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數字要說話
2021/06/11 14:42:52瀏覽8959|回應4|推薦4

若根據610日的資料 (https://topic.udn.com/event/COVID19_Taiwan),台灣累計確診12,222例,累計死亡361人。若計算死亡率,看來是以361/12222來算的。

 

相較之下,若根據The New York Times的數據(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1/us/covid-cases.html),以下為美國每天通報的確診與死亡數 (列舉每月第一天),及此二個數字換算而成的死亡率:

若用每天通報的確診與死亡數來計算台灣新冠的死亡率,如何?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ols&aid=163707333

 回應文章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6/11 21:44
https://liff.line.me/1454987169-1WAXAP3K/v2/article/n0GDJJ?utm_source=copyshare
CNEWS 匯流新聞網

照著蔡總統要的劇本走? 鄭麗文揭露:高端二期還沒做完就魚目混珠

匯流新聞網記者邱璽臣/台北報導

高端疫苗於昨日開記者會宣稱解盲成功,國民黨立委鄭麗文今(11)日表示,高端疫苗公布的報告只是第二期的期中報告,並質疑高端報告魚目混珠?食藥署配合演出?她表示,對比美國早就公告的FDA緊急使用授權(EUA)指引,台灣實在粗糙,申請EUA不需三期關於保護力的數據,現在連二期都還沒做完就想魚目混珠。

鄭麗文提到,昨天國產疫苗的生產上有兩大突破,一是高端疫苗宣布二期解盲成功,二是食藥署公布國內COVID-19疫苗EUA申請標準。不過,她表示,種種的數據都讓人懷疑這樣的「突破」究竟有科學依據?或只是照著蔡總統要的劇本走?食藥署的EUA申請標準是不是為了高端量身訂做?

「參照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資料頁面,高端疫苗公布的報告只是第二期的期中的報告,不是六個月後中和抗體的第二期結束(end point)的報告,也就是說,高端根本不是拿二期的結案報告申請EUA。」鄭麗文說,依照正常流程,高端疫苗的第二期結束,應該最快也要等到180天後的明年二月才能完成。

鄭麗文解釋,因為二期期中報告後,仍須看六個月後的抗體反應才算完整做完二期,但高端疫苗竟在二期期中報告即解盲,並向衛福部申請EUA?她強調,這也突顯出,昨日上午食藥署公布的「COVID-19疫苗EUA審查標準」充滿各種巧門。

「食藥署公布的新聞稿中,完全沒有提到各項評估標準內所謂『臨床試驗報告』是第幾期臨床?是期中還是期末報告?」鄭麗文指出,即便有提到「國產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所得中和抗體效價必須證明不劣於AZ疫苗」,但交互對照下,仍然沒辦法知道臨床試驗結果是否限於二期期末報告。

鄭麗文表示,總統的一句「七月底開打國產疫苗」竟也能左右食藥署評估,在在顯示出民進黨防疫下半場早已荒腔走板,閹割科學、實驗數據、健康評估,甚至是人民的生命安全。她說:「我們只想要安全有效的救命疫苗。」
chaochao(chaols) 於 2021-06-11 23:41 回覆:
謝謝兄臺的訊息。綠營對疫情/疫苗蠻幹、硬幹,恐已淪為國際笑柄、顏面掃地!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6/11 15:19
2期解盲取代3期 中研院詹家琮痛批:取巧、不道德
毅傳媒
更新於 20小時前 • 發布於 20小時前

高端疫苗宣布第2期臨床實驗解盲成功,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技師詹家琮今日稍早稱,他不認同不科學的「國產新冠疫苗2期臨床試驗解盲」。

詹家琮負責中研院P3實驗室,更是抗SARS英雄。他認為,2期解盲應該加入英國株變種病株,或是印度變種病毒株的實驗數據。

對於食藥署與高端疫苗都主張「免疫橋接」,詹家琮提出兩大質疑。首先,抗體中和效力試驗,不足以取代3期臨床試驗。

因為人體對抗病毒不是只有靠著抗體一項,還有T細胞、巨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NK)等,以及其他非記憶性的細胞與激素反應。

詹家琮強調,這些反應是單純的血清中和效力試驗看不到的,只有進入臨床3期試驗,藉由受試者身體的反應才能夠觀察到。

其次,抗體中和力試驗是一個非常單純的設計,只有血清、病毒、一種細胞及培養液,人體內有許許多多種類的細胞可以參與抑制病毒的活動。

因此,詹家琮主張,2期臨床試驗是不足夠的,至少要進入臨床3期並完成中期的試驗,我們要看的應該是人體的整體表現,不只是簡單的中和性抗體的效價。

「現在台灣以及世界上流行的是什麼病毒株?哪裡還有原始的武漢病毒株呢?」詹家琮要求,解盲的血清中和效力試驗,要加入英國變種病毒株甚或是印度變種病毒株的實驗數據,否則數據就會失真而不可信。

詹家琮更痛批,2期解盲只會有武漢病毒株的數據,這是非常取巧非常不專業更是不道德的作為。

https://liff.line.me/1454987169-1WAXAP3K/v2/article/12ZLGp?utm_source=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