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天的陽光依然眩眼
2014/02/22 21:32:56瀏覽346|回應0|推薦6

仰首探看那亮麗的湛藍的當兒,地上的積雪同時炫花了我的眼睛。 閉上雙眼等待殘影從網膜上消失時,不禁對自己所做的儍事啞然失笑 -- 有多久沒被陽光和雪光眩花眼了?

記憶裡上一次做類似的儍事是2005年的那個冬天,整個的歷程迄今依稀清明。 那年的冬天也和今年一樣,連綿不斷的風雪教人在屋裡待得不知所措。 那年二月,趁著兩場暴風雪之間的一個晴天,不顧艷陽耀眼、頂著湛藍、踩著積雪和內人到紐約中央公園,混在人潮裡「走看」了一場地景藝術。 在雪地寒風裡參觀地景藝術,不僅被地上的雪光眩花了眼也被雪水凍木了雙腳,但是親身在紆曲的小徑裏的探訪震撼了我們的身心,使我們完全乎視了身體上的不舒適,如今回想仍有心靈悸動的感覺。

走進一個展覽會場,通常可以從任何一幅畫、任何一個場景開始欣賞,很容易就能捕捉到作者在創作時的心懷。但是當一個作品宏大得看不到邊際,身為觀賞者的自己也變成創作作品的一部份時,再抱著想從作品裏擷取作者的創意的心思,就顯得有些不合宜了。參與(是的,是參與而不是參觀)地景藝術作品時,如果能及早認識這一點,愈早讓自己融入藝術作品裏成為作品的一部份,就愈能享受與作者共鳴、體味創作過程中思緒飛翔、品嚐作品凝結成形的當兒的滋味。

這個名為《門》(The Gates)的地景藝術主題,矗立了7500扇門框,綿延長達23哩。每扇門都用一幀布幔來間隔。參觀者遊走其間,是遊人也是作品,如織般地人潮融在藝術作品裏,宏大的作品呈獻,興奮了人們的情緒,非但沒有雜沓任風雨的紛紜,反而烘托出一片興茂煥發的氣象。蜿蜒在林間的小路,框架上門楣,懸掛了帷幔,穿梭其間「闕下授旌旄」的幽情彷彿而生。

不像一些別的地景藝術,保加利亞籍的 Christo Yavacheff 和他的法國太太 Jeanne-Claude 沒有把作品永久留下,而是在展示了兩個禮拜以後就完全撒除了。兩位作者奉行「藝術創作不是破壞」的圭臬,在不破壞風土原有的景緻的同時,把創作放在這個區塊裏,讓作品和原來的地貌疊加,再以另外一種風貌來呈現。

當你身入其境地體會到作品所帶給你的感受,與作品所結合的新姿影共鳴後,過不多久再次回首卻又發見江山依舊如故,原是縱橫千里的繁風華貌一夜之間又回覆成原來的霜草枯枝;慽慽之情猶焉而生,也是另種物是人非情境.... 「成住壞空」四字就濃縮為短短的幾睬風情的註解了。


觀賞地景藝術可以獲得一個獨有的好處:
從偉岸的創作作品裏,真真實實地看到、感覺到、體會到自己的渺小。

旌旗遍野而無有殺伐時,才能真實地體會到恢宏的氣勢

真正眺看作品的,是周圍的建築

呃,還有這盞路燈

那怕是別人的作品展他人的主場,仍有才氣縱橫的藝術家因為靈感激發而在現場即興創作。
似乎不會有人認為這是種忤慢的行為

別人笑我忒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這張是我的得意之作,多年來一直都用它來做我的桌面圖片。
每當被工作疊壓得透不過氣來,頭上的燈光也開始變得沉重不堪時
只要抬眼看看照片,藍天晴空彷彿就被微風用旌幔撫上了心頭

曾經用這張照片做成電子賀卡,送光明入人心田。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usband&aid=1129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