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望與嗟嘆
2019/03/27 20:31:38瀏覽537|回應2|推薦22

失望與嗟嘆—若予《沁園春》與《賀新郎》兩首詞作讀後感

一、前言

人的一生,沒有必然的成功,也沒有偶然的失敗。在成功與失敗中如何看待自己,是一項重要的課題。

對於詩詞,春樓向來抱持著濃厚的興趣,但是從來不敢嘗試著寫,因為自知寫不好也寫不來。早前在部落格或聊天室,喜歡到處逛著看著,也會與人閒聊,所以曉得幾位能寫會寫詩詞的人。這篇文章的主角—若予,便是其一。

詩詞是很主觀的文字藝術創作,是作者將自身的情感抒發之後,融入在文字中,但是因為受限於格律的規式,因此除了必須有情有境讓人有感之外,還得要文字能讓人讀來順暢不覺滯澀。春樓無才,所以不敢嘗試。

讀若予的詩詞,有時暢快淋漓想擊節而讚,有時低回沉吟而欲淚潸潸。這是作者成功地抓住了讀者的心,讓讀者隨著文字而起舞。但是,作者內心想要表達的,讀者能說出個子丑寅卯嗎?春樓無狀,試著從《沁園春》及《賀新郎》兩首詞來解構若予想要表達的心思。

二、征人吟《沁園春》

雲卷天衢,颯颯飆塵,蔽野鏑鋒。望山南山北,纛旗綿亙,艛船艦艇,盡指江東。振漢威儀,蕩平吳越,踏破狼山建事功。南柯覺,但昏鴉旋繞,霾晦蒼穹。

淙淙巴水煙濛,祇得見、橫江鎖鏽溶。正翛翛梅雨,迴腸孤客,餐猶斗米,誰使彎弓。細樂蘭英,驪珠翠黛,紫闕周流鬥雪紅。飄零去,向雲嵐深澗,漫浪乘風。

這首《沁園春》,背景當是三國時期夷陵大戰後的蜀漢,主人翁應是戍守在巴水一帶的老兵。

前段在寫夷陵大戰出征時的軍容壯闊、士氣高昂,卻在結句處重筆一蕩,頓使情緒墜入深淵,出征時的壯闊激昂,宛若南柯一夢,如今只見昏鴉徘徊、沙塵蔽天,絲毫再無生氣。後段則寫蜀漢軍備現況、老兵境遇,更寫上位主政者的腐敗豪奢、貪婪偏安,致使蜀漢後期終究籠罩在一片煙霧朦朧之中,看不見未來,結句處回筆帶出老兵的失望而生歸隱之心。

全詞用前後段對比的寫法,帶入主人翁與旁人、上位者之間的心境及態度的差異,成功突顯了主人翁從建功熱切、到亟思作為、到不如歸去三個階段的心理活動狀態。整首詞表面看來平鋪順暢,實則筆調暗藏迴峰,足見作者造境抒情、運字寫意的用功。

三、自嘲《賀新郎》

仰望嗟歎久!向英才、酣歌倚馬,萬言隨就。生紙直書民瘼苦,筆掃魔羅群醜。任騁望、豪吞老酒。寶劍鋒芒殘賊指,一時間、虎豹齊聲吼。正拜爵,笑談走。

乃余寒舍獃耆耇。想當年、也曾側帽,傲倫明秀。無奈何錙銖計較,淪落花銀印綬。愛旖旎、偏偏才瘦。為作新詞窮腹笥,到如今、草屋還貧舊。祇獨看,遠嵐岫。

這首《賀新郎》明顯地在摹仿宋代稼軒詞在格局上開闊的筆觸,嚴格來說,不像。但也正因為不像,在作者多篇(如遊長江有感《水龍吟》、荒村《六州歌頭》、江夜《絳都春》、征人吟《沁園春》及自嘲《賀新郎》,在印象中還有早前的好幾篇詞作也是,可惜若予都收起來了)的練習之後,逐漸造就了屬於自己的筆意。

作者這首詞在寫法上運用了前古後今、古英才今自身的對比方式(又是一個對比)。如果對古典詩詞不甚孰悉的讀者,在讀這首詞可能會有種「英才笑談走之後而沉淪江湖」的解讀,這是錯誤的。假使讀者掌握住前段第二句的「向」字,整首詞便可解了。向,是嚮往的意思。

前段起句就是重筆,仰望、嗟嘆、還很久,這番起手,不可謂不重。接著筆調一彈,寫出作者嗟嘆的原因,嚮往古之英才如何才思敏捷、心想手寫、指揮若定,如何馬上酣歌、胸襟豁達、不屑公侯。後段則是自嘲的重頭戲。文人自嘲,向來是自黑不嫌重的,只管往自己頭上倒汙水,差別僅在有的文雅,有的粗野。作者的自嘲,屬於文雅的,不過讀來不使人覺著牙酸,反而有股詼諧的感覺。此外,前段的起句、後段的結句,則是相互呼應的寫法,作者這是一雅到底了。

本詞的詞題既是自嘲,全詞又是前後對比的寫法,作者想表達的當然是「古之英才所有,今之作者闕如」,這是題中應有之意。今人文學造詣再高,要達到古人那般的成就,怕是難了。學習背景不同,外在環境不同,成就自然也不同。那麼,作者在自嘲什麼呢?這一點,才是作者在《沁園春》及《賀新郎》兩首詞作中、甚或是其他幾篇的作品中,想要表達的心思。也就是宋詞填作中很需要講究的一點,寄託。

四、作者的心思

記得若予曾經寫過十數篇淺談詩詞的文章(這些作品也都在收起的範圍,很可惜!),內容之中反覆提到了「意境」、「感發」、「有所寄」。有所寄,就是有所寄託的意思。寄託,簡單地說,就是明面上給你看到的是一個意思,但是背地裡卻隱含著另外一個意思;換個角度來解釋,就是寄情感於某個事物上來借題發揮,達到紓解情緒的目的。要做到這點,若是沒有足夠的文學功底,是很難達到的。

春樓看來,若予在詞作中寄託的功夫,已然是達成的了。

在若予的多篇詞作中(當然不僅僅限於本文提到的幾篇),都有寄託的隱意。那麼,所寄者何?這就要從若予的詞作中推敲了。

若予寫過自嘲題目的有兩首,一首依稀是《水調歌頭》(好像是這詞牌,但是也已收了起來),一首是《賀新郎》。在這兩首詞作中有三個共同的關鍵字:「花銀」、「詩詞」、「煙嵐」。花銀,是白花花的銀子,是現實。詩詞,是寄託的工具,是媒介。煙嵐,是遠在天邊的美好,是理想。這一解,似乎解開了謎題,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掙扎。但是,所要寄託的情感,是如何的一個樣貌?卻仍無解。

在《沁園春》這首詞中,那位「餐猶斗米,尚可彎弓」的老兵感嘆著現況的破敗、人事的腐壞、君王的貪樂,朝中沒有一絲絲的中興氣象,縱然老兵有一身的本領和熱血,但在國政不可為的情況下,孤客一人又能做些什麼呢?國家的未來是如此的遙不可知,國家的存亡是迫切的岌岌可危。老兵無能為力,只有鬱鬱地「向雲嵐深澗,漫浪乘風。」最終,蜀漢滅亡了。亡國後,後主劉禪還在司馬昭的家宴中說出「此間樂,不思蜀」的千古名句。

千百年後的辛棄疾,同樣也遭遇了這般的煎熬。辛棄疾所處的宋朝,綜合國力其實並不羸弱,尤其北宋一代不僅工商發達、錢穀盈倉,軍事力量更是不容小覷。然而,宋朝建國伊始,便確立了以文領武的制度,大幅削弱軍人的權力,導致武將的地位逐漸低落,直到宋朝滅亡。辛棄疾在南宋,不僅是領軍之將,更是文學詞人,但空有一身抱負,卻因朝政腐敗而使武意不能效力國家,終致辛棄疾只能「抱恨入地,齎志以歿」。

史蹟班班在目。若予其人其思,是否也如蜀漢老兵、南宋稼軒般有志難伸、有憾難平?記得若予在《水調歌頭》中有句「年少投身行伍」,在《賀新郎》中有「想當年、也曾側帽,傲倫明秀」詞句,那麼,謎底終於可以揭曉了。若予是不是也有著屬於他自己的故事呢?想來,應是肯定的。一般的武人,同樣的惆悵,不止的憂思。

五、結語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這是辛棄疾的壯志難酬。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這是辛棄疾的山河舊夢。

「生紙直書民瘼苦,筆掃魔羅群醜。任騁望、豪吞老酒。寶劍鋒芒殘賊指,一時間、虎豹齊聲吼。」這,應該就是若予魂牽夢縈的心志了吧!

春樓寫于2019.3.26

後記:春樓畢竟不是文學科班出身,對於詩詞也就是憑著自己的興趣而為。這篇文章,說不上是多正經的詞作評論,至多就是隨寫罷了。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BC85947196&aid=125269455

 回應文章

塵雨紓情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4/04 13:44
讚喔!感謝兩位前輩 祝佳節愉悅
春樓(JBC85947196) 於 2019-04-07 15:34 回覆:
嘖嘖,一來就喊前輩。春樓還是小妹妹呢>ˍ<

若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致謝
2019/03/28 22:43

春樓小姐安好。

感謝您對若予的劣文有這般地感發,無任感激懇悃之至!

不過,若予只是喜愛古典詩詞寫作,其中或有現實生活的感受,但也僅止於創作而已。

正所謂作者之心未必然,讀者之心未必不可然。您這篇大作的鋪陳,對若予來說,沉重了。

祝願您筆耕愉快,平安順心!


醒覺忘西東,何如更臥夢。高床無俗擾,枕畔有豳風。
春樓(JBC85947196) 於 2019-03-29 00:25 回覆:

若予先生您好。很感激您來回覆呢。

您說的是,作者之心未必然,讀者之心未必不可然。其實春樓這篇文章的內容,並非空穴來風。從以前在聊天室和令師聊天所知曉有關您及令師姊的一些些微的訊息,再到部落格拜讀了您的各篇作品,對於您的詩詞稍顯的點點滴滴,自是有所感受,因而為文敘述。

無論如何,春樓並無其他的意思,只是寫文罷了。您無須感覺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