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續談國軍政戰
2009/02/18 18:52:50瀏覽2251|回應2|推薦20

續談國軍政戰

~~~~回應心劍,續談國軍政戰~~~

心劍所言甚是。我們能關心國家的路徑及議題很多,重要的是,儘可能發為言論,並積極聯結、傳播,促進改革的力量。您的留言,我作此文回應。 

在政戰體系內,分為一般政戰與專業政戰,政三監察、政四保防屬於「專業政戰」,也就是說,由於精密專業分工,政戰軍官基本上從上尉開始,如果決心往監察保防發展,就是往「專業政戰」發展,握有職務上的調查權,至於是否還有其它特權,我沒有幹過,不知道,但是只要是政三政四的,就算政戰人員也要敬畏三分,其他軍人更不用講。幹政三政四人員有一些加給、獎金之類的特別待遇,這肯定是存在的。至於額度及來源,我不知道,只是來源必須合法、正當。誤了尹案的一幫人,搞不好還獲獎金重賞也說不一定,至少像陳國祥還升了上將是讓人不平的事實。 

說起有沒有特權,通常要看掌權者自己的把持,我就經驗過陳國祥曾經濫用權力。民國七十六年我在海軍總部政二處任少校參謀,陳是政三處中校監察官,有一天下午,我跟辦公室另一位中校學長有件事起摩擦,爭辯中,那位名字有一個「容」字的學長,抓起桌上的一個資料夾丟我,我用手擋住了,副處長林上校隨即出聲喝止。我因為沒什麼損傷,也就作罷。 

下班後我繼續加班,辦公室只有我一個人,電話響了,是陳國祥要我到他辦公室。我放下手邊的工作過去,只見他煞有介事的準備好紙筆,要我坐在他辦公桌對面,劈頭先責備我怎麼可以跟學長頂嘴,接著就展開訊問並且做起筆錄了,這可是我頭一遭,我本來不想理他,但那時候還想向上發展,就忍下來任由他問,為了讓他早點結束對我的工作(還是濫權騷擾?),我用文字化的語言很精簡的回答他,他也真的在「筆錄」。末了,他說了幾句我文筆不錯,應該來幹監察之類的話。但是他這種作風,我怎麼會認同?

這件事後來沒有下文,但是他動輒叫我過去做筆錄,豈非濫權?如果動手的是我,我沒話說,那也應該是兩造一起問,何況我只是口頭理論,有何不對?至於陳有沒有簽報給他的長官,也就是政三處處長鄒上校,我不知道,我也沒跟他提過此事;鄒上校是我敬愛的老長官,他對我很好,但我不是因此不怕陳。 

鄒上校為人非常耿直,做事非常認真,幹練負責,操守廉潔,生活極為儉樸,在陸戰隊是有名的,唯二的缺點是一口濃重的廣東腔國語,不會拍馬屁。我幹中尉輔導長時他幹中校團處長,那時國軍歷經三十多年的「思想教育」,由於時勢轉變,後來改稱為「愛國教育」,是他在海軍總部政三處長任內首先提議的。像這樣優秀的軍官,陳與他相比,簡直差太遠了!但是鄒只以上校退伍。 

國軍裏的專業政戰軍官,原先的慣例是因為往專業發展,部隊主管職的歷練因此中斷,相對的晉升空間與機會就比較小,尤其是高階職務。後來逐漸變質了,我觀察是因為他們掌握了調察權,幹政四的退下來到社會上,多有需要借重其工作職能與社會關係的門路,通常還有不錯的就業機會;至於幹政三的,後來反而在部隊中較為吃香,這其間的上下權力交換痕跡,以尹清楓案為最,與該案相關的一位海軍軍法處長,當時的職能展現也是備受輿論批評,但後來竟也很快由上校升到中將。 

我曾親見一位風評不佳的少將師長,卻一直安穩沒事後來該師的政三監察少校科長,調升軍事幹部擔任營長,升了中校。這是將近三十年前的事了,國軍為何每況愈下,政戰制度及職能未能落實是關鍵這需要立法建立外部監查機制,起碼的作法,就是我在文中主張的,少將以上政戰軍官晉升,需會請國家總司監察的監察院來審查,是否合於升遷法規,如果曾經經歷政三監察的工作,應查核其任內的政績,並參酌其任內上級主官及所屬部隊的清廉度。像經辦尹案的這些政戰軍官,僅僅因為重大案件的預防監督及案後查察嚴重失職,憑什麼能晉升將軍,而且還升得快又高?這不僅打擊軍中幹部士氣,破壞軍中人事制度,而且形成惡性競爭,交相阿諛奉承,官官相護,上下交征利,哪還顧得了軍中倫理,國防建軍,保國衛民? 

國軍來台之初期,由於局勢使然,政戰職權未免太過擴張,然而即使日漸勢弱,卻一直在統帥權掌握下,陷溺於『工具化』的重大缺陷中,兩蔣雖招致軍事獨裁的惡評,但是國軍基本上是有高尚的倫理,嚴明的紀律,堅實的戰鬥精神與戰力,更重要的,有明確的國家認同,知道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統帥權交到李登輝開始,隨著其權力漸趨穩固,國軍卻因其意志的偏差逐漸惡質化,最大的傷害是動搖了中心思想與政風的清純,到了陳水扁更是無以復加的,糟蹋了國軍的體制與倫常、風紀,昔日將軍肩上何等光耀、尊榮的將星,竟淪落到讓人民看作是顆大問號,或驚嘆號!多少高級將領甘為其個人的犬牛,依附著陳水扁一起造孽!可惡可悲可恥! 

談改革似乎很難而不難,只要抓對重點,用對方法用對人,再將規章制度加以強化,落實制度化。問題在如何『致知』和『致良知』,也就是如何掌握關鍵,如何突破舊章,落實改革。政戰局長的任命如能邁向專業化,國軍的改革就成功了一半;然而,必須設計外部監督機制,導入這個高度封閉的社會,平衡集指揮權、人事考核、建議、任命於一體的軍令系統的絕對權力,才可能真正成功。馬總統強力要求國軍提升體能,這是改革國軍正確的第一步,如果再著力國軍監察體制的提升,讓政戰首長任命及政戰職能的發揮邁向制度化,才能把握軍隊國家化的要領,達成改革國軍之歷史偉業。

延伸閱讀: 

將領大換血透析

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kmt/M.1082194688.A/M.1082305910.A/M.1082306003.A/M.1082306310.A.html

國軍財產申報實質審查193

http://www.nownews.com/2009/02/17/301-2409531.htm

蘭萱 留言板

http://www.bcc.com.tw/board/list.asp?fumcde=FUM20071031145605FK5&subcde=SUB200711151002374C3&lsttyp=lst

 

( 時事評論國防軍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in88&aid=2661424

 回應文章

高雄小尤
國軍政戰制度應法制化...法制化了嗎?
2012/01/04 03:35

依個人淺見...國軍政戰制度應法制化...何謂法制化?

就像是政府或國軍單位例如:國安局...調查局...內政部...警政署...等等單位

有在聽說上述單位在進行組織調整或內部重新規劃或人人自危嗎?沒有...

因為上述單位已法制化...(僅國軍與政戰單位需要一直精實案下去.精粹案...到最後...變成什麼案?慘案...)

唯有他涼的...從我下部隊開始將近十年每年都說要裁政戰...

年年裁政戰...是所謂的法制化與制度化嗎?我相信不是的...

所有的政府或國軍單位主管(軍中叫作主官)都是該單位與該建置所產生的

只有政戰單位不是...在部隊表現好是應該...表現一有差錯馬上被採著幹(從盤古開天闢地開始...上將總政戰部(局長)主任均是官校的來占此上將缺(中華民國建軍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政戰學校畢業唯一升上將海軍陸戰隊政戰二級上將陳國祥...屁股還沒做熱...又因答震案被震下台...這是中華民國的悲哀?還是政戰的悲阿?或者是陳國祥二級上將的悲哀?我相信這絕對是中華民民國的悲哀...唯一過的較有有尊嚴一點的是現任國安局長...政戰學校畢業第二個占上將缺的)

王明我代局長(政戰阿信)苦撐2年多...他梁的國防部長...心不甘情不願的才批准...前途未甫的2顆星晉升...下一步再哪裡?還不知道?(陸軍總部中將政戰主任鄭瑞堅還不到退伍時間...怎麼可能去海軍當政戰主任?)還要猛捧統統.國防部長的馬屁才可以哦...

我相信絕對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機關單位與國軍單位像政戰這麼悲情.這麼悲哀的(總統還要政風取代政戰?政風單位爽爽的做...翹腳軟鬍鬚...根本是活老百姓的政風室主任...這麼一個活老百姓在國防部行得通嗎...?穿著脫鞋...頭髮留長長的...搞不好還抽著煙...嚼起檳榔...這樣的一個人他絕對不會屌國防部長與參謀總長...因為他是活老百姓...他下轄的一狗票政風活老百姓...拿著雞毛當令箭...在國防部晃來晃去...看到人不屌...看到一狗票將軍不屌.不敬禮...這成合體統?)

政戰制度法制化何去何從阿?



夜風樓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軍政交留
2009/02/24 23:11

明明是受不同養成教育的軍官   卻不讓他在本業上發展    搞出軍政交流   卻成蛇鼠一窩

尹案發生是多年積弊    但政戰局長不由幹校畢業生擔任    使政戰人員升遷控制在軍種長官手上  要政戰如何發揮監查功能     不能發揮監查功能就是浪費人才   那不如裁掉政戰學校    恢覆黃埔傳統在官校設政治兵科

長虹歌手 也是築夢(coin88) 於 2009-02-26 00:48 回覆:

您批評軍政交流真是一針見血.

至於在官校〈指陸官吧〉設政治兵科.當初另外設校.我想是給小蔣打基礎.讓他也辦校.有子弟兵.但是.施展初期.政工的職權與作為.有些是過當的.後來矯枉過正.弄得不足.

基本上.必須要有外部監查機制.政戰的監督功能才能發揮.

我鼓勵我兒子當職業軍官.他不要.即使他要.我一定告訴他不要選政戰官科.我一直想做個調查.父子同為政校科班學生的有多少?

我從小喜歡帶兵打仗.卻選了政校.是因為對兩岸情勢的無知.還深棝保守在反攻大陸的夢中.一心只希望打回家鄉當縣長.也就是後來在政校學到一些戰地政務.〈早先金門縣長由政戰軍官派任.就是典型〉.才知該設計早已失去可行性.可是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