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曾褪色的遺跡
2013/04/13 07:03:01瀏覽292|回應1|推薦56


不曾褪色的遺跡
(林蕎毅/金門日報副副刊101.12.04副刊文學)

偶爾在影片中看到許多歷史遺跡,雖然旁白說明當地曾經如何繁華與熱
鬧,可是呈現在觀眾面前的畫面,卻只是一堆荒煙蔓草的土丘,或是斷
垣殘壁而極其破敗的景像,也有的甚至看不出任何端倪,僅僅成為滄海
桑田變遷過後的想像而已。

「後人只有透過歷史文獻、傳說典故與稗官野史等資料,然後發揮想像
力而加以憑弔罷了!」主持人似乎很感傷的補充說明。

當然類似的歷史遺跡,有些地方還是保存完好,像似浯島到處都是具有
時光意義的景點,所以遊客仍然能夠一窺當時的面貌,甚至依稀可以嗅
到金碧輝煌的氣息,以及許多留傳在深宮宅院裡的故事。

不過上述影片當中那些已經傾圮與破敗之景象,在漫長歲月毫不停留而
輾過之餘,通常都會讓人覺得不勝唏噓之嘆,進而感受到宛如廢墟一般
心情,實在不是一種令人覺得喜悅的氣氛。

即使在保存完好的宮殿遺跡當中,好比印度最為著名的泰姬瑪哈陵,如
此具有震撼人心的陵墓,遊客大都知道原來的帝王與陵墓裡的后妃,早
已經成為歷史名詞與圖騰而已,這種無可抵擋的事實與結果,正如人們
所提到的人生哲理說:這世間只是讓我們暫時借住,大家何必太過於計
較呢?

基於這樣的思維,如果人們想像古代帝王的魂魄,有一天得到上天的應
允而回到人間故地重遊之際,其所看到曾經是王國權力的象徵,如今早
已經淪為灰飛煙滅的荒地,甚至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之遺跡,那麼不知
道他的心情會作何感想?

尤其當他嘗試回想起坐擁無比權勢的威風,卻隨著時光巨輪之流逝與生
命之終了,因而心不甘情不願的劃下休止符之際,恐怕也只有不忍卒
睹、掩面而泣的結果,甚至終於體會了相見不如不見的窘境。

雖然人們揣摩帝王將相的心情,事實上並不是很實際的議題;可是一般
普羅大眾面對敗壞廢墟的情境,也許更會有五味雜陳而不一樣的心情,
好比有一位朋友就有類似的體會。

那位朋友任職多年的機關,由於組織精簡之故而合署辦公,許多人除了
接受辦理優惠而退休之外,其餘留下來的同仁便集中在一起上班,所以
原來分布於各地的辦公室,乃突然之間變成冷冷清清的房舍。

「當同仁們偶爾經過那些空下來的辦公室之際,不禁想起當時曾經極其
熱絡的往事;尤其當年充斥著人聲雜沓的氣息,比起現在門前車馬稀的
狀況,更讓大家備感落寞而難以釋懷。」他有感而發的表示此種心情。

談到他所感受到的情緒時,記得另外有一位同仁,特別為此而寫下一首
詩,詩句的內容為:

走過繁華喧囂的夜晚/即使留下旖旎的溫柔/卻在逐漸甦醒之後/發現已成
為枯萎的浮萍/宛如帝王般漂泊的靈魂/雖然徘徊在歷史的遺跡裡/更嘗試
回憶金碧輝煌的宮殿/終究只找到傾圮的廢墟/當哀怨泣訴無悔的尊榮時/
不經意邂逅頹廢的旅人/彷彿看見失心而蒼白的臉龐/只留下失望與憔悴
的記憶/於是佇立於夢境裡的呢喃/無不訴說著浪漫而飄緲的傳奇/徹夜等
待眷戀的人悄然入夢/哪知驀然發現孤寂而空靈的心

這首以「心靈的廢墟」為題的小詩,似乎代表了很多人的心聲,乍看之
下彷彿是一首傷情詩;可是仔細推敲其原來用意之際,似乎可以理解作
者充滿失落與徬徨的心境。

「這是一位中年失業同仁所寫的詩篇,雖然詩句當中看不到怨懟的情
緒,但是在不經意詮釋廢墟心境之餘,確實對於未來抱持著茫然的態
度,甚至像似衝不破那個極其堅固的繭一般,亟需要尋求生命的出口而
藉以紓解壓力。」朋友嘗試理解原作者的心境而加以解釋。

其實隨著大環境的變化,以及資訊革命普及化之影響,人力資源過剩而
失業的現象,顯然是未來大家所必須面對的議題,所以詩句當中凸顯了
「心靈廢墟」的情況,也許將會因此而日益嚴重。

如此一來,當人們在感嘆帝王、宮殿與廢墟的情愫之餘,或許在這些日
常生活上最為切身之痛的事實,應該也會如影隨形一般的發生在生命當
中;假使人們有感於歷史廢墟之憾,那麼在心靈廢墟的陰影籠罩之下,
豈不成為褪色的廢墟而無可奈何?

當然人們或許不必此悲觀而自怨自艾,因為困頓與障礙總會有轉機的時
候,這是生命所必然面對的過程之一,人們最為需要抱持的心態,想必
就是用更積極而正面的態度而因應。

因此當我們討論到此種心靈狀態之際,想到那些沉溺於廢墟情境的人,
假如能夠轉換另外一種心境,用充滿愉悅與陽光的心情,來迎接每一個
新鮮的一天,也許就可以甩掉無謂的煩憂,讓自己擁有一個既實際又美
好的生命旅程呢!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7099839

 回應文章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聖經 傳道書 1:1-14
2013/04/14 21:31
在 耶路撒冷 作王、 大衛 的兒子、傳道者的言語。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 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人一切的勞碌, 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甚麼益處呢?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 地卻永遠長存。 日頭出來,日頭落下, 急歸所出之地。 風往南颳,又向北轉, 不住地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裏流,海卻不滿; 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 萬事令人厭煩 , 人不能說盡。 眼看,看不飽; 耳聽,聽不足。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 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 哪知 ,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過的 世代 ,無人記念; 將來的 世代 ,後來的人也不記念。 我傳道者在 耶路撒冷 作過 以色列 的王。 我專心用智慧尋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 乃知 上帝叫世人所經練的是極重的勞苦。 我見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