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胡志強:陳學聖務必當選
2006/05/25 09:12:30瀏覽2198|回應1|推薦10

2006-05-25╱台灣時報╱第11版╱大高雄要聞╱陳宏瑞   
胡志強:陳學聖務必當選
  

(記者陳宏瑞高雄報導)國民黨高雄市長初選進入熱戰,民意調查才剛結束,廿七日即將舉行黨員投票。值此倒數階段,台中市長胡志強以大動作相挺參選人陳學聖,並呼籲市民讓高雄市民有好未來。

  初選投票只剩兩天,泛藍超重量級政治明星,「馬力強」之一的台中市長胡志強,在黨內初選八位參選人中,不僅單為陳學聖站台力挺,還親自為他錄製宣傳卡帶,與親筆撰寫平面文宣。以胡志強在泛藍支持者心目中,幾可與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較勁的吸引力,他力挺陳學聖參選高雄市長的大動作,已有效拉抬陳學聖聲勢,預料對黨票將有更大影響。

  許多高雄市民已在電台廣播、街頭宣傳車,或網路部落格中,聽到胡志強真人現聲,強力推薦陳學聖是藍軍最好人選,也是市民所最需要的高雄市長。胡志強更在親筆撰寫文宣中表示,希望陳學聖務必當選,好讓高雄市有好未來。

  對於好友全力相挺,陳學聖表示,最近多項民調顯示他能穩居第二,與眾多長年在地的政治前輩分庭抗禮,胡志強與朱立倫的表態力挺居功厥偉。他期待初選能最後勝出,年底好與他們再次組成「馬立強聖」競選連線,讓國民黨在南台灣能馬力強聖,更讓高雄市民與市政建設能馬力強盛。

  胡志強與陳學聖交情匪淺。胡志強任外交部長時,陳學聖為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召委,專責監督胡部長施政。兩千年總統大選,胡為連戰競選總幹事,陳即為連戰發言人,兩人並肩作戰。二○○一年,陳學聖競選立委連任時,胡志強首度參選台中市長,兩人與馬英九、朱立倫便曾首度共組競選連線。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pollochen&aid=285887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請問
2006/05/26 00:29

這是蘇盈貴版上寫的

我是民國59年,也就是1970年來到高雄的。
那年我國小五年級結束要上六年級,因為流浪的家,是一間沒有門牌的鐵皮屋,所以寄籍在三姑媽家。三姑媽家在十三號碼頭旁,地名就叫苓雅寮,我就在近海旁的成功國小上學。
雖然我剛從鄉下過來,新學期又是新學生,可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還是被選為班長。在鄉下時,從小學一年級到小學五年級,除了二年級下學期跟老師爭執,被「免職」一段時間外,我一直是班長。但是城市裡的班長顯然跟鄉下的班長不同,一口氣有五個,是輪流做的,而且我很快就發現,城市的孩子程度上比起鄉下好得太多了,在鄉下各方面我幾乎都是第一名,在城市裡,我跟得很辛苦。
中午休息時,我沿著海走到姑媽家吃午飯,吃完午飯再沿著海回到學校,那段期間十三號碼頭總是停靠著大型軍艦,以及要到金門的船舶,迎面而來的海風吹在臉上,帶著一般黏稠的鹹濕味,這是我對海最初的記憶。
後來我長大了,到了波羅的海、地中海、加勒比海、甚至到了傳說中六百年前,鄭和下西洋去過的東非坦桑尼亞沿岸的海域:孩提時期的那股鹹濕味,一直在心靈深處跟著我。
就因為那股鹹濕味,讓我知道,有一些口號是多麼的荒謬可笑。
二00六年五月中旬市長初選辯論中,有一個候選人問另一個候選人:對高雄有什麼貢獻?當另一個候選人回答說:我雖然是剛到高雄,但是我支持市港合一的法案,而且所有對高雄市的預算我都支持,而且還加碼。
我聽了在心裡覺得好笑,因為當時市港合一的法案,有好多個,有執政黨版本、國民黨版本、親民黨版本、施明德版本…….,這裡頭對於港市自治著墨最多的算是施明德版本,我是提案人之一,表決過關的則是執政黨版本,我就不知道回答的人到底支持的是那一個版本?再說,國會對於預算只能減不能增,法有明文,何況是一個國會議員只是國會席次的二二五分之一,有這麼大的本事,必須是行政院長加上立法院長,才有夠這種份量。
不過,我看提問的人,好像沒有這種概念,或是不善表達,竟然白白浪費了這個好問題。
等到下一輪,別的候選人再就這個問題,問我相關的兩岸直航時,我說,兩岸直航是中央的職權,就像中央對國際港的管理,牽涉到很不同的結構性課題一樣。
首先,在兩岸直航部份,地方能做其實是先讓目前已然燈熄人去的貨櫃、物流、軟體科技三大園區複合,整合高雄、楠梓、臨港、中島四個加工區,我們必須了解,一旦直航,高雄港一一八個貨櫃碼頭是不夠的,尤其是旗津過港隧道的埋設,讓隧道上頭的海水深度不到十三公尺,大型輪船根本無法進出,必須停靠到二號碼頭,也就是大林蒲,如果屆時還是無法改善旗津海底隧道的水深度,那麼我們就必須把大林蒲附近的大約五千餘公頃的南星計劃,充作加工的整合區域。譬如,以筆記型電腦為例,目前大約百分之一百,都已遷移大陸,不過台灣還保留有百分之二十的IC零組件以及液晶面板的關鍵技術,我們可以在大陸完成製造後,立即以海空直航方式運回台灣,加工組裝再輸出,讓台灣成為掌控核心技術的中心,這樣兩岸便有互補合作的正面發展。
而市港合一,也必須考慮到中央與地方的互補性,簡單的說,有關於國際港的航運政策,權利可以由中央保留,但在都市計劃上,譬如從一號到二十二號港口,因為休閒性的傾向比較大,本來就是應該由高雄市來直接管理,即使是其他的碼頭,市民最在意的,其實是:為什麼一個臨海的港都,卻看不到海?
簡單的說,有關於親水性的計劃,本來就應該由高雄市政府以整體的都市計劃來作為規劃的基礎,這樣的作為,比諸於一天到晚喊市港合一,卻不知道到底要賦予它什麼樣的內涵與風貌,恐怕還要好得多吧!

他在描寫那個亂回答的人應該就是陳學聖(加碼減碼那段),是否可請你回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