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塵封的伊甸園
2015/04/30 12:57:48瀏覽2028|回應18|推薦106

塵封的伊甸園

季非/文

漢光演習結束後,我將要調離這個單位,我營從恆春的野訓後就緊接著這個大演習,部隊12天以來時守時攻,一路從恆春推進到台
中,我已一個半月沒有休過假。團長矚我演習後就地先放五天假,再回南部新單位報到。

自從下部隊後四年來的陸戰隊生活,始終都在東奔西跑,難得休個假,休假時大多都是回家後,就窩在家睡大覺補眠,已經很久沒有去旅遊,剛好要在台中離營休假,我想到在恆春時結識的小魚,幾度邀請我去她家玩,我始終都抽不出空來,現在正好可以就近趁空去走走。

小魚是一位老榮民的女兒,母親是原住民,個性豪爽風趣,原本是在恆春她叔叔經營的一家餐館工作。我調離恆春後不久,她也回到故鄉埔里,在做山產料理和紀念品的小生意,偶而我仍會在電話裡和她問候聊天,小魚說她最喜歡和我「打嘴炮」淫而不俗,別人如果聽到我們之間的"淫蕩"對話,肯定以為我們的關係非比尋常!其實我們之間一直以來;也就只限於對話中的"淫蕩"而已。

先到台中市找老朋友借了輛大機車,我就直駛埔里,到小魚家已是夜裡將近八點鐘,小魚跳起來給我一個擁抱興奮地說「鎚子終於找到鐵店了!」我說︰「鎚子餓慌了,現在還擺在六點半位置。」小魚把店收了關上門,就和她母親去廚房做菜,過一會兒她弟弟達莫也來了,達莫的身裁高大,長相威猛,和她姐姐的嬌小完全不同。

菜剛炒好一盤,達莫就抱來幾瓶小米酒放上桌,達莫說︰「馬捏,小地方沒有好菜,你是布妮的好朋友,今天一定要讓你不醉不歸。」"布妮"是小魚的原住民名稱,"馬捏"則是小魚給我取的原住民名稱,我問布妮給我取名"馬捏","馬捏"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涵義?布妮說︰「馬捏就是馬子給你捏,或者是你喜歡捏馬子。」這個騷妹又在胡扯懶蛋了,說話正經不了多久!

和達莫聊了一會兒,菜也上得差不多了,布妮入座說︰
「我做的菜好吃嗎?」我說︰
「和妳一樣的可口。」
「你這個捲毛專打空砲彈,連我的捲毛都不敢看,怎麼知道我很可口?」

「還用說嗎?萊陽小店裡(布妮以前工作的地方)小魚爆乳裝一登場,席間軍官們口水淌滿地,餐後我們踩著口水游回營,個個兩條
腿都還在燒燙燙軟綿綿!」

「嗯!就只有你還是硬的。那天我喝醉酒倒向你,你抱住我時我有撞到哦!我只要再歪一下屁股,然後晃兩下,看你還能走路才怪?假仙!」
萊陽小店那一幕重回記憶,我臉上頓時一陣耳赤!布妮接著說︰
「不過你們那個炮兵團的人,如果都像你這樣坐懷不亂的話,軍紀一定會很好。」

達莫說︰「馬捏,你坐一下。我要去安排舞會。」
我說︰「剛才來的時候,我沒有看到有人佈置場地,到哪裡去找來賓?」
布妮說︰「達莫只要出去吹聲口哨,馬子、性子就都來了。」
吃完飯後,我隨達莫和布妮向村後下方走去,不遠處有塊面對山谷的空地,樹上掛了一串聖誕燈,樹下石頭上放了一台手提收錄音機。已經有幾個部落裡的年輕人坐在那裏。達莫向他村裡的朋友介紹過我之後,拍兩下手,舞會就開始了。

我有點楞著!地上是泥土地,要怎麼跳啊?達莫揮揮手示意我和布妮開舞,布妮拉著我的手走到場子中央,錄放音機裡播出西洋熱舞的音樂,布妮左右甩了幾下奶子後,就開始全身扭動起來,我才意會到所謂的舞會,就是聽樂即舞,愛怎麼跳就怎麼跳,於是面對布妮和她跳公雞追母雞。跳了一個鐘頭後,每個人都大汗淋瀝。我對布妮說︰「原住民都很會唱歌,我只聽妳唱過,還沒聽聞過其他人的歌聲。」於是舞會停下了,換成布妮主持節目。

布妮先唱一首原住民歌曲「真情為誰留」,然後就要求我續唱,那時我還
不知道我也可以唱歌,扭扭捏捏半天不肯出場。布妮的爸爸是四川人,於是她學她爸爸的腔調說︰「格老子滴!要你開腔,你不開腔,你的通條都生鏽了吧?」我說︰「我是馬捏啊!只會捏,不會唱。」

布妮搖搖頭,然後轉成原住民腔調的國語對場裡的人說︰「馬捏以前是炮兵團的,現在換成步兵,還不會用槍,所以不能開腔。」然後點名一位少女先唱,歌聲一出,我就恍若置身蝴蝶翩翩的仙境,響亮的歌聲直上雲霄。後面一個接著一個,全都是清唱,卻都很合拍悅耳。不要以為只有"阿妹"才是原住民好歌喉的代表,在原住民部落裡,隨便點一個人出來可能都可以唱得比韓星更好。而且我覺得原住民的歌曲幾乎每一曲都是好歌!但長久以來未能進入流行歌曲主流,我認為是大大委屈了這些好歌。

又唱了幾十分鐘,時候已不早,達莫拍兩下手掌說︰「今晚我們就唱到這裡。」沒有多的廢話就散會了。山風已經吹乾汗水,達莫說︰「我們去洗澡。」我回屋裡用塑膠袋裝了盥洗用具,準備和他們去浴室,向山下走了一會兒還不見浴室,心裡覺得奇怪,也沒吭聲,反正入境隨俗就對了,不久耳邊已可聽到山溪沖刷河床的聲音。

溪邊已有兩位女孩在水裡,竟是全身赤裸的!布妮和同行的兩位女孩走過去,同樣動作開始脫衣。我和達莫以及他的另一位男生朋友,就在另一邊大約20公尺處站定,達莫和他的朋友也開始脫衣,我稍有點猶豫,隨即也豁下去脫了!待我脫光衣服時,掃視全場,所有男生和女生全都是赤條條的,可就沒一個人的樣子是難為情或不自在的。"天體營"是城裡人的名詞,一提到這個名詞,很多人就會面露神秘的表情。現在這些人都再自然不過,他們從來就不會在乎這個洗浴動作該有什麼名稱吧?

我走進水中時,順便向女孩那邊偷瞄過去,剛巧看到布妮從淺水中站起來,月光下,那一身充滿彈性的皮膚,和飽滿挺起的雙峰,小腹下烏溜溜一片,我原先半沉默的話兒,不自主地一下子就直蹦起來!布妮用雙手捧起一把水,從肩膀流下來,正在輕鬆地看向我這裡,我急得趕快蹲下,讓下半身以最快速沒入水中,布妮在那頭一幅呵呵呵!你大驚小怪什麼的表情?我旁邊這兩個男人,根本就像沒看到什麼似地,逕自在水裡游起來。

露天浴後,我和達莫、布妮在客廳看黑白電視節目,他家裡的人已先去睡了。過一會兒達莫也去睡了,布妮把兩條腿擱在我膝蓋上打瞌睡,我把她推醒,她才說我也該去睡了。她家的屋舍只有外牆是及膝高的磚砌,其他主要建材都是竹子和木皮,客廳這間是木皮透風的圍牆,裡進這間則是竹腳挑高的寢室,是用粗細不等的竹子編造而成,一踏進寢室我又傻眼了!竹編的臥舖上鋪著禢禢米,最右邊睡著布妮的父母,然後是布妮的妹妹,旁邊是達莫,布妮在他哥哥身邊坐下,然後拍拍左側牆邊說︰「來,你睡這裡。」

一切看來都那麼自然,這裡所有人都毫無做作之態,只有我卻始終放不下社會俗成的拘謹,屋裡沒開燈,三面窗敞開著,月光照進的微光裡,每個人睡著的臉孔看來都那麼祥和靜謐,布妮仰躺下不到三分鐘,就發出輕緩均勻的呼吸聲,我卻老半天睡不著!有一刻,我翻向右側,布妮剛巧也翻向左側,我只要再橫挪幾公分,我們就會嘴貼嘴了。布妮忽然半睜眼瞇著看我,一陣閃電在我眼底劃過,我趕快又翻向左側貼牆,避過了接下來的電光石火。布妮索性把右腿架到我腰臀上,右手就環抱著我肩膀。一股熱呼呼的氣流傳導過來,山裡入夜氣溫低,我原先覺得有點涼,這會兒卻感到體表有股熱流在全身亂竄,心跳加速!

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動也不敢動一下,但我的背脊卻可以清楚感覺到,布妮薄薄的套頭連身裙裡,並沒有其他累贅的貼身衣物。布妮身上的曲線化作高山,然後下坡,又上丘陵,然後就下墜到幽谷,幽谷叢林那風中的樹梢頭,有時就在我臀上拂搔而過。熱傳導效應開始在我小腹形成火山底下的滾燙岩漿,不斷翻攪!鎮山碑一直豎著,我用最大的克制力,企圖不讓鎮山碑隨著谷底的翻攪而震動。那晚很艱難地我又過了一關!沒有破掉我的童處,但我也不知道這有何意義和價值?

次晨,達莫已去山裡照顧他的農作,我啟動機車時,布妮問我︰
「你昨晚沒睡好吧?」
「還好,有妳在旁邊很溫暖!」
「這次放你一馬,回去想通了,就找時間再來,你還沒看過我的捲毛。」
「昨晚在溪邊我已經看到妳的捲毛,漂亮極了!」
「馬滴!妳又在打空砲彈,不要假仙了!妳知道我在說甚麼。」
「真的!我很喜歡這裡,改天有假期時我會再回來。」
「好!我就看你什麼時候再來?」

說要再來時,我心裡是很認真說的,但那時身在陸戰隊,一天到晚東奔西跑,居無定處,就連回個家的時間都很有限,軍旅倥傯,我始終沒時間料理我的情事。從埔里回到高雄後,我的內痔宿疾就爆發了!後來推進手術室,我仰躺著,護理長走進來問我︰「你是打算割前面?還是割後面?」另兩位站在手術台邊的護理師,蒙著口罩噗噗噗吐氣,強忍住笑聲,其中一位做了個翻轉的手勢,我這才知道應該屁股朝上。那時如有手機,我大概會打給布妮說︰「布妮,我好後悔那天沒有戳妳,我脹壞了!啊嗚......現在醫生要動手術修理我的屁股了!」

又換了新單位,又有很多新的駁雜事務待整,枯繁的日子裡,也曾想要掛個電話去和布妮打嘴砲,稀釋工作的焦慮。但一想,不行!一聽到布妮淫蕩的聲音,我的魂就會很想飛向埔里。看到電話亭又走過去了。之後我又結婚了,連空砲彈也不能再亂打了,布妮的電話號隨著舊電話簿,消失在打整房間的清理過程中。也曾在另一次南北對抗的大演習中又路過埔里,那已是另一處更深山裡的追風趕月,越過溪谷時,只有冷颼颼的風聲,和槍枝、裝備在疲憊行進中偶而的碰撞聲。沒有山歌,沒有月光下赤條條的精靈身影,同一個地方兩種心情。

退休了,終於有時間去旅遊了。坐在遊覽車上看山看谷,只能輾著柏油路前行,已看不到當年的山和當年的谷,伊甸園在許多小說和電影裡都曾描摹得有如在雲山之外,搜尋回憶我才了然,其實我早已進去過伊甸園。幾曾路過埔里,現在唯一最眼熟的卻是埔里酒廠,其他的全都陌生了!現在即使再走過當年布妮帶我走過的山路,我大概也不會知道此地是何地了吧?那個伊甸園已經塵封在遙遠的記憶裡,且在煙漫後逐漸淡去,不復存在。

許多人都曾有過這樣遺憾,如果那時我再多說一句......或也許..........?多年後我已不能說這是遺憾,但可以說句老實話,竹屋那晚,如果只有我和布妮在屋裡,嘿嘿!俗辣肯定會忽然變成餓狼!或者,我可以悄悄在布妮耳邊吹陣風說︰「我們到外面去?」不過那時我可沒那麼聰明,等我進化到聰明點時,狂放的時代已經不屬於我了。而我現在也老了,偶然想到這段過去,付之一笑西風裡,有如看過聽過另一個人的故事。

思念--原住民情歌(依拜維吉)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2267206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vivi 之東張西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2/08 23:42

在曾經上班過的幾個地方,都遇見可愛的原住民同事,

他們的單純、愛笑、好相處、好商量,常搞得辦公室笑聲連連,

真是讓人喜歡。

有時會有搞不清楚的人瞧不起他們,

對他們說話不禮貌,處事不公平,

大家就會出來說公平話,並處處保護他們,叫人爽快。

郁勝(PAESI15) 於 2023-02-09 09:51 回覆:
單純的另一面是較易受到欺騙。早年很多原住民女孩被平地人騙到窯子裡去賣掉,這種情形目前應已甚少了。但更惡劣的詐騙殺人集團,以高薪工作為餌,現在仍常把原住民當作目標。另方面,經過社會長期習染後,原住民裡面有些少數人,也一會耍滑頭使心眼了。

舒姜.瑪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9/14 11:22

我對於這篇文章並不感到好奇,因為原住民從小就喜歡在清澈的溪邊裸泳,享受大自然的洗滌。

但...原住民幾乎都是母性社會,不管男男女女在河邊裸泳、戲水有個非常嚴警的規定。就是不

能在清澈的溪邊、河邊禁止任何有色的眼光或做不正當的行為,要把自己當成大自然的一部分,

如果沾汙河邊、溪邊那是會遭天譴,而且會在村莊、部落被族人排斥、瞧不起、名譽掃落地,連

自己的家人都會受到長老、頭目的嚴厲看管。所以到原住民部落玩時,不要以為原住民熱情而認

為多情,這都是很多人的誤解,熱情與多情差很多,你們要記得原住民的男男女女感情都是很專一

的人,忠誠一個愛情的民族。不隨便亂來...這是我們祖先留下來的傳統,千年不變的傳統。(忠誠

一個愛人。)

 

郁勝(PAESI15) 於 2017-09-28 20:56 回覆:
感謝舒姜這篇回應,正好補充了我遺漏的說明。
年輕時我曾隻身走訪過幾個不同部落,因此對原住民的想法略有所知。
早期由於生活習慣和規則不同,平地人對原住民曾有過不少誤解。
路過露天浴的情形不只這次,但我沒有停留窺視或打擾過她們。
原住民的單純無邪,曾被很多平地人當作不遵循禮法。其實是平地人想多了!
我從沒把熱情當作"多情",雖然那時還有點放不下世俗的身段,但理解;也感謝
那些曾把我當好朋友的原住民朋友們,我尊敬她(他)們誠懇的自然風格。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7 16:35

高中暑假在梨山打工的歲月裡
最近距離的接近原鄉女生的熱情

但遠遠不如這篇的刺激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7 20:40 回覆:
要在部落裡居住過,才能體會到更多。那是可以暫卸城市煩塵的地方,但現在已經沒有這種地方了。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故事
2015/05/04 15:40

這故事寫得妙極,

男主角活在今天已不合時宜了。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4 16:18 回覆:
男主角如果倒回30歲活在今天,恐怕會被不少女人追打!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住民...
2015/05/04 11:19

不管是原生或是混血, 感覺個性上, 就是比較樂觀豪爽....好像 他(她)們 的煩惱沒一般人那麼多.

很年輕之時 ( 大概 23~24歲吧 ), 剛離開一個工作 ( 準備尋找下一個 ), 獨自一個人從台北, 背著相機, 搭公車到台中市 ( 宿 ), 次日一早, 搭上 台中 --- 梨山 --- 花蓮 ( 舊中橫 ) 的 國光號 ( 還是金馬, 忘了 ), 轉往花蓮 ( 車程一整天, 記得要 9~9.5 小時, 途中數處會停車休息, 早年開那條山路比較辛苦 ).... 只是想要, 一個人, 放空.

到了梨山, 有個年輕女生上車, 她上車之後, 瞄車上一眼, 就直接坐到我旁邊, 開始找我講話....於是, 兩個人從梨山開始聊, 一路聊到花蓮. ( 年輕人, 有許多話題可以聊不完 )

途中 大禹嶺/天祥.....還下車幫她拍了幾張照片....到了花蓮市, 下車前, 對方留下電話與地址 ( 後面要寄照片給她 ).

當然, 後來有把照片寄去了 ( 自己沒留....當年底片嘛, 應該也找不到了 ).

記憶中, 皮膚稍黑 ( 猜想可能有在梨山種水果的家庭吧 ), 五官也蠻漂亮 ( 滿分一百的話, 至少也有那麼八十或九十分以上 ), 身材也不錯, 聲音也蠻好聽...

終究, 不曾打過電話....把照片寄出之後, 對方說有收到.....下面, 嗯, 沒有了.

緣份, 只有 梨山 --- 花蓮....短暫的四或五小時吧.

不過, 記憶倒是相當深刻.

週一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4 16:14 回覆:

我和原住民比較有緣的是阿美族和泰雅族,年輕時在原住民部落停留過幾次,都是這兩族的地方。過去我在陸戰隊服役時,所有任用過的傳令也都是這兩族的青年,所以對他們各時代生活方式的改變有點概念。

民國59年是我第一次住居部落裡,不過那時他們的飲食習慣和現在差別很大,飲食全是野味,而且加糖不加鹽,熊肝生吃,三天下來,離開時我是真有點腿軟了!到民國60年代中之後,定居部落的一些老榮民已經逐漸改變了他們的飲食習慣,現在原住民大都做得一手好菜,已經綜合了大陸南北烹調手藝。

看來比較黑,是因為每天都在曬太陽,一段時間沒有曬到太陽後,有些人可能會比很多人都白得多,這位布妮沒曬到太陽的地方就比我白。

無論哪個族他們都很熱情好客,心眼沒有城裡人那麼多。不過目前身裁也改變得很多,包括民國70年代以前,山裡人的體態各個都健美矯捷,就連女生都可以把我揹起來跑一段路。現在到處看到的都是胖子!早年那種世外桃源的感覺已經再也找不回來了!!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4 06:37

多情總被無情傷

緣愁萬縷入愁腸

半生瀟灑夢一場

一曲相思不能忘


走過了歲月,現在想來只剩下回憶了。

屬於你的姻緣,始終不曾錯過。

當年的純〈蠢〉,未嘗不是好事。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4 10:52 回覆:
於是更累的下半生就逐漸接近,並接軌。奸笑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3 21:54

這是真的嗎?還是只是個故事呢?

那是伊甸園嗎?男人的伊甸園是這樣?

我充滿了問號...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3 22:31 回覆:
所謂的"伊甸園"一定有男有女,不是單屬於男人的,象徵一個還沒有受到社會太多習染的地方。
到目前為止,我所有的小說都有真有假,只有在現實生活情節裡出現過的人,才知道真假在何處?但我不會讓他(她)們完全曝露出來,只留給讀者自己去思考。

段小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係ㄉㄟ寫沙米東東?
2015/05/03 07:25

文字,可以聽出我的笑聲嗎?
那名原住民小姐和你之間的互動(你說的打嘴炮)是真的有夠直接的看這一篇文章的時候我在上班(主管就坐在我對面)你說能笑嗎?得內傷了我說。你真的超俗辣!是有這樣閉素還是有所隱瞞?說!坦白從寬喔(開玩笑的啦麥生氣喔)~~~巴特描寫得很白,讀者我看得很爽(我是在爽什麼?)。

原住民的天性樂觀、熱血也好客。
你已經在這你裡告訴了我們了,我懂。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3 22:30 回覆:

再忍一忍,忍到臉都脹紅起來,妳的主管會以為妳是這麼愛慕他!一定會用力把妳提拔起來。
小女生該不會是打爽了吧?我已經躲好,可以儘盡管在上面打,

可不能戳哦,一戳我就完蛋了!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柳下惠
2015/05/02 23:04

哇!

世界上真有君子!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2 23:46 回覆:
30歲以後就迷有做過柳下燴了!


詹于萱(瑀璇~一生為你沏茶的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2 21:32

只記得當時年紀小

但想起來應該還是很害羞

還是想起來滋滋有味害羞

謝謝李大哥分享~祝福假期愉快

郁勝(PAESI15) 於 2015-05-02 21:49 回覆:
無論有沒有那點靈犀,但畢竟是美麗的回憶,多年後人事地物都會有很大轉變,大多已是不堪細數當年情。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