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陶偶
2022/10/13 00:00:00瀏覽2294|回應0|推薦34

 

屋前裝飾的陶偶

    家鄉雖是幅員不大的小島,但這些年來,與兩位手足於家鄉四處寫生,卻讓我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尤其是過東的村落。有些像似曾到過又像沒去過,記憶有些模糊了,如:東村、西村,但村外海邊可以肯定沒去過。那日風大,於海邊廢棄碉堡附近的山坡上,見識到風起雲湧,強韌的浪濤一波波擊打岸邊巨大岩石,激起千堆雪的壯觀場面。有些地方我未曾聽過地名也沒有去過,如天摩山;我們曾站在高高山丘上毀壞的衛兵哨旁,靜靜觀看海面大陸砂石船來來往往及對岸山頭的起伏綿延。有時又像尋寶似的,讓我於這些村落中掘取故鄉的風土人情。

 

    一回走入一個村落有為數不少的大厝,心想往昔應當也是個殷實的村莊。有些老厝屋頂已坍塌牆垣傾頹長出了綠樹;有些曾被駐軍借用,牆上仍留著標語,像「迅速實簡解救大陸同胞」等。來到一棟大厝,屋前兩旁「塌受」擺著數盆花草,一隻貓側著身子於花叢間慵懶躺著睡覺。大厝兩旁前房的窗牖與屋簷間的裝飾狹長框內,鑲嵌著幾尊色彩艷麗的陶偶,使得大厝門面特別耀眼奪目。走近一看這些陶偶並不是剪黏,而是一尊尊栩栩如生燒製成的陶偶。有騎馬者,坐騎或馬蹄飛揚,或馬首狂嘯,動感十足。武將個個背部插著令旗,衣冠雕飾講究。一旁寫著「三國誌」,才恍然大悟,原來陶偶正演出一齣三國演義的情節。三個騎馬偶,從造型外觀猜測,應是諸葛亮、張飛及某個武將,且三人雙手中空緊握,先前手中應持有兵器,但武器已散失不見了,由此可見這幾個陶偶作工的精緻了。

  

  

 

    我曾玩過一陣子陶藝,對陶偶多了一份偏愛,一時,想起身邊幾件小作品。雖然,曾經手拉坏製作一些瓶瓶罐罐的器皿,但對這些隨興手捏的小件陶藝卻印象深刻。也說不上甚麼特別鍾愛,大概是一種情感,一種創作的記憶。

 

    這些手捏作品,當初主要作為釉藥的測試。雖然配好的釉藥已預期會產生的顏色及效果,但仍需實際燒出來印證。其中,一件是微微張開著嘴的陶藝小魚,魚身塗以黑色釉藥再以金色鑲邊,並於魚身隨意點上斑點當作裝飾。另一件為一隻小狗,豎起雙耳的狗狗,將其尾巴貼於屁股上,作品並沒過多著墨細節。整隻狗狗先淋上一層白色釉藥,然後,再隨意塗上綠色釉。有些地方倒是產生如翡翠手鐲般的效果來,這是當初沒料到的,或許,這也是陶藝的迷人處。最後是一件仿畢卡索作品的女陶偶,畢卡索的陶藝作品至少有數千件。他喜歡將盤子、碟子、水瓶、水壺、花器當作畫布,繪畫上鬥牛場景、太陽臉、酒神、牧神、蔬果、羊頭、貓頭鷹等。這件立姿仿作陶偶,頭及臉小小的,脖子長長的,戴著細項鍊。裸著上半身,右手輕撫胸前,左手下垂置於大腿上,著一墨綠色緊身窄裙。沒想到這些生動陶偶,讓我多年前的一段經歷自記憶中迸發出來。

 

手捏小狗狗

    順便一提的,除了仿畢卡索,那時也仿雕塑家亨利摩爾。有一時期亨利摩爾創作不少大型人體雕塑,其特徵為人物斜躺、身上帶有孔洞,以及臉部只有簡單的輪廓。如此,以手捏模仿,相當自由而沒束縛,尤其,當一件大型雕塑,被仿造成迷你格局的陶偶,其間還真存在著不少趣味哪。


仿畢卡索小陶偶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fhung100&aid=17727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