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本緣部 二百二十一
2020/09/28 02:49:29瀏覽88|回應0|推薦1

本緣部 二百二十一

僧伽羅剎所集經

符秦罽賓三藏僧伽跋澄等譯

◎僧伽羅剎所集經卷上并序
僧伽羅剎者。須賴國人也。佛去世後七百年。
生此國出家學道。遊教諸邦至揵陀越土。甄
陀罽膩王師焉。高明絕世多所述作。此土修
行大道地經其所集也。又著此經憲章。世
尊自始成道迄于淪虛。行無巨細必因事而
演。遊化夏坐莫不曲備。雖普曜本行度世諸
經載佛起居至謂為密。今覽斯經所悟復多
矣。傳其將終。我若立根得力大士誠不虛者。
立斯樹下手援其葉而棄此身。使那羅延力
大象之勢。無能移余如毛髮也。正使就耶維
者當不燋此葉言。然之後便即立終。罽膩王
自臨而不能動。遂以巨緪象挽未始能搖。即
就耶維炎葉不傷。尋昇兜術。與彌勒大士高
談彼宮。將補佛處賢劫第八。以建元二十年。
罽賓沙門僧伽跋澄。齎此經本來詣長安。武
威太守趙文業請令出焉。佛念為譯。慧嵩筆
受。正值慕容作難於近郊。然譯出不襄。余與
法和對檢定之。十一月三十日乃了也。此年
出中阿含六十卷。增一阿含四十六卷。伐鼓
擊柝之中。而出斯一百餘卷。窮通不改其
恬。詎非先師之故跡乎
◎僧伽羅剎比丘所集佛行首
爾時菩薩始行時。愍世間故發趣於道。彼出
家故行忍。不相應故。心三昧斷無知故行
金剛智慧。除捨調戲行真諦故除棄意垢。為
直行故為苦行。慈孝父母故心堅牢固不捨
誓願。離欲故為聞饒。已念報恩求解脫故著
袈裟。欲應息住林間故不觀。行者求知親故
知己身縛口行無欺故一切苦本意無所念不捨有故
若復菩薩行智慧之時。以所知故名曰智
慧數數於彼行中及諸眾生不解深義長夜勸
勵分別決了智慧。此深此淺清淨其利。此惡
此醜親近善知識。彼法不亂無量無限亦無
增損。猶如劍戟所截皆斷。彼智慧者亦復如
是。現第一義故有共慧明。已意闇閉故開彼
見明與共相應。以諸行故根門具足。無怯弱
故現其威力。欲斷不善財業現其有財業。以
珍寶不可得故如是現珍寶也。以斷命現其
壽命。斷諸結使故是力觀察遠事。與彼分別
皆使決了救彼脆命。以彼愁憂故起歡喜之
心。息意不起故去離惡法而成就善法去邪
就正。以是之故成其智慧力。以生死故欲斷
望見至出要處。猶步世間故遊一切境界。
究竟一切智原使至無為
善住不移動  無有生死畏    即逮不還處  消滅三界趣
百劫所造行  欲淨眾生類    無有三世想  爾能無悕望
是菩薩行諦之時。彼名諦者心無有虛妄言
無有二。常娛樂其中。亦無彼此數數樂彼。寤
寐之中未曾調戲亦不妄語。又聞。昔有王。名
須陀摩。於王宮生統領四域法鼓遠振群
臣人民無不聞者。生如此有德人。往詣池水
浴洗。乘羽寶之車欲出城門。時有婆羅門顏
色端政聰明智慧欲來乞寶。婆羅門即白王
自稱姓名舉手乞言。是時王聞乞丐言聲便
懷歡喜。即報言。止止尊者。須我還國當相救
濟。夫王之法言無有二。即詣彼池浴洗洗已
竟便欲還國。是時有翅飛鬼名羯摩沙波羅。
現其恐怖手執王身。是時彼王即自涕零。是
時彼鬼觀彼王意。云何大王何為啼哭有此
愁憂之心。時菩薩報言。我無有此身想。唯我
許婆羅門財寶。以是之故便懷愁憂。是時彼
鬼即報王言。我未曾聞此甚奇甚特之事世
所希聞。為彼人民故來相試。若今設放王去
當復還不。時王甚懷喜悅。是時彼鬼身有兩
翅飛在虛空。觀其所說即放使去。是時菩薩
還國歡喜以財與彼婆羅門。實無有虛施不
有悔有是審諦之言。是時國王即詣彼鬼所
自稱姓名。今已到此。是時彼鬼見王形貌即
便驚怖有是實言。王顏色不變除去瞋怒無
殺害意。便作是語。甚奇甚特未曾所聞。說此偈言
我堪飲惡毒  洋銅灌口中    利刀割其體  誰敢害法王
宿福生王族  觀德無有比    勇猛實不虛  應相為國主
我今當尊敬  從王不復殺    改往修善行  眾生隨所樂
是時菩薩行柔和之時。彼心柔和有此名聲。
言不卒暴。欲求法故常護彼意。未曾起怨惡
不生悕望。口不吐惡言。為愚癡故現其智慧。
除心垢故皆悉稱名。無有若干吾我想不隨
幻。諸佛所擁護於此獲如是德。亦無姦偽如
是之穢皆悉避之。於中得柔和之心。善根本
具足人所愛念。不惜身命神仙所嘆譽。如是
柔和觀彼善惡之報。彼智功德具足如所說。
善本不斷貧窮之者。施以金銀珍寶除去諸
穢。壽十歲時遭遇厄難。所欲自在亦不殺生。
善身造業心所生財口所傳教。行所造業除
去穢惡所覆蓋者。爾時諸比丘世間有身已
得休息。非己所有悉盡無餘如是已盡。以是
之故當去離染著前世所造者。彼已盡更不
復造已。斷根本苦休壞敗。如是說已作是法
住於此深妙法中。如手執輪六月不懈。諸佛
世尊皆悉覺知皆悉成就。於是便說偈言
不造諛諂意  覺知邪法業    本亦不造此  當作如是觀
勇猛意如海  柔和不麤穬    頭面稽首禮  無著世希有
是時菩薩慈孝於父母時。性有報恩恭敬承
事。遠惡就善隨時供給。夙起夜寐瞻父母意
無事不辦。所約教訓未曾違失。有如是柔和
之心。以是之故有如是事。心所修行常自觀
察當辦何事。所聞教誡尋即知之。常懷歡喜
一切愛敬。念盡知父母之心。常念欲報恩無
麤穬言此無處所。又聞。昔者未成菩薩時為
大象王。端正無雙頭眼肌毛皆悉端正觀無
厭足。耳滿充備眾象中。長牙瓜方政有娛
樂之心。脣齒純赤頭耳滿具。形體方圓極大
高廣猶高山峻。行步庠序七處滿足猶青蓮
花。行步庠序無所罣礙。龍女所生遊山澤中
色如白雪。便為獵者所獲將彼去時。是時山
野樹木皆悉屈申。水自涌沸將至所止。與
種種甘饌飲食亦不肯食。是時象師在前長
跪叉手。白彼象言便說此偈
我本造善本  降此神象來    何為不肯食  如有怨恨心
是時彼神象便答偈言
我母無有目  羸瘦懷愁惱    憶彼不能食  是故願見恕
於彼深山中不食。飢渴必當命終。甚痛甚苦
毒。各當共別離。以是愁憂亦不能食亦不飲
水。無有果蓏與我母者。二人俱當死。作如
是辛酸語已。時獵師便懷歡喜放使去。於彼
拘薩羅國。有一止住處隱學士名曰睒施。行
十善功德備具持瓶行取水。是時拘薩羅國
王出行遊獵。追逐麋鹿於山中射著。喚呼便
憂父母。猶如飛鳥無有兩翅。父母年老目盲
無所見。今被毒箭俱亦當死。父母修四等心。便說此偈
惟我父母老  目冥無所睹    父母生子時  欲得蒙其力
自覺而覺人  一切同自相    如彼色聲聞  智者自息意
最勝愍萌類  皆至彼道場    起者盡滅度  是世最妙義
最初發意名菩薩者。有如是眾行。消滅無明
諸覆蓋者。一切無明皆使至有明。無有能除
無明者。欲現有明智慧所修行除其所覺者。
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行大慈。愍
世間故發趣於道。皆是愛著亦不自任力勢
除其所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
而起大慈。眾生為色所縛。為欲愛縛著。無能
有解色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
眾生類而發大慈。眾生為陰怨憎二念相繫
縛。無有能覺此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
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為苦重擔為苦
所害。無有能度此苦擔者除其智者。如是菩
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發大慈。眾生類常
懷恐懼。百苦并至無有能除其恐畏者除其
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
慈。眾生之類遭遇飢饉渴愛無厭。無有能脫
此飢饉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
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為因病所逼。一
病動百病增。無有能脫此病者除其智者。如
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
之類生老病死。常自追身而厭患之。無有能
脫此生老病死使至無為者除其智者。如是
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
類眾事總猥著有常想。無有能除其總猥者
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
起大慈。若眾生之類所為事不辦。志性荒亂
無有能究竟其事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
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貪著
少味經歷眾苦。無有能脫此苦惱者除其智
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
眾生之類常懷猶豫。悕望遠正就邪。無有能
斷其狐疑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
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有若干見趣。
無有能拔此見趣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
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塵垢
著不度彼岸。無能得度彼岸者除其智者。如
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
之類三種火盛而為焚燒。無有能脫此法者。
亦不能以法雨滅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
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輪轉
生死無有休息。亦無有能得度彼岸者除其
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
慈。眾生之類行垢所染著增益生本。無有能
脫此生死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
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身處大嶮手
攀脆繩。無能脫此脆繩者除其智者。如是菩
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
猶如桑虫子為行所驅逼。亦無有能脫此
使流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
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發趣大生死常
懷悕望。亦無能使還止者除其智者。如是菩
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
發趣惡道常懷欲行想。無有能安處正道者
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
起大慈。眾生之類長夜自處幽冥無智之所。
由無有能脫此邪道使處正智者除其智者。
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發大發。眾
生之類不照見究竟見賢聖諦。無有能使見
賢聖諦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
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長夜處流滯。無
有能脫此流滯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
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無有閑
靜。與種種趣相應。無有能脫此閑靜處者除
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
大慈。眾生之類貪著結使長夜染著。無有能
滅此結使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
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遭遇苦難志
性荒亂。無有能使至解脫處者除其智者。如
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
之類謂欲為淨內盛臭處。無有能脫此愛欲
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
而起大慈。眾生之類謂欲為樂諸陰苦患。無
有能曉第一之義至涅槃者除其智者。如是
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
類著有常想謂不移動。無有能示涅槃之路
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是時於眾生
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計吾我想不解法數。
無有能分別法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薩觀察。
是時於眾生類而起大慈。眾生之類不得救
護厭患於涅槃。猶如大狗常守死屍馳走東
西無有休息。愚癡所為今亦如是。與彼狗無
異自無性行。馳走東西不解涅槃義。陰蓋所
覆不悉觀察。菩薩起勇猛意使至彼道便有是偈
多有眾生類  流轉生死淵    觀此艱難苦  安處至涅槃
陰雲所覆蓋  無光處幽冥    智者皆現世  除雲使光出
爾時菩薩而行此檀。最初始時興起法想。甘
饌香美饒益眾生隨時相應。與第一義相應。
心無悕愛味成就充滿除去眾結。亦無所遠
離。不逆乞者施已無變悔之心。皆是曩昔施
行功德使彼無結著。為眾人荷負重擔。皆棄
結使如今日之施。成其所願欲使眾生所欲
皆獲。從小已來無種種害意。忍諸種種穢患
施功德。漸漸厚導引人民而作船師。數數不
廢於施。常好惠施內自清淨外現穢相。不達
一切者。謂一切眾生除去憍慢無懈惓心。施
心遂增顏色和悅無有怨恨。不自稱譽亦不
自下。愛樂眾生一切所有皆悉惠施。義所成
辦合集人民。數數惠施無變悔心。心意喜悅
嘆譽布施果報遠徹。以金銀珍寶車磲馬瑙
車乘男女城郭皆悉惠施。內無慳嫉愛彼信
施。欲充滿彼悕望具足。欲使彼施果皆悉牢
固。欲使彼乘船得度。以彼施故具足此義。觀
察施果捐棄諸結。眾生貪著除去使無邪見。
除去慳貪隨時生。依法雨而雨是故歸命
金銀珍寶施  車磲馬瑙珠    瞻彼無厭足  今禮釋師子
象馬及天金  色最為第一    能施和顏色  歸命解脫者
車寶為第一  珍寶所瓔珞    顏色皆和悅  妻子及男女
金缽盛滿銀  或盛滿碎金    彼以歡喜施  誰勝毘沙門
和悅以自施  如果茂盛好    歡喜而惠施  彼滿三世界
男女極端政  婦身及頭目    為世而惠施  誰與此施等
檀施無過此  天人所不及    猶如彼上人  意大海無底
彼菩薩修行戒時。於彼戒非為無戒。及身口
所行心所起甘露之法。如彼花果擁護其根
必生果實於彼而得皆是人所行。猶如彼士
殺生不與取婬逸及諸放恣。菩薩不飲酒。於
諸戒智慧皆悉具足。除去非戒於道場而常
三昧。遠離犯戒亦不有殺意。物性皆清淨受
彼信施。數數厚味亦無所犯內無所缺去不
就有亦不敷花。依見不腐敗無穢不造新穢
果。所種有新善眠悟無愁。彼眾生色最第一。
由彼功德故善香遠布。受信施故意常牢固。
諸根具足故無所壞敗。智慧住不移故無所
不壞。緣彼人故有所增益。為彼人故擔負苦
惱。因善法故有其處所。無愁惱亦無所染。以
形貌故有服飾。為彼人故有其財寶。無限無
量無有窮盡。從初發意未曾變悔。況復菩薩
禁戒成就。於是便說此偈
上下及四方  諸有聞戒香    皆悉等具足  遠欲為最要
親近善知識  善者作功德    善色無有比  戒香第一福
諸穢悉休息  覺我無有我    最勝後第七  我今當自禮
若復菩薩行精進時。然彼心有所緣。心亦無
懈惓。出家不可障斷。為眾生故而出家。不移
動故有其力緣。種種眾生有其精進。不可勝
故有其忍。有所長益故示現於世。有其功德
故示現眾生。攝其心意故彼意不移動。為船
師故得到彼岸。以定故不亂。發意躇步則有
所度。以彼眾生故成其所願。欲成道故施象
馬寶車。是時菩薩。於彼眾生有是精進。其有
聞精進名者發趣於道。一身之中所作功德
不可限量。況復如來無數阿僧祇劫所作功
德。端坐道場時降伏外道。經歷生死以精進
意除去愁憂
精進最第一  歸命法王主    於佛善自覺  今歸命無等
彼尊為第一  法鼓聲遠布    於覺覺自覺  是故歸無著
若復菩薩行忍時。無畏無所懼無所染。不觀
彼果報。有其力勢擁護眾生常遠離惡數志
性剛強自省己過。一切眾生皆懷恐怖。使無
恐怖示彼戒律。亦為一切眾生降伏麤穬。去
不善語慈愍眾生。彼無量無限依眾生語。設
有所聞及諸至道跡微妙第一。猶如華果未
常不敷華為風所吹動。山巖處穴採取諸花香
味種種色處所福德音響。眾生之類皆悉喜
聞。猶如蜂王採諸花味以用作蜜。及諸小蜂
而作蜜者。及諸泉源處處流溢。及諸那陀園
快樂無比。有罵詈所為成辦。諸求咒術為彼
示慚愧。眾生修行道者為厄難者而作救護。
名曰忍辱仙人。是時迦藍浮王往入深山欲
獵麋鹿。適入山中見此忍辱仙人便前跪問。
在此深山為求何道。忍答曰求忍。是時大王
不自觀察。亦不觀察行欲有所試。即時便作
是說。我今當截汝手腳。即截彼仙人手腳。復
作是問。汝今為求何道。是時忍答言我求忍
辱道。即時嘆譽忍辱之德。是時大王倍懷瞋
恚欲傷害其命。是時仙人已截手腳。便作誓
願言。使我世世勿懷嗔恚亦不有瞋恚。於彼
大王解知諸法皆悉虛空。復有異仙。人往至
彼仙人所而作是問。云何神仙不起瞋恚於
彼王耶。若行此忍辱之時。有此大忍辱之力。
當於爾時不起瞋恚之意。觀此血色亦不變
易。是時護世四天王往詣彼仙人住處。是時
提頭賴吒。頭面作禮便作是問。我今欲殺
迦藍浮王為可爾不。作是語已。是時仙人默
然不對。時第二天王復作是問。我今當殺
彼男女大小及城郭人民皆悉蕩盡。作是語
已。是時仙人默然不對。是時毘樓[卄/披]叉王復
作是問。我取彼境界國土所有人民盡取殺
之願見聽許。是時仙人默然不對。是時毘沙
門王復作是問。我欲取彼境界國土移著他
方願見聽許。是時仙人歡喜歡譽忍辱之德便說此偈
截頭目手足  不起怨惡意    所有盡施彼  況當於世間
是時護世天王復作是問。云何仙人欲求何
等道。是時仙人答曰
欲使彼王身  無有惡行報    彼王雖兇暴  憂彼不自憂
若菩薩修行三昧時。設入彼三昧有所緣心。
未曾忘失亦不放逸專其一心。若復不慇懃
求方便亦不受諸行。解諸法味不著於法。於
彼地中亦無結使。彼三昧之中清淨無瑕穢。
伏外敵無怯。弱一心解其氣味。心無所著降
伏志性未曾懈惓成其所行得三昧。歡喜根
精進不移念不錯亂。一劫所修覺知道品。念
猗歡喜勇猛所獲。皆依猗智漸漸得歡樂
處。然菩薩行於彼三昧。行時起三昧善行已
辦三昧。善行若行若住未曾失之。彼以有此
行善法具足。起諸善行諸所求皆悉現在前。
設心有愁憂漸降伏其意使不忘失。思惟增
益增益善。若心放逸復思惟善法。若心懷愁
憂緣縛所繫即能思惟彼解脫善。於己境界
威儀悉善。為人演說亂想穢病及餘種三昧。
諸功德具足三昧彼處。彼處三昧行報之果
實最為善行。猶如青青樹木現淨解脫。及餘
青黃白黑皆隨彼三昧來往無所罣礙。欲以
三昧力火聚日光無所不照。彼得天眼亦復
如是晝夜徹照。亦復得天耳徹聽有如是之
力。彼菩薩得是三昧無限無量不可稱計。盡
由三昧之力亦由思惟。由不懈怠由智慧明。
知卷知舒亦由悕望三昧。由去離惡相由逆
順三昧力。如是眾想是彼三昧所生。彼彼總
持門成三昧。所適之處亦無疲惓。求其方便
不堅固三昧故而行三昧。為一切欲故降伏
心意。善擁護思惟亦不錯亂隨意自在。不說
人過無量無限無有窮盡。於今三昧斷諸狐
疑放種種光明。依一切善法諸結使淨。數數
習三昧依一切善法。於是便說此偈
獲此解脫心  三昧無罣礙    新頭趣大海  駛流難可制
若意有所欲  心亦不移轉    欲斷境界水  皆是根門行
我於百年中  擔負父母行    不充我所願  能報父母恩
已得將護彼  指授父母處    能覺知如是  世之所悕有
是時菩薩行堅固心時。收攝解脫有如是方
便。彼有勇猛意所為無罣礙。不為人所制持。
是故當方便求。昔聞阿蘭迦蘭。起諸禪定捨
彼禪已。更求三耶三佛無上道。便往行南半
由旬。中詣彼空閑處作種種苦行。噉果飲水
著純黑皮衣。在樹下結加趺坐。或時飲水或
時食果蓏或時服氣。作如是苦行於草上臥
或以灰自擁。樂著於彼三宿之中顏色不變
易。九日之中禮跪祠火。諸放逸者隨彼言教。
或時祠天頭目漸羸。兩臂露現。或翹一足身
體僂曲。亦不盜竊以法自樂。於彼苦行求道
亦不飲食。皮骨相連身日日極。身黑面色萎
黃猶如箜篌內無有實。肋脊悉現形有百變
不可觀省少壯之貌永無復有。猶如老象無
所任施。坐臥行步而無有力亦不能語。雖復
貪命不久在世。當於爾時天使已至彼所住
之處。為設方便有如是若干變化。彼為法故
寤寐不失其節。如是求解脫不顧其身。於是便說偈言
設我當融爛  人身分為百    又無瞋恚想  眾生至無異
彼意何可貪  苦惱無數變    有計吾我想  眠與死何異
是時菩薩多聞之時。所謂聞名者。自稱揚其
德最為第一息心。眾人所敬待。志性不亂所
聞能持。聞持具足亦不忘失。觀察其義除去
憍慢。有如是之業與智相應。今悉聞知以智
無懈惓。恭敬於師長所願自在。若飢虛者起
大慈悲降伏大外道。無所罣礙亦無塵垢。於
異剎土現其道行。不為愛欲所染著。起方便
意為世人民欲使解脫。爾時菩薩有如是慈
心一切智所因皆是方便所起於是便說此偈
彼聞若干響  其色無有變    牢固不久存  況我今日身
最初受此法  有信於世尊    便生大智慧  除去諸結使
爾時菩薩行恩之時。識其恩德亦不忘失。便
有是智慧。欲報其恩造少功德永以不忘失
亦不永盡。猶如種少穀子終身不忘失。昔者
菩薩欲求無上道時。在一閑靜之處。有鸚鵡
菩薩常處彼樹。爾時有風吹彼樹木相切
磨。磨便有火出火漸熾盛遂及山巖。諸生青
青樹木火悉焚燒。有鬱煙起色極自熾亦不
時滅。猶如日光塵煙俱起大小樹木皆悉被
燒無有遺餘。猶如天地融爛時。須臾之間聞
見者皆為恐怖。所焚燒物隨時便盡。諸樹木
皆悉盡。爾時菩薩為鸚鵡身。一夜之中便作
是思惟。猶如飛鳥止此樹木。當有返復之心。
與彼相應便起恩意。況當我等長夜處其中。
亦不能得滅此火。我今政是時現其威力往
詣大海中。以兩翅而取其水在彼火上而灑
其火。或以翅灑或以口灑東西馳奔。是時有
神便說此偈
此火甚熾盛  煙雲不可近    雖有此善心  亦不能得滅
是時菩薩鸚鵡語彼天言
我處此山中  未曾失其恩    云何當捨去  使火燒此林
今我有此力  意欲滅此火    不空居此山  欲得報其恩
爾時樹神復作是說
此鳥有恩慈  其色甚端正    此是應人法  世之所希有
爾時天神作是思惟便語彼鸚鵡菩薩言
知汝有恩慈  為汝當滅火    相愍有此心  我當速滅火
爾時有大雲  愍彼鸚鵡故    今當滅此火  使彼願獲果
況當成等正覺。於是便說此偈
如來在彼時  有此恩慈心    諸有發歡喜  天人所供養
以能到彼岸  遠離生老病    篤信已牢固  統攝十方國
爾時菩薩著袈裟時。為世人軌則。為眾生等
變俗就道。此是大幢蓋。如是捨國王妻子。出
家學道以度諸狐疑。是時菩薩著袈裟時。有
如是增益功德。曾聞過去三耶三佛。遊在園觀
花果茂盛欲得出家。於彼園中人民遊行。有
佛出世觀無厭足。人民熾盛於彼園中無有
眾音。著袈裟三色清明。耳嚮解脫聲音柔和
壽有限齊一切自歸。為一切苦故降伏瞋恚
色如赤銅。盡力喘息煙風起。見色已便作是
說。然與我心相應。起此心是我解脫。是時護
袈裟有眾功德捨彼瑕穢緣是之故便說此偈
亦不自識名  與彼而相應    亦不善浴洗  降伏故來此
速降伏彼果  割己無所惜    口作善言教  必當自壞敗
雖復作此觀  與我說是義    我當惠施彼  忍此苦惱業
已自割己降伏其心。便作是語而說此偈
莫作苦惱患  有如是慳嫉    此果雖復小  惡報無有限
爾時菩薩樂閑居靜處於彼園觀。清淨無眾
亂亦無眾事。行到彼者皆懷恐怖心所愛樂。
曾聞有仙人所居處極妙無比。廣說如上仙
人所住處。彼所有眾事皆盡無餘。遠此園觀
去。當於爾時未定阿惟三佛菩薩為兔身。是
時兔依仙人住。時兔見仙人下山。便以偈語仙人言
人身處世間  極妙無有比    已得生人間  應處山林園
善哉此仙人  善色面親近    無有眾瑕惡  心自能降伏
殺害之所起  自知齊限量    能自降伏心  無有境界想
已捨境界可食。我為出家故求解脫道。心意
決了莫捨甘露。去彼悕望意功德同處山林。
有如是三昧意無眾亂。已處此山林。當樂此
山林。如夜月照明日照於晝。能仁有恩慈應
住此山林。然仙人少壯時。於彼山林中而居
住。今年已老何緣捨此去。時是仙人便作
是語。自伏其心倍復歡喜而作是語。若仙人
去者誰當樂此住。菩薩兔便說此偈
我今無此豆  粳米及餘穀    心能自降伏  願住此山林
爾時成阿惟三佛遂住於彼。照明於世間樂
彼閑居。以是之故當住彼山林。便說此偈
境界甚庠序  山林行苦業    常樂居閑靜  當自思惟行
懈脫身功德  心意常和悅    智慧極微妙  當親近山林
爾時菩薩有此親友之心。常懷慈心自省所
生如實所生。如所聞有山林中廣。說如契
經。便作是念。此山林無有眾果。諸法解脫以
忍法解脫。是時菩薩長夜之中有此慈心。諸
法解脫於彼人民無所觸嬈。於彼端坐思惟
不移動。鳥巢頂上。覺知鳥在頂上乳。恒恐
懷怖懼卵墮落身不移動。是時便觀察便捨
身而行彼處不動。善慇懃力生樂攝彼。是時
鳥已生翅。已生翅未能飛終不捨去。今行此
慈竟有何奇亦不恐怖。眾生亦未曾為如是
自知便。說此偈
彼能辦此事  故于人中大    亦不觸嬈彼  此德無有上
是故彼世尊  最為第一神    故在道場處  功德自備具
是時菩薩行悲時。自有力勢堪負重擔求一處
所。一切眾生我當度脫之增益功德。於諸苦
脫無力者除世愁憂。無救護者為作救護。無
悕望者為作悕望。無力勢者為作力勢。諸疾
病者為作醫王。為老者示現少壯意。為少者
示現有力。曾聞世尊行道之時。無數比丘前
後圍繞。火焚燒園觀時。比丘見大火煙起。
各馳走向世尊。或有嘆譽世尊者於如來前
住。彼諸比丘住如來前觀者。於是便說此偈
如我無疇匹  三世功德具    以此至誠語  使惡速休息
說是偈已。是火聚火即休息。是時諸比丘嘆
未曾有。皆是世尊之恩力。歡喜於如來各各
嘆說此偈言未曾有。世尊告曰。諸比丘在一閑
靜處。種種境界若干種色。當於爾時我未成
於等正覺。爾時我為桎梏羅瞿也。從彼生
已來年少自在。好施於人求微妙行。當於爾
時褰荼國界人民熾盛土地豐熟。多竹林葦
樹木高峻。時火所燒極熾盛漸及山澤。有如
是之變。廣說如契經。爾時有群鳥眾。各各產
乳翅羽未生。或有翅始生者。或有墮地者。或
有破頭尾者亦不堪任飛。或有飢餓者。見彼
火熾盛各欲飛去。我爾時見此火已亦不護
身。無數百千劫功德有如是護心。我爾時於
彼清淨便發此心。使此眾生脫此大患。爾時
我便滅此火火即時滅。我爾時於彼園滅此
火行此悲心。況我今日成大悲。今日火當滅。
於是世尊便說此偈
由少之所生  本觀一切變    一切皆悉壞  慈哀於眾生
彼火即得滅。火滅未久。以智慧明滅世人火。
爾時菩薩為生死故。菩薩欲生時。救濟眾生
觀生苦本。曾聞空靜山林之中。有烏鹿鴿蛇
在彼止。於彼有仙人菩薩常處其中食果飲
水。爾時烏往詣彼仙人所。在一面立。便作是
說。世有何苦。爾時烏便作是言。飢為最苦。由
何因緣而生此苦。我等各各自當陳說。身體
疲極煩熾諸根不定。口不能言耳無所聞。常
懷思想。是故飢最為苦。此苦患身火所燒。由
此飢饉此病難療。共相牽連皆有如是之苦。
是時鹿便作是語。驚怖為苦。所謂驚怖者。身
在獨處見獵師常懷驚怖。身心之穢常恐無
此身。復畏獵師欲殺害己。此身有何牢。要住
無常處馳走東西。此驚怖者由何而生。常有
此念。彼一切有是行。捨離一切身。我等有此
身常。懷驚怖須臾不寧。皆是本所造壞敗之
苦。有如是驚怖。以是之故。驚怖為苦。是時鴿
便作是語。欲最為苦。更樂其中心境界淨。思
惟所處無脫此欲患。此欲猶如火。亦如脂酥
著器。然則熾狂有所說染著其心。欲火亦復
如是。染著其心消盡其形增益諸縛。無數劫
為欲惑會合熾然燒人形體。以是之故。欲最
為苦。時蛇便作是語。瞋恚最為苦。所謂瞋恚
者。便傷害人命。無有尊卑。增諸罪根。身體顏
色常變易。動有殺意。頻蹙眼赤牙齒長利人
所惡見。搖頭動身長息吐毒。身體肌皮純有
嗔恚之火。一切世人皆不喜見。常伏空處。
飢亦瞋飽亦瞋。眼視不善。有如是之變。彼猶
如火焚燒山澤。此瞋恚火亦復如是。以是故
瞋恚為苦。爾時菩薩甚深之智。思惟此已。便說此偈
一切皆悉苦  親近其顏色    生者必有苦  聽我今所說
猶如此大患  苦惱無有限    一切是生根  是故生非真
若有必成菩薩道者。流轉生死以慈悲喜護
愍一切眾生。以捷疾之智無所罣礙。有勇猛
意修一切智。無懈惓之心教化無有狐疑。常
懷等見志性牢固不可沮壞。得彼氣味不失
其志。有力堪任分別諸法亦不毀漏。彼成大
智慧施意解脫無變悔心。一切惠施如濕鞞
國王。常修淨行未曾懈惓如摩訶提披王忍
力具足。如忍神仙戒不缺漏。如布賴多學士
常樂出家顏色和悅。若復於愛敬之中意無
染著。如大須達施那王遊化世俗。瞿頻陀王
愛樂於法。如鬱多羅摩納樂閑靜之處。為伎
樂聲響清徹。如善覺菩薩在大眾中為師子
吼。皆得解脫至泥洹界。諸功德具足必成。於
道倍益諸德成菩薩行。於是便說此偈曰
倍無傷害意  菩薩功德淨    已志性牢固  如日放光明
愛樂如是法  福田無有穢    愍彼世人民  故說如是業
是時菩薩不懷恐怖。從兜術天降神。觀有為
行無常心無亂想。常自觀察知所從生處。亦
復自知更不受胎。有是真諦究竟其原心無
染著。降母胎中住彼處所亦無亂想。於彼觀
犯戒為惡行持戒為清淨亦無染著。於胎之
中無不淨行。猶如蓮花不染著水。於彼多起
道意。已有此智慧。諸天子常衛護。兜術諸天
遞來宿衛。現婬不淨行樂修梵行。自從菩薩
降母胎中。夫人之身未曾有穢。菩薩戒行極
為清淨。心無傷害之意。施行立誓審諦至誠。
欲出於家。大尊妙神天子。皆悉扶持胎淨無
惱。若舉足行七步。時懷出家意即觀四方。今
當向何方便無眾苦。香汁浴洗自然有香池。
皆是前世功德所致。天雨優缽拘文羅花而
供如來。於是便說偈言
無數世勞勤  救彼眾生故    轉輪無有量  天人得安隱
諸有天伎樂  皆得歡喜心    香輪在前轉  降伏眾魔怨
彼時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時。梵天眾皆悉侍
從。若世尊人民天眾圍繞時。此是第一相。若
菩薩從兜術天降神地為大動。若世尊覺悟
眾生塵勞無有雜穢。此初瑞應地為大動。彼
眾生之類塵勞永不生。最第一樂。是初瑞應。
若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時。有大光明照世間
界。是智慧光明相初瑞應。諸幽冥之處皆悉
見明。亦是智慧之相。若菩薩初生時舉足行
七步。此七覺意之瑞應。是時菩薩觀察四方
時。此是四賢聖諦之瑞應。是時菩薩大笑時
現度人之瑞應。是時菩薩夢見。以此世界為
床。須彌山為机。手腳垂四海之外。此是世
有常之想。此是甘露法味之瑞應。復夢緹隸
迦樹生齊上覆三千世界。此是道場之瑞應
天人所尊敬。夢見眾多飛鳥周匝圍繞。皆同
一色現眾成就之瑞應。夢見蟲頭黑身白現
優婆塞眾成就之瑞應。復夢見山頂上行現
得利不慳之瑞應。於是便說偈曰
瑞應未曾有  彼有大功德    起者必當滅  苦樂之所更
見彼皆歡喜  必當有佛出    如日除雲霧  無復有眾塵
是時菩薩志性不可迴轉如所說。如月初出
於幽冥處眾人所敬。即從座起欲得出家。是
時便起此心。此最後有斯三更樂。是時菩薩
從高床下。爾時亦起是意。此最是高廣之床。
如菩薩出城門時。是時便作是念。我不得道
終不歸還。猶如菩薩解瓔珞以授車匿。爾時
復作是念。計此寶衣最是我後所有。若復菩
薩以馬授車匿。是時亦作是念。此是我後所
乘馬。是時菩薩右手執刀自剃頭髮。是時菩
薩復作是念。最是我遺餘鬚髮。是時菩薩以
寶衣貿鹿皮用作袈裟。是時菩薩復作是念。
最是我應所著衣。若復菩薩在道場坐。是時
復作是念。我不解加趺坐。不逮一切智不起
于座。於是便說此偈
積德從小起  當獲無量福    猶水渧漸漲  必成大江河
觀此若干類  有為行所造    應食甘露味  消滅諸惡毒
一切智成等正覺時。觀世無常苦空。彼已成
等正覺無有眾惱。所可因緣成等正覺。起者
皆悉歸滅。知一切死者與彼生相應皆悉覺
知。是時分別眼識作如是覺知。高下隨眾生
所為境界所有。智已辦無有狐疑。於彼覺知
本因緣等。正覺無有邊幅。爾時有眾智生覺
知有道流布世間。覺知道不可移動。是時盡
越一切苦一一分別境界。若於一劫若百劫
若百千劫意流轉不可移動。無染著意亦不
亂。智慧無量亦不捨智慧。意善分別遊境界
裏求其方便。果報無量智慧悉具足。一切無
有罣礙。於是便說此偈
覺一切物  亦無有量  來往周旋    無所罣礙  悉覺一切  最勝所觀
除三界苦  當照世間  誰能分別    唯佛能解  欲求微妙  當求如來
如來隨時  與彼相應  所當成就    無有退轉
爾時世尊獨遊無侶亦無有師。功德無量欲
訓誨眾生。於佛法眾皆悉成一智成就成等
正覺。最尊微妙無等者。覺知一切塵勞所趣
根本一切皆悉成。念不移動以智分別一切
法度。以一切結使微妙最為第一。暢說一切
行故曰一切智。已有一切智。專其一心解一
切法。斷一切結使故曰一切滅。除去有無有
愛。亦無有伴侶。一切功德智成就。等擁護
一切眾生如父母愛子。展轉功德力成就。無
貪憍慢故曰最勝。布現八賢聖道而轉法輪。
彼喻如影不在日前在闇前。此亦如是。一切
結使不與道共相應。是故而轉法輪。於是便說此偈
一一功德具  彼不可限量    況色不思議  一切相具足
猶如月光明  而照幽冥中    眾寶集于海  釋種德亦爾
觀諸緣起已智度十二因緣。塵垢牢固起愛
著之智意馳其心中。或起有漏智造諸苦行
而得出要道。知欲滅諸結使故。無有苦樂之
想休息之想。智以無我故得增益。智與共相
應識身心空。智欲降伏少壯之意。染著其心
起依猗智。自省決了滅諸結使。起明慧智欲
降伏結使。起伏息智欲度彼岸故起輕舉智
自稱其身覺。眾生以諦挍授起滅盡智。緣彼
諦思惟有諸微妙禪。以彼思惟故起度彼岸
智。彼心得悕望餘者亦得悕望悉同其跡。意
有所猗而逮智慧四大休止處。思惟與相類
趣到彼岸。得天耳智等度彼境界。同其一行
已得等度彼岸。得天鼻智依彼識欲有分別
智。知他人心智所念。悉清淨有所修行。欲化
眾生故便得自識宿命智。為彼善色故敷示
四大。便得天眼智心有所覺。觀察戒清淨。得
誓願智大神仙功德。彼三昧種子所生度諸
三昧界。欲長益彼故眾生歡喜便得究竟智。
於是便說此偈
種種人思念  親近現在前    分別種種法  以示大神仙
當覺知彼業  以捨諸塵蓋    悉達觀察心  善哉人中上
彼如實而無有愛欲。不與彼愛欲相應。亦無
瞋恚及殺害之意。亦無愚癡覺知彼病。亦無
諛諂常懷柔和。亦不自嘆譽語出善教亦無
有想。除去悕望之想亦無彼此之心。不傷害
彼人。自得解脫無所適莫。有慈哀心所為皆
悉辦。非為無慈心有悲心。無雜穢想亦有護
心欲等度護眾生故有空心。禁戒具足有無
願心。智慧潤澤有無想心。亦無所染亦無
調戲。為世人民不離調戲。避諸惡業而說法
教。禁戒成就無所缺漏。三昧成就定不移動。
智慧成就皆悉至彼岸。十力具足無能勝者。
得四無所畏無怯弱心。獨步三界。於大眾中
而師子吼。於是便說此偈言
猶如此大海  廣博極微妙    十力一切德  智者之所觀
猶如此大海  瀾波搖動時    有人立彼岸  不究其功德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51010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