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爪上的泥
2018/03/19 02:48:44瀏覽414|回應0|推薦2
試著開始扮演候鳥在冬季南下避寒。南下的路上,特意繞行華府去看看 XF。

XF 是少數住在美東的小學同學。小學班上男同學人數比女同學少很多,但在同學互動平台上男同學則活躍得多。XF 喜作七言四句詩自娛,且重格律所以讀來順口,加以他對音樂、繪畫等文藝方面的口味與我頗為相近,無形中會對他的貼文多做傾注。再加之兩人成長、對待的環境迥然不同,對事物的認知評鑑也多所不一。常可在論事當中,因「刀法」不同而得到別種的啟發。就這麼一來二去地,兩人的互動就頻繁了些。


我這個人的口味癖好特別怪異,很難在外面找到適合的吃食,讓人家請客吃飯,就是變相的給人穿小鞋。可是 XF 為人客氣,非要請吃晚餐。在挽拒不得的情況下,我也只好由得他拿雙小鞋去穿了。
果不其然,晚餐吃得賓主雙方都尷尬不已。看我們在餐桌上沒怎麼動箸,XF又在餐後載著我們找了家法國糕餅店去品嚐茶點。
有咖啡美點助興,兩人的談興就益發高漲了。閒談當中才知道小時候的XF是個寂寞的孩子。
「我是獨生子所以母親把我當寶貝守著,唯恐我一出門不小心就被磕碰到,所以一向不准我出去玩。母親說得好聽,如果要和小朋友玩就帶回家來玩,家裡會幫我準備好吃食招待我的朋友。
「就算家裡準備了好吃好喝的招待我的朋友,又有幾個小孩願意到別人家去,在大人的注視下玩耍呢?
「這種情況之下,久了就只剩下扒在窗口看鄰居小朋友玩的份了。」XF娓娓地回憶他的童年生活。
沒有玩伴的情況下,使他特別珍惜友情。

「為了保持陪我玩的小朋友的友誼,我就拿父親的勳章送給玩得好的小朋友。」XF笑得有些不著調。
「勳章?什麼勳章?那來的勳章?」我驚詫地撿起話題。
「父親是將軍,在抗戰時期曾經因為戰功得過幾個勳章。」XF 輕描淡寫地說。
「由於勳章都是保存在盒子裡的,如果不翻動不打開來看,根本看不出有沒有少。等母親發現的時候,距我為小朋友授勳已經過去老長一段時間了,..... 人家甚至把勳章拿到禮品店去賣掉了,追也追不回來了.... 」

娓娓地,XF 一面品味他童年時期的孤寂,一面還不忘講些童年時期的趣事來調和故事裡的蒼白。
突然間,我開始慶幸自己有一段難以磨滅的和兄弟姐妹爭搶玩鬧的童年。更為現在的年輕獨子族群惋惜。
也開始體會為什麼每次和 XF 會晤時,總能深切地感受到他的熱烈情緒。也更深一層地了解,為什麼他對家人的情感比別人表現得更加深切。


由於第二天我還有旅程要繼續,XF 家裡也還有病人要照顧,雖然談興甚高也無法拖延得太晚。
這次的到訪,是踏著寒流的尾巴來的。慢步在華府凜冽冬夜的人行道上,寒風似乎只是繞身而過,顫慄和哆嗦已被歡談所摒蔽。

唯獨現世的牽繫仍然毫不容情地扯著我們回歸各自的世界。


第二天大早,我在 LINE 裡向 XF 道別。為了沖淡別情我戲語:「下一次你頒個忠勤勳章給我,我和你做好朋友」。
XF 則回應以七言四句:
 一别数载旧谊甚,
 千里冰封踏雪来,
 粗茶两盞话无尽,
 戏语儿时天地猜。

一邊讀 XF 的詩文,一邊走向停車場。新雪被踩碎的脆裂聲中,不由地念起蘇子瞻的名句:《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
突然,就覺得自己對這首詩的意境有了更深一層的感受。


臨上車前,習慣性地蹭掉沾在腳底的雪泥時不禁自問:
「飛鴻在泥上留下了爪讓人傳唱千古,但是爪上沾的泥怎麼沒人提呢?」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usband&aid=11117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