工作室,當起新娘秘書。

   第一次聽到新娘秘書這種新興行業,猶如丈二和尚摸不到頭。當我問她新娘為何需要秘書時,她瞠大了眼反問我:「那你結婚時,是誰幫你裝扮?誰幫你穿婚紗?誰幫你換禮服?」

   我回想片刻,老土的回答:「我那個年代,穿、換衣都自己來,一件禮服撐全場。至於化妝嘛,在美容院做完頭髮,店裡就有專為新娘化妝的美容師。」

   「哇!就這麼簡單。那妝糊了怎麼辦?」A不可思議的問。「粉樸沾蜜粉輕拍就行了。那時候最怕的是哭或流汗,睫毛膏會融成黑色水痕掛在臉頰,那才真的是麻煩。」我說。

   「現在的睫毛膏倒是沒有這樣的問題,但哭仍然是我們最怕的。妝一糊,重新來過,從化妝水,遮瑕霜到撲蜜粉,少說也有七道程序。」「哇!」我叫了出來,大費周章,簡直抹粉像砌牆!

    我終於領悟,原來所謂的「新秘」,就是讓新娘美麗一整天的護花使者。

   A說:「有時候新娘或家屬,太執著於某一種我們認為不妥的妝,也會讓我們產生很大的無力感。像在著白紗時要求化煙燻妝,或守舊的長輩排斥裸妝,要我們幫新娘化得像歌仔戲臉譜一樣。」

    什麼是裸妝?什麼是煙燻妝?聽得我霧煞煞,很想問A,卻擔心她又要瞠大眼瞧我,就瞎子摸象的憑空想像吧!

   「對了!透個商業機密吧!你們怎麼收費?」我轉移了話題。

   「一白二晚,一萬起跳,超過就另加。」A回答的鏗鏘有力。

   「一白二晚?一個白天,二個晚上?什麼意思?」我更傻了。

    A笑彎了腰,還被口水嗆得猛咳。

   「是一套白沙,加上兩套晚禮服。」A好不容易才把話說清楚。

   「 哇!這樣就有一萬的收入,真是迷人。」

   「別羨幕,我們的工作時間很長,也很辛苦。常常清晨五點就要趕到新娘家,然後一直忙到宴完客,往往超過晚上九點。有次還遇到颱風,當天宴客場地又搭在室外,要保護新娘不受風雨影響,依然美美的展現丰采,真是要命的考驗。」

   聽完A的心聲,我已對「日薪一萬」失去興趣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uliutinghwa168&aid=2659269

 回應文章

鐵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很辛苦
2009/06/02 12:39
因為我就是新秘,遇上會殺價的客戶就更辛苦啦,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再因為求量而降價,因為賺的真的是辛苦錢,我認為自己的服務態度與化妝品還有飾品的品質絕對值得一萬元,因為我把每位新娘當妹妹在照顧呢。
反正是個什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