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想買一把槍(上)
2008/10/05 01:35:33瀏覽21477|回應2|推薦1

我想買一把槍。

我不要 rifle ,一般所謂的長槍、步槍、來福槍在英文都叫 rifle。我不要 rifle ,我要的是手槍,一把適合我的手槍。手槍的英文是 handgun,但這樣講太遜,比較專業的講法是 pistol。真正巷子內的、酷的講法是直呼其品牌型號。例如白朗寧(Browning),克拉克(Glock)或貝瑞塔M92,就像年輕人喜歡稱呼手機的型號6618,6888之類的,最好別人聽不懂才代表自己很內行,很酷。
 
由於用途特殊,我的要求如下:
 
1. 手槍必須夠重,重量要有1公斤。
2. 槍長最好有40cm,至少也要超過30cm 。
3. 必須要有覘孔及準星。
 
坦白說我對手槍不熟,當兵時打靶多用 57 式步槍。只有在東引島打過一次四五手槍,三發裝子彈,25公尺靶,沒中半發子彈全飛上天去了。我也不是喜歡研究槍械武器的人,現在的工作每天接觸的都是電腦方面無趣的技術文件,生活中還要面對老婆的新手機、 ADSL 送的 DVD player 、中華電信免費試看的 MOD、朋友的答錄機、同事的iPOD及外甥的gameboy。現在連電風扇上都有一堆複雜的按鍵,我其實滿排斥的。煩煩煩,說我是LKK也沒關係,我喜歡現代科技帶來的方便,但我很討厭花時間去學新東西的規格、功能以及不人性化的「使用者操作介面」上。
 
槍不就是槍嘛,板機扣了就發射,有什麼複雜的?

我起先也這麼想,進一步了解才知道。哇,天啊!槍的世界還真是深奧複雜,完全超出我的想像,網路上一查,光是跟槍械有關的專有名詞,竟然就超過 1000 個!

隨便列舉一些常用的。

trigger 【扳機】
Action 【槍機】
Ammunition 【彈藥】
Autoloading 【自動裝填】
Automatic pistol 【半自動手槍】
Barrel 【槍管】
Ballistics 【彈道學】
Barrel time 【膛內時間】
Bayonet 【刺刀】
Bayonet lug 【刺刀座】
Barrel attachments 【槍口附件】
BDC (Bullet Drop Compensator) 【彈道修正鈕】
Blade sight 【鋒狀準星】
Brass 【彈殼】
Bullet 【彈頭】 \
Firing pin 【撞針】
Buttstock 【槍托】
Buttplate 【槍托底板】
Click 【刻度】
Clip 【彈匣】有時這個字也指 彈匣( magazine )
Combat sight 【戰鬥瞄準具】
Crosshair 【十字瞄準線】
Extraction 【退殼】
Felt recoil 【後座感】
Flash hider 【防火帽】
Forearm 【前護木】
Magazine release 【彈匣卡榫】
 
這些名詞光是看到我就頭痛了。沒辦法,為了買到適合我的一把槍,只好喚回一些當兵時的記憶,拿出多年工作上養成的烏龜耐性,仔細研究。
 
說到上網查資料,我習慣第一步先到什麼都不奇怪的雅虎奇摩拍賣網站。其實這網站本身就很怪。在台灣,最大的拍賣網站不是eBAY 而是雅虎,而世界各國的雅虎都叫做 YAHOO!KOREA、YAHOO!JAPAN、YAHOO!ITALIA等等,惟有台灣是YAHOO!奇摩,彷彿奇摩已經升格為國家或地區之類的名詞 … 。回神,繼續談槍。

在 YAHOO!奇摩拍賣鍵入「槍」,會出現 8756 個商品。鍵入「手槍」,出現840 個商品。雖然有少數是來亂的,例如「台客搖滾,復古搖滾,手槍圖樣短 T 恤」。其餘絕大多數都是真的在賣槍。各式各樣的槍枝及配件,從數十元到數萬元的商品都有,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看來這是繼戰鬥石斑、 GeoCache 、 RC 、 DSLR 、賞鳥之外,又一個充實敗家與玩家的世界。

奇怪,槍枝買賣在台灣合法嗎?

哈哈,答案是,合法的就合法,非法的就非法!這什麼意思?我不是故弄玄虛,要看我們現在談的是什麼槍。如果買的是水槍、焊槍、釘槍,當然合法。如果是國造T65K2步槍或者國造T-75 9MM手槍,不要說買賣,連持有也犯法。至於我今天要談的主題 ─ 空氣槍。哈哈,那學問可就大了。空氣槍合法嗎?答案還是同一句話,合法的就合法,非法的就非法。說了等於沒說,究竟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台灣法律規定,槍口發射動能未超過 20 焦耳者為合法的玩具槍。空氣槍的槍口發射動能如果超過 20 焦耳,那就是非法,需要申請列管。但如果空氣槍的槍口發射動能小於 20 焦耳,但採用的是鉛彈的話,那又另當別論 … 。

唉 ~ 還是從頭說起吧。

小姨子送了我十張游泳優待票。小姨子顧名思義是我老婆的妹妹,游泳票則是南港區市民運動中心的票。我愛游泳,但我愛游泳不是為了減肥,李敖說:「寫小說如果要靠靈感才寫得出來,就像妓女要靠性慾才能接客一樣,會餓死的。」同樣的,人如果要靠運動來減肥,一定會越來越肥。我游泳只是為了活動筋骨保持健康。另一個目的則是為了讓自己放鬆。不知從何時開始,超音波、藥浴,烤箱、蒸汽室這些設備已經是全台灣從南到北各游泳池的標準配備了,連政府興建的運動中心游泳池也不例外。利用這些設備來得到充分的休息與放鬆成為我去游泳池的主要目的,不怕丟臉,我常常游不足300公尺就鑽進了SPA池。

話說我下班後直奔松山車站附近,靠近五分埔的南港運動中心,是一棟八層樓的建築。我把車開進地下三樓停車場,車輪在防滑漆上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響,梯間牆面的粉刷很新,看得出這是棟剛完工不久的建築,光線也很明亮,但細節處也看得出施工品質與用料不太好。我猜測幾年以後,這裡就會變得陰暗而破舊,政府單位做事的邏輯總是官僚的。編預算蓋大樓的時候常不會把維修跟清潔的費用算在內,這樣以後才有藉口再要一次經費,。問題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過了幾年,沒有人知道政策方向會怎麼變,以後的問題留給以後的官員與以後的預算再去解決吧。游泳池在地下一樓,我到了入口才發現它是類似捷運站的自動閘門,需插入票卡。我手上軟軟的一紙優待票怎麼看也不可能插的進去。東張西望才發現旁邊的牆上貼了一張 A4 的公告「持優待票者請先至一樓服務台換取入場票卡」。我聳聳肩,只好爬上一樓服務台換塑膠製的票卡。進入更衣室後,我換好泳褲,把衣物全塞進背包來到置物櫃前。傻了眼,所有的櫃子全上了鎖,是那種黃銅製的小鎖頭,在旁邊的牆上我又找到了一張 A4 的公告「欲使用置物櫃請先至一樓服務台租用,每次 10 元,需押身分證件。」。另外則洋洋灑灑列了十多條注意事項,如何如何 … 恕不負責,如何如何 … 請自行負責等等。我暗自苦笑,真是夠了,全身只著一條游泳褲。心裡掙扎了很久,本想就這麼大剌剌直接走去一樓。唉,還是算了,就當我俗蠟吧。我乖乖的穿回衣褲拿起背包走到游泳池出口,看見工作人員,我說:

「我要去一樓租置物櫃,總不成要再買一張票吧?」

她很親切的說:「沒關係,你回來後直接爬進去就行了。」

我上到一樓押身分證付了十塊錢,拿到一把小小的鑰匙,回到地下一樓,爬過自動閘門,再度換好泳褲把衣物鎖進置物櫃,總算來到游泳池旁。正在做熱身操的時候,我差一點昏倒,原來在這裡就有一排投弊式的置物櫃,一次 10 元。無言以對,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一回生二回熟吧?看別人若無其事自然愉快的模樣,我告訴自己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一定也很糗,我相信這應該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吧?

游完 500 公尺 ,我花了半個鐘頭在蒸汽室、烤箱與熱水池之間穿梭。哎呀 ~ 真舒服,一切都放鬆了,我滿足的步出游泳池,心想:「順便參觀一下運動中心其他的樓層吧。」

電梯裡張貼著各樓層的介紹:
 
8F 30M 射箭場
6F 桌球場、壁球場、羽球場
5F 10M 空氣槍射擊場、社區教室、高爾夫練習室
3F 多功能運動空間,包括籃球場、攀岩場、跆拳道墊、活動舞台
2F 體適能健身中心、有氧舞蹈教室、兒童遊戲區
1F 潛水池
B1F 游泳池
 
果真面面俱到,我瞄了一眼收費標準。哇!嚇我一大跳,籃球場每租用 1 小時收費新台幣 2000 元,羽毛球每小時 500 元,還真真真不是普通的貴。就像前面講的,我是個老古板,除了游泳之外,我非常不能接受花錢運動的這個觀念。這幾年如雨後春筍般開張的健身房,佔據台北街頭最熱鬧的地段,在我看來只是直銷、吸金的玩意兒,遲早要倒閉。而政府花人民納稅錢蓋來的市民運動中心,打個籃球竟然要收 2000 元一小時?
 
有一個項目引起我的好奇,「10M 空氣槍射擊場,260元即可參加體驗課程,30發子彈,免費教學。」我沒有思考就按了五樓的鈕。剛出電梯,就聽到空氣中傳來「咻」「咻」子彈破空的聲音,頗為震撼,聽了就很爽。轉了兩個彎,那是一間室內靶場,有馬達帶動繩索來回的自動報靶機。就像好萊塢電影中洛杉磯警探在練槍的那種場景。9 個靶位上有兩個人正在進行射擊,我注意到他們拿的手槍超大超長,從來沒見過。握把及槍身全是木頭,只有槍管是黝黑的金屬,槍管下還有一根不知什麼作用的銀色金屬管,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空氣槍吧?

「你好,歡迎你來參觀。」一位和藹的中年人很客氣的迎向我。

我向他點點頭說:「嗯,我參觀一下,隨便看看。」

「沒問題,你第一次來吧,這是十公尺空氣槍練習靶,我們這裡的槍枝、靶紙、設備都是比照亞運奧運比賽相同的標準,任何人都可以來玩,歡迎試打體驗。」
 
我問:「空氣槍的動力是什麼啊?」

「高壓 CO2,灌一次氣可以打 150 發,我們用的是鉛彈,很準的,跟一般人玩的BB彈不一樣。」

我忍不住心癢起來,雖然在電梯裡已經看到了體驗課程是 260 元,我還是開口再問一次:「你們體驗的課程是怎麼樣的?」

「260元,有30發子彈,槍跟靶紙都我們提供。我會教你如何使用槍枝、如何瞄準、如何射擊,然後讓你自己練習。30發打完了就可以到一樓辦射擊證,以後你想打只要憑射擊證買子彈,隨時都可以來。」

「OK,那麼我體驗一下好了。」我說。

我已經習慣了這棟大樓的規矩,懶得再抱怨,所有的事情都請先至一樓服務台辦理。我到一樓繳了 260 元,換得一張收據,再把收據拿回五樓給剛剛那位教練。
 
「麻煩你手伸出來。」他說。

我伸出右手,他解釋每個人的手大小不一,所以槍的握把也有不同的尺寸。他正在為我看該拿多大握把的槍給我,但也許是我過於敏感,他看到我手的時候神情似乎震了一下。

「你的手很大,我看你需要用最大號的。」

教練命我面向靶約45度站立,左手插褲袋,右手平舉持槍。以手槍來講它既長且重,約有1公斤重吧?每一發都需重新裝填子彈。先把槍膛蓋往後扳,聽到「喀」的一聲,然後拿一顆鉛彈塞進槍管,再把槍膛蓋蓋上,便可以射擊了。那子彈的形狀很特殊,是兩個不同大小的圓錐體尖端相連,形狀類似調酒用的量杯。只不過 size 很小,直徑0.45 CM,俗稱為喇叭彈。

「這跟當兵打靶的真槍不一樣,沒有後座力,槍口不會上揚。你瞄的時候讓覘孔跟準星的上緣,對準靶紙中間黑色圓圈的下緣,就可以了。」

我照他說的做,第一發還沒瞄準好就射了出去,嚇了我一跳。

教練說:「要小心扣扳機,它很輕,但仍然有兩段式。第一段輕壓瞄準,讓覘孔、準星與靶心三者成為一直線,第二段輕扣就發射。」

「覘孔、準星與靶心」,好熟悉的名詞啊,依稀喚醒我當兵時的回憶。

教練把話說完就走了,讓我自己練習。我深吸一口氣,仔細的瞄準,發射。按下報靶機右邊的鈕,靶紙回來我有一點驚訝,竟然有 9 分。補充一下,十公尺空氣手槍使用的靶紙是一張 15.5C M 正方的紙。紙上印有許多同心圓。由外向內代表 1~10分,7分以上是直徑約 6CM 的黑色靶心,9分的直徑約為 2.8CM,至於10分則是直徑約 1.2CM 的圓心。生平第一發十公尺空氣槍就中 9 分我大為振奮。但接下來的射擊,卻總在 6 分或 7 分。直到 30 發子彈都打完了都只再得到一發 8 分與一發 9 分。

我放下槍,感覺身後有人,轉頭一看並不是教練,而是我初到時正在射擊兩人的其中一位。我注意到他的左腳膝蓋以下是金屬製的義肢,我給了一個微笑,他也回以微笑,然後說:
 
「第一次打嗎?打的很好耶。」

「嗯,謝謝。」

「很厲害耶,打的不錯,我可以看看你的手嗎?」

他的樣子不像有惡意,我必須承認,或許因為他是殘障人士的關係吧,我比較不以為意,伸出了右手掌。

「嗯,是斷掌。」

我哈哈一笑:「原來你是要看這個哦,我兩隻手都是斷掌呢!」一面說著我把兩手都攤給他看。我的敏感又發作了,從他的表情感覺他似乎滿重視這件事。我是不以為意,雖然有聽過一些針對斷掌的傳說,例如斷掌者會出手打死人之類的。從小到大我「雙手都是斷掌」這件事比起別人臉上的青春痘是差不多的不重要。我自己也從不覺得有何特殊之處,只不過,這輩子我倒還沒碰過像我一樣雙手都是斷掌的人。

他說:「明天晚上八點我在這裡有一場練習賽,歡迎你來參觀,有興趣的話我可以跟你仔細介紹這項運動,如何?」

「嗯,我看看吧?如果有空我就來。」我回答。

他的談吐不凡,我沒機會問,但猜得出是選手或教練之類的人物。我的個性自己很清楚,好奇心殺死貓,我心理根本已經決定了明天晚上會來看看所謂「比賽」。只是不想答應的如此快,萬一突然公司要加班怎麼辦?

回家後我上網查資料,大部份關於手槍的資訊都是關於 BB 彈或漆彈的玩具槍。主要領域是在玩生存遊戲,採用 6mm直徑的 BB彈或漆彈。動力有分手動式拉一發打一發的、有灌瓦斯的及電動的。 BB彈手槍與 BB彈步槍的價錢從 200元到 2萬元甚至更貴的都有。網路上在賣的有許多仿照英美德俄各國製真槍的彷真 BB槍,還有許多配件例如瞄準鏡、紅外線、夜視鏡等等。豐富又多元,但是關於比賽用的 CO2 空氣槍,可能因為是管制品的關係,資料非常少,也找不到任何地方有賣那又長又重的木柄空氣手槍?

第二天傍晚五點多。當天的工作做的差不多了,我打電話告訴老婆今晚有事不回家吃飯,把兩封 e-mail 發出去之後準備下班。突然一封主旨開頭為「 Urgent! 」的 mail 進來,每次看見這種開頭的 mail 我就知道有事情發生了。果然,北京分公司的技術支援人員回報了緊急客訴問題,首批出貨的 50 台網路設備,客戶測試了五台都發生不開機的情況,其中有一台開機了五秒之後便立刻關機,然後再也開不起來,客要求我方立刻協助解決。 此時又一封 mail 進來了。業務部經理要求今晚所有相關人員要與北京的技術支援人員立即解決。於是大家一律不準下班,會議室裡放了一台相同的網路設備,7 點半台北與北京將舉行電話會議。希哩嘩啦呼嚕瓜啦,經過一番腦力激盪與激烈的爭吵以後,大家總算有初步結論。明天一早將派北京的技術支援人員立刻前往客戶處,先進行各項檢測,然後找客戶的測試工程師一起跟台北的 RD 開電話會議 … 。

會議在九點半結束,我大呼一口氣步出公司。才想起南港運動中心的空氣槍比賽之約。內心頗為遺憾,幸好昨天沒有告訴他我會出現,我很不喜歡食言或失信於人,於是驅車直接回家。

三天後,我又來到南港運動中心,在一樓服務台付了 2500元,帶了收據到五樓交給教練。他給了我一把槍、一疊靶紙,一個類似喉糖盒的鐵盒,裡面是 500發俗稱喇叭彈的鉛彈。登記槍號之後我便自己練習。子彈一發 5元坦白說有一點貴,但是到目前為止我不希望作出任何判斷,以維持這項運動給我的新鮮感與好奇心。我是很容易入迷的人,總要搞到天地變色渾然忘我為止。年少時看武俠小說可以兩天兩夜不吃不睡,迷上圍棋時常與同學戰到天亮,出社會後較有經濟能力,著迷起來更可怕。就拿釣魚來說好了,因為釣的太瘋,害得我差一點跟老婆離婚 ... 。

我的釣魚生涯,源起於大學時代的一次難忘經驗。

大三下學期末考完,我跟同學阿暴就忙著蒐集老師的聯絡電話及住址,因為有兩科非常危險。為了不被死當,必須立刻去找老師求情,倒不一定需要送禮,坦白說學生能送出什麼好禮?主要是展現誠意,編個理由例如「考試時身體不舒服」、「這一陣子家裡有事情在忙」之類的,請老師不要給低於 50 分以獲得重考的機會。這並不能算走後門,畢竟還是要認真準備補考的,也算是大學生涯的一項經驗與磨練吧。話說我與阿暴共騎一輛機車來到汀州路老師家樓下,正要按鈴門就打開了。正值壯年頭髮微禿的老師穿著短褲球鞋,米色多功能背心,提著一大堆東西正要出門,

「老師好!」我們異口同聲大叫。

「是你們啊,這麼大聲幹嘛,嚇我一跳呢。」從老師的語氣看來他心情還不錯。

「老…老師,請問您有沒有空?我們有事要跟您商量。」

「我沒空耶,我要出去。」

「老師,老師你要去那裡,我們跟你去。」

老師笑了一笑,要我們幫他把東西提上車,我這才發現有一個類似高爾夫球竿袋的背袋裡裝了許多支釣竿。他還帶了一只大冰箱、一只外出型含電動打氣功能的水族箱,跟一個五格工具箱。

「我要走了,你們要來就上車!」老師說。

我們當然立刻跳上車,老師轉到辛亥路便上了建國高架,然後接上中山高,開了一個多小時來到新竹。下交流道後我依稀看到清華大學交通大學的指標,又開了半個小時,來到了南寮漁港。

「老師你要來這裡釣魚嗎?」阿暴問。

老師微笑不語。

老師帶我們往漁市場走去。他熟悉的來到一個攤子,不知說了些什麼話,老闆便從後面拿出一只大保麗龍箱。打開後只見裡面裝滿了木屑,老闆伸手便向裡抓。

「哇,嘰勒讚!」老師用台語發出讚嘆聲。

原來木屑裡裝了許多大明蝦,竟是活的。蝦頭上的兩支鬚大概有一尺長,身體恐有香蕉那麼粗,雖是明蝦它其實已經是龍蝦的體型,看得我跟阿暴口水直流。

「這麼大的蝦,吃一隻就飽了吧?」我說。

老師回答:「哈哈,不是給人吃的啦!」

「不給人吃那要給誰吃?」我跟阿暴齊聲大叫。

「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老師買了十隻,一隻 250元。跟老闆要了海水養在水族箱裡,電池帶動的馬達噗噗的把氣泡打進去,我們便又上了車。

「來顆檳榔吧。」老師說。

老師拿出不曉得什麼時候買的「包葉仔」,我跟阿暴各吃了一顆。車上沒有紙杯吐汁,看來老師也沒吐汁,我們只好把白灰吞了。這汁剛吐到地上的時候是白色,過了一會兒就會變紅色,但不曉得吞進肚子裡以後是否還會變色?一路北上,來到板橋的長江路,河堤旁一個招牌「戰鬥石斑」。這下可好,原來老師是要到海釣場拼鬥大石斑。那是我曾經聽說卻未曾一見的場面,我難掩興奮,很難想像在板橋市區內竟有比區運比賽 50 米標準游泳池大兩倍的露天海水池。在日光燈與水銀燈照耀下波光粼粼,不騙人,風吹來我真的看到了海浪。池子周圍稀稀落落十來個人拿著釣竿,個個神情專注。老師找了個角落把裝備放好。

老師說:「你們找椅子隨便坐,不要亂走動,也不要亂碰東西。」

老師拿出魚鉤,將剛買來的超大活明蝦從蝦背掛上,拋進池裡,剩下一個浮標在水面上飄動。剎那間氣氛緊張起來,瀰漫一股肅殺之氣,我跟阿暴不敢說話,盯著那浮標大氣都不敢喘,忽然,那浮標迅速抖了一下。

「 啊!」我跟阿暴不約而同驚叫。

老師轉頭看我們:「別大驚小怪,那是明蝦在游泳啦」

他點了一根煙又說:「要是真的石斑在咬,那才不是這樣…」。接下來的情形可能要用電影慢動作畫面的描述手法比較容易說清楚,以下的幾個動作都發生在同一瞬間。

老師的人本來是雙手抓著釣竿面向魚池,頭左轉向後對著我們說話。話說到一半,他的臉突然一變,眼珠睜大嘴一歪轉回頭去,口中的煙掉了下來,同時間他的雙手迅速的向下一沉。是被釣竿拉下去的,他的人也被拉的彎腰下去,幾乎要面朝下直直趴地,他當機立斷跪了下去。為了護住釣竿他不惜用雙膝直接撞地,好反應但肯定很痛,然後煙頭此時才落到了地上。接下來他雙臂夾緊緊抓著釣竿使力,釣竿尾部則夾在兩大腿中當成支點,姿勢很怪異,像是跪著彎腰在祈禱。他努力想將釣竿扳回水平以上的角度,如果能把竿頭拉高到與水平成 45度,就可以利用竿子的彈性跟那巨物博鬥。但只撐了兩秒,那物太巨,竟把竿頭拉低下去,形成釣竿與釣線是一直線。然後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到清脆的一聲「啪!」。 那是我永生難忘的震撼聲音,號稱拉不斷的 55磅編織水線應聲而斷。

「天啊,那是什麼樣的一隻大魚啊?」

我跟阿暴被這場面震撼的說不出話來,只見到老師懊惱的直跺腳,喃喃自語:「要是用 80 磅 的就好了…」

老師吃了一顆檳榔,點好煙,換上 80磅線整裝再戰。全神貫注,盯著離他面前五米處的浮標,那浮標因為活明蝦的游動而左右移動。這就是活餌的好處,想像那肥美滋補活跳跳的大明蝦在水中游動時腹部的腳不斷舞動的畫面,別說是大石斑,連我也很想一口咬下去,我們心中對老師的睿智充滿敬佩。

這一盯就是 40分鐘。老師左右手互換持竿,煙一根一根抽,絲毫不放鬆。也許為了儲備體力 (聽說釣到大石斑以後,通常要博鬥 30分鐘以上才能把魚拉起來,如果重磯釣野生大石斑,拼鬥兩三個小時都有可能),老師把冰箱搬來坐下了,並且把釣竿插入地上的小洞準備換餌。

我正想問,釣竿插在地上會不會有危險?突然大事發生,前後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我們看到浮標迅速消失在水面下,竿頭被拉彎,釣線向右前方三米附近入水。

停了一秒,電光火石一剎那又被拉向左前方七、八米處。水面上波濤洶湧如海浪捲來,老師忙著要將釣竿抓起,卻來不及,只見竿頭點一下,點兩下,然後便「啪」的一聲!

這回水線沒斷,釣竿斷了。

「嗚,一萬二沒了。」老師叫了起來。

受不了啦!這些東西當時對我跟阿暴來說實在太超齡太限制級了。一萬二的釣竿當場報銷, 250 元一隻的活明蝦為餌。池中神龍不見首尾的恐怖巨物力量大的嚇人,更別說當老師竿斷時其他人的驚呼聲與鼓掌聲。我沒說錯,真的是鼓掌。

原來戰鬥石斑池根本是一場豪賭,公告欄上記載累積獎金已經到了新台幣 63 萬,不管誰只要釣上那一隻 82 斤龍膽石斑,就可以獲得全額獎金。難怪老師如此肯下本錢。不過當然,出竿的代價也不小,每小時 3000 元,一切用品自備,有興趣,你也可以拿龍蝦當餌來這裡餵大石斑。

也許是印象太過深刻過度,那手持釣竿搏巨物的畫面多年來始終在我心底盤旋。小時候有一套很有名的漫畫叫天才小釣手,是我的最愛。漁獵是人類自遠古時代起便有的原始慾望,我漸漸發現那一股衝動原來在我內心深處已經隱藏了許多年。結婚後,工作與生活漸漸穩定,我便決定付諸行動。首先,當然先到網路上找資料。這時候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 Y拍網站便起不了作用。一個叫「INAC 網路釣友資訊站」的網站總讓我流連忘返,它上面的釣魚資料非常豐富。分門別類,有台灣各地釣場介紹,魚類圖鑑、釣技釣法介紹、毛鉤專區 ( 飛蠅釣法 ) 、路亞 ( 擬餌 ) 專區、遠投專區、天氣潮汐預報等等非常深入有用的資料。其中最吸引人的還是釣友討論區及釣況報導。討論區裡的數萬篇文章可說是釣魚人的寶庫。可別以為這裡只談海釣,舉凡溪釣、塘釣、魚池釣、磯釣、重磯釣、船釣、甩鐵板、前打、放長線、各種類型的資料齊全。INAC網站上高手如雲,所有跟釣魚有關的事情都可以在 INAC 找的到。而釣況報導區更是令人血脈賁張。隨便舉個例子,想知道一小時前線西、林口火力發電場、八斗子、深澳、龍洞一支、萊萊鶯哥石等釣場的釣況如何嗎?白帶魚群有靠岸嗎?剝皮魚是否大咬?只要上INAC 的釣況報導區幾乎都可以立即看到釣友的通報,甚至已經把他們的戰果拍照放上來。只有在 INAC看到釣況報導再趕過去海邊還來得及遇上大咬。
 
婚後一年,我忍不住買了自己的第一支海釣竿。那是 2號磯釣竿,還買了力魯( 捲線器)、子線、母線、魚鉤、鉛、釣具背袋、冰箱等等其他東西。釣魚用品是永遠買不齊的,為了趕快拉回主題,便不詳述。總之,那一陣子我每週五、六晚上,便開車往東北角海邊跑,天亮才回家。甚至星期一 ~ 四我也常常一下班便衝去釣場,午夜才回。有哪個老婆受的了這樣的情況,吵了幾架之後,岳父岳母大人出面講話了。我總算從中邪般的瘋狂裡甦醒,毅然把釣具高掛,對自己說,再過十年吧,十年後我如果能退休,再來去海邊拼一拼。

好了,離題太久,總算要說我買槍的經過。

註:很遺憾 INAC 網站已經在 2005 年關閉了。

自己去打了幾次手槍之後,看我在說些什麼。哈哈,總之,我自己去南港運動中心的五樓室內靶場練習了幾次以後,覺得始終沒進步。稍不專心,子彈便跑出了靶紙外。要打出一發 9 分不難,但是要連續 10 發都在 7 分以上卻很難。

我告訴自己:「問題的關鍵在於手不夠穩吧?」

手臂肌肉力量不夠、呼吸配合不佳、扣板機的熟練度不足等等都是原因。簡單講就是練習太少,每次下班開車過去,取槍取子彈,練習個 30 發。30 發是我目前的極限,超過 30發我的手便失了準。練習完畢還槍還子彈,整個過程用不了 20分鐘,實在沒什麼效益。我心想,要練習手穩,如果有一把槍在家裡,沒事就單手持槍對著牆壁上的靶紙練習。每天練習個一小時,等手臂穩了再去靶場實彈射擊,一定大有幫助。

我問了教練:「買一把 CO2 比賽用槍要多少錢啊?」

教練說:「差不多 20 萬吧,買不到的啦,這是管制品。」

我起初不太相信,到國外的網站查詢,查到了一些相關資料,玩這運動的人不少。但就跟賽車一樣,總要加入車隊,參加協會舉辦的比賽才行。還沒有聽過自己一人開車在家裡練的。所以,除了阿拉伯親王或美國富豪可以在自家院落裡玩槍之外,一般個人即使想玩也買不到槍吧。

我只好另謀他路,反正我要的只是一把像手槍有握把的東西來練習手勁與瞄準用,重量 1公斤,全長 40cm,差一點也無所謂。如同本文開宗明義,我要買一把槍,條件是:

1. 手槍必須夠重,達到 1 公斤。
2. 槍長最好有 40c m ,至少也要超過 30c m 。
3. 必須要有覘孔及準星。

首先我從玩具用 BB槍開始找。市面上的 BB彈手槍選擇性不少,Y拍賣上最便宜的 150元就有了,但重量與長度差太多。BB 彈手槍大多是塑膠製,有個 500 公克就很了不起了。我打聽到了幾家專業販賣 BB槍及漆彈遊戲用品的店,想看看他們有沒有金屬材質,製作比較精良的玩具槍?一家在松山車站前,一家在三重,一家在內湖新民路,一家在延吉街。我不嫌麻煩,每天下班去拜訪一家店,分四天走遍,得到的答案都一樣,玩具槍不可能有那樣的設計。

這問題要從法令規定來看。凡是槍口動能超過 20 焦耳的就是非法,學過國中理化的人都知道,動能 =1/2 x 質量 x 速度的平方 。所以子彈的質量或速度越大,動能就越大。市售的塑膠製 BB彈重 0.12公克 ( 也有重0.2克, 0.25克的,比較少見),發射出去的動能假設是 19 焦耳,同樣的槍口速度下使用重量 0.55 公克的鉛彈,則可達到約 87 焦耳。殺傷力不可謂不大,以電動或高壓氣體動的玩具槍而言,絕對可以達到這個動能。所以採用什麼子彈發射決定了那把槍是否合法?

這樣說好像怪怪的對吧?

如果光有槍,沒有發射,怎麼知道這把槍是不是合法?因此更完整的說法是 ─ 有能力連續發射能量超過20焦耳的子彈的槍,就是非法的。無論是鋼珠、鐵珠或鉛彈,基本上通常是金屬子彈才有可能達到那能量。於是另一個關鍵來了,那就是槍管。要能夠高速度發射金屬子彈的槍管必須夠剛硬耐磨。因此一把玩具槍合不合法最關鍵的要素就在於槍管。如果有人想拿 0.55 公克的鉛彈放在普通市售的 BB槍中擊發來當武器是不行的。它們使用的是塑膠槍管,打個一發槍管就壞了,而且對不準。只有鋼製槍管才夠堅硬、耐熱。而且槍管的內膛要平滑夠直,還要有膛線,打出去才會準。這就是為什麼常聽到新聞報導警方抓到改造槍械的歹徒,他們改的都是槍管。至於玩生存遊戲所使用的電動槍或空氣槍,那就是所謂的灰色地帶,玩家們的用槍越來越高檔,某些也是用鋼材做的,使用者真要拿鉛彈來打也是打的出去,頗具殺傷力,當然那就是違法。但除非警察當場抓到使用鉛彈犯罪,光是持有電動槍或空氣槍的人只要沒改造過槍管,大可以說他在打的是 BB彈,警察執法非常困難。

我去的這幾家生存遊戲用槍的專賣店,各式各樣的槍都有。也就是說在真實武器世界裡的槍,例如貝瑞塔、克拉克、 90手槍、史密斯、左輪、紅星等等仿真瓦斯槍或 CO2槍應有盡有,也有長槍例如 M16, AK47,衝鋒槍等等,更遑論一大堆迷彩服、夜視鏡、 S腰帶、夜光 BB彈等等令人目眩神迷的配備。但找來找去就是沒有符合我需要的那一種槍。老闆們不斷介紹給我動輒上萬的好東西,讓我深深知道生存遊戲是個花大錢的遊戲,我強忍受住不往裡跳,繼續找我要買的那一把槍。

買槍的事情遇到了死胡同,我便降低了練槍的慾望。每次去南港運動中心都是游完泳就走了,沒上五樓打靶。五百發子彈應該還有將近一半吧?兩周後,我下了班來到南港運動中心,不知什麼念頭就按了往五樓的電梯。一出電梯,熟悉的咻咻聲不絕於耳,我一進到靶場,哇,嚇了我一跳。靠牆邊站了二十幾個人,我一第一次看到靶場裡有這麼多人,大家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靶位上的兩個人在比賽射擊,其中一位便是我之前見過的那位選手,一隻腳穿著 金屬製的義肢。

10公尺空氣手槍的比賽規則是這樣的。參賽者以立姿向距離 10公尺外的靶射擊。於 1 小時 45 分內射擊 60 發,滿分 600 分。取前 8 名參加決賽。決賽打10 發每發 75 秒內要射擊。決賽時 10分靶會再細分為 10等分環,因此最高有可能獲得 10.9分,決賽成績與資格賽成績加起來之後為排名。以男子奧運 10 公尺空氣手槍項目而言,要拿牌總分至少要六百八十以上。簡單講,打一發紅心滿分不夠,兩發也不夠,十發都不夠。空氣手槍除了要準以外,穩更重要,而且要非常、非常的穩。

我第一次見到實際比賽,那氣氛真是無法形容。兩人自由射擊,顯然他們都有自己的節奏,那位穿義肢的選手平均約40秒打一發,每五發他會休息一下,甚至把槍放下轉頭踱步。另一位則更慢,他大概一分多鐘才打一發,不過他十五發才會休息一下。由於比賽持續在進行,現場的人都緊閉雙唇,避免影響選手,那便形成了一股極大的壓力,空氣彷彿要凝結。

終於,比賽結束,射擊場內馬上變成菜市場般吵鬧,緊張的氣氛也消除了,那位穿義肢的選手技高一籌,以638.8分獲勝,但我看他似乎不是很滿意。

 (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77
2015/09/13 22:28
gghdhdfhffffffff(5)

邵明
心有戚戚
2009/06/16 00:22

打擾啦大大!

今天爬文不小心逛到你的家,很簡單的一句話"我想買一把槍"..呵呵,心有戚戚焉

想半年前無意認識一個開玩具槍店的朋友,而槍從年輕時就對我有莫名的吸引力

不囉唆,新店開張久捧場了一支德國原裝金屬滑套CP99,沒兩個月想練準度又敗了一支

Beeman P17 就是比照比賽規格生產的續壓單發(你用的可能是俗稱康貝特的指定用槍),

可惜我不住台北,要不我一定天天去靶場報到

四月雪(frank108bank) 於 2009-07-01 13:55 回覆:

謝謝回應,其實我只是個門外漢而已。

本故事純屬虛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