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說烏鴉
2011/04/19 00:06:54瀏覽1190|回應7|推薦45

提起詠烏鴉的詩詞﹐大概可以谷歌出一托拉庫(a truck load)之多。

最著名的有﹕

慈烏夜啼 唐 白居易

慈烏失其母,啞啞吐哀音。晝夜不飛去,經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聞者為沾襟。聲中如告訴,未盡反哺心。百鳥豈無母?爾獨哀怨深。應是母慈重!使爾悲不任。昔有吳起者,母歿喪不臨。嗟哉斯徒輩!其心不如禽。慈烏復慈烏!鳥中之曾參。

楓橋夜泊 唐 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天淨沙》作者:馬致遠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慈烏﹑哭鴉﹑昏鴉﹐代表烏鴉給人的不同形象。

世界某些地區是將烏鴉奉為聖鳥的﹐如英國。

古中國將烏鴉反哺的天性解釋為人類孝行的楷模﹐大唐詩人白居易以此為詩﹐兼罵吳起大將軍不奔母喪至為不孝。

古詩把烏鴉和寒霜﹑枯藤﹑老樹塑造在同一個情境裡﹐夕陽西下牠發昏﹔月落牠也要搶公雞的生意…哭哭啼啼…

今世之人對烏鴉都沒什麼好感﹐比方罵人家說不吉利的話叫烏鴉嘴﹔一早上出門聽到烏鴉叫就連聲說倒楣﹐甚至一整天都提心吊膽怕有禍事臨頭。

烏鴉是留鳥﹐所以才經年守故林﹐烏鴉很團結﹐有危險時會互相示警。烏鴉很好養﹐牠吃穀類果子﹑吃蟲子﹑也吃動物的腐屍﹐在公路上如果看到烏鴉在空中盤旋然後降落在馬路當中搶食﹐一定是有什麼動物被車子撞死了。牠可說是環保清道夫。但是農人不喜歡烏鴉﹐因為牠們禍害莊稼作物。

一般觀鳥賞鳥都找那些稀有珍奇的彩鳥﹐拍起照片來也是多彩多姿。可是﹐每當郊外野宴之際﹐總有許多不請自來的鳥客﹐這些烏漆馬黑的窺探子﹐躲在附近的樹上﹐虎視耽耽地瞧著野餐食物﹐稍不注意就擄掠而飛…長得又醜﹐就非常不受人們歡迎﹐誰都沒心情給牠們拍照。

不過﹐當外出拍攝別的鳥類時﹐也會不小心拍到幾隻烏鴉。

平心而論﹐牠們也不是那麼醜啦!

噢! 還有﹐烏鴉是一夫一妻制。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leninseattle&aid=5102808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吉祥鳥
2011/04/20 18:39

在英國烏鴉是聖鳥,

據說在日本牠也是吉祥鳥。

這幾首和烏鴉有關的古詩,

當年都要背誦下來的,

到現在我還會背。


ellen chou 寒雨絆花期(elleninseattle) 於 2011-04-21 05:28 回覆:
我也是因為當時為考試背誦過, 如今才能引用啊^=^

網上查詢,找到關於日本神武天皇東征到熊野,在熊野山被敵軍圍困,有天神派“八咫鳥”為其引路突圍,後來日本國内建立了3000多家熊野神社祭拜烏鸦,影响至今。

網上還有一筆有趣的記載:

“卡夫卡”在捷克語中是“寒鴉”的意思,
卡夫卡父親的鋪子即以寒鴉來作店徽。
為紀念這位獨一無二的作家,1983年發現的小行星3412以“卡夫卡”來命名。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愛讀卡夫卡,他其中一本小說的名字就叫《海邊的卡夫卡》。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公園
2011/04/19 10:41
雖然常聽說﹐在公園﹐還真沒見過烏鴉﹐可能城裡不大有。
ellen chou 寒雨絆花期(elleninseattle) 於 2011-04-19 18:13 回覆:
很好奇耶! 我來去NY考察一下...........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貌取鳥
2011/04/19 07:55
人類無知偏見無奇不有,
烏鴉不過是一種其貌不揚的鳥,並不特殊,
若論搶食,外表美麗的海鷗更為土匪。
人們往往只看美貌,不重視真實。可憐的烏鴉!
 

沙塵人間.難滌心垢.虛擬世界.反見真情.

ellen chou 寒雨絆花期(elleninseattle) 於 2011-04-19 08:16 回覆:

對呀!

豐收的漁船最怕海鷗了! 牠們群撲搶魚的兇勁﹐烏鴉力有不逮

不過也難怪內陸居民只見烏鴉不見海鷗啊


北歐寄居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插嘴說兩句
2011/04/19 07:47
忘了不知在哪兒“瞄”到過:老外說,沒烏鴉的地方,肯定不適合人居住;老中卻是看到烏鴉直唸“倒霉”。其實烏鴉才不管你老外、老中哩,它兀自過它的活!

雲兒,我想應該是那個斷腸人牽著他的瘦馬由村路(路旁有樹),經過村莊(小橋流水),走到了寬闊的郊外(古道西風),鏡頭由近拉遠,最後拉到了天涯......
姐姐是玩相機高手,應該請教姐姐,是不是醬子滴?
ellen chou 寒雨絆花期(elleninseattle) 於 2011-04-19 08:07 回覆:

通!

這一條大路﹐長又長…

斷腸人也是經歷了美好的歲月才落得走投無路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越來越有「神」
2011/04/19 04:31

大姐照的飛鳥,越來越有神,不知道烏鴨也會在水上飛。

前兩天想到「天浄沙」,忽然覺得兜不攏:「枯藤老樹昏鴉」和「小橋流水平沙」放在一起不奇怪,但「古道西風瘦馬」就有點突兀。「小橋流水」讓人想到江南風景,「古道西風」卻像邊城塞外,最後還加個「斷腸人在天涯」。大概我想的太直,總覺得文學家不無誇大的可能。

ellen chou 寒雨絆花期(elleninseattle) 於 2011-04-19 06:19 回覆:

雲姑娘果然是旅行過很多地方﹐見過一些風景﹐

這個馬先生根本是個唬字牌!

我們都被他唬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