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小語 男人與女人
2013/11/16 20:26:21瀏覽653|回應3|推薦20

       紅塵小語     男人與女人

               靈感來源:Hey  Ho男人系列

Hey  Ho散文一向幽默風趣,讓人看著哈哈大笑。不過他最近一本正經寫起小說:男人系列,其中有一篇還標明「未滿十八歲慎入」嗨,我說這人還滿有良心的啦,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未滿十八歲的看得會比你少嗎?我說帶色的文字或畫面啦。

  看著Hey  Ho的大文,我不免爆笑。哈哈,因類同的系列我想起作家、畫家劉墉一篇刊登聯合報副刊,寫男人的故事。出差的男人在酒會遇到風情萬種的女人,天雷勾動地火,當酒會尾聲,這男人就隨女人回家了(哎,太快了吧)好戲登場,男女纏綿方始,女的突然停住,請男人去買保險套,這興奮的男人一出大廈呆住了:不知女的住哪一層?哪一戶?糟糕的是他是空手出來的,出差的旅行箱留女士屋裡。他在冷風中惶然失措,不知女郎的電話或手機甚至她名字;而女方全然不知他手機號碼。

手機終於響起,家中老婆打來的,說陌生的女士打電話給她,她丈夫的行李留她住處。

  我忍不住又笑了,如果腦袋不夠機伶,最好安分點,進人家家裡若來不及記地址,最起碼出門時記一下。想是精虫衝腦惹下的麻煩,這下不該知道的妻子第一個知道;如這風姿漂亮的女士也隨時講這笑話,他的世界,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我跟Hey  Ho開玩笑說寫火辣點。Hey  Ho說鼻血會流滿桌面,流鼻血是很傷鼻子的。搞甚麼?傷身體啦。因寫到流鼻血傷身突想起另一笑話。某次藝文界有一酒會,一個電台女主播告訴我:「我貧血,醫生說我血紅素缺乏,所以我每天喝好多牛奶!」

  我靜靜看這個熟識的朋友,說:「你就算每天喝下一噸牛奶,對你的血紅素毫無幫助,你依舊貧血!」

  她瞠目結舌,我說:「豬肝雞肝煮湯,吃蔢菜,還有紅鳳菜,外加葡萄、葡萄乾,這才能補血!」這方法補身對女孩女士們很管用的,你們每月失血一次,極需要!

  那個豔遇的男士和這播音員女士真搞不清狀況。男的失去香辣的機會也就罷了(不失去也許來了後遺症);貧血的女士卻因補身錯誤哪天身體虧損太大或暈倒失了健康、生命說不定。正常血紅素12 曾因血紅素6被醫生警告不輸血會突然休克的我,曾搬張椅子坐瓦斯爐前,不斷煮豬肝湯吃喝,讓自己的血色素回歸正常。

  如果你問我為何不輸血?那是因輸血而感染各種疾病不乏實例。藉這文希望女孩、女士們多注意貧血與否的問題,免身體有虧;也希望男生們情慾上小心為是。

  小說反映真實的人生,二十幾歲時,面臨.身臨男女情慾也許臉紅心亂跳,四十幾歲卻能泰然處之。早年作家郭良蕙女士(我認識的良蕙阿姨,即使六七十歲還真漂亮,氣質無人可比)寫[心鎖]被中國文藝協會開除會籍。那書今天看來有甚麼問題嗎?我也記得我的文學小說「米粉嫂」以初學者投稿寄出,稿子到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蒙主編高信疆先生青眼相待,當時時報正舉辦「當代中國小說大展」,參展者皆海外名家。這部一萬字的小說竟然破例參展,以往寫劇本的我進入文學小說行列,再不回頭。

多年後我在大華晚報的書評中看到有人以評「米粉嫂」罵我。擺攤賣米粉的米粉嫂和計程車司機有了關係。試想想一個失婚的女人和一個有婦之夫這樣的曖昧比比皆是。而這罵我的人意思是,他們這麼快發生性關係,想必作者也是性事隨便之人,才寫出這篇小說。

  我後來跟一個北京教授談起,這篇小說以跳躍性的節奏進行,兩男女經過一段時間蘊釀,在某個夜晚「水到渠成送作堆」,我跟該教授說:「難道我要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來形容他們已交往一段時間嗎?這個人能寫文罵人,他會不會看文章呀?」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e1797&aid=9498758

 回應文章

* 六月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米粉嫂
2013/11/20 21:44
呵呵!荻宜,妳的「米粉嫂」可有名呢。不記得是在哪次的作家訪問團,只聽座中有文友喊妳「米粉嫂」,所以往後我就把妳與米粉嫂劃上等號了。大笑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1-25 01:59 回覆:

六月,呵,還記得呀,以前常參加訪問團,吃喝談笑,金門未開放一般民眾,就曾一夥人到金門去,真好呀!文友的聚會,讓人常常想起,難忘!對不起!我好像三天或四天沒上網,今天又跑出去半天,到文訊看作家.藝術家作品義賣展,還與十年不見的老師見面,三個師生度過一整個下午:喝咖啡.吃飯.老師全請客,因為我一個失聯的學生,十年後見面大家高興極了!對不起,延誤回信,謝謝您還記得我外號叫米粉嫂.嗯,也有人叫我俠女呢!

嗯,我老師是故宮博物院退休的玉石專家呢!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1/19 03:52
以妳的經歷和作品,稱作家一點也不為過,妳絕對夠資格啊。試想,當今有多少人可以有這樣的資歷,和柏楊、司馬中原、古龍這些大作家一起坐下來暢談寫作的?那也是你最寶貝,最具代表性的歲月呢。

時代在變,網路平台的便利性,讓寫作不再是一件高不可攀的事,也確實造就出一些自由作家,但是相對的也稀釋掉了不少文字的精鍊和純度,有得有失。

實體書店一家一家的關門,如今單靠創作要打響知名度,真的很難。其實也不光是寫作,其他領域似乎也都在網路的藍海中載浮載沉,網路世代對傳統的衝擊確實很大。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1-25 02:47 回覆:

哇咧,原來您又寫一篇呀,歹勢呀,偶跟您說:一禮拜前,偶在跳蚤市場買到直笛.連買三支,赫然發現家裡也有一支,因很好玩,我每天吹來吹去,給迷住了.彈琴也迷住了,所以這幾天靜下來時,才發覺都凌晨三點了.醫師問我:妳為什麼這麼晚睡?(因我固定去拿肌肉鬆弛劑)我就拍拍醫師的手,說:因為彈琴.玩樂器好好玩呀.我看我完蛋了,因會發出聲音的事要十一點前做完,其他的家事或工作往後遞延,所以常忙到半夜.呵呵!

謝謝您誇獎我,您講的三位作家,其實都很平易近人,他們文學都好棒,三個都大師級.哇咧,我好福氣呀!實體書店真的給網路打敗了.去年我聽到一個數據,往前推的一年間,台灣出版社倒閉一千家.真可怕!我現寫新稿的興趣缺缺,因不知將來出版業會不會更糟?對不起,我回覆太晚了,再不上網,自己敲腦袋三十下.晚安!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1/18 00:29

劉墉舉的例子有點爆笑,遇到如此迷糊的男人,也真是一絕了,這肯定是說故事的好題材。

要談男人,也許具備一點與生俱來的資格可以吹噓個兩三句,但是要比較男人與女人我可就沒那經歷與能耐了。謝謝荻宜如此慎重,承蒙你的抬愛,感謝。

自從我自己練習寫作以後,我才發現要當作者寫極短篇,構思小說題材,就是在做一件「想像」的事情,而讀者讀自己的作品,也是在做一個「想像」的工作,彼此雙方相互想像文字堆疊出來的神奇故事。

我也同意你的看法,書寫的時候,我們難免會用虛擬的情節,套上一點自己的邏輯或實際經驗,再串成一個完整的故事。一些優秀的作家文筆生動,會讓整個故事讀起來彷彿就是真實的故事一樣。

有時候確實會遇到想像力比較差的讀者,硬是要把作者當作文章裡的主角,誤把虛構的情節當成當事人的真實故事,硬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或者不分青紅皂白把作者臭罵一頓,很困擾呢,呵呵。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1-19 02:36 回覆:
這篇我修改了一下,所以您看到的時間往後延,下午三點多那文刪除了.裡面說到(作家),即使寫作時間很長,我覺自己是寫作者,不敢稱甚麼家,也儘管這時代作家真的不值一文!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1-19 02:28 回覆:
哈哈,老兄,您說甚麼抬愛?別嚇偶好不好?感謝您給我靈感啦!文字的影響人,就是:當你讀一篇散文或小說,引起好多思緒,喜歡舞文弄墨的人,不知幸與不幸,那思緒就開始伸展.泛開,可憐腦袋瓜就不能安寧,不寫嗎?它繼續擾你!寫嗎?可惜已夜深疲倦至極!這年頭還繼續當所謂[作家]或發願當[作家]的,簡直就是大笨蛋!呵呵,不是我爆粗口,那是有回我的忘年之交司馬中原先生跟我說:[七十歲還去買房子,真是大笨蛋!]他罵自己啦.我就隨口應道:[這年頭還有人繼續寫文章,也是個大笨蛋!]我罵自己啦,我不敢稱[作家],因稱(家)應慎重點,有多少人能卓然成家?今寫作者,實可憐虫也,因可賺稿費的園地已經很小了,不到從前的十分之一吧? 呵呵,敬各位因靈感作祟,常有怪物在腦袋裡打架的寫文朋友一杯黑咖啡.很苦啦,但容許加糖,老兄,您要幾小匙糖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