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 醫妃 節錄 1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2/26 09:24:17瀏覽184|回應0|推薦8
先前在路上,鄭二寶便初初介紹過了,說今兒從錦城府來了幾位大人,晉王寧王等幾個人在食色軒裏吃了酒,原先就頭痛的十九爺,一回來那腦袋便痛得更加厲害了。他一貫就有頭痛的毛病,隻這次發作得狠了,才叫了孫太醫過來,熬了藥喝下去,可是沒見多大的起色,這才又巴巴請了她來。

可這會兒從他的表情上看,她還真看不出來半點病人的狀態。

“楚七,你快點兒替爺瞧瞧。”
月毓因了趙樽頭風發作,下唇都難受得快要咬破了。這個時候也顧不上自家喜不喜歡楚七這個人,趕緊插上了話,打破了夏初七正在對美男進行的最為絢爛的幻想。

輕咳了一聲兒,夏初七瞄了一下月毓還真是削瘦了不少的芙蓉臉龐,走過去坐在了她端來的小杌子上。“看這情況,一時半會也死不了嘛。”
半個多月來的頭一句話,便嗆得趙樽麵色一黑。

握在他手上的一顆黑子,‘嘣’的一聲落在地下。而他一雙黑眸嗖的剜了過來,略略染了一絲薄醉,幽暗得好像會吸人的兩汪漩渦,那畫麵兒,確實旖旎的得緊。

夏初七撇下嘴巴,“實話實說而已。”

趙樽不吭聲兒,而屋子裏的其他人,卻是恨不得蒙住了耳朵。

嘴上雖然損了一些,可夏初七她是一個醫生,這一點兒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基本上也無關於病人是誰,都會盡心去看診。說話間,她把趙樽麵前的棋局給攪和了,又拽了他的手腕過來,專心的抿著唇把上了脈。
“舌頭伸出來。”她命令。
趙樽麵色又一黑,卻沒有照做。
“快點。”她是醫生。再然後,趙樽還沒有伸舌頭,她原本帶著促狹的目光,突地頓住了。而她的情緒,也是由疑到驚,直接變成了佩服。“都快痛成鬼德性了吧?丫還能下棋,死要麵子活受罪。”
她可以想象得到他此刻頭風發作的感受。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頭風發作時的厲害了。

換個形象點兒的比喻,患有頭風的病人,那腦袋裏就像放了一個大火爐,隨時都有燃燒的可能。一旦頭痛發作,便像點著了火,如同在油鍋上麵熬骨頭,頭會痛得幾欲爆炸,而且吧這種病偏偏很難徹底根治,便如那附骨之蛆似的……
換了一般人,早就難耐得抱著腦袋麵色扭曲了。要不然,曹操當年也不會一怒之下便宰了華佗,可偏偏眼前這位爺?除了眉心輕輕擰著,竟是不見半點失態,更不會有人聯想到他正疼痛入腦。
這個樣子的趙樽,夏初七還真就找不到幾個準確的詞兒來形容他。
換到現代,她會拍拍他的肩膀,說句,“哥們兒,好樣的。”
可這在古代,趙樽是一個封建王爺……

在他越發銳利的眼波裏,夏初七收回了手來,瞥向孫正業。
“孫老,借您銀針一用。”

若說第一次在清淩河邊兒,孫正業還曾對她不服氣,考她背什麽《黃帝內經》和《傷寒論》,換到此刻,那嗜醫如命的老孫頭都恨不得跪下來求著她收自個兒為徒了。
從醫箱裏取了一套已經高溫蒸煮過的銀針,老孫頭交與了夏初七,態度十分恭敬謙順。

“謝謝。”夏初七衝他點點頭,絲毫不見半點兒輕謾。實際上,對於老孫頭這樣的古代醫者,她心底裏是佩服的。
說白了,她隻不過比人家更占了一些便宜,曾經係統的學習過幾千年傳承下來的最為優秀的醫學文化,是一個掌握過更多醫學知識的現代人而已。

“脈象弦滑,為瘀阻腦絡引發,確實是頭風之症。這種病,疾程較長,又容易複發,就目前來說,沒有比較好的治愈方案,得慢慢診療。我先替您施針,減緩頭痛。頭風要治愈,那得是一個極為漫長的過程。”
漫長……
她拖得語氣也極為漫長……其實這漫長的語氣裏還包含了另外一層意思——為她自個兒的生命,多增加一層砝碼。

趙樽了然的挑了下眉,眸子極冷,表情嚴肅地盯著他。“好好治,越漫長,越好。”

“只要您不嫌麻煩,沒有問題。”
暗自翻了個白眼,夏初七從容執了銀針,先從後頂穴開始,一根一根緩緩插入,手法十分老到,入針深淺依了穴位不定,那樣子看上去簡直就是揮灑自如,瞧得邊兒上的老孫頭應接不睱,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直想把這銀針止痛的本事學到手,往後主子頭痛再發作,也能派上用場。

時間用得不久。沒多一會兒,趙樽原本發白的臉色,便慢慢恢複了些。
“還痛嗎?好些了吧?”她問。
“嗯。”他答。
夏初七暗鬆了一口氣,把收拾現場的工作都留給了勤勤懇懇的老頭了,瞄了一眼,正巧見趙樽也在看著她,便衝他做了個非常遺憾的表情。“僅僅只是暫時止痛,您別瞪我,瞪我也沒有用。”
她語氣不算太友好,一身小廝裝扮也實在普通得緊,小小的個子瘦瘦的一個人,頭發全束在腦袋上,還戴了一頂圓弧型羅帽給遮了,越發顯得那小臉兒不足巴掌大。

先前她額頭上那個“賤”字變成了撞傷,為了不讓傷口感染,她一個人在屋子裏忍著痛,把傷口上的陳舊墨痕都用針仔細的挑過了,又把劉海都罩入了羅帽裏,此時便是光著額頭的,於是乎,那額頭上撞傷的地方結了一層黑痂,看上去整張小臉兒,更顯得十分怪異難看。

可……
趙樽卻足足愣了半晌兒。
直瞧得夏初七心裏頭發毛了,才靈動的挑了挑眉頭。“看我做什麽?我臉上開花兒了?”

趙樽收回了視線,淡淡道,“幾日不見,似是又醜了。”
“不是幾日,是半個月。爺,您啊,老糊塗了。”
毫不在意他的故意奚落,夏初七基本上習慣了別人給她的“醜”這個形容詞兒,要不然,也不會把額頭上的傷疤大喇喇的露出來。而且,她覺得醜人行天下,比以美侍人以乎更加高大上一點兒,她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行了,那就這樣兒,我走了,爺,您好生將息著身子,病啊,得靠養,不要總逞能,一不小心把老命給搭進去了,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損完了人,又是一偏頭,“孫老,麻煩你出來一下,我給您說個方子。”接著,她轉身便要去外室。

趙樽淡定的瞟她一眼,也不吭聲兒,隻重新攏了棋盤。
這個情形,把個鄭二寶給急得,都忘了自家是個奴才的身份了。“慢著,楚小郎,不可——”
懶洋洋的回眸,夏初七莫名其妙,奇怪得不行。
“為何不可?不想給你家老大治療了,由著他痛死算了?”

輕輕咳嗽了下,鄭二寶扭曲著臉,瞄了一眼冷繃著一張臉的主子爺,又才轉回頭來看這個像是完全沒有覺得爺還病著,她應當留下來侍候的楚七,實在不得不提醒她。“爺身子骨不舒坦,你趕緊擬了方子,進來替爺捏吧捏吧……”
都不痛了,還捏個鬼啊?
她兜兒裏又有了幾兩銀子,才不想留下來又白白被誆了。
狀若難過的摸了摸額頭,她“嘶”了一聲兒。
“二寶公公有所不知,楚七這身子也還不舒坦,怕是不方便……”

鄭二寶心知這姑娘圖個什麽東西,一咬牙,下足了血本。“上回得了你那五十兩,回頭咱家還給你?”
其實那五十兩銀子,當時便是他家主子爺差他去誆的,誆回來了他便乖乖上繳了。這麽一說,不過是為了替他家主子爺留住楚七。所以,那五十兩說不準還得他自個兒掏錢袋。
興許真是心痛銀子了,二寶公公眼淚都快下來了。“如此一來,可方便了?”

夏初七心裏嘀咕著這貨腦子有泡,可有錢不賺,是會遭到天打雷劈的。又是好笑,還是好笑地放下摸在額頭上的手,她給了鄭二寶一個愉快的笑容。“咦,好神奇,我這腦袋,好像又沒那麽痛了。方便,很是方便。”

要不要這麽市儈啊……
鄭二寶癟了癟嘴巴,卻見他家主子爺依舊寒板著臉,像是根本沒有聽見這頭的對話,拿著那棋子不知道在考慮什麽,直讓他忍不住憋屈。
事情就這麽敲定了。

月毓微笑著走了過來,“那今晚上便由楚七留下來值夜。我去拿了筆墨來,你把方子寫了,我去抓藥先替咱爺煎了去。”她的聲音是欣喜的,表情是淡定的,長相更是迷人的。

看著她,實在很難從麵兒上瞧出來梅子所說的“鬱鬱寡歡”。

筆墨拿來了,夏初七垂下了眼皮兒。“孫老,還是我來念,你來寫吧。”老孫頭稍稍一愣,“哦,為何?”
夏初七還想好怎麽回答,一聲沒有吭聲兒的主子爺卻是忽的冷冷出聲。
“老孫寫去,免得她那歪歪扭扭的錯字,一會抓錯了藥。”
錯字?靠,她寫得那個叫“半簡體字”好不好?這裏的人裏,也只有趙樽見過她寫的字了。

記得的便用會寫錯的繁體,不記得的她便用簡體代替,也虧了他以及前半猜半悟的也能看得明白。

夏初七對他的毒舌視若無睹,假裝沒有聽見,淡定的坐在這燒了炭火的屋子裏,一本正經的念著,老孫頭也一本正經的寫著,不到一刻工夫便弄好了一切,月毓拿著方子先下去了。
鄭二寶也笑眯眯的領了其他人都退了下去。

夏初七坐在趙樽對麵的小圓杌上,托著個腮幫,笑眯眯地看他。“爺,我現在是陪您下棋呢?還是給您推拿呢?”
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得仿佛可以在裏頭養上兩尾小魚……此刻,帶了一種非常純粹的認真。為了那五十兩銀子的認真。
“你會下棋?”
“不會。”她嘴一瞥,搖頭。
趙樽麵色一黑,眼裏似乎寫著“那還說個屁”。
“但你可以教我啊?”夏初七挑了一抹揶揄的笑意,一張小得不足一個男子巴掌大的臉上,其實五官還算是好看的,隻是額頭上那個大傷疤,實在很礙觀瞻。

“等回了京師,爺去宮裏頭給你拿幾盒悅澤膏來,據說那東西遮蓋瘢痕甚為好用。”趙樽擺弄著他的棋子,突地冒了一句。
夏初七神情一滯。丫吃飽撐的,做起好人好事兒來了?
“不是吧,主子爺,你這麽好,我很不習慣也?不過還是算了唄,想我堂堂絕世小神醫,風華絕代,醫世無雙,還能稀罕您那宮廷破藥?還有啊,千萬甭給我提銀子!”

趙樽神色一緊,嫌棄的盯住她,語氣十分淡然。“不是為你,本王實在討厭長相醜陋之人,在麵前晃悠。”
一磨牙,夏初七恨不得掐死他。是她樂意在他麵前晃悠的嗎?她長得醜礙著他哪一點兒了?
惡狠狠的一眯眼,她甩出一個自認為極有殺傷力的眼神兒,蔑視地盯住他,小手猛地一捶棋杆,就在那些黑白棋子受力跳起來時,她這才注意到,旁邊有兩個白闐玉的酒壺。上回在這裏,她也替他拿過這種酒。
那時候,她便覺得酒真是蠻香的,說不出來那好聞的滋味兒。“頭痛得都快死了,你還敢喝酒呢?”

“嗯。只有頭痛時才喝一點。”忽明忽暗的火光中,趙樽冷冰冰的臉上,有一抹怪異的暗沉。

夏初七鄙視了一下他這個邏輯混亂的理論,偷偷瞄著他,端了屁股下頭的圓杌子坐得離他更近了一點兒,果然嗅到他的身上有那種熟悉的,輕幽撓人的香味兒。“上回您還沒有告訴我,這酒叫啥名兒呢?還真是香,我都沒有聞過這麽香的酒……搞得我都想要喝一點兒了。”小狗崽子似的,她嗅了嗅。接著,速度極快的抓過那酒壺來,聞了下便往嘴裏灌了一口。
趙樽不妨她有這樣的舉動,麵色一沉,一把將酒壺奪了回去。“不許喝,吐出來。”

酒液在舌尖上繞著,夏初七品了又品,一雙眼睛定定地看著他,目光裏慢慢的多了一抹驚愕來,咕嚕一下,把酒咽了下去。“你每次頭痛了,就喝這個酒?”

趙樽眼神別了開,“這酒名叫茯百,取茯苓與百號子之意,醇香甘甜,是父皇特地命人為本王釀造的。”
“靠,你他媽想糟殘自個兒,也不用這樣啊。”夏初七一爆粗,語氣便有點兒狂躁了,啥也沒多說,一把揪住他的手臂,神色嚴肅的告訴他,“現在,我以一名專業醫生的角度告訴你,這酒的成份裏含有罌粟,雖然有助於鎮痛,但如果你長時間大劑量的服用他,便會依賴上,從而上癮,你懂不懂?”
百號子便是罌粟籽,本身是無毒的。可這酒裏的成份明顯不僅僅隻是罌粟籽而已。

雖然從事實上來講,沒有提純過的罌粟不可能像後來的鴉片那麽嚴重,可這種東西雖說可以用於醫療,但也不是可以長期使用的……這簡直無異於飲鳩止渴。她慣常在他麵前嬉皮笑臉,從來沒有這麽嚴肅過。
趙樽黑眸一眯,盯視著她。“上癮不好嗎?你不是恨不得我死?”
“我勒個去!”被他那專注的眼神兒,看得有點兒身上發毛,夏初七低頭從他的手裏又拿過那酒壺來,仔細聞了又聞,卻是不與他的眼睛接觸。“本質上來說我是一個好人。而且,我說了,我是個醫生。”
冷薄的唇輕喃,趙樽銳利的目光又一眯。“人生在世,又何苦自欺?”
夏初七心底一寒,說不出那滋味兒。他其實心裏頭都知道,可知道了還要喝,那叫什麽?是他家的皇帝老爹對他“寵愛太重”,讓他不忍心拒絕?
可即將這酒是他老皇帝老爹為了他的頭風給專釀的,那京師的太醫院裏高手如雲,難不成會都不知道罌粟這種東西雖可用於醫療,但長期過量使用會讓人上癮?下意識的,她有些心痛他。
帝王之業,骨肉傾軋,實在讓人痛恨不已。

“成,哥們兒。咱倆換一種酒,我陪你喝個痛快?”
似乎沒料到夏初七會突然這麽說,趙樽一雙冷眼深了一下。還是那樣一張麵癱臉,還是那一臉的清貴傲嬌。
可頓了頓,他卻是點了頭,“也換個地方喝。”
啊?被他無波無浪的眼神兒一瞄,夏初七想到鄭二寶許給她的銀子,又有點兒後悔自個兒一時的同情心發作了。

這貨本身也不會是什麽好東西,在曆史上那些個為了至高無上的皇權地位,手足相殘,父子反目的事兒比比皆是,原就沒有誰好誰壞的問題,有的不過隻有成王敗寇的區別。
“哦……爺,要不,還是算了吧?我就在這替你推拿?”她遲疑的聲音,讓趙樽一斂眉。

“楚七,你越發喜歡討價還價了。”他拖長了聲音。屋子裏的氣溫,便開始下降。接著,隻見他冷冷瞥她一眼,便起身一拂袖袍,伸手抓了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拎了起來。

“喂喂喂,我說,哪兒喝去?就這兒不成麽?我還得替你推拿呢?”
夏初七是絕對不肯承認的,除了考慮銀子不保之外,她心裏頭對這貨還是有那麽一丟丟的發虛。雖然她並沒有親眼見過他一夜坑殺十幾萬兵士的光輝事跡,甚至於她都沒有見過他像東方青玄那麽恐怖的殺人,可心裏頭就是說不出來那感受。
這貨天生就有一股子閻王氣質。那要命的冷意,是從他骨頭縫裏散發出來的……
“小奴兒——”他又喚了一聲。
“啊?”夏初七正在神走四方。
他拎著她的手一鬆,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睃了她一眼,眼神兒裏帶著一種無法描繪的冷意,卻說出了一句讓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家耳朵的話來。“回頭,你欠爺的債,就免了吧。”
天上掉餡餅了有沒有?“真的?”
夏初七錯愕地看著他,實在無法想象他這樣兒的討債鬼居然會突然開恩,輕飄飄的就解決了她的心頭之患。難不成真是良心發現了?

“嗯。喝完酒回來,伺候本王沐浴。”他大步向前,又涼絲絲的補充了一句。
夏初七無語了,抬眼兒看著他的後腦勺,“喂,你這樣讓我很為難也?”
“嗯?”
“我又想免去了債務,又怕把持不住,一不小心推了你。”
“……”無語了好一會兒,趙樽才冷冷一哼。“等你有那本事再說。”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80346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