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面對環境荷爾蒙
2005/08/28 10:22:05瀏覽926|回應0|推薦1

面對環境荷爾蒙  文/劉明毅 

正當全世界為了比利時農產品遭到戴奧辛污染,採取緊急暫停進口的措施時,美國政府對這一波戴奧辛污染事件的反應,相對的就顯得相當的『冷靜』,美國政府並沒有採取一貫的世界領導者的積極態度,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表示,進一步宣佈管制只是一種防範措施。這種作法讓國人對一向標榜謹慎小心,勇於負責,為維護全民健康不遺餘力的美國政府的印象,起了很大的疑心。我們不禁要問:『美國人民對戴奧辛污染事件,似乎不那麼恐懼吧!』為了解開這個疑惑,我們要追溯歷史上的橘劑(AGENT ORANGE)事件

越戰期間,美軍為了應付越共的叢林戰,曾經大量使用落葉劑(2,4,5-T)來造成叢林落葉或枯萎,當年參與作戰的美軍後來陸續抱怨發生了一些病變,甚至影響到其子代。人們懷疑這應該與美軍所使用的落葉劑中毒有關,可是,科學研究及調查報告中,始終無法證實美軍使用的落葉劑是直接造成病變的罪魁禍首(Veterans and Agent Orange, Institute of Medicine, 1994),當年美國國會曾為橘劑事件舉行了一連串聽證會,官方及民間進行許多調查及研究工作,最後的報告認為病變的罪魁禍首,可能是生產落葉劑過程中曾遭到戴奧辛的污染所致,這與比利時飼料生產過程,被戴奧辛污染的疑慮是一樣的。

雖然流行病學調查結果證實橘劑事件是存在的,而且戴奧辛在落葉劑合成過程中所造成的污染也是事實,但是,人體試驗中直接暴露戴奧辛,竟然發現其危害只是皮膚產生氯痤瘡而已(Science 1983,1984),在動物身上所發現的危害在人體一直無法被證實。

在當時受害的退伍軍人對落葉劑製造公司的法律訴訟,經過數年的程序雙方終於達成和解,公司方面在科學證據上雖不至於淪為敗訴,卻緣於提出許多繁雜困難的研究數據,很難讓非科學專業人員的陪審團傾向農藥製造公司一方的說詞,終究受害的退伍軍人的身心已受到傷害,陪審團基於同情心可能達成以非科學證據的判斷及人道考量來加以判決(Science 224:849-850,1984),整個事件讓美國人對戴奧辛的瞭解普及化,民眾也較能兼顧理性與感性的判斷。

事實上,美國人對環境污染議題的討論一直不斷,環境荷爾蒙戴奧辛以前,有我們熟悉的滴滴涕(DDT)事件。人類發明的第一個有機合成殺蟲劑DDT(也是環境荷爾蒙),DDT被人類大量使用的數年後,卡遜女士在「寂靜的春天」一書中以不是很科學,但又很誇張的文字,控訴鳥殼變薄了,老鷹不見了,都是人類濫用DDT所致,經過了一番激烈的爭執及對生態保育的認同,人類終於視DDT是生態的摧殘者,在龐大的壓力下DDT終於在1972年在美國被禁用了。

寂靜的春天」被視為是一本珍貴的預言書,尤其,近十年來科學家們提出野生動物的生殖危害證據,更令人豁然了解野生動物確實受到環境荷爾蒙DDT的戕害,縱然DDT1970年代以後在各國陸續被禁用,然其對生態系的影響仍舊存在,科學家們相信截至今日,生態系仍舊受到DDT殘毒的危害。然令人不解的是DDT對哺乳動物的毒性很低,在人體上仍舊找不到直接的、有害的科學證據。

總之,美國人民對戴奧辛污染事件,果真不那麼戒慎恐懼嗎?事實上,如上所述美國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熱烈討論DDT和戴奧辛對人體健康危害的議題,社會教育的功效讓民眾有判斷能力及生活方式的選擇權。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在此次比利時戴奧辛污染事件聲明:『美國未傳出任何因戴奧辛污染而生病的事件,由於戴奧辛在人體內不易排除,它所引起的疾病也不容易立即被發現。』

如今除非科學家能提出新的科學證據,證實戴奧辛對人體健康的直接危害,否則我們將很難看到美國人民會有極度恐慌的反應,然環境荷爾蒙戴奧辛的污染問題,絕對是世界各國不敢輕忽的議題。◆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ACH&aid=5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