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錦衣玉令 節錄 5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2/25 09:16:06瀏覽146|回應0|推薦6
涼風吹來,拂上時雍的鬢發,空氣里熟悉的幽香在邪君篤定的眼神里格外地濃郁。
突然,時雍撐在椅子上的手微微一抖,腳步毫無征兆的軟了軟,整個人又無力地跌坐回去方才穩住身形。時雍心里一凜,猛地抬頭,“你對我做了什麼?”

邪君端詳著她的雙眼,徐徐起身朝她伸出手,仿佛要來牽她,而他勾起的嘴角卻多出一抹曖昧的邪氣,“讓你梳洗打扮,總不會只為說幾句話那么簡單。我這個人,你慢慢就會了解。我不浪費時間,不做無意義的安排。”

時雍眉頭緊鎖。胸膛涌動的熱流,讓她神經突突直跳。“叫我合作,又對我下藥?”

“你不該如此吃驚。這是我的老本行。”邪君淡淡地道:“你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合作對象。你方才也說了,你不怕死,也不會死。那我若是不能控制你,如何能安心?”

“果然,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時雍咬牙切齒,突然抬起手,用盡力氣掀翻了身側的茶幾,冷颼颼地笑望著他,“不過,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這個人,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控制的。”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我想你不會喜歡這樣的墓志銘——”邪君流利地接過時雍的話,眉目沉沉,語氣平靜地道:“流芳千古讓人銘記和遺臭萬年被人唾棄,都是沒有溫度的惦記。卑鄙如何?高尚又如何?我怎會為這種低劣的情緒所左右?你該感激我,到如今還能好言好語與你說話。”

他一腳踢來地上的茶盞,踩過茶漬走近時雍,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她。“記住:你沒有選擇。做我的人,聽我的話,才是出路。”

時雍眸底氤氳著一層霧氣,通紅的血絲里是深藏和克制的怒火。她望著邪君,緩緩拉開一個笑,然后顫著手扣住一塊碎裂的瓷片,抵在頸動脈,朝邪君冷冰冰地問。“死人,你要不要?”

“我不受威脅。”邪君蹙眉看著她,“我只是對你的行為十分失望。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用這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婦人之計來對付我?你這樣情緒化,擁有高貴的靈魂又有何用?不死不滅又有何用?只是一塊腐朽封建王朝的墊腳石。”

“我甘愿。”時雍得意的一笑,仰著頭,眼眸如同深潭,凝固般看著他,“只要不為你所用,我就樂意,很不幸,我恰好擁有令人厭惡的低等人類身上的所有人性,自私、貪婪、虛偽、小心眼兒……我就是見不得你好。只要你不舒服,我就舒服……”
她克制著喉頭翻滾的熱氣,說得恣意,絲毫沒有發覺邪君眼底漸漸凝結而起的危險冰霜,直到男人那張俊美的臉龐突然朝她逼近,一改方才的溫雅良善,像個冰冷的怪物般冷冷瞪視著她,一把將她拉近,死死扼住她的喉嚨,惡狠狠地冷笑。

“你這麼猖狂是沒有嘗過什麼叫痛苦。你這麼放肆是不知被我厭棄的下場……”

時雍發不出聲音,冷冷地看著他,赤紅的眼里全是嘲笑。

邪君猙獰的面孔越來越低,越來越近,溫熱的呼吸微微噴在時雍的臉上。“哼!不見棺材不掉淚……”

時雍身子激靈靈一顫,面前的男人卻突兀的笑了。

“本督便讓你好好瞧瞧——”

時雍從來沒有這么難受過,身子如同火燒一般,靈魂仿佛就要飛出軀殼來。她最開始懷疑邪君為她使用了催丨情一類的藥物才會導致身子發熱,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對這個人的了解確實局限。
或許,男女情愛在他眼里本身就是最低等的欲望,是可笑的,微不足道的,這個藥物讓她渾身發熱,五臟六腑仿佛都被火炙過一樣,卻只是對她有情緒上影響。郁躁、恐懼、思維空前的活躍,心跳無比的極速,如同攝入咖啡因過量,會把情緒無限地放大——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邪君並不說話,只是用力扼住她的手腕,從他的居處走出來,一改方才溫聲軟語的說話腔調,整個人陰森得可怕,仿佛又變成了當年墨家九號里那個瘋子。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啊……”

時雍被邪君帶到一個殘破不堪的院子,像是宮中仆役居住的地方,女子凄惋的喊聲細若游絲,似痛苦又似歡愉,夾雜著男子的奚落,有一種令人心驚膽戰的恐怖。
不知為什么,時雍突然有些失去力氣。她停下腳步,用力拽住邪君的袖子。

呵!男人回頭,看著她脖頸處方才被自己掐出來的一道紅痕,不知怎么就起了憐香惜玉之心,扼住她胳膊的掌心微微松開,安撫地一笑。“乖乖聽話,不會傷害你。”

時雍許久沒有回答,她的視線越過男人落在了院子里那一張梨花帶雨的白皙臉蛋兒上。

那個女子的身上幾無寸縷,跪趴在地上,脖頸里拴著一根類似狗繩的鐵鏈,雙眼盯著面前的一碗散發著熱氣的肉湯,舔著嘴角,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似乎陷入了某種瘋狂的境地,渾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更看不見離她不遠的時雍。
“給我……求求你們,給我吃……”

“哈哈哈哈!”女子的卑微換來男人們大聲和調笑。“這就是大晏的公主。哈哈哈,皇帝的女兒……”
“懷寧公主,想吃肉是不是?爺這里有一塊,來,嘗嘗看……”“哈哈哈!”
有人拿了肉湯逗那女子,待到她要伸出舌頭來喝,一雙靴子又重重踹在她的胸口上,他們對著跌坐地上灰頭土臉的女子大聲調笑。
“萬惡的皇室貴族,公主小姐,你們也配吃肉喝湯?你們剝削勞動人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腐朽落后的封建朝代已經被我們推翻了……”
“這是新的時代,新的世界,你們這樣的貴族公主就是我們的奴隸……”
“來,像狗一樣爬過來。舌頭伸長些,主人高興了,就賞你吃上一口……”

時雍差點昏過去。那個女子居然是懷寧公主趙青莞。兩人是多年的老情敵了,時雍萬萬沒有想到,再見面是這般情形。
當年趙青莞整過她,害過她,甚至指使牢頭丁四在順天府衙門大獄里給她下藥,企圖玷污她的身子,弄死她,再后來趙青莞命運蹉跎,賜婚兀良汗不成,又被皇帝接回來,陸續議過幾次婚事,可因為她肖想趙,不肯下嫁,便這么拖了下來。六年前,在時雍和趙離開錦城時,趙青莞搬回了宮中,以照顧父皇為由,鐵了心像寶音一樣做個不婚公主。
時雍對這個女人沒有好感,可是看到她以公主之尊遭受凌辱,像狗一樣爬過去舔食盤中的肉湯,她仍然沒有那種看見仇人遭受惡報的快感。“惡心!”她咬牙切齒,在陣陣狂笑聲中,回頭怒視著邪君。

“當年在天神殿時,就知道你是什么貨色,原以為你做了這么大的一個局,總歸是想有一番作為的人,會把事情做得高級點,真沒有想到,你越來越下作……”

邪君平靜地看著她,目光里甚至流露出幾分不解。“你同情她?”
又是這句話,之前阮嬌嬌的時候,他也問過。
時雍冷哼,給了他不同的答應。“我同情所有被你虐待的人。”

“她害過你。”

“那又如何?”時雍瞇起眼,凝視著他,“你但凡有一點點人性,也做不出如此缺德的事來。你說你這樣的人,讓我如何信服,如何跟你合作?”

“你令我不解。”邪君盯著她的眼睛,平靜地問:“你會去同情一隻螞蟻嗎?”

時雍眼前一陣發黑。“什麼意思?”

“人類不會去同情一隻螞蟻的遭遇,更沒有興趣去共情螞蟻的悲歡離合。我們是高等人類。我們是更高維空間的存在,在我們的眼前,這些人與螞蟻沒有什麼不同。”

邪君淡淡地反問:“你說,我為何要去同情一隻螞蟻?”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80345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