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你記得中興號嗎? ✍ 電小二推薦
2011/08/29 00:02:28瀏覽9244|回應38|推薦281

在我心底,有一種咖啡色的執著...

  極幼小的時候,母親曾牽著我的手,行走在台北西站的兩輛龐大的咖啡色客車之間。如今那是多麼彌足珍貴的殘影,是我腦海中所能找到,和她畢生最近的距離了!

  她是賓士底盤與唐榮車體的結晶,在高速公路台北至台中段通車之際,以冷氣車的姿態,氣派地加入運輸之列。她的上身是極深的棕色底面,配有傾斜的對開式車窗,下半部則是白鐵色的,至於中段,塗裝著橙橘、咖啡兩色的制服,前頭鑲著一個立體的標誌…「V」。

  偶然乘計程車,我們會在馬路上邂逅,我喜歡欣賞她美麗的背影,看著她像女王一般,被其他公車簇擁。夜晚,當母親牽著我在街上漫步,我會看見她停靠在站牌旁,在昏黃的光線下,亮著五顆橘色的頂燈,真是雍容華貴!小時候,我的一張張畫作都是這輛咖啡色的大客車,周遭的師長同學們知道我的迷戀,我卻始終沒能找到知音。
  「為什麼呢?」我問。
  「中興號的引擎在前面,加足馬力的時候轟轟轟的,冷氣也不冷,坐起來不舒服。」家人解釋。

  那時,國光號已是叱吒西部的主力,並且出產過好幾樣兒童玩具與汽車模型,彷彿被加了冕。但相對於威風凜凜的飛狗,我更鍾情於中興號的外型,她的車身秀氣些,又因為有著斜窗與弧形車尾而顯得婉約,加以白色車頂上明顯的冷氣機,像個佩戴頭飾的女郎。雖然不清楚設計者的本意為何,但我始終將之視為一輛典雅氣派、帶著女性氣質的客車。

  年幼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心愛的事物多半將有消失的一天,當我了解這種汰舊的定律,中興號已開始疾速地離我而去。記得在台北市區已罕見芳蹤時,至基隆遊玩,曾在車站附近看見中興號一輛接一輛地來去,那是她在我人生中搬演過最壯觀的場面,唯一的一次。那天我滿懷期待,想乘著中興號回家,父親嫌棄車廂很髒,引擎一熱起來會跑出小蟑螂,不願意搭。母親仍舊替我詢問站務人員,得來的結果是她開往台北的班次很少,最後只得在藍色塗裝的新中興號上面沮喪地揮別我落空的夢想。

  當時的中興號都是最末一批製造,安全門在車尾的款式,雖然車齡只有13年左右,但車身似乎已蒙了一層灰,白鐵皮凹凸不平,車頭的賓士標誌也脫落了。當年是公車張貼廣告的極盛期,中興號也難逃這種命運。可能因為知道她「時日無多」,我沒有因為引擎太吵、車廂太髒或是車身破舊的理由而改變心意,反而更加珍惜與她僅有的緣份。

  事隔大約一年,再次造訪基隆,我有了非要搭乘中興號的決心,不論她駛向何處。這回與爺爺同行,他最疼我,應該是沒問題了。但是步出車站附近的地下道,放眼望去已沒有一點咖啡色的蹤影。

  中興號不再周遊北部以後,可以在台中與她喜相逢,是往山區的短程路線。至親戚家拜訪,每每使我燃起乘中興號的希望,父母以為開玩笑,畢竟客居狀態下為了搭一輛陳舊的客車而勞師動眾地直奔山區,對他們而言似乎愚蠢了些。一天,我隨著親戚出外遊玩。車子在山路上繞行,阿姨突然將暈車的我叫醒,我睜開雙眼,看見一輛台中往水里的中興號迎面而來。記得我的目光就這麼跟著她移動,當她與我們擦身而過,我轉身趴在汽車後座望著,直到她愈來愈遠,隱沒在山壁後方。

  那猶如她的一聲「再見」。

  前幾天與母親閒談,她提起曾經肩揹不到一歲的我,一手拎著行李,隻身回台中的娘家去探親。
  「搭中興號嗎?」我問。
  「對啊!那時候我一路上戰戰兢兢,一直小聲哄妳,怕妳哭起來會吵到其他人。」
  時間的流逝造成的變化,怎不令人嘖嘖稱奇呢?我願拍拍那個娃娃,要她有耐心些,多看看周圍的斜窗子、藍色的絨布椅,聽聽轟轟的引擎聲,感受路面顛簸引起的震動,那將是二十餘年後令她魂牽夢縈的…。

藍色的守護者

  每回至台中,親戚總會提醒我,朝馬或高鐵的烏日距離他們的住處較近,而我每回買的卻都是自台中火車站起程的國光號車票,他們便又要再提醒我一次,朝馬或烏日距離他們的住處較近,這樣循環著。

  自從兩種塗裝的中興號相繼退役以後,親戚們以為我從小就迷戀國光號。雖然不是,但現在的我的確也愛他,而且,該說是種更真實的感情嗎?

  兒時隨家人探親,買的是台北西站到台中站的車票,回程時,國光號會在台中的街頭繞行,那像是一種道別式的巡禮,有好多太陽餅的招牌送行,等我想像過那甜美的滋味以後,才駛入高速公路,我喜歡這樣帶著感情地離去。大一點之後,我們搭的是自強號,台中倏地就消失了。再大一點,搭過幾次飛機,只看得見跑道與雲。接著開始流行沙發座椅的客運車,可以在朝馬站下車。最後是高鐵。現在全家人裡面,只有我搭國光號,而且在台中站上下車。

  因為我難忘國光號在台中市區繞行的感覺,那是我童年的一部份,帶著感情的…。

  如果用一趟簡單的行程,就能喚回童年的記憶,那該是很幸福的了。而乘坐於國光號上面,望著窗外掠過的街景,那滋味又是有些複雜的,畢竟座位中的乘客已不再是個小人兒。

  隻身拜訪親戚,總安排當天來回的行程,出於不好意思在那兒多吃一頓晚餐,於是近傍晚時離開。這個時段出發,我找到一種新的浪漫。在高速公路上,車窗外將呈現一幅動態的壯闊美景,自夕陽逐漸西下,乃至星星露臉,與月爭輝,而夜間南北向一紅一白的車燈群,又展現另一番燦爛。從前,國光號帶著我垂涎太陽餅,如今帶著我欣賞公路景色,他像一位藍色的守護者,伴著我成長,任憑新車輩出,他永遠是最堅固的,在平穩舒適的安全感中,護送我平安回家。

  美國進口的MCI國光號共有三種車型,目前僅剩一款96A3仍在服務。前不久自報上得知這款車型也即將逐漸退役,那麼我們熟知的「國光號」便要全部走入歷史了。由於班次縮減的緣故,現在想搭國光號憶兒時也得碰運氣了。這回自台中返回台北,乘的就是新車,讓我十分悵然。自台北西站走向火車站的途中,見一輛機場線的國光號停於路旁,我取出手機拍了兩張照片留念。

  看著那兩張夜裡的國光號,我想它日後它大概能喚起那些在車廂內看著台中市區、日落星升的美麗回憶。我很意外自己也有停在人行道中央為國光號拍照的一天,因為從前對它是沒有喜好的。現在這份感情,是自中興號愛屋及烏而來,但卻是一種昇華過的,更內斂的感情。

給藍色的守護者:
  知道我們遲早有一天將會分離,但我想和那些愛你的男孩們一樣,和你說一聲,我也愛你。

依凡斯 2011.08

※ 這篇文章搭配的是比吉斯合唱團 (Bee Gees)的〈Love You Inside Out〉(1979),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夢」

〈一個美人魚似的夢〉、〈藝術女神的泡泡浴〉

See You in September!Free counters!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590635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好朋友
2011/09/23 10:05

妳知道我在台中市當兵 , 真的是好朋友 !

那個時候我放假回台北 , 都是搭火車 .

因為從來沒有搭過客運 , 所以對「金龍號」在什麼時期出現 , 才會沒有印象了 .

倒是妳 , 這麼清楚1970年代 , 可見妳有用心的在鑽研妳的興趣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26 10:09 回覆:

早安書!

呵呵…你提過好幾次在台中當兵的事,在下面的回應就有一次,所以我當然知道啦!

1970年代的事情,我只了解一部份,認識你之後又知道得更多了。



金龍號
2011/09/20 10:31

我唸專科的時候 , 有沒有「金龍號」 ? 現在已經不確定了 .

可能是因為我根本沒搭過 , 所以完全沒有留下記憶吧 !

妳的文章是談「中興號」 , 但這裡提到了「金龍號」 , 也是忽然打開我的記憶 , 因為我已忘記「金龍號」了 .

現在要反過來請教妳了 , 「金龍號」是長途客運嗎 ? 它跟「中興號」是同時存在還是前後期呢 ?

我以前唸書是搭公車沒錯 , 那時候的公車還沒有聯營 , 有的人身上還有兩種不同公司的公車月票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21 04:14 回覆:

晚安書!

金龍號是1970年加入公路局的行列的,它是冷氣車,與中興號並存過一段時間。在中興號出現以前,它也跑台北-台中、台中-高雄等主要路線。

你在台中當兵的時候,如果是從台中車站乘客運回台北,也許就有搭過金龍號。


Empty Travel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夜灰狗
2011/09/12 12:40
這篇文確是勾起許多年輕時的回憶:
記得高速公路剛建好的那一年
我們全家做中興號回外婆家的印象
當兵時則是在高雄 有兩年每個月至少有一次
是乘著晚上10 點的國光號來回台北
最近幾次則是從機場到台北市區的國光號
坐上座位就有那種老友重逢的感覺...
它們真是我們幾代人旅程的守護者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12 23:40 回覆:

早安Empty Traveler!

夜裡搭乘國光號更突顯了它「守護者」的感覺,和白日有著截然不同的滋味。

現在它來往西部的班次不多了,常出入機場的朋友,倒是比較有機會搭乘國光號。

就類似以前中興號的慢慢淡出,前些日子我在路上望著國光號的背影,彷彿一下回到童年,浮現一模一樣的不捨。


阿勇(ay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了有感覺的文章
2011/09/11 00:55

那個時代 中興號 國光號 金馬號  直達車 ... 還有一種車叫做野雞車(呵呵) 扮演很重要的任務 .........

我一個朋友(女的) 她說她的親戚(男友?)是中興號駕駛  常跟著出車呢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12 02:21 回覆:

晚安a-yon!

那時候好像有些野雞車已經比國營車或合法的大客車更豪華了,後來台汽曾經整合一些違規遊覽車,改為中興號的塗裝加入營運行列。

我很羨慕可以經常隨著中興號來來去去的人們,但駕駛得在引擎旁邊開上整天的車,大概也是苦差呢…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帶著感情的...
2011/09/09 02:21

透過童年的記憶和細膩的觀察,完成了這篇深情美麗的書寫。

非常感動   ^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10 03:37 回覆:

午安愛的記事簿,謝謝您的稱讚!

本來以為自己的感情在他人看來也許成了篇普普通通的記錄而已,但很高興這些過去的經驗也能使您感動。



感動
2011/09/07 00:20

純粹欣賞

感動不已

尤其是與母親的段落~~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10 03:33 回覆:

晚安柳,謝謝你的欣賞呢!

其實我只是將若干回憶寫出來而已,沒想到能讓你這麼感動。



不同的感覺 .
2011/09/06 17:43

難得在這裡看到生活點滴的文章 ,

感覺很溫馨 , 有不同的感覺 .

我是道地的台北市人 ,

小時候都是跟老爸看電影 , 很少出門旅遊 ,

加上又沒親戚在中南部 .

除了唸專科時 , 學校在台北縣 ,

還有就是在台中市當兵之外 ,

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台北市 .

一直到現在 , 我開車只要一離開台北市就搞不清楚方向了 .

所以中興號我雖然從沒搭過 ,

但這篇文章倒也能勾起我的記憶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10 03:31 回覆:

晚安書!

之前你在〈鋼琴鋼情〉的回應裡問我神岡的位置時,我也猜想過你應該不常離開台北市。

記得和你提過我特別喜歡1970年代,其實現在眷戀中興號的原因,除了童年的回憶之外,也因為她是那個年代的瑰寶之一。

你專科時應該也還沒有金龍號,那時候通勤搭的是公車嗎?


瓜牛 - 陸戰隊日記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記得中興號
2011/09/06 13:17
我曾住在台中,在新竹念書,在台北做事!
中興號曾在那些城市間編織過我的歷史!
上次(2008年)在台北車站搭高鐵時還想看看公路局車站呢!
不知公路局車站被搬到哪兒去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07 05:00 回覆:

午安瓜牛!

我很羨慕能有中興號陪伴走過許多人生階段的朋友呢!

台北西站現在分成相鄰的A、B棟,都位於台北車站的西南方,和原來公路局西站的位置很接近,原台北東站與北站的路線都遷至A棟,西站的路線則在B棟。

台北北站的建築物還在原來的位置,但是改作停車場使用。


JENN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出處: 公路旅途 - JENNY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https://blog.udn.com/JENNYKAN/5532241#ixzz1X8Ga1Fjg
懷念的年代
2011/09/06 09:41

小時候的南迴公路彎延而狹窄, 回台東的路是欣奮又期待的, 陽光撒滿在前方柏油路面, 右方湛藍的海水與天空綿延成一片, 海天的顏色由淺變深, 萬化莫測。金馬號飛馳到楓港, 阿嬤總會下車買津津蘆筍汁外加釋迦來解我的饞, 為了安撫我那小小的身軀, 還要再忍受過了楓港後的那一段崎嶇的山路, 那時候的金馬號己是頂級又平穩的客運了, 我樂於搭車迴繞在山中的感覺, 但是, 苦了嬤雖吃了避暈葯, 還是不斷的嘔吐。愛搭車的記憶, 後來讓我考取了公路局。

報到後, 從一千多中人考取的公路第13期這個梯次有大約70位的錄取名額, 要一起生活在新訓中心二週, 通過才能被分發到全台灣的五個運輸處, 當時要叫比我們早進公路前期的為大哥大姐, 有的金馬號小姐年紀較大了, 結了婚就轉調到運輸處當後勤, 但我們的態度是必需恭敬的, 嘴巴要甜才能讓大哥大姐歡心教導。 新訓的二週我交了很多好友, 當時同事們都很珍情彼此間的情誼, 是後來出了社會當上班族後才發現與外界的訛虞我詐相比之下, 那是一個單純的生活淨土, 跟人們以為的車掌小姐迷爛生活是不同的二個境界。

宿舍就在壽山山腳下, 早晨新鮮空氣在天還未亮時叫醒了我一天的行程, 交通車己在廣大的宿舍廣場上迴轉了一圈等著接我們, 該輪到早上第一班的發車的人都上了交通車把我們分別載到九如站, 北站, 赶不上的人只好脫班記缺點一次, 下回排班時可能總遭執班大姐的白眼, 脫班的時候還有預備的人會按順位遞補上 。

有一次遇見了高中的理化老師無意間搭到我的車他居然跟我說, 你畢業後原來就想做這個噢, 早知道成積就別叮你那麼緊, 那時我無言以對, 但也感謝老師那麼殷勤的呵護過我。

東站到了年節前夕, 因為缺人手, 我同幾個同事自願支援, 這一支援就半年不放人, 期間還要接受大哥們的調侃, 我們國光號不請童工的, 因為身高才超過輪胎二十多公分, 於是開始背練播報詞 “各位旅客您好歡迎您搭乘國光號客車, 我是編號第XXXX服務員, 我在此僅代表公司向您致萬分的謝意, 高雄到到台北全程395公里, 中途除了在泰安服務區停車十分鐘以外, 其它地方均不停車……”

走過多少的鄉鎮, 交換過多少旅行的方向, 年少不經事以為到處去流浪是件美好的事, 那些熟稔的地名, 會偶爾會出現在我離開公路的日子, 有時半夜會以為過了脫班的時間而驚醒, 那是曾經輕狂的歲月。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07 04:31 回覆:

晚安Jenny!

謝謝您和我分享擔任車掌小姐的經驗,這是很珍貴的回憶呢!因為現在很難有機會去體會這份工作的感覺了。


福 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前
2011/09/05 20:14
除了搭公車外     我們都說坐----公路局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9-06 03:19 回覆:

晚安fibc!

對呀!到了台汽的時代,「公路局」還是許多人對這些車輛的統稱,因為習慣了。

即使民營化到現在已經十年,還是常能聽到「公路局」這個親切的稱呼。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