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三回 天顏(6)
2012/08/01 01:08:24瀏覽431|回應0|推薦3

可還是聽的不清不楚,這下皇帝覺得好笑,問:「你是大舌頭呢還是詞不達意,咦?」

抬頭四處探看,揚鼻細細嗅聞,書房裡似乎有股騷味?

不經意低頭見著小太監褲襠尿濕一片,又好氣又好笑,咬唇喝罵:「狗奴才!竟敢在書房撒尿?再沒頭沒腦回話,先斷你手腳再來慢慢問話。」

容秀一聽心驚!「是啦,我沒地方讓你斷,只能斷斷手腳,這買賣真不合算。」低頭暗道,「斷不能認此事!是死是活容兒一人承擔。」

心念至此不再害怕,瞬時挺直腰桿抬起頭,將甜糖勉強舐至舌邊,一五一十回話:「回皇上,奴才今日頭回當差沒留意時辰。奴才就是向天借膽也不敢偷聽您、您和大臣說話,奴才罪該萬死,願領受責罰。」

語畢頭磕落地,再不敢想怎麼死?想著鍾祈、瑪父及額娘,就要天人永隔來世相見,顆顆淚珠潸然滴落,愈說愈心傷,掩面啜泣泣不成聲。

玄燁心想,「怪了,這回回話言語清晰頭頭是道,難不成已背熟說詞?」

起身走向書架詳加檢視,一本本書好端端置架上,以手指頭沿架上邊緣處細摸,沒半點塵埃。

回想日前讀書讀累了,書本散落四處不允奴才收拾,是以多日未有人清理,這樣看來這奴才說的是實話?

暫且信五分。

走回御案之後坐定,直視容秀沉聲問:「說的可是實話?」

容秀毫無懼色,抬頭直視皇帝大聲回話:「奴才句句實言,皇上若不信,奴才死便死,絕無埋怨。」

話一出口立馬後悔充好漢,自古以來英雄好漢拉菜市口人頭落地的,還少了?

偷瞧皇上沒反應,心理後悔極了!激動之餘逞口舌之快,得罪皇帝老爺不自知,那才叫死得快!

又想終歸一死不如走著險棋賭賭活命機會,吞口唾沫小聲提醒:「皇上,那責罰奴才之事...」

皇帝正思索適才對話的真與假,沒想小太監出聲提醒責罰之事,聞言一愣!起身打量這不知死活的愣頭青。

想起登基以來含糊矇混者居多,自尋死路的蠢蛋,沒有!這孩子發傻啦,居然自縛手腳提醒受罰?實在好笑!

忍住笑意搖頭眼望門外,往來梭巡的人影交錯,渾不知書房裡發生何事?目光移回跪地的奴才,想起王得福跟隨自己多年向來忠心耿耿,敬小慎微從未逾矩。

這奴才犯的錯可大可小,隨便安個罪名也不是什麼難事,怕是認真追究起領人的王得福難以脫身。

玄燁走來走去,突然想起過段時日便是太皇太后壽辰,回望容秀問:「叫什麼名,小名呢?」

聽話小容秀喜出望外!沒想活命有望?正想據實以告,陡然想起宮裡太監全是漢人,萬不能據實回答,隨口取母家之姓回話:「奴才姓陳,單名容,容顏之容,小名容兒。」

皇帝邊聽邊點頭,低聲跟唸:「陳容?起這秀氣的名,好似女娃娃。」回頭指向跪地小太監,道:「本該將你杖責百下逐出宮!念在過些時日便是昭聖太皇太后壽辰,今日之事就免了。」

懵懵懂懂的小容秀原想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下連活罪也免了,真是、真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瞪眼直視皇帝,怕是自己聽錯,結結巴巴問:「奴、奴才沒事了?這、這是真的嗎?」

見那傻呼呼的模樣,玄燁又好氣又好笑:「什麼真的假的?你當聖諭放屁。想挨打?來呀,褲子脫了讓朕練臂力,好不好?」

捲起蹄袖(14)上前作勢爆打,容秀嚇得搖手直嚷:「不好不好,奴才不想挨揍,皇上饒命!」

 

14:清代朝袍上衣衣袖係由袖身、熨褶素接袖及馬蹄袖三部分组成,馬蹄袖狀似馬蹄而得名。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win59&aid=6681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