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琴海迷航記(完整篇)
2007/11/10 01:12:56瀏覽895|回應0|推薦2

若非因為迷航,我們這輩子,恐怕永遠不會登陸這個小島。但我們很
慶幸犯錯。

前一晚,我們到米科納斯超人氣餐廳Nikos吃飯,入座還要排隊。我
們點了烤章魚、烏賊、鮮魚湯等海產大塊朵頤,旁邊的小教堂,兩隻
鶶鵝坐在石椅上,像守護人一樣,也是這兒的招牌景點。

用完餐,再到港邊的咖啡廳,啜飲味道不怎樣的希臘咖啡。

十月初,希臘的風來得早,我們只穿薄衫,咖啡愈喝愈冷,趕緊離開
,到附近一家旅行社,買明天到Delos的一日遊船票,希臘幣1900元
。旅遊書說,那是希臘必遊景點,一個退潮後,會浮出一大片斷垣殘
壁的古蹟島。

隔天中午,我們先到小餐館吃義大利蕃茄麵,再到附近的麵包店,一
人買一個超大的甜甜圈,然後坐「雅典娜號」往Delos出發。

可能剛吃飽,加上船艙的空調不好,我們四人當中,有三人不支睡著
,只剩靠窗的我,靜靜看著深遂的愛琴海藍。

儘管晴空萬里,但風浪不小,船尾排出的水花,在空中映出彩虹。

船約莫半小時後靠岸,港口的房子不少,但下船的旅客不多。

咦,Delos不是退潮後才看得到的無人島嗎,怎會有民房呢?但船上
廣播,似乎又說著,Delos到了,要到這兒的旅客快點下船。

我趕緊問身旁一名漁夫打扮的希臘阿伯:「here...Delos?」

「Yes,Tinos.」他回答得很乾脆。

「Tinos?」我心生不祥,再確認:「or Delos?」

「Tinos!」阿伯有點不耐煩,告訴我快下船,否則要開到雅典了。

我咧,賣船票的希臘小姐,八成沒聽清楚我們的英文,把我們送到另
一個發音類似的離島。

其實我也不太有把握,但不管三七二十一,趕緊叫醒另三個同伴,拎
著我們的甜甜圈,在雅典娜重新啟航前一刻,飛奔下船。

村上春樹曾在他的書中提到,希臘十月以後風很大,海水也很冰冷,
不適合旅遊。直到我們踏上Tinos的土地,才發現,村上說的,一點
也不假。

港口的風呼呼呼地迎面而來,吹得我們站不穩,連走路都會搖。我們
到港邊的船公司看地圖,果真坐錯了船,來到米克納斯西北方的提諾
島,要到晚上才有回程船班。

提諾島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大,但大半是山丘,房舍都聚集在港邊。租
車店老闆說,島上有座很出名的教堂,夏天很多希臘人來此朝聖,但
現在旺季已過,只能在城裡繞繞。

才下午一兩點,距坐船回去還有五小時,我們只好到處亂逛。

港口有一條上坡石板路,直直通往盡頭的白色教堂。兩旁的路燈掛著
星型吊飾,密集的路邊攤,清一色賣蠟燭、聖水瓶等宗教用品,兼賣
貝殼、木雕貓等工藝品,上面都覆蓋著砂,讓我想起台南北門海邊的
代天府。

迎著強風,我們好不容易走到教堂,那是一棟米白色的華麗建築,樓
頂像波浪一樣,由一道道插著十字架的白色拱牆組成,教堂後有一間
更高聳的鐘樓,被後面無雲的藍天,襯托地更加純白。

教堂前的階梯鋪著一條紅地毯,坐在上面,沿著路往下看去,通往一
望無際的愛琴海,景色很壯觀。

希臘貓多,在教堂也一樣,門廊下的花圃,種著盛開的九重葛,風吹
落一地紅花,一隻母貓坐在藤椅上曬太陽,底下三隻小貓,追著輕飄
飄的花瓣打轉。

我們登上二樓參觀教堂,旅客稀落,更別說是東方人。教堂有一間祈
禱室,門口放著一桶長長的紅蠟燭,應該是給教徒奉獻祈禱,然後插
在裡面,一根根發出幽微的聖光。

站在鐘樓下往上看,天實在藍得不像話,「今天的天空很希臘」這句
話,只有來過希臘的人,才能體會。

拍完美美的照片,實在沒事做,我們只好坐在教堂走廊的石椅,吃起
甜甜圈。兩個德國背包族青年,像看動物園的猴子一樣,對我們傻笑
,我們四個熱情的台灣人,於是請對方幫我們拍照留念,然後走出教
堂,到港口邊的小店喝咖啡。

看店的是個金髮希臘美女,輪廓很深,鼻子挺,明顯的雙眼皮,讓碧
眼更加迷離。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她願意留在冷清的故鄉?

「你想太多了!」Pan這時拿出明信片,正思索要寫些什麼寄給台灣
的男友,邊想邊笑,甜蜜的表情,讓我不禁嫉妒起來。

就這樣,我們百無聊賴,一直混到傍晚,才在港邊的露天餐廳用餐,
只記得桌上鋪的紙巾,上面印著小島的地圖,我們叫了一道用葡萄葉
包糯米餡的希臘特餐,以美食為旅遊目標的萍,不忘幫滿桌的菜拍照

直到酒足飯飽,我們才又搭上雅典開來的雅典娜回米克納斯。

「Farewell Tinos!」往後數十年的人生,恐怕再也難出現,這樣一
個毫無目標、百無聊賴、無所事事,卻又異常滿足的愛琴海迷航日。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ng49&aid=136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