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伯樂計畫》勸進馬英九參選台北市長始末  ~2022.8.23寫於北投
2022/08/23 13:14:54瀏覽693|回應0|推薦3

《伯樂計畫》勸進馬英九參選台北市長始末

   ~2022.8.23寫於北投

   文:熊德銓 圖:陳宗嶽

  我擔任「中國國民黨國軍退除役人員黨部(代名「黃復興黨部」,寓意「炎黃子孫復興中華」)書記長期間,最讓我印象深刻而且難忘的任務,就是「勸進馬英九參選民國87年台北市長選舉,拉下陳水扁,光復台北市」的重任。

  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氣焰囂張,因為很懂得媒體操作,使其民調聲勢極高,國民黨內也少有可以攖其鋒的選將,令陳水扁一付篤定連任的架勢。根據國民黨智庫及當時民調的評估,以陳水扁的氣焰,國民黨內僅有宋楚瑜與馬英九兩人尚可與之一搏,而且略有勝算。

  負責輔選操盤的組工會陳瓊讚主任,瞭解李登輝主席對宋楚瑜有所不悅,馬英九又曾一百多次表示不願意參選,為此感到非常焦慮!陳主任尋思良久,籌謀再三,終於在本黨例行中常會之後,特別敦請許水德、楊亭雲兩位大老級中常委,與他一起晉見李主席,而且避開他人,事前並有所推演。

  首先由陳主任分析報告當時選情概要,說明光復台北市惟有宋楚瑜和馬英九兩人略有勝算,許水徳中常委隨即向李登輝主席建議:「請提名凍省後尚無適當位子安置之宋楚瑜。」李登輝主席當下面露慍色,未予理會,就將座椅轉了180度,以身體姿態代替了語言。楊亭雲中常委見狀,隨即建議:「既然馬英九能有勝算,何不提名馬英九?」李主席這才轉過身來表示:「不是我不願意提名他,是他自己再三表示不選!」楊亭雲中常委繼而報告:「假如我們能夠由下而上,把他勸導策動出來,主席肯提名他嗎?」李主席隨即表示:「只要你們能夠勸得動,我就會提名他!」有了此一答案後,陳主任等欣然告退。

  楊主委回到退輔會,立刻通知我到主委辦公室報到,直接了當地說:「主席已經同意,只要我們能勸動馬英九答應參選,主席就同意提名,這件事就交給你去運作吧!」我受命後回到辦公室,又接到中央黨部組工會陳瓊讚主任的約見電話,立即驅車趕去中央黨部面見陳主任。他喜形於色,很高興的表述了:「中常會後,敦請水公、亭公兩位中常委面見李主席的經過和結果,並表示此事楊主委必定已告訴你了,所以這件事必須麻煩黃復興傾全力去運作、策動,希望你們能夠發揮小兵立大功的功能,請黃復興採取由下而上的方式,先完成連署,再傾盡一切方法,務必要能勸動馬英九出來參選台北市長。」

  我受領任務回到自己辦公室,心裡已經有了一些盤算,隨即召集重要幹部舉行臨時工作會報,轉達組工會陳主任和楊主委的指示,宣告:黃復興必須全力動員,立即由下而上進行連署,且須達到二萬五千份有效連署書始算達到目標,最重要的是~要想方設法勸馬英九答應出來參選,原則上我們將此一任務稱作《伯樂計畫》。

  隔日上午,我再到組工會面見陳瓊讚主任,將工作構想計畫,將採取之作為與他研商。陳主任表示:國大代表張玲早已開始連署作業,且已完成二千多份基層黨員支持的連署書。陳主任認為:現在有黃復興全體動員,連署登記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也認同並支持黃復興計畫採行的作為。辭出陳主任辦公室之前,他交給我一張他私人向朋友調借的50萬元台銀本票,作為運作馬英九登記參選的經費,並表示其他運作經費開支,會另案撥付。

  坦白說,要在二天內完成二萬五千份的有效連署書,確實是件艱鉅而且困難的事,甚至有人直說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時間實在太過急迫,有些同仁也認為:以馬英九曾一百多次表示不選的態度研判,勸進的成功機率實在不大。但我認為: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我們要「把死馬當活馬醫」。而我也堅信「事在人為」,「伯樂計畫」必定圓滿成功。

  為了達成勸馬參選任務,黃復興所有工作幹部幾乎使盡渾身解數,將曾經學過的「政治作戰六大戰法」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們發動黃復興在台北市的各支、區黨部,動員群眾進行連署,就是一種「組織戰」和「群眾戰」。請國大代表張玲,運用她住在馬英九家附近之便,且跟馬家相熟的關係,了解馬家人對馬英九參選的態度和意願,就是「情報戰」。另外,精確掌握馬英九的生活習慣,將其每日早出晚歸的時間,提供給六壯士展開「柔情勸說」;在滂沱大雨的夜間11點左右,六壯士拎著兩萬五千多份的連署書,向馬英九進行「道德勸說」;甚至高齡73歲的張雲家,要率領六壯士跪求「馬英九參選」,給馬英九造成難以承受的「人情壓力」,才答允慎重考慮,亦是「心理戰」的運用。整個運作:從面見主席、提議馬英九參選獲允、動員組織、形成輿論,就如一盤棋局的布局,起始雖不知成敗,但稱得上是一場有布局、有深度的「謀略戰」。

  另外,發動「群眾力量」,將馬家住址、電話號碼影印分發到各支、區黨部,訴請黨員同志,自行以「一人一信」或「一人一通電話」的方式,寄信、打電話到馬家,進行情感與道德的勸說。配合輿論風潮,向馬英九與馬家親屬「訴之於理、動之以情、曉之以義、責之以大我」,務請馬英九「為大義、捨小諾」,稱得上是一種影響態度、改變行為的「思想戰」。

  六壯士大雨之夜,攜二萬五千份連暑書,截堵馬英九進行道德勸說之後的第二天,馬英九父親馬鶴凌老先生,電話約我到台北市忠孝東路二段100號5樓世界華人和平建設協會的辦公室跟他見面,當面告知「馬英九初步同意考慮接受本黨提名參選」。我隨即向陳瓊讚主任電話報告了此一進展喜訊,並立即偕同馬鶴凌老先生往見陳瓊讚主任,商談細節時。馬鶴凌老先生建議:如獲提名,必需敦請時任總統府資政的吳伯雄先生擔任輔選委員會主任委員。陳主任立即與吳伯雄先生聯繫,當天下午陳瓊讚主任、馬鶴凌先生和我三人即前往吳伯雄先生寓所,吳伯雄先生欣然表示同意後,遂有後來親自見面簽署委託登記參選書之議。

  雖然從受領任務到完成二萬五千份連署書,只有很緊迫的二天時間,因為國大代表張玲女土已先完成二千多份,經過黃復興在台北市工作幹部會報宣達「伯樂計畫」後,大家信心大增,馬上發起成立「支持馬英九參選後援會」,在黃復興大旗的號召下,反應出乎意料的熱烈,支持者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二萬五千份有效連署書,在短短的二天內即順利大功告成,讓黃復興的幹部們對「勸馬參選」增加了無比信心。

  因張玲就住在馬英九家的對面,又與馬家關係很好,了解馬英九及馬家人對參選台北市長的想法與態度,初步了解:馬鶴凌與馬英九姊姊均贊成馬英九參選,馬英九夫人周美青女士不同意但是尊重馬英九的決定,馬英九本身因承諾出任教職而態度保留。我們因而懇請詹同章、陳玉珍、張雲家、喬培祥等6位忠黨愛國、支持馬英九的年長老榮民,每天早晚固定到馬英九家門口報到、勸進。

  馬英九外出晨跑時,這幾名老先生、老太太就在門口懇求馬英九參選。晚上9時,又到馬家集合等馬英九回家時再次進行勸說,直到晚上11時左右才會離去。媒體譽之為殷切盼望馬英九參選的「六壯士」,這讓馬英九再怎樣的鐵石心腸,也不免為之動容,且有「難以推卸」的情愫。

  由於連署支持黨員的熱烈支持,終讓馬英九感動,據張玲女士轉述:「馬英九在看到這麼多的連署書時,十分感動,當場就流下男兒淚。」我認為勸進馬英九參選台北市長的時機已經成熟,遂應馬英九父親馬鶴凌之約,與總統府資政吳伯雄、組工會主任陳瓊讚、國大代表張玲等人,邀請馬英九到退輔會的招待所,以明確了解他的參選態度。馬英九允諾會依約前來,時間是民國87年5月30日。

  詎料,好事多磨!原約定當天上午勸馬英九參選的會面,並請馬英九簽下委託書,卻發生了臨時變卦的意外。5月30日一大早7點半,我接到馬鶴凌先生電告:馬英九突然不能來赴約,讓我們感到十分錯愕!馬英九不能來的原因,是當天上午在台北晶華酒店舉行的「國際法學研討會」,主持人原本是中華民國國際法學學會理事長丘宏達教授,但丘理事長心臟病突發,緊急送醫,不克主持。馬英九是國際法學學會的副理事長,必須要代理主席主持研討會,因此無法分身到原先約定的退輔會招待所,與我們會面。

  這時我心想:此次會面時機一旦錯過,委託書簽署不知又會有何變數。於是立即聯繫陳瓊讚主任,陳主任表示:馬英九既然不能來退輔會招待所,我們何不帶著二萬五千份連署書到晶華酒店去。陳主任有晶華酒店會員卡,於是在晶華酒店20樓訂下VIP室等候,請馬英九上來,屆時再相機而行。

  國際法學研討會會場有警衛人員管制,我利用研討會休息時間,找機會進入會場。還好警衛看我年齡和服裝打扮一付學者模樣,未阻擋的讓我進入會場。我走到馬英九座位後方坐下,輕聲向他表明:「馬英九先生,我是黃復興書記長熊德銓,可否耽誤你幾分鐘,請您隨同我到20樓VIP室與您父親、陳瓊讚主任、張玲國大代表等人見面,大家有跟你約好的要事,要跟你談,好嗎?」

  馬英九此時面露難色的說:「我現在正在主持研討會,實在不方便離開!」這時坐在馬英九鄰座的錢復先生,馬上替我解圍打圓場,告訴馬英九說:「你上樓去見令尊和陳主任吧!接下來是專題報告,由我代理主持。」就這樣,我硬是將馬英九從會場請到了20樓的VlP室,在眾人齊聲勸進參選之下,馬英九終說出他的顧慮:「當初他能夠進入政治大學教書,是經過6次投票才通過的,今天若是他棄教職參選,有誠信問題!」

  此時,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終於開口講話:「現在的關頭,是應該為黨國奮鬥的時候,還有什麼理由推卸責任?怎麼樣都應該出來選!」馬鶴凌遂拍著馬英九的肩膀說:「孩子!你就簽了吧!」

  經馬英九父親馬鶴凌這番醍醐灌頂的開釋後,馬英九終於去除了心中這塊疑慮的大石頭,不再猶豫。馬英九低著頭,流著淚,當場掏出鋼筆,簽下「茲委託陳健治先生、張玲女士、陳政忠先生,代表辦理中國國民黨台北市委員會輔導黨員參加台北市第二屆台北市長提名登記,委託人馬英九,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五月卅日」的委託書,同意參選台北市長。

  看到這一幕,在場人員心中的大石頭總算落下來了,甚至都紅了眼眶,我也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向陳瓊讚主任報告:「主任,這輩子完成這個任務,總算沒有白活了!」

  陳瓊讚主任微笑以應,立即打電話給總統府蘇志誠秘書,請其向主席報告「馬英九同意參選台北市長並簽署了登記委託書」。隨即第二通電話打給總統府資政吳伯雄先生,伯公雖因事不在北部,卻也立刻丟下俗務,返回台北,共商選務大局。我同時間打電話向黃復興黨部楊亭雲主委報告這一喜訊,並奉楊主委指示立即展開各項輔選馬英九的任務。

  此外,台北市黨部詹春柏主委與陳健治議長亦同時推動「敦請胡志強參選台北市長」的備案,亦因「馬英九同意參選台北市長」而嘎然中止,集中全力,輔選馬英九。

  人氣指數超高的馬英九,同意參選台北市長的消息傳開後,藍軍士氣為之大振。選戰過程中,一場在民國87年11月16日由黃復興黨部主辦的「黃復興黨部推薦立法委員、市議員候選人聯合記者會」中,一份由熱心人士提供,在現場擺置供自取參閱的「尊王保馬」公開信,引起了在場媒體的關注,並且作了相關報導。當時台北市的藍軍支持者雖較多,但是,「分裂必敗」,上屆陳水扁以未過半數的43.67%得票率當選,就是殷鑑。因此,如何號召「藍軍支持者回家支持馬英九」就成了選舉勝負的關鍵。

  這份由5位退役將官聯名發表的「尊王保馬」公開信,自然引起社會關注,也讓選情沸沸揚揚,同時讓當時氣勢猶在的新黨「非常感冒」。我因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明確表達:

  我們肯定王建煊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人才,我們從辯論上看,他不但是辯才無礙,而且道德操守也令人敬佩。但是,在現實的環境下,他不可能當選。

  有道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對他的為人很尊敬,但是對他的參選並不認同。如果他是為了新黨的立法委員、市議員選舉,要發揮『母雞帶小雞』的功能,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他還是堅持選下去,就是『不識時務』。

  最後,我還是要很誠懇的報告:這5位退休將領,過去原本都是新黨的支持者,所以他們相當程度代表了新黨內部的聲音。像是陶光遠將軍,你們看他昨天上電視,已經70幾歲了,還是跟過去一樣是位性格耿介、學養兼備的耆宿。過去,我曾是他的部屬,不是平輩。這樣一個人物,你們想,我們怎麼能策動、收買得了他嗎?請新黨的朋友們仔細想想。

  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黃復興力勸參選的馬英九,不負眾望,於民國87年12月5日,以76萬6377票,51.13%的得票率,擊敗「尋求連任」的陳水扁與「選而不競」的王建煊,高票當選了台北市第二屆市長,也開展了馬英九市長的「從政生涯」。

  這段曲折的輔選經歷,也為我的黨職生涯,留下了曾經參與和見證的精彩篇章。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y43115&aid=176929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