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偷兒的穿越 節錄 1 作者空無一物--- 敬呈謝忱
2023/03/27 14:31:47瀏覽333|回應0|推薦9
從宮裏出來,胤禟仍一直抱著我。在宮裏不避人眼目地親昵,可以理解為胤禟在宣布對我的所有權。可這已經出來了,為什麽還要如此?

一件大氅裹了兩人,我有些熱,在馬車上想從中掙脫出來,卻被他抱緊,掙脫不得。

對麵的完顏氏閉目養神,隻作不知。自從我比賽歸來,她看我的眼神就是欽羨、敬慕,還有些怯怯的。我在宮裏的氣勢讓她自慚形穢了?其實,不必如此!

我不喜歡仰視別人,也不喜歡俯視別人,我最喜歡平視。我也希望和我相處的人既不仰視、也不俯視我。

不過在現實裏卻不大可能。人們的相處總是要受到身份地位的限製。別說複雜的人類社會,即便是動物群體也是如此。

科學家研究狼群的生活習慣,發現狼群中有很強的等級性。狼王控製著整個狼群,其它狼在它麵前隻有服從和聽令。吃食、□都要由狼王先行,然後按地位依次進行。

科學家得出的結論是:狼群的群體相處模式與人類社會完全一致。

與我的不自在相反,胤禟卻完全地悠然自得。他抱著我,下巴擱在我的頭頂上,時不時地輕蹭兩下。有時還把鼻子埋進我的頭發裏輕嗅。我估計若不是完顏氏在,他會在馬車裏吻我。

那天晚上,我被累得不輕。守夜本已熬到很晚,這家夥在**也不讓人安生,可以說是需索無度。他一次又一次地要我,親熱的間隙還一直跟我說話,就是不讓我睡。

他一會兒充滿柔情地問我:“你這古靈精怪的小東西究竟是從哪裏來的,怎的如此與眾不同?你真的叫劉春桃麽?不是叫桃花仙或是狐狸精?”

一會兒又粗聲粗氣地說道:“四哥都跟你說了些什麽?給我離四哥遠點,他看你的眼神不對!還有三哥,甚至太子……”

我閉目不理他,他又會孩子氣地道:“你發誓不會趁我一閉眼就消失無蹤!”

他跟我親熱了大半晚,又絮絮叨叨地嘮叨了小半晚。我累得精疲力竭,哪兒還有一點溫柔浪漫的心思?這簡直是懲罰嘛!

懲罰?不會是因為我今天和四阿哥單獨談話的事吧?有這個可能!這家夥上次從熱河回來就曾用隻□卻不給我的方式懲罰過我。這次不會是用給起來沒完沒了來懲罰我吧?他整人的手段一向古怪!

我想看看他的神情,有沒有整人得逞的得意,可我連眼皮子都抬不起來了。

最後,曙光都小心翼翼地從窗縫中溜進來了,他還纏著我不讓我睡,一直問我會不會消失的傻問題。

我困極了,顧不上後果,氣急敗壞地說了句:“住嘴!你若再不讓我睡,我現在就消失給你看!”

他才消停下來,總算讓我睡了會兒。

初一的早上被我睡了過去。醒來已經日上三篙。那些府裏的女人已經早就來給胤禟拜過年,本來應該在胤禟的帶領下一起祭神祭祖的,可因我一個人在呼呼大睡,儀式推後。

我收拾停當蹭到胤禟麵前,裝模作樣地福身道:“妾身給爺拜年了。”

胤禟瞪我一眼道:“又沒別人裝什麽裝?”他一把攬了我,把我抱坐在他的腿上。問道:“睡好了?”

我點頭,同時蹙了下眉,說道:“桃兒起得晚了,耽誤了全府的拜祭。”

胤禟道:“這沒什麽,心誠意到就好,什麽時辰都一樣。”他停了停,有些不懷好意地看了我一眼,又道:“再說,桃兒起晚了,也是昨晚累的!”

剛才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沒好話,果不其然!我瞪他一眼,想起昨晚的曖昧和放縱,不禁臉兒發紅。

他在我耳邊輕笑,低沉的聲音裏帶著邪魅,他說道:“桃兒臉紅的樣子最可愛,像個紅蘋果,為夫又想吃了!”

啊?!我一下從他腿上跳了下來,這人,昨晚才剛剛那麽多次,還沒夠?我麵有懼色地看著他。

他哈哈大笑,說道:“桃兒不必如此,為夫開個玩笑而已!”呼!我舒了口氣。嚇死我了!

我嗔道:“爺就是這麽沒正經,也不怕別人聽了去笑話!”

“笑,誰要笑就讓他去笑,爺不怕人笑!”他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我再坐上去。

我搖了搖頭,那裏不安全。狼可以捉了羊吃掉,但不能要求羊把自己送入狼口。

看了我的神情,他笑了,說道:“過來,爺現在不吃你!”

我將信將疑地慢慢蹭了過去,他一把拉住我,把我抱上膝蓋。這動作過猛,我又蹙了下眉。

“怎麽了?”他見了我的神情問道。

怎麽了?還不是因為他昨晚要起來沒完沒了的,弄得我身上直到現在還不舒服!可這怎麽跟他說?

看我沒吱聲,他忽然壞笑道:“都怪為夫不夠憐香惜玉!為夫認罰!”

罰?怎麽罰?這家夥整盅人的功夫高著呢,我若真罰他,最後還不是被他施展乾坤大挪移的手法,轉回到我身上。

一番笑鬧,中午很快就過了。

下午的拜祭儀式很是鄭重其事。全府的主子奴才在胤禟的帶領下一起祭神拜祖,神堂裏除了漢人傳統的神佛外,還多了一個薩滿神,胤禟挨著個兒地上香拜祭。

我就跪在他身後,他對著每個神佛三跪九叩,我也要挨個兒陪著,跪得我的膝蓋生疼。我蹙眉揉膝,他看了看我沒有說話,卻在拜祭儀式後不顧全府眾人在前,直接把我抱回了暢綠軒。

他與那兄弟幾個一起出去拜年了,我則在府裏補眠。昨晚實在讓他折騰得夠嗆,他若再來一晚我肯定吃不消。昏睡了一下午,他回來時我才醒。

晚上我來了精神兒,不停地跟他說話,他則昏昏欲睡卻又被我纏得沒法兒睡。我心裏偷笑道:活該,誰讓你昨晚不讓我睡!

我下午補足了眠,他作為家主和皇子卻是忙了一天,再加上昨晚他自己也沒好好睡,今兒晚上困得睜不開眼就是正常的了。

為了報昨晚的仇,我不停地騷擾他。他被我纏得實在不行了,說道:“小母狼又想要了?就讓為夫來滿足你吧?”說完作勢要來脫我的衣服。

我驚叫一聲,躲到床的最裏麵,閉緊了嘴巴,再也不發一聲。

他睡著了,仍然嘴角含笑。至於麽?這麽得意!

初二早晨的拜財神,我可是認了真地拜。得罪誰都不能得罪財神不是?

看著他在前方也拜得一絲不苟,我心中暗想,我們兩個的願望若是茅盾,不知財神會先照顧誰。我可是想偷了他的東西跑路的。那樣,我若發了財,他就必然破財;他若保住了財,我就發不了財。

我在心裏默默祈禱:財神啊財神,看在我穿越到這裏,這麽不容易的份上,你一定要先照顧我,拜托,拜托!

我剛祈禱完,那原本插得好好的香就自己跳了出來。

啊!一幹人大驚失色,我也嚇了一大跳。

這種情形以前隻在電影電視中看見過,好像是說祈禱的人引起了神佛的不滿,或不被神佛保祐,就會發生這種情形。以前一直以為電影裏的情節隻是編劇、導演們編的故事,難道還真有此奇異之事?

詭異啊,詭異!

胤禟又重新上了香,我又不死心地在心裏祈禱了一遍,結果香又跳了出來。

接連三次都是如此!

胤禟氣急了,喊了句:不拜了!扭頭就走了。

留下眾人一個個惶惶然的,隻有我心裏在問:這財神是不願保祐我,還是不願保祐他?抑或是我們兩個都祈請財神保佑,對我們兩人的祈禱,財神實在沒法兩全,而我們兩個的念力又都太強,所以嚇得不敢受我們的香?

連財神都被我們兩個的鬥法嚇到了,罪過啊,罪過!我搖頭歎息。

新年幾天就在這既熱鬧又詭異的氛圍中度過。

破五後,一切朝政都恢複了正常,胤禟又開始了每天早早出門上朝的生活。我則慶幸終於度過了他閑著沒事跟我癡纏的日子。

這幾日我是吃了睡,睡了吃,過著豬一樣的生活。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要在噸位上跟豬靠攏了。剛睡醒了午覺,我睜眼躺在**看著床帳,想著怎麽找個借口再讓胤禟同意我自由出門,就見小荷走了進來。

她見我醒了,說道:“主子已經醒了?正好暢綠軒的小綠姐姐剛才過來說,府裏來了客人,說是要見主子。我說主子正在睡覺,請她回了,她卻說是管家跟她說的,這個主兒不大好回。他非要等到主子醒了為止!”

我一聽忙問:“是什麽人?”

小荷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說聽小綠說是個貴主兒。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8715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