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珍惜學習會-傅佩榮授
2012/05/23 13:02:07瀏覽301|回應0|推薦0

珍惜學習機會    傅佩榮
今年九月十四日是台灣大學新生入學指導日,李校長早在兩個月前就請我保留上午的時間,希望我為今年入學的大一新生作一場演講。校長親自出面,我自然恭敬不如從命了。講題是我訂的:「大學生的尼采式蛻變」。
尼采﹙一八四四~一九○○年﹚的思想有什麼特色?我當然不會介紹無神論的部分。對年輕人較有啟發的,應該是他所謂的「精神三變」。他在《查拉圖斯特 拉如是說》一書中,用不到一頁的篇幅,談論這個比喻。精神與身體不同,身體自然由生老到病死,最後注定「塵歸塵,土歸土」;精神則需要自我警覺,找到目標 再向上提升。
精神三變是指:一變為駱駝,二變為獅子,三變為嬰兒。駱駝有「沙漠之舟」的外號,背負重擔、忍受考驗,毅然決然向前走去。人在年輕時,誰不曾像隻駱 駝,接受父母師長的教導與指示,走上成長的艱辛路?具體說來,駱駝就是:聽別人對你說,「你應該如何!你應該如何!」而你呢?只是「被動」接受命令,認真 奉行別人的指示。這種「被動」的情況很可能持續終身。
因此,精神必須蛻變為獅子。獅子的外號是「森林之王」,抱著大無畏的精神,開創嶄新的局面。相對於駱駝,獅子的象徵是:你對自己說,「我要如何!我要如何!」這顯然是從被動轉為「主動」了。人生成敗的關鍵就是這一步:從被動到主動。
孔子的核心思想是「仁」,他最得意的學生是顏淵;因此,當顏淵請教孔子「什麼是仁?」時,我們可要聽仔細了。孔子說:「克己復禮為仁。」這句話還有 後面一大段沒說,但是光是「克己復禮」四個字,就構成理解上的一大困擾。二千多年來,大多數學者都把它分為兩階段:克制自己的欲望,實踐禮儀的規範。這種 理解所暗示的是:顏淵還有不少欲望有待克制或約束。但是孔門弟子中,還有誰比顏淵更沒有欲望呢?孔子稱讚他是「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 不改其樂!」那麼,試問:孔子會期許顏淵「克制自己的欲望」嗎?
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先看完孔子的一整句話。他說的是:「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我的《解讀論語》是這樣 翻譯的:「能夠自己作主去實踐禮的要求,就是人生正途。不論任何時候,只要能夠自己作主去實踐禮的要求,天下人都會肯定你是走在人生正途上。走上人生正途 是完全靠自己的,難道還能靠別人嗎?」這整段話讀下來,意思十分明白,從「克己」﹙克是「能夠」之意﹚到「由己」﹙由有「主動」之意﹚,所說的正是一種主 動的態度。孔子對於「仁」﹙人生正途﹚的基本觀念也正是:化被動為主動。
尼采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駱駝若是沒有變為獅子,則人的一生只是「隨人俯仰」,主體未能挺立,哪有自己的生命可言?接著,從獅子變為嬰兒,又是什麼意思?
「嬰兒」做為比喻,其實耳熟能詳。老子說,要「復歸於嬰兒」;孟子說,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那麼,尼采的「嬰兒」是指什麼?嬰兒的特色是說:「我是。」這是肯定主體之後,準備重新開始新生命了。
對一個大學生來說,「我是」的意思在於今天大家常說的「活在當下」。在此,所謂「當下」,不是指現在這剎那,因為剎那生滅,根本沒有當下可言。「當 下」是指:由一個目標所構成的一段時間。譬如,大學生的當下,就是指他念書的這四年。他如果念茲在茲,知道自己的角色、身分與職責,專心把書念好,少去分 心打工賺錢,那麼他就做到了「活在當下」。
由此可知,「嬰兒」的境界不是指其幼稚無知或天真無邪,而是指其安於眼前處境,踏實地活在每一天裏面。談到這裏,我忍不住說了一段經驗。
我曾在許多中學演講,學生很喜歡問我:「傅教授,你認為哪一所中學是最好的中學?」我的答案從未改變,就是:「我只念過一所中學,唯一的就是最好 的;所以你們問我最好的中學,答案就是我的母校恆毅中學。」我的用意是鼓勵學生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因為每一個學生都可以按同樣的邏輯說:「我的母校是 最好的中學。」
事實上,重要的不是哪一所中學比較好,而是「你在念哪一所中學?」你若珍惜自己的生命,則你生命中的一切經歷都是唯一的、不可取代的,因而也是最好的。有了這樣的認識,才會心甘情願地「活在當下」,才會像尼采筆下的嬰兒,說「我是。」
四年並不算長,等它過去時,你會覺得好像「轉瞬即逝」,那麼最怕什麼?是「船過水無痕」。身為大學生,那是一生中蒙受祝福的階段,是最有機會思考人 生問題、找出人生意義、確定人生方向的黃金時間。大學生參考尼采的比喻,要努力「化被動為主動」,進而「活在當下」,使自己在畢業時可以脫胎換骨。尼采所 云,不只適用於大學生,對所有的人不也有些啟發嗎?


精神三變 -駱駝、獅子、與小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尼釆著):
讓我來告訴你們精神蛻變的三種形態:精神如何變成駱駝,駱駝如何變成獅子,最後獅子如何變成小孩。
駱駝:
是忍辱負重的「入世者」,是耐力的考驗。要走上「孤獨者」、「創造者」的這條路,就必須先學習駱駝忍受烈日烤炙、沙漠乾涸的毅力,向滾滾黃沙,無垠大漠,不停的前進。
「堅毅、容忍的精神,蘊含誠敬,接受沉重負荷,他主動要求重者、至重者。」!是甚麼精神能夠承當如此的重負?唯有強壯堅忍而充滿崇敬的精神才能承當如此的重負:這樣的精神謙卑而主動的要求重的和最重的負擔。
“什麼是至重?”勇於承當的精神如是問;它以駱駝的姿態跪下,求取一個真正的重負。
“英雄們,什麼是最重的?” 勇於承當的精神如是問,“說罷!讓我背負吧,讓我的耐力痛快的承當罷。”
以謙卑折損高傲;用瘋狂以嘲諷智慧:是不是就是這樣呢?
正當以負重者的姿態而驕傲時,拋棄了驕傲的姿態;爬上高山去面對“誘惑者”:不就是這樣嗎?
以知識之果與牧草自養,為了真理寧願讓靈魂挨餓:不就是這樣嗎?
即使生病也拒絕安慰,默默承受、裝作永遠不被瞭解的聾啞者:亦或是這樣罷?
只要是真理之水,不顧污穢地一躍而入,不嫌惡冰冷的和骯髒吵雜的爛蛤蟆:或者是這個罷?
和善地接受輕蔑者,將手伸向恐嚇我們的妖魔:不就是這樣嗎?
這些沉重的負擔、勇敢的精神都裝載在負重者的身上,他不顧一切地向著沙漠前進,一如負重的駱駝在滾滾黃沙中踽踽獨行。
.......
獅子:
在寂寥孤獨的沙漠中,“精神”完成了第二次的變形:在這裏,精神蛻變成為獅子;他必須戰鬥、征服、爭取自由、最後成為沙漠的主宰者。
這是戰鬥的力量與絕對的自我肯定。即使濁流滾滾仍然義無反顧,是自由意志所作的勇敢選擇,那怕是最困難的抉擇,也要掙脫一切權威、價值以及道德的束縛,以堅毅的意志建立自己的標準,成就新的精神上的貴族。因此,尼采以獅子的威猛與力量,作為這一階段的象徵。
在這裏,他必須尋找他最後的主人:他必須和這個主人作最後的決戰;他要與命運的巨龍搏鬥。
誰是他不願臣服的主人呢?“命運”是它的名字。獅子的精神要宣稱的是:“我的意志。”
“命運”這條巨龍躺在路上,窺視著獅子的精神;它是一個放射著耀眼光芒的甲獸,每個鱗上都寫著“命運”的金字!
千百年來的價值在這些鱗片上閃閃發光。這享有至高權力的龍如是說: “萬物的一切價值——它們在我身上閃耀著。
一切價值都已創造。而一切已創造的價值——那就是我,真的,‘意志’是不應存在的。”巨龍如是說。
兄弟們,那由精神所蛻變的雄獅意欲為何呢?那謙卑崇敬而勇於承當的駱駝已經不足以應付了嗎?
創造新的價值!——即使是雄獅的意志仍然不夠充分:但是為了新的創造而爭取自由,——正需要獅子的力量。創造自由、以一個神聖的否決來對抗命運:兄弟們,這是獅子的工作。
.....
孩子:
要支配新的價值-那是崇敬而負重的精神之最艱鉅的任務。事實上,對它來說,這無異是ㄧ種掠奪,一種弱肉強食的行為。
它曾摯愛那視為極神聖的"你應",然而現在卻不得不在這極神聖之物中尋找荒謬與專橫,以便能從這迷戀中獲得解脫。為此,我們需要獅子。
但是,兄弟們,請告訴我,那連獅子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孩童又能奈何?為什麼勇猛掠奪的獅子還要變成孩童?
孩童是天真而善忘的,ㄧ個新的開始,ㄧ個遊戲,ㄧ個自轉的旋輪,ㄧ個原始的動作,ㄧ個神聖的肯定。
是的,兄弟們,為了創造的遊戲,生命需要有一個神聖的肯定:此刻精神有了自己的意志,世界的流放者乃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
我已向你們闡明有關精神的三種變化:精神如何變成駱駝,駱駝如何變成獅子,最後獅子又如何變成孩童。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fe2008&aid=64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