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4
讓我頗受衝擊的一段話。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2012/12/11 01:54:39

那麼,我們今天使用的文明概念應該這樣理解呢?
     首先,文明是一種價值尺度,從這個意義上說,他意味著人類進化發展的過程,所達到的狀態以及發展的趨向。它是人類自身發展,改造自然、組織社會所取得的積極成果,它標誌著人類社會的人道和進步的狀態,與野蠻、黑暗、落後相對立。這可以說是從最廣泛的意義上界定的文明。
     我們可以把文明作為價值尺度的內涵分解為這樣三個內在的要素:即人性的進步、人的能力的提高、社會的發展。
1.人性的進步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人性的進步,它意味著人類的人道水平的不斷提高。
     什麼叫人類的人道化水平的提高呢,就是人類身上獸性的因素逐漸消退,人性的因素發揚光大;就是對人的尊重,對人的生命和人格的尊重;把人當人看,以人的方式來對待人。說起來很簡單,這包括了人類整個進步的歷史。
     人類是由動物轉化來的,這就注定了人身上仍有獸性的因素。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文明是人性的進步,說白了,就是獸性向人性的發展,就是獸性不斷退化而人性不斷成長的過程。
     傳統史學往往會美化原始社會和原始人類,其實那個時代的人類離野獸更近些,人身上獸性的因素更多些。在原始時代,人類只把自己十足和部落的人當人,別的氏族和部落的人在他的心目中就是純粹的客體。那個時候的人類還沒有產生他和我都是同一類、都是人的這個概念。就是說,沒有關於人的類的概念。野蠻人到別的部落去獵取一個人和他去獵取一隻梅花鹿、一頭野豬是一個意思,經常就把牠吃掉。吃人的習俗在原始社會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原始社會的人類是野蠻人,不是文明人。我們的史學美化原始社會,現代的文學藝術也經常美化原始人類。為了控訴文明社會,控訴階級壓迫,過分地美化了原始時代。其實,野蠻人就是野蠻人,野蠻人幹野蠻的事是常規,文明人雖然也幹野蠻的事,但那不是常態。文明的規則和野蠻的規則是不一樣的。
     
     有的原始部落把殺人作為舉行成人禮的一個前提。你長大了,要舉行成人禮,加入一個部落成為其成員,必須到別的部落去殺一個人、伶一個人頭回來,然後給你舉行成人禮。還有的部落呢,以各種方式來獎賞殺人,比如你如果殺5個人就可以穿粉紅色的衣服,殺10個人就可以穿大紅色的衣服,殺50個人就可以穿紫紅色的衣服了。殺人越多,在部落越受尊重,地位越高。還有的原始部落會將抓來的小孩養大了吃,為了長得胖,將男孩閹割後養著。
     當年達爾文曾經到一個原始部落考察,把一個原始部落的小孩帶回了英國,按照文明社會的方式來教育他和培養他。後來這個小孩長大了,成了一個英國的紳士,達爾文讓他回到了他的部落。過了些年,達爾文到這個部落來考察,找這個人,沒有了,被吃了。為什麼被吃了?說他沒用,因為他到英國呆了那麼久的時間,原始人謀生的那些本領他都不會,所以成了部落裡沒用的人。沒用的人就理所當然地被吃掉了。
     當年哥倫布來到加勒比海這個地方時就發現,有的印第安人部落是吃人的。所以,加勒比海(Caribbean Sea)這個詞在西方語言裡,本意就是食人族的地方。
     大家看《加勒比海盜2》呢個電影,就有吃人肉的情節。電影上映時我在美國,有些印第安人抗議,說污衊了他們的祖先。其實,他們不必為此大光火。吃人的習俗在遠古社會普遍存在,考個學家發現有周的原住民尼安德特人有人吃人的跡象,北京猿人也是。中國古代人吃人的記錄比比皆是。1960年的大饑荒年代也出現過吃人現象。到”文革“時,在廣西大屠殺中,還出現過吃人的風潮,將被批鬥的”階級敵人“吃掉。如果說今天的印第安人對這種情節描寫感到難堪甚至惱怒,說明他們成為文明人了。
     隨著人類的進化,人類開始有了一種意識:別的部落的人和野豬、野牛不一樣,他們是我們的同類。我們呢對待同類應該與對待其他動物不同。我們不能隨便地殺掉他,更不能隨便地吃掉它。我們知道,這樣在人類歷史上就產生了奴隸制度。
     我們經常譴責奴隸制度非常野蠻,非常殘酷,怎麼能這樣對待人呢。但是,奴隸制度的產生就意味著人類進入文明時代,這個時候的人類已經不把敵人當作純粹的客體,而是當作人。奴隸制度是什麼呢,就是我留你一條命,不殺你,不吃你,條件是你終身為我服勞役。雖然用今天的標準衡量,這也很殘酷,但畢竟留了他一條命。這是人類的一個關鍵的進化,是人道化水平的提高。
     在這之後,我們這麼樣來對待人類社會中的敵人、罪犯和我們所認為的”壞人“,這本身又成為衡量人類的人道化水平的一個尺度。
     我們知道,在古代社會,人類發明了一些極其殘酷的刑罰來折磨他的敵人,被定為罪犯的人。那些刑罰我們今天不會再去做,我們不忍心再去做,甚至我們都羞於去描述他,不忍心聽或看這樣的描述。我們怎麼會這樣對待我們的同類呢,怎麼能下得了手呢。把一個人眼睛挖掉,鼻子格調,舌頭割掉喉嚨灌進啞藥,耳朵割掉還灌進銅水,胳膊、腿砍掉,然後扔到廁所裡,展覽給大家看,這是什麼?今天的文明人還能幹的出來嗎?
     後來這些殘酷的刑罰慢慢地消失了。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可能就是一道砍下他的頭。受刑的人可能會說,哎!小子,手準點兒!因為如果砍偏了,一下死不了,那是很痛苦的。後來覺得看透血淋淋的也太殘酷了,就用一根繩子吊死。可能後來覺得吊死也於心不忍了,也許是覺得麻煩,就給他一個槍子兒。再後來,覺得給他個槍子而也太殘酷了,就給他過一下電或喝一瓶藥水,盡量減少他死前的痛苦,使人被處死的場景不至於那麼血淋淋,不至於那麼殘忍。
     再進一步呢,世界上很多國家完全廢除了死刑。不管這個人犯了多麼嚴重的罪行,它是我們的同類,我們不能剝奪他的生命。還有許多國家,死刑雖然沒有完全廢除,但是用得已經非常之少。我看到的材料說,全世界有近50%的國家完全廢除了死刑;5%的國家只在軍事犯罪和戰時犯罪中規定死刑;還有20%的國家雖有死刑規定,但近十年來沒有執行過,也就是事實上廢除了死刑。也就是說,約70%的國家沒有死刑了。像美國雖然還保留死刑,但一年中全國才執行數十人,日本每年不到十個。
     對一般罪犯的刑罰,古代普遍是同態復仇,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現在呢,不能這樣做了,只是剝奪他的自由。在基督教的《舊約》裡,還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有人祭的跡象。到《新約》裡耶穌這裡,就成了以善報惡,以自己的身體做贖罪祭,你看,連上帝都變得仁慈了。
      我們怎樣對待敵人和罪犯?可以用它來衡量人類人道化的水平。當然,於此過程相平行的,是社會暴力犯罪的下降。我看到一個材料說,英國的謀殺犯罪是八百年前的1/10,三百年前的1/3.暴力性減弱,是人類文明的標誌之一。
     到今天,我們不僅是對人類越來越仁慈了,我們還把這種仁慈之心,也就是孟老夫子講的”惻隱之心“、不忍人之心”,擴展到其他的生命,對動物的保護。
     我們一些學生物、學醫學的同學到美國,要時時提醒自己,改變自己原來在國內形成的一些習慣。如果你那小白鼠、兔子等做實驗,你必須給他麻醉,必須等到麻醉藥充分起作用之後才能開始拿刀子解剖它。如果在解剖的時候小白鼠呲牙裂嘴表示它很疼,你就麻煩了,你的美國同學可能打電話報警。
     前些年烏克蘭有一火車的豬運到法國,被法國拒收了,拒收的理由是什麼呢?他說你們違背了我們保護動物的法規。按照我們的法規,在長途運輸當中,每頭豬必須要有多少立方米的空間,住在長途旅行當中多少小時要休息一次,你沒達到標準,我不能收你的。我看這條報到時就想,你把豬退回去,他們不是又要受一回虐待嗎?這法國人真是教條。
     前些年,丹麥的議會討論通過了一條法律,要求必須讓豬能夠洗澡,於是,全國上下都忙著給主權安裝淋浴器。歐盟國家為了照顧豬的情緒,不讓它太孤單,規定從2012年起,豬要放養,不能圈養。德國更進一步要求,飼養員必須每天與每頭豬有20秒以上的接觸時間,消除它的寂寞。還要發兩三種玩具給豬們玩。因為豬也有喜怒哀樂,也會抑鬱。我到新西蘭時,他們說,新西蘭的奶牛是有法定假日的,在法定假日你不能擠它的奶。
     人們會說,你這不是虛偽嗎?你最後還要吃掉它,他畢竟是動物。
     大家想想,這是不一樣的。
     
     我曾經看到國內虐待動物的錄像。比如說,將一車果子狸拉來,然後儈子手們拎著果子狸的兩條後腿直接往石頭上摔,就活活給摔死。一車的果子狸都是這樣處理,是不是太殘酷了?現在,德國殺豬都是過電,是不動刀子的。先把它電死然後再動刀子,是不放血的,和人的死刑犯一個待遇。國內還有一個更殘忍的錄像。動物被掛在桿子上,活生生地被扒下他們的皮,扒了皮的動物還能回頭看自己血淋淋的身體。一車一車的動物全都是這麼處理的,長年累月都是這樣子幹的。
     你們說,這一樣嗎?雖然我們最終還是要吃掉它,但是我們想想,我們人類是以怎樣一種心態來對待動物,這是不一樣的。這絕對是衡量我們人類心性的一個尺度:怎麼樣對待其他的生命?也許有一天,人類心性的進化,使我們不再吃任何動物,成為素食主義者,那人類真是立地成佛了。
     這圖片展示的是印第安人的阿茲科特文明。阿茲卡特文明信奉太陽神。他們相信,如果你得罪了太陽神,明天早上太陽可能就不再升起,那就是人類的末日。那麼太陽神喜歡什麼呢?喜歡人類給他獻上人的心臟。你要不斷拿人的心臟來祭祀他,取悅他。為此,他們要不斷地發動戰爭,去獵取別的部落的人。這是獻祭儀式:四個人把俘虜的四肢拉開,有祭司操刀把心臟挖出來,獻給太陽神。然後屍體就被他們吃掉了。每年大約有七八萬人就這樣被吃掉了。這個人是由誰抓來的,屍體就歸誰。如果是集體的戰利品,大家分著吃。貴族們吃大腿,平民們吃別的地方。太陽神尤其喜歡小孩的心臟,所以殺的兒童特別多。這是一種什麼文明?
     達爾文的進化論出來之後,很多歐洲人以自己的祖先是猴子而感到難堪,我們祖先怎麼能是猴子呢。達爾文在一本書裡說,其實人類的野蠻時代才應該真正使人感到難堪。我們的祖先,在原始時代曾經是那樣的野蠻。我們現在的史學美化了原始社會,是為了強調階級社會剝削階級是怎麼樣的壞,好像沒有私有制的時代,人都是天使。那不是真實的歷史。
     怎麼對待敵人?這是衡量人類心性的一個尺度。
     這是北美獨立戰爭打響第一槍的地方,列剋星敦小橋。2006年的一天,我冒著小雨來拜訪美國的這個革命聖地。當年在這個地方,美國的民兵和英國的軍隊在小橋上遭遇了,不知道是誰開了槍,就流了血,死了人。美國的教科書寫著三種說法,一是說美國民兵先開的槍,一是說英國人先開的槍,還有人說,他們本來在那對峙著,誰都沒有開槍,後面趕來的人以為前面打起來了,所以開了槍,前面也就開了槍。不管怎麼說,這個地方死了人、流了血,北美獨立戰爭從此爆發。
     戰後,美國人在橋的兩頭都為死去的美國民兵立了碑,這是所有國家都會做的事情,來紀念他們的先烈。但是,在這個橋頭的側面還有一個獨特的紀念碑---英國戰士紀念碑。上面刻的碑文是:”他們來自於三千里之外,為了維護他們國王基於歷史的權利而戰死在這裡,聽不到大洋彼岸他們的母親在哭泣。“兩面插的是英國的國旗。我不知道這碑是英國人裡的還是美國人立的,即使英國人立的,也得到了美國人的容忍吧?
     當初他們是我們呢的敵人,我們要打敗他,要打死他,但是把他打死之後,戰爭結束之後,我們怎麼看這件事?敵人也是人,他也是一條生命;敵人也有它的母親,他們的母親也會像我們烈士的母親一樣為失去他們的兒子感到悲傷。就算敵人很壞,但他們母親的心情也值得我們同情。人同此心哪!敵人也有他們的理由,也有他們的使命。我為北美人民的獨立自由而戰,而英國的軍人是在為他們國家的榮譽、利益、國王的權利而戰。各有各的理由,各有各的職責。不是說我把你打敗了,你就是鬼子,就把你徹底妖魔化,我就是神,就是聖人,你就是魔鬼,就是壞蛋。我是完全對的,你是完全錯的。這不是美國人的思維方式。
     這是邁阿密猶太人屠殺的紀念碑。邁阿密是美國猶太人最集中的地方,他們就在這裡建立這個紀念碑,來紀念這個紀念碑,來紀念”二戰“中對猶太人的大屠殺。這個紀念碑是一隻手臂,上面爬滿了求助的,哀嚎著的猶太人。一進門就是一個小孩子在哀嚎,非常非常淒慘。但是,在這樣一個紀念碑旁邊的牆上刻著這樣的一些文字:
     ”儘管發生了這一切,我依然相信人心的確是善良的。“
     並不是說,我們猶太人遭受過同類這樣殘忍的對待,由此積累起對人類的仇恨,而是從苦難的經歷中昇華出人類之愛。
     這個牆上刻著:”理想、夢想和我們所追尋的希望只有在遭遇恐怖的現實和被粉碎的時候,才從我們心頭升起。“
     你能理解這種精神境界嗎?在紀念大屠殺的時候,他們是引導人們往這方面想。是從過去的苦難經歷中昇華出愛,人類之愛。不是說,孩子們要記住啊,要報仇啊!不是的,不是復仇,是愛。
     我最近參與了一個問題的討論。一個外國的毒販子被處死了。我看道一個很令人擔憂的現象,在我們的搜狐、新浪網站上一片殺喊聲。殺聲震天。
     我在一篇文章裡看到這樣一句話:”殺殺殺,殺得好,我們已經習慣聽到狂暴的殺喊聲。一個貪官揭出來了,殺;一個人醉酒駕車撞死了幾個人,殺;一個販毒者,殺。一個人據說是黑社會,殺;一個女演員說了些不中聽的話,先姦後殺;對陳水扁,殺他全家;對日本人,滅他全族,集體屠殺。陣陣殺聲後面,我們看到的是國人的心性變得越來越冷酷、殘忍了。“-
的確,你看這類事件報導後面的跟貼,90%都是狂暴的喊殺聲。
     我說:”頻頻的喊殺聲是社會的不祥之聲,是國家的凶兆。殺聲陣陣,讓人憂心忡忡。何時我們才能不再聽到喊殺聲?“有個在美國的華人教授罵我提毒販子說話,”沒人性!“我不知道在她眼裡,什麼叫做”人性“?還是個女學者,彷彿是儈子手世家長大的。
     中國死刑問題現在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這需要我們認真思考。死刑人數太多,畢竟不是件光彩的事。但這不光是政府的問題。政府按法律處死了這麼多的人,可是,你看民間,我們不同民眾還嫌處死的少。好多按法律不該處死的人,都有許多人在網上喊:”殺了他。“然後就有官員說,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或者說,考慮到人民群眾的感情,於是就殺了。
     有些人會振振有詞地為死刑辯護,說我們現在還不能廢除死刑,我同意。但是你要明白,你所有為死刑所做的辯護都基於一個野蠻的邏輯,不是現代文明的邏輯。你辯護的越有力,越說明一個問題,說明我們的社會的文明程度還太低。
     前兩年,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有一位韓國裔的學生槍殺了32名師生,然後自殺了。當時,有一個朝鮮族的老師問我,這個兇手是個韓國人,韓國人是不是要在美國遭到報復?我說,以我對美國社會的理解,不會的。後來的情況是怎樣呢,這個大學立了33個碑,包括這名兇手。同學們來開追悼會,放的是33個氣球,顯的是33朵花,敲響的是33聲喪鐘。同學們在追悼會之後包頭痛苦,對記者講的是,我們失去了33個好老師、好同學,死難者和兇手同樣應該得到我們的悼念。你能想像嗎?
     這後面是什麼,這是一個民族的心性。文明是什麼?說的直白一點,人變的越來仁慈,人的心腸變得越來越軟,這就是文明。

最新創作
讓我頗受衝擊的一段話。
2012/12/11 01:54:39 |瀏覽 391 回應 2 推薦 4 引用 0
回覆筱倩質疑的陳水扁的槍傷
2012/09/19 09:49:08 |瀏覽 902 回應 3 推薦 9 引用 0
用流行病學觀點看為什麼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很多人沒有的觀念)
2012/09/18 21:09:55 |瀏覽 481 回應 1 推薦 3 引用 0
這塊園地是開放給大家來對我盡情吐槽公幹用的,議題不拘,遷詞隨意,我會抽空回應,就醬。
2012/09/15 13:59:07 |瀏覽 26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精選創作
這塊園地是開放給大家來對我盡情吐槽公幹用的,議題不拘,遷詞隨意,我會抽空回應,就醬。
2012/09/15 13:59:07 |瀏覽 26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最新影像 11
捐乖乖42箱(42X12=504包)&新台幣?萬元的捐款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