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惜緣】第七回 (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0/11/27 18:26:58瀏覽562|回應0|推薦6

「喂?Chris?」

「很抱歉電視上說的是她嗎?」

Chris?」

不好意思我得掛了!」

「喂不要掛明天的簽名會不要

「嘟」費力地把手機關掉,他像被推進了無盡的黑洞裡,無從攀越一道又一道的圍幕,漸漸隱沒在那萬丈深淵。

「嗡」手機再次震動著,李雲沒有立刻接聽,任由它在咖啡桌上滑動「嗡」一次又一次地發出那像蚊子的叫聲;終於,蚊子跑了一切歸於寧靜。

「糟了!」他突然叫了一聲,抓起手機翻看沒接來電:「噢!是晴雨姐?Shit!」,他當下按下回撥:

「喂,晴雨姐?」

「嗯你可以過來了1701室。」簡短的對話裡隱約帶出那疲憊不堪的憂愁。

「知道了,我立刻過來。」狼狽地加上一件外套,穿上了鞋子,拿過了鑰匙、錢包及手機,李雲一口氣從六樓跑到一樓,氣喘如牛地跳上計程車直奔醫院。

幽暗病房的一角,瑟縮的人影,靜靜地凝視著躺臥在病床上的黃晴虹。泛淚的眼眶滴進了衣襟,黃晴雨雙手緊合祈求上帝對妹妹的憐憫,讓她平安度過這次的浩劫。

門外站立的人影目光呆滯,視線停留在臥床的黃晴虹。床頭上的心跳儀監督著她的命脈,瘦小的臂彎被錯綜複雜的管子纏繞著,大顆大顆的點滴透過尖銳的針口刺進她的血管裡。看著這一切李雲整個心都被掏空了,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女友的床前,看著她那瘦小的臉龐被一層又一層的紗布裹得只看見眼睛、鼻子和嘴巴;他的心好像被千刀萬剮般痛切心扉,他跌跪在床前緊握著她的手,輕輕呼喚著她的名字:

Jean…Jean…是我Chris…妳醒一醒求你醒一醒」哽咽的他低著頭哭泣著。

「是Chris嗎?」不知不覺睡著的黃晴雨被哭泣聲所喚醒。

「哦晴雨?…」像做錯了事被大人發現的小孩般,李雲感到窘迫而不知所措。

「她還沒醒過來」沙啞的聲音帶著倦怠的身軀,滿臉憔悴的黃晴雨從黑暗裡緩緩走出來。

還沒清醒?醫生怎麼說?」緊鎖著眉頭的李雲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黃晴雨。「醫生說只要等麻藥過了就好黃晴雨李雲一副狐疑的表情,心裡不由而生的納悶起來。

晴雨姐,我可能這樣說會比較無禮,不過,我總覺得妳有些事情隱瞞著我對嗎?」也許,作家也是比一般人來得觀人入微;李雲突來的一句令她不知可否只有支吾以對:「沒有啊!我也不太清楚實際的狀況」。

「我明明看到你去見主治醫生,妳怎麼說不清楚?主治醫生告訴妳什麼?」處處迫人的李雲讓她好困擾,到底要如實地告知李雲,還是待妹妹醒來再直接對當事人說明白?!正當黃晴雨才困惑如何應對的時候,躺臥在病床上的黃晴虹發出嚶嚶的低吟聲音。

「啊黃晴雨難以置信地指著床上的妹妹。

「怎麼了嗎?」李雲看到黃晴雨興奮的表情驀地轉身察看。

「啊Jean…Jean醒了」倆人興奮雀躍地跑到床邊看著在囈語的黃晴虹。頭上裹著紗布的黃晴虹用力掙開黑青的雙眼,不時發出:「水好喝給我水」。作為姐姐的黃晴雨想也不想就跑去倒了一杯水想要給妹妹喝。

「哎等一下,晴雨姐,要等麻藥退了一小時候才可以喝水及進食!」心急的黃晴雨一下忘了醫生的叮嚀感到很抱歉:「呃對不起」。

「沒關係可以用沾的,一點一點地沾在她嘴唇上,讓她感到比較有濕潤的感覺,相信她會比較舒服。」因為寫作的關係,對人物的遭遇及狀況也要仔細地作鑽研,所以李雲才會說得那麼的肯定。

「好!我去找個小湯匙」說罷黃晴雨立刻走出病房,留下李雲獨自面對著曾經被他冷漠對待的黃晴虹。因為他的疏忽而讓女友遭遇不幸,他希望可以用時間彌補這一切!

「是怎麼了嗎?」

「護士小姐,請問有小湯匙嗎?」走到櫃檯前的黃晴雨緊張地問護士小姐。

「妳要小湯匙做些什麼?」

「我妹妹她想要喝水

「醒來了?」

「沒有完全醒來,我們聽到她說要喝水

「怎麼都不第一時間通知我們?你們暫時不可以對她餵食任何東西!我得先通知醫生!」護士用責備的口氣說著黃晴雨

「呃知道了!很抱歉!」一臉委曲的她回到病房告知李雲。沒多久醫生到來為黃晴虹檢查了一遍,吩咐著護士為她換藥和點滴的事情,並轉身對著他倆微笑地說著:「以目前的進度來講是好的開始,相信再過一個多小時病人會完全清醒過來。不過當患者醒過來的時候也是痛苦的開始!」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醫生」李雲有一萬個不情願再看到女友受痛苦,他希望她從此以後不要再受苦了。

「對啊醫生,為什麼這樣說?」黃晴雨也不解地問道。

「唔我今天早上不就對妳說過了嗎?她的外傷手術再加上人工流產後會有子宮收縮的問題」醫生並沒察看到他倆的反應繼續說。

「不可以醫生!」黃晴雨喝止醫生的話。

怎麼了嗎?」醫生被黃晴雨突如其來的大叫嚇了一跳。

「是什麼人工流產?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你們有人可以清楚的告訴我嗎?」李雲看著醫生和黃晴雨,希望這一切是他所聽錯的。

很抱歉!我想必須向你們說明的是當病人從麻藥醒來後,傷口會開始疼痛。為了緩解痛楚,也許可以考慮為病人自費用點滴的止痛藥。有需要可以向護士小姐詢問,到時會有麻醉師來向你們解說。其實坦白對病人並不盡是件壞事」。醫生拋下最後一句再向護士吩咐了些什麼就離去了。

李雲像被硬生生打到十八層地獄般難以理解。他佇立凝視半昏睡的女友說著:「就這麼多了吧?!不會有更多了嘛?!對吧!晴雨姐?」他感到頭痛欲裂難以忍受排山倒海的變故。

「Chris,我並沒有要隱瞞你的意思。只是,我一下也慌了不曉得要先得到Jean的同意才告知你還是畢竟這實在難以啟齒」看著李雲抽蓄著肩膀在飲泣,黃晴雨也感到淒然!

「Chris,我不想再隱瞞你了,還有些事情你必須要面對的」咬緊牙關她必須坦然告知李雲醫生告訴她的一切。

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李雲拭乾眼淚轉身面對黃晴雨,像等候宣判刑罰的囚犯,期待著無罪釋放的判決。

先答應我,無論怎樣你也要保持冷靜黃晴雨儼如法官般正式登場準備要宣判犯人的罪行。

死寂的走廊上傳來一陣狂叫「不要不要」醫護人員聞聲趕往察看,只見李雲拼命搖晃著黃晴雨狂叫著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amfromVenus&aid=4641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