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午後窗上兩蟲爭鬥
2012/12/08 15:54:07瀏覽237|回應0|推薦42
天色陰沉的午後,陣陣冷風不停吹拂落地窗,透明窗面有著細細的刮痕,上面停著一隻剛從遠方飛來的黑蠅。牠悠閒的用兩隻前腳梳理自己的臉,一臉陶醉的樣子是牠正回味水溝狗屎的滋味,沉溺幻想深得無法自已,絲毫不察後方悄悄行來的威脅--蜘蛛。

餓得怨天怨地的八腳蟲子吊在玉絲上臭罵造物主是何等無良,讓牠生得醜陋怪異又只靠吸屍水過活,日子長久下來這些都還不打緊,可惡的是眼下寒冬逼來,沒那食物補補身子怎能度日。或許天聽開耳,正當牠罵得沒力氣,連口水都喝乾了,遠處忽有隻帶翅的在玻璃窗上搖頭晃腦。蜘蛛一看立刻跳下玉絲往獵物靠過去。

蜘蛛落絲後便使出〔無息急蹤步〕,沒一會就來到黑蠅的尻後,一見獵物尚不知大難臨頭還在那痴痴作笑,心中不禁蔑道:「瞧牠那副痴樣,難怪只能吃些穢物!」又暗笑道:「嘿!出來混沒帶屁眼,死得可快了!」蜘蛛一步一步接近黑蠅,眼看對方仍是呆呆的睜著大眼發痴,全然沒注意周遭的情勢,獵者也就大著膽子疾走過去,當兩方距離拉到一撲可至時,獵者運起體內真氣並貫注到八條腿上,猛然一蹬,疾撲身要擒殺帶翅物。可惜的是黑蠅頓覺有險,就在生死瞬間之際,振翅閃過突來殺勢。

黑蠅翩然落在蜘蛛面前,厲道:「你這見不得光的八腳怪物,竟敢偷襲我,也不掂掂自己分量,哼!」蜘蛛聽了全身顫抖末毫直豎,大罵:「你這屎生的傢伙,有種拆了你的翅,與我大戰三回合,否則別在那說嘴!」黑蠅聽人家罵牠是屎生的,心裡是大為光火,兩翅振拍不止,回罵:「我屎生的又怎樣!你呢?只不過是個吸屍水的怪物,人家沒死,你就餓死!」蜘蛛忍無可忍,運起真氣朝黑蠅噴出玉絲,黑蠅輕蔑一笑,拍翼閃過,儘管蛛絲絲絲直取要害,又射得如何迅速,就是不能逮住身法輕靈的黑蠅,翅者蔑聲高昂,亂得八腳蟲失了方寸,胡亂放絲,不僅抓不住獵物,還浪費體力,最後身體疲乏,只能罷了攻勢。

敗北的蜘蛛忍著餓吞下屈辱,緩步要離開戰場,但黑蠅豈會饒過,旋即飛撞過來,還險些把牠撞翻,牠想這番反擊是料想中的事,只要趕緊躲回黑暗就沒事了。只是天不從願,黑蠅沒放過蜘蛛的意思,在逃者周身環繞,時而衝撞,時而言語挑釁,看牠一副狼狽樣,兩翅是拍得更響了。

蜘蛛明白黑蠅並非要拿自己作食,現在飛者所作所為與其說是反擊,不如說是戲弄。即使存活於世的時間不長,蜘蛛知道對於大塊中所有生物,吃與被吃不算什麼特別的,在吃掉獵物的同時,自己也是待宰的獵物,唯一不能接受的地方就是遭到戲弄。蜘蛛暗自想好當黑蠅再次衝撞過來,就立刻射出玉絲,困住牠後再用利牙咬破牠的肚子,然後吸乾牠的臭血。此計定下,蜘蛛暗恨道:「不想想吃我不能,敢玩我,我就吸乾你,死飛蟲。」

環飛空中的黑蠅俯視底下的逃者,心中大感暢快,暗道:「天底下唯有那蠢蛋才會妄想吃飛天之物,只懂得在地上爬的人也想找我輩晦氣,真是蠢得可以了,不給牠一頓飽餐,難以平復我激動的兩翅!」語畢,黑蠅急速俯衝,正要衝撞蜘蛛之時,忽然發現對方吐絲迎擊,想要迴避,卻不能全身而退,六腳中有四腳被纏住,雙翅雖自由,腰身已被絲困。

計策雖不如原先所想那樣,倒也有六七分成效,蜘蛛滿意的神情昭然若揭,見對方不停掙扎,蔑道:「快快進我腹中祭我五臟廟,別再掙扎!」黑蠅奮力拍翅卻始終脫不去纏繞身軀的黏絲,又聽獵者那番言語,更是氣急攻心,大罵:「無賴之輩,豈能奈何了我!就算死也不會死在你嘴裡!」

兩方不斷叫罵拉扯,誰也不讓誰,一個想把對方吃了,一個想脫離對方的束缚,奮盡所有力氣只為存活下去,激鬥得不分天日,激鬥得失了警心,全不知天外甩來一大拍,無論是黑蠅還是蜘蛛,一個啪聲響落,都成了地上兩點蟲乾,巨人把帚一掃,蟲乾皆是風中微塵。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oundout2010&aid=7115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