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星痕殞夢5
2019/01/04 19:06:35瀏覽426|回應0|推薦9

紅色的顏料注入晶體裡,輕輕搖晃,顏色不會是均勻的,而是有深的色塊,間雜淺色絲紋。

那些顏料都來自於傷心的女孩們用透明晶柱抵住胸口,把心頭傷痕裡滲出來的血吸收到晶體裡面。據說這些血液提煉出來的顏料,可以幫助佩戴紅色水晶的人,找到屬於自己的美好愛情。

在灌注這些顏料的時候,懷岫想起自己的過去,她也曾用自己心頭的血變成畫雲的顏料。再回想之間心頭的舊傷靜悄悄的撕開,緩緩淌出淺淡的血液。她面不改色地放下手中的工作,獨自到僻靜無人的角落,仰著頭,閉著眼睛,讓那些深粉紅色的液體,回流到心口裡。

晚上,懷岫回到家,切好一盤水果,就迫不及待的顯像給流雲。「來,吃水果。」

流雲傳來用雲絮凝結成的驚嘆表情、一個用燙金晚霞凝結成的豎大拇指圖形,還有一個粉紅色亮粉的笑臉。

他問︰「妳現在在做甚麼呢?」

「我在照顧我的花盆。」懷岫正把陽台的一只水晶碎石花盆搬回屋內的桌上。

流雲又傳來大拇指和笑臉。

「幸福的結局,我最喜歡的花朵。」懷岫把花盆的樣子顯像給流雲看。

「真的很美好。」粉紅色的笑臉,腮上多了兩團紅色。

「謝謝。」

「不客氣。」

隨後,流雲又傳來一個笑臉。

懷岫擔心自己與流雲會這樣下去:彼此傳送著雲絮表情,一來一往,卻越來越乏味、越來越沒有意義。就像和其他人的互動一樣,都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最後無法維持,就斷了聯絡。

這樣看似熱絡,卻其實貧乏的友誼,懷岫一點都不想要。

她拼命地想話題。這樣好了,先從生活上和流雲有關的點點滴滴說起。

「我都讓它們聽你的歌聲呢。有你的聲音,它們長得更漂亮了。」

是呀,看這盆花,堆滿了花朵,有豔紅透紫的多重花瓣盛開,也有含苞待放而綠中透出紅色絲光,滿倒像是要跌出盆外似的。

「真好。」流雲傳來笑臉和紅玫瑰。

男孩與女孩拿著樂器背對背歡唱的畫面,在懷岫手中的晶體形成,她傳給了流雲。不久之後,跳舞的小狗,在懷岫手中的晶體裡出現。

懷岫回送給流雲一個吟唱旅人的圖像。

流雲傳給懷岫一個笑臉,隨後笑臉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我以前也常常玩音樂,但是現在手受傷了。所以我很羨慕你呢。」懷岫開啟了新的話題。

那又是她以前另一個夢想,卻也是一個遺憾。想當年,雙手十指在弦上刷動,有時風疾雨驟,有時輕舟小湖。腦海中的雲彩噴發翻轉,意念飛舞,多享受的人生?

「妳也玩音樂?」流雲終於又傳來文字。

懷岫把自己學過的弦琴顯像給流雲看。

「妳會這種樂器嗎?」流雲看似好奇。

「只是興趣。」懷岫只能這麼說。過去,音樂是她的骨髓,畫雲是她的血液。但因為手上的傷,讓她再也無法快速撥弦。她必須靠著音樂的撐持,畫雲才有力氣。為了讓自己的血液流動,她只能藉著別人的音樂,把抽空的骨髓填補起來。

這就是為什麼她必須聽著吟唱旅人的歌聲,否則她就會感覺到身心衰弱、思考乏力。

「真好。」流雲還是相同的口吻。

「它的聲音很溫柔,像水一樣。」

其實,懷岫想要介紹更多關於弦琴的特色。它變化多端,雷霆馬蹄﹑鳥聲貓語、松濤竹響、滾石浪擊,隨心所欲。但,一時之間,她不知該如何介紹仔細。

「哇嗚。」流雲還是說著同樣的話。最後,傳來小小的大拇指,和一個笑臉。

懷岫不知道流雲究竟想不想繼續和她說下去,她怕被流雲討厭,也不知道該找些其他甚麼可以留的話題。她已經不像以往那樣可以和許多來自不同國度不同地域的陌生朋友你來我往的閒聊。

她忽略了笑臉嘴邊的一顆小小愛心。是視而不見還是想要維持理智,她自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

流雲那邊也靜悄悄的。這一晚,就這樣結束。

第二天晚上,懷岫把她陽台上的所有花盆,都顯像給流雲看。

水晶花盛開,像是春回大地。讓懷岫覺得就像是象徵著自己的人生,風雨過後,回歸安寧。

流雲沒有任何回應。

懷岫心想,也許是自己太無趣,所以流雲不想再和她多說甚麼吧?她自己記得最初告誡自己的,萍水相逢,一切都只是禮貌寒暄,不必放在心上。因為她本來就只是一艘無主小船,滑過近海,遠觀所有的港灣。

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港灣是屬於她的。孤寒是她的本命,不在乎所有經過的星星,她就不會失去快樂。

但,躺在床上的時候,她看見一室發亮的水晶光芒。她想到了,要用她國家的文字寫出流雲的名字,寫在紅色星光裡,當成禮物送給流雲。

第三天,懷岫不用工作,她窩在家中用一個早上的時間辛勤練字,然後挑選出最好看的版本,在午后顯像給流雲看。

她心想,流雲對她所處的國度如此充滿興趣,或許可能會喜歡這個禮物。

兩個小時後,流雲終於有了回應。「我不知道這寫的是甚麼意思呢?」句末加了一個小小的笑臉。

「你的名字。」懷岫用流雲的文字拼出發音。

「這是我的名字?」

「是的。」

懷岫手上的水晶突然變成了一個圓圓的球體狀,還有突出的五官,顯現出開心的表情。

「這是我給你的祝福。」懷岫傳訊:「把你的名字寫在紅色光芒上,這樣將會帶給你幸運。」

「這是好的?」

「是的。」

「但我不明白寫在上面的文字是甚麼意思呢?」

「是你的名字,用我的語言翻譯的文字。紅色在我的國度裡,是會帶來好運的顏色。」

「好的,我懂了。」突然……,流雲話鋒一轉,問:「妳現在在做甚麼呢?」

「我正要準備享用我的晚餐。」就在兩人一來一往的空檔,懷岫已經準備好晚上的食物。很簡單的一碗湯和一盤餃子。「我正聽著你的音樂。」

「很好。」流雲隨即又問:「妳有家人嗎?丈夫?或孩子?」

「沒有,我是單身。」懷岫老實的回答,但她的心跳在同一時間猛烈跳動。要是換成其他人,她只會說不回答任何隱私問題,大多時候她不喜歡那些對她過度好期的陌生人。尤其是這種隔空交流,她一向很保護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對流雲這樣誠實。

「很好,那妳和妳父親還是母親住在一起嗎?」

這個問題,讓懷岫心情跌落到冰潭裡了,這是她最怕和外人提及的話題。

「沒有,他們都死了。」懷岫傳了一個大哭的表情給流雲,隨即將自己過去所畫的雲彩,顯像給流雲看。

那是她的父親躺在大葉子做成的小舟上,被她輕輕一推,小舟隨水漂流的畫面。她把過去所畫的雲彩都存進了水晶洞裡。

「喔,對不起。」流雲道歉了,還傳來一個垂首悲傷的臉孔。

沒有要她開心,沒有要她笑,沒有要她不要沉溺在哀傷的情緒裡,沒有說她的哀傷不應該。流雲的溫柔,讓懷岫不會像以往那樣感覺到他人過度的熱情裡還帶著刺。

但懷岫還是擔心自己的情緒嚇跑流雲,就像是過往的友情一樣。「沒事的。」她又顯像了另一張雲彩給流雲。

那是她用海螺裡跳躍出來的音符,變成縫衣線,一針一針的縫合一顆四分五裂的心。周圍充滿了圖騰和符號,那是屬於流雲的那個國度。

吟唱旅人的靈魂,也是她的骨髓。

「你的音樂可以幫助我。」懷岫傳了個訊息給流雲。

流雲回傳了一顆笑臉水晶球。「很好,我的音樂可以幫助妳。」

雲彩寶寶在水晶體裡跳動,小音符閃亮漂浮。隨後又是一個酣睡的圖像。這些都是懷岫傳給流雲的。

「妳真的很好。」流雲回覆。

「你也是。」懷岫又傳了個趴睡的雲彩寶寶。

「謝謝。」

「晚安。」

「妳真的非常非常的很好。祝妳有個甜美的夢。」流雲也傳來酣睡的雲團。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2301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