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給小妹的一封信
2013/04/19 15:40:34瀏覽275|回應0|推薦0

主旨:給小妹的一封信

現在是民國102年,父親也過世12年了。
我總認為,富貴如浮雲,當我們有能力去幫忙他人,我們感恩上天給我們如此福澤,當我們窮途潦倒,山窮水盡,不敢奢望他人來感恩圖報,雪中送炭,只求可以平安度日。但很遺憾的,世上就是有人不知惜福感恩,反而恩將仇報。為了維護我們那殘破不堪的家園,保有尚存的一桌一椅,為了年邁的母親,為了我自身的權益,也為了父親的清白名聲,促使我寫下此信函給你。

當年父親事業出現危機,債權人紛紛上門,不是要一塊田,就是來要一塊地,只有一位鄉親沒有上門來討債。(父親向她借了800萬)

“媽媽,你再不去討,等一下他們家的田產就要被其他人搬光了“這位鄉親告訴他女兒,“我們是人 就要懂得感恩圖報,40年前,我是人家的長工,阿助伯(祖父)及老板對我們這些長工很照顧,田裡的地瓜採收時,比較好的拿去賣,賣相不佳的次級品,分送給員工,怕我們扛不動,還用卡車載送到我們家,如果沒有當年那一袋地瓜,我們早就餓死了,哪有今天 ?

另外一位鄉親,是我們住在老家牧場時的鄰居,20多年前,他先生車禍受傷,爸媽前往探視,並且包了二千元紅包(這也是鄉下地方的人情味)也是父母親隨手會作的小小善行義舉,一份對他人的關心與祝福。等到我們家道中落,媽媽車禍受傷 在台東馬偕開刀住院治療,這位鄉親跑來看媽媽,並且也包了一個二千元紅包,媽媽婉拒對方,“妳的經濟也不好,我不能收,妳來看我,我就很高興了“
“妳一定要收下,因為當年妳跟妳先生也曾幫忙關心我們,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媽媽早就忘了,而對方掛記在心中20多年。只要她下山到初鹿來,一定會到我們家,看望我媽媽,並且送我們她自已種的水果。

我們家的親友,(包括父系與母系),從我們家所獲取的好處,絕對不只是一袋地瓜,一個二千元紅包,但我從未聽到有任何人來對我們說一聲感謝。不知感恩圖報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人忘恩負義,還想來趁火打劫,這樣的人,天理難容。

    當年大阿姨離家出走,留下3個小孩在東部老家,媽媽會去探望他們,(給一些零用錢,買東西吃,表達一份關心)她回台東都住在我們家,前後長達數年,他們家的房子,是爸爸借給她200萬買的---。
當這些親友有困難時,可以來向我們開口尋求援助,我們的父母從不計較棄嫌,試問,以她們家的情況(一個旁人眼中的問題家庭)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不要說借錢給你,連你上門去吃個飯喝杯茶,人家都不歡迎,不是嗎?今日我們家道中落,山窮水盡之際,連一個棲身之所也沒有,請問我們要到那裡去 ? 哪一個親友會伸出溫暖的雙手 雪中送炭來關心我們 ?

當我在父親工廠上班時,有一天,我要到台東車站接送一位高雄來的貿易商客戶,我騎機車,並且請了一輛計程車來載送客戶到我們工廠看貨品。“Jade小姐,你開車來接送我們不是比較方便嗎 “我不會開車,我爸也不在公司,所以只好委屈一點請你們坐計程車”我不好意思告訴客戶,我爸不准我們家小孩開車(因為他認為哪是奢侈的行為)連我們要用自已微薄的薪水,用分期付款方式(不是叫老爸出錢)也不可以,“如果妳們去買車,我就打斷妳們兩條腿,斷絕父女關係“這就是我們的父親,一個他人眼中有錢有勢的大老板。

當妳的三姐在父親工廠任職時,因無法忍受父親長期對我們兒女 不近人情霸道嚴苛的言語暴力與羞辱傷害,她選擇離家出走,此時我們家的親友(如大阿姨之流的人士)就開始落井下石  她們這樣說:“某某家的女兒好驕貴,她爸爸不買車給她們,就吵吵鬧鬧離家出走,真是不孝、不懂事“   很多人很羨慕我們家的小孩,家境富裕,有錢有勢,功課又好,但我們的辛酸委屈,沒有人知道。

當我們在台北租屋時,經常要煩惱,下個月要搬到哪裡去 ? 還有餘錢可以付押金嗎? 當年我帶妳們上台北(準備重考),在永和租屋,父親只給了我們二萬元,而我們房子的押金就要二萬五,何況還有其他生活費及補習費要支付。
我只得向台北的同學借錢,(不敢去向住在東部的同學借),因為我這個他人眼中的千金大小姐,要如何向他人開口借錢,要交弟妹的補習費?(難道我們家很窮嗎?)

    別人家境不好經濟有困難,可以向他人說,可以向外界求援,(我們的親友 會出面找我們的父母幫忙) 請問:當我們有困難委屈時,要向何人去訴說 ?要到何處去求援 ?當時我在房地產廣告公司任職,早上6:30準備好你們的早餐,及要帶到補習班的便當,就趕著到公司與工地,忙碌一整天,回到租屋處,已快深夜11點,房地產的待遇比較好,就算再苦再累,我也要忍耐,我一直做到我身體出狀況,腸胃嚴重發炎才離職,(因為我大部分都是待在工地,吃大鍋飯,喝工地地下水,不知不覺 吃進許多受污染的食物與飲水)

生活已是如此辛苦,媽媽還時常打電話來說:某某親友的小孩,也在台北,她的媽媽想叫她搬來跟我們住,“某某親友說,我們家的女兒工作賺了錢 也不寄一些錢回家“(是的,我們能力很差 因為我們連房租與押金 補習費 都快交不出)

許多人之所以會借錢給父親,那是因為過去的二、三十年,他們從父親身上A到數不清的好處,如果他們出借100萬給父親,就算最後沒有拿到一塊田,一塊地,他們一點也不吃虧,早就荷包滿滿。父親生前向大阿姨借了8萬元,問一下他們,過去的30年,她從我們家所獲得的好處與幫忙協助,有沒有超過8萬元?當年她們可以來投靠我們,求我們幫忙度過難關,不知當我們落難蒙塵之時何處是我們避風的港灣?哪裡可以讓我們擋風遮雨,親子不再分離,手足不再流散四方?

當父親過世,我們忙著辦後事時,我們家的親友包括父系與母系  居然忙著勾結他人 要向我們敲詐一番。“你們要請人燒紙錢給你爸爸”“你們要請人來糊(紙)房子給你爸爸”“你們要請一些道士來作法,怎麼可以叫佛教團體的志工來幫忙呢?)“凡此種種巧立名目的A錢藉口,不一而足。

   因為佛教團體的志工  是我們姐妹找來的  他們無上下其手  所以要找外面道士 同流合污 向喪家A錢(例:道士向我們報價5萬 他們會向對方要求1萬~2萬紅包回扣  我們如果付5萬 其中1萬~2萬就會流到這些不肖親友的口袋中 看到這裡 妳是否還天真的以為 :親友好熱心幫忙 他們是 “假關心  真A錢”
 
   四叔過世時  同樣A錢戲碼再度上演四叔家的小孩  資質並不特出  但他們完全知道這些不肖親友的不良企圖 當四嬸大腸癌過世 他們家小孩主動宣布四嬸後事  她們會自己處理  不勞諸位親友長輩費心 (換言之 不要想再到他們家A錢) 如果妳還不懂  認為那些親友”好意來關心  很幫忙 妳很感謝 ”

我們父親的後事  最後是我們的父系親友詭計得逞,母系親友沒有辦法分一杯羹(因父系親友講話較有份量)最後大阿姨出面  半強迫要我們借一萬元給小阿姨(“聽說”他家小孩沒錢交註冊費  這句台詞  我從小聽到大  (幾乎上門來向父親A錢的99% 都有說過)  想不到  連他要去上帝那裡報到時  居然還有不肖親友跑來說)

就算是債權人,在我們服喪期間,都不敢上門來打擾我們,(伸手討錢),在親友有難 沒有錢辦後事,要靠他人善心幫忙的白包 勉強支付喪葬費用時, 我們的父系與母系親友  居然想聯手來A人家的喪葬費(白包),做人可以這樣喪盡天良嗎?

有一天 我出門倒垃圾  高媽媽(他兒子跟妳三姐同學) 問我說:”你的2妹妹在哪裡 ?你們家小孩結婚了嗎--- “ 他們算是很單純的家庭  很少說人事非  但連這樣的鄉親鄰居  都對我們有很強烈的異見 更不要說  其他品德修養  惡劣低下之人士

我們家斜對面的雜貨店阿星,跟父親有債務糾紛,(爸爸欠他27萬) 他一天到晚對我們人身攻擊,惡行惡狀  罄竹難書,鄉親們不知,過去的30年,他從我們家所A走的好處絕對超過27萬。媽媽頭腦清楚時,會覺得對方無情無義,但更多時後,他會坐在雜貨店門口,口出惡言羞辱自己的小孩。

“我的兒子一定是被女生A錢A怕了,跟人家糾纏不清,被對方告到警察局,才不敢結婚”(他沉迷簽賭六合彩,整個人已不正常)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小孩,在外受苦受罪,而他居然把小孩辛苦賺來的錢,拿去簽賭,揮霍一空。
當交不出房租水電,他去跟親友哭窮借錢,“我家小孩沒有寄生活費給我”我們的親友警告媽媽,日後不要再來打擾,他們不歡迎,媽媽可曾想過,他的種種離譜行徑,讓兒女蒙羞,日後要如何在社會上立足做人?“我們小女兒,很沒本事,不像我們家親戚的小孩 在台中買了房子---”“我的大女兒,很不要臉---”

我們的鄉親,經由媽媽大嘴巴的四處亂講話,每一個人都對我們家小孩,有非常深的成見與歧視,沒有人想到我們的委屈與心酸。(誰來拭乾我們的悲淚?還我們一個公道與是非)

那些跟我們沒有債務糾紛的,例如:周家的媽媽(我們家對面以前在賣菜的)他經常來我們家借東西(一把小鋤頭,一個竹篩)美其名是借,其實是A,有去無回,(像他這種的鄉親,不在少數)

有一天他又上門來借竹篩,要曬梅子,並且要把梅子曬在我們家大門口(會妨礙我們出入)  她一付有恃無恐模樣,就是要曬在我們家門前,他帶著他的大女兒(阿雲)上門來理論,他的女兒居然說“這又不是你們家,你們有什麼資格講話”(雖然我們房子已抵押過給他們,但承租人仍然是我們吧!) 我們的鄰居鄉親  明知對方不講理  卻無一人 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而是落井下石  附合周氏母女  對我們口出惡言  人身攻擊   人情似紙張張薄  只能嘆一聲 世態炎涼 沒有公義是非  只有利益傷害 (這就是我跟媽媽今日在家鄉的處境  )

我們鄉親正興起一股種咖啡熱潮,我本來想去一位鄉親的咖啡園打工,跟他們批一些咖啡來賣,兼職一番。“我聽雜貨店阿星說,你爸爸欠他20多萬,你媽沒什麼水準----”所以他不願跟我合作,也不願介紹打工的機會給我。
面對這樣四處抹黑中傷打擊我們的惡鄰居,面對這樣一個無知受人利用擺佈的母親  我只有無言以對。當你在台北逍遙快活時,可曾想到自己的母親、手足就在遙遠的故鄉,任人羞辱踐踏,落難蒙塵。

民國95年,是我離鄉多年後  第一次回家  因媽媽車禍在馬偕開刀住院。此時母系親友  打著關心媽媽的名義,出面要向對方索賠50萬。第一時間,我也上當,誤以為他們是好意,要幫我們爭取權益,一如當年,爸爸過世時,你看到爸系親友與母系親友的出現,天真的以為,對方是好意來幫忙父親的喪葬後事不知他們包藏禍心  居心不良。(事實上,他們關心他們口袋的荷包,要利用父親A我們家喪葬費,利用母親A對方的醫藥賠償金) 

大阿姨之所以與小阿姨2人聯手,除了想要回他的8萬元(如果順利A到50萬)因她借了100多萬給小阿姨(但她蓄意不還) 大阿姨不想再當冤大頭  不願再出借  故選擇與她2人聯手 轉向我們家A錢  除了想要趁機回她的8萬元之外 更重要的  小阿姨是來A我們家的錢 不是A她口袋的錢 她們2人狼狽為奸 明白了嗎 (假關心 真A錢) 
小阿姨知道自己信用不佳  形象不好  她不出面 讓大阿姨來說 (因我們較不會有戒心 且媽媽容易受大阿姨搧動誤導 不懂得提防此類親友)  看到這裡 你是否明白 為何我們家有風吹草動之時,周遭親友就會跑出來了(假關心,真A錢)

 他們心中盤算的是,若能順利索賠50萬,則可以向我們家伸手A錢(美其名是"借"其實有去無回),除了仗勢他們2人有出面”幫忙”另外他們還有更惡毒的藉口,逼使我們不敢不借 (小阿姨的先生 因受父親600萬債務拖累,所以房子被法拍 換言之我們虧欠他們600萬)
然而實情是,他們夫妻二人,不務正業,沉迷簽賭六合彩,敗光千萬祖產,交不出房貸,所以房子才被法拍。(跟我們家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是受姐夫他們一家人拖累  才來向你們借錢周轉----” 他們如此對外招搖撞騙  造成周遭親友對我們的不諒解  並以此利用傷害我們年邁的母親  意圖詐欺A錢 破壞我們的母女與手足之情

我們家現在的大同電鍋  是我民國95年帶回家的  媽媽沉迷簽賭六合彩  電鍋壞了 不願買手髒了 不願洗  吃完飯  不擦桌上水漬與汙垢(可怕吧) 她要把錢省下 拿去簽賭  而不想想是否衛生乾淨 是否會得皮膚病變    大阿姨曾送一個電鍋給媽媽  壞掉的  不會斷電持續燒煮 浪費錢不說  也會電線走火 非常危險  一個電鍋 才2千元  她如果捨不得買新的  最少要送修一番才送人吧(她把媽媽當成乞丐嗎) 媽媽對她娘家人  關心厚愛  無微不至  有目共睹  但看看  他們是如何對待我們的。

當父親發出病危通知,被救護車從屏東工廠載送到省立醫院時,因是跨縣市,要付三千元的救護車費用,事後,大阿姨批評我父系的親友,我爸的那些有錢有勢的手足兄弟,如何無情無義,連三千元救護車費用,也不願出,(最後是我二妹向幾位親友出面湊錢,你一千他五佰,才勉強交付)
我的父系親友忘恩負義 種種惡行惡狀,今人唾棄,試問:母系親友就有比他們好嗎?他們見到父系親友,袖手旁觀,一毛錢也不願支付,他們在第一時間有主動表明,願支付這三千元嗎?( 大阿姨也是三姐開口,才被動借了一千元)我的父系親友與母系親友,只是50步笑百步罷了,不是嗎?

今天換成是我,莫說人家對我或有30年的養育之恩,或有栽培照顧之情,與數不清的財務幫忙資助,讓我得享榮華富貴  我若是一個外人 見到他人有急難困苦,我會主動幫忙代為支付,因為是區區三千元,不是30萬,不是300萬,不是嗎?(也許有些人的字典裡,沒有是非道義,只有利益,沒有感恩惜福,只有忘恩負義。)

媽媽在馬偕開刀住院時,我們不得已 向一位父系親友借了五萬,(我向對方說,因可申請保險費,會把錢還他,他才勉強答應),他們沒有幫我們出一毛錢醫藥費,反而與小阿姨聯手,出面來”借”錢,他人已有財務困難  正需一些醫藥復健費,你們還要來落井下石,壓榨人家,做人可以這樣嗎?
 六叔夫婦霸佔我們家財產(少說也有5千萬)他們之所以借我們一些醫藥費,(還心不甘情不願)是怕旁人說閒話,所以拿出一點小錢  掩人耳目一番

媽媽車禍受傷開刀住院時,所有人都勸她“你年紀大了,不要再騎車出門賣菜,太危險了,也賺不到錢,連付油錢都不夠”只有有一個人叫媽媽,要冒著生命危險繼續騎車賣菜,就是大阿姨,他想的是 如果媽去賣菜,他們家每天都有免費吃不完的菜,(那是別人血淚性命換來的,不知你怎麼吃得下?你會吃得心安嗎?)

三嬸有一次來看媽媽“人家告訴我,我們家(老三這一房)的小孩,比較有成就,有出息,我們的小孩,當公務員有鐵飯碗,要不就是領高薪的電腦工程師”真不知,如果他們家小孩這麼有本事,為何當初要爸爸出面幫他們償還5千萬債務,如果不是爸爸出手相救,他們一家早就流落街頭了。他人對你有情有義,你不感恩就罷了,妳連累他人(最後讓我們家破產倒閉)還敢口出惡言,上門羞辱踐踏一番,作人可以這樣忘恩負義,喪盡天良嗎?

當年我與三姐在台北汐止租屋,向miss官(姑姑的女兒) 借了二千元,他第二天打電話給姑姑,“媽媽,表姐很不要臉,居然向我借二千元,說要付房姐,”我們那個嗜錢如命的姑姑,第三天就到初鹿家中,上門向媽媽催討二千元,並且羞辱媽媽及我們一頓,才悻悻然離開。
他們母女可曾想過,姑姑向我們家借了近一千萬,一毛錢也沒還,更不用說,他們全家人從小到大的生活費,學費,大部分是我們 出的,(包括七叔的三個小孩,姑姑照顧,錢都是我們支付的,姑姑幾乎每個月到我們工廠來伸手A錢。)

miss官的大學學費,爸爸幫他付,當我們道中落,媽媽生病住院 他們母女可曾幫忙出一毛錢醫藥費?這是做人最基本的修養與道義,不是嗎?七叔夫婦向父親A了一千五佰萬(小筆的50萬,100萬尚未列入,他是爸媽養大的,連他們的小孩也是我們養,他老婆借給爸爸的20幾萬,用來交巨額的銀行利息都不夠,做人可以這樣泯滅人性嗎?不感恩圖報,還想落井下石)

父親剛過世不久,有一天媽媽拿了一份法院文件給小阿姨看,他不願告訴媽媽內容,也不願歸還文件,而是打電話說:他很關心我們家小孩,他作了一個夢,要找三姐(掌管父親公司財務的人)

寄到我們家的法院文件,百分之九十九是拍賣通知,只有那一份是補稅,因上面有數百萬被扣押的股票,爸爸委託公司以前的法律顧問太太去炒股票。莫說小阿姨這個外人,連我們家小孩也不能動用提領這些股票,因債權銀行有優先清償權。
最後他可能知道他無法A到這筆錢,騙走我們的文件,印章也無用,所以才把文件還給媽媽,之後,媽媽都是去找日文顧問辜伯伯,請教他相關事宜。

民國90年,爸爸辦後事時,我接到一通電話,是已搬到花蓮,以前住我們家對面的鄰居打來的(他小你一歲,有時會戲稱我們家老爸“岳父大人”)
當時他聽聞我們家出狀況,所以特別打電話來關心“大姐,你要記得辦理“拋棄繼承”如果不了解,你可以請教我”
他告訴我,他讀法律系,已取得律師資格,正等待博士論文口試審查。他很感謝很懷念當我們家鄰居,那溫馨美好的童年時光。我們家境較其他人富裕,逢年過節,爸媽會把家中拜拜的大魚大肉,分送給周遭的鄰居,所以他經常吃到我們家的雞腿。
他讀小學前,全家搬到花蓮,因開小貨車維生的父母負債一堆,無法在家鄉平安生活。如果當年他們沒有作出明智抉擇,搬離家鄉,試問:他能一路讀到博士班嗎?(早就被債權人押走,抓去當小童工賺錢還債)
想一想,當年大阿姨叫弟弟國中畢業就好,不要讀書,去工廠開堆高機,當工人,“別忘了,當年我們家有錢有勢他都有如此惡劣行徑。財狼虎豹的債權人更不用說了。

如果今天我跟媽媽要開個小麵店,賣個綠豆湯,開在那裡生意會比較好?如果是在故鄉,不要說生意難作,只有小貓兩三隻,恐怕我們還沒開張營業,就有許多財狼虎豹虎視虎視眈眈站在店門口,準備上門A錢敲詐一番!
(想一想那些跟父親有債務糾紛的債權人,每月要你五仟、一萬,以及我們那些不肖親友的貪婪嘴臉) 當我們全家人都離開  遠離牛鬼蛇神的干擾  不再跟那些財狼虎豹  有任何瓜葛恩怨  給自己  也給家人一個新的開始  新的機會  我們的日子  會不會平順一些 
也許此刻  我們仍然在探索的路程上  但只要我們不放棄  在不遠處的前方   就有一處人間桃花源  一個新天地  等待著我們

民國99年,(三年前),因不放心媽媽一人獨自生活,成為他人覬覦之的,我回到家  並且將書籍雜物 丟到資源回收車 除健康因素 (上面有10多年灰塵 會得皮膚病變) 另一原因 上面有我們家小孩的簽名 與許多學業用品 我不希望節外生枝 讓他人有機會做文章 甚而進一步來干擾我們家小孩 未料我的用心良苦 竟換來媽媽與你們的惡言羞辱"我這個女兒很敗家  很浪費 不長進---"我用盡心力保護的弟妹  是這樣來對待我 如此是非不分 欲將真心托明月 奈何明月照溝渠

 過去的30年  我一心護佑著你們 不讓你們受傷害  要讓妳們有地方住 有書可以讀  不讓他人來阻斷你們學業前途與幸福婚姻  但今日  你們竟然與當年那些迫害我們的親友聯手  羞辱踐踏我一番 欲置我於死地 你們要去認賊作父 甘心受他人擺佈利用 來傷害自己的父母名聲  傷害自己的手足情深  我也無可奈何  但只要我一息尚存 絕不向惡勢力低頭  要讓深山猶有讀書聲  有著公平與正義的溫暖力道
                   
 妳無法苟同大舅以高壓手段 強迫小孩要吃素 想一想  你自己有時是否也變作另一個 "大舅" 強逼她人要採用妳的方式   從台北到高雄 可搭飛機  高鐵 坐火車---也許你認為坐飛機最快最好 但有人經濟不寬裕  有人雖買得起飛機票  卻有懼高症  條條大路通羅馬 不是只有一種方式 當你認為搭飛機最好時 要想到 此種模式  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  (難道你要強迫所有人 只能搭飛機 而不懂得尊重他人  有自由選擇交通工具的權利嗎) 一個環保人士 騎單車到高雄  可不可以
 
有一天 媽媽在廚房煮大魚大肉  "等一下 你幫我把這些東西帶到某某鄉親家 我要去她們家拜拜 ""如果你要去土地公廟 媽祖廟 我都陪你去  我又不是神經病發瘋 財迷心竅 要到一個組頭家門前拜拜---"媽媽說:我若不跟跟她到組頭家拜拜 要用棍子把我打死(最後我氣憤難平 把我們家客廳玻璃櫃敲破 玻璃碎滿一地 )
 
有一次  我跟媽媽吵架 "你把小孩給妳的辛苦錢 拿去簽賭 拿給那些組頭花用 交不出水電房租 去向親友哭窮借錢"我小孩沒有寄生活費給我 ---我們要怎樣在社會上立足做人?"媽媽大概有些慚愧  那天沒有出門去簽賭 當天晚上7點 組頭打電話到我們家  逼問媽媽要簽幾號?(我們家幾乎山窮水盡了  他們還要苦苦相逼  難道我們連一聲"不想簽賭"的權力都沒有嗎) 看到自己母親如此模樣  任憑他人來壓榨她身上最後的一點微薄生活費  最後一碗米 最後一杯水 最後一滴血--- 身為兒女 於心何忍  

看完我的一番心得體悟  你還認為媽媽住東部老家最好,房租較便宜嗎?並天真的以為,媽媽在此地有娘家親友, 可以就近照顧(其實是“就近剝削”假關心  真A錢)  我曾經請大阿姨歸勸媽媽不要去簽賭六合彩  我似乎太天真了 因老媽去賭 敗光的是我們家的錢(不是他們家)所以痛苦無奈的是我們  (你寄的東西照樣收  錢照樣A  他們一點也不care )

母系親友一年三節莫說送盒月餅,連打電話來問候一聲也沒有 (唯一的一盒 是爸爸生前聘請的日文顧問,辜老先生送來的)。有一次,媽媽打電話給大阿姨,“中秋節到了,我好羨慕別人都在團圓烤肉,我買了烤肉架,你到我們家來烤肉”“我沒空,我很忙!”她掛斷電話,忙著張羅他從外地回台東過節的兒女們。(那個烤肉架仍在,擺在我們家玄關)當他們一家團圓時,可曾想到我們母親,倚門盼兒歸,淒涼無助,無人聞問的心情。

我很想告訴媽媽,“人家不稀罕來我們家烤肉,他要跟他的兒孫共享天倫,你只是他們眼中一個外人,一個家道中落的窮親戚而已”媽媽仍然不願面對現實的人情冷暖,仍然自我陶醉在親友巴結奉承的舊夢中。(親愛的媽媽,趕快從夢境中醒過來吧!)

你可曾想過 如果媽媽不是住在東部老家  她今日就不會自暴自棄 沉迷簽賭 越陷越深  我們目前房租每月約2千5(含修繕費) 另外"非典型房租"最少5千5(每月流到大家樂組頭口袋的賭金) 總共約8千 (住在東部有比較省嗎)  且媽媽整個人價值觀完全扭曲  墮落沉淪 讓人心痛    母子連心 妳雖不與家人同住   但當父母雙親 手足姊弟有難  家人不平安之際 因彼此有血緣關係  任和一方有難  另一方都會互相牽連 運勢會受影響     
  
想一想  我們的辛苦血汗錢 到哪裡去了? 一部分(2500)跑到L先生的口袋(一個忘恩負義 唯利是圖的人)另一部分(5500) 跑到大家樂組頭(一對霸道勢利的夫妻)  你有想過嗎 當你每月把8500的錢給上述之流人士  對自己  對整個社會  都是傷害 是向下沉淪 而非向上提升 惡性循環之下  會禍延許多無辜的人
 
短視近利的父親 選擇L先生這樣無情無義的人  來當事業合夥人 今天妳居然選擇他當我們的房東(繼續利益輸送給他)你有智慧嗎  你要繼續錯下去嗎 (難道我們過去30多年 被L先生的小老婆 傷害羞辱的還不夠嗎)

 人生有無窮的機會與挑戰   也有無限的可能   山不轉路轉  何苦作繭自縛  當我們把媽媽帶走  遠離東部老家  也就是告別過去的傷害與苦痛  不是嗎

里仁為美 擇不處仁 焉得智? 想一想 古代的孟母 為何要三遷? 今天換作是妳 面對這樣險惡的外在環境 妳可以平安自在過生活嗎  如果妳都舉步維艱 何況是媽媽這樣一個年邁無知  風燭殘年的老婦人 

民國99年,(三年前)我又回東部老家,因不放心媽媽一人獨自生活,成為他人覬覦之的,我心裡有準備,只要我回家一天,就有財狼虎豹環伺著我,跟我父親有債務糾紛的,要向我伸手討債,而我們家的不肖親友,一天到晚表面關心我媽,內心想的卻是 到我家來A錢,不是嗎 
我很清楚他們的技倆,也不想讓閒雜人等來騷擾我們,亂A我們家的財物,我們家的物品,一桌一椅 一瓶酒 一本書 假使不經過我的同意 而遭他人隨意取走,我可以向對方提出“侵占罪”之告訴,就算媽媽同意也不行,因你們侵犯了我的權益,那是我們家的財物,不是其他家庭的,更不隸屬那些忘恩負義的母系親友。

一個有良知的人,不會在他人車禍開刀住院 正需醫藥費復健費之時,還出面來伸手A錢,(不管對方賠償的醫藥費是10萬或50萬)不是嗎?,一個有良知的人,不會在人家忙著處理親人後事,且喪葬費無著之際,還出面裝窮   說他小孩沒錢註冊,要打人家白包的主意,一個有良知的人,不會惡意羞辱他人兒女,不讓人家小孩(且是唯一的男孩)  叫對方國中畢業去當工人開堆高機,一個有水準有教養的人,不會強迫他人才學出眾,家世良好的女兒,下嫁一個遊手好閒,不學無術之徒。一個有善心的人,不會刻意拆散他人母女親情,讓人骨肉流離,孤單無依。

問一問那些母系親友,今天換成是她們,遭逢家變,她會繼續住在原地,任憑他人上門來惡意騷擾A錢敲詐嗎?(換成是她們 早就連夜搬走  遠離這個傷心是非地) 她叫媽媽續住 不要搬走 就如當年她叫弟弟國中畢業 不要再讀書,到工廠開堆高機 當工人 那種偏差又自私自利的心態是一樣的  最後受苦受罪的是身為兒女的我們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身為這個家庭的長女,我無法容忍不肖親友,陷父親於不義,誣陷他的名聲,(謊稱受父親拖累,房子被法拍之事)”我是受姐夫他們一家人拖累  才來向你們借錢周轉----”造成周遭親友對我們的不諒解  並以此利用傷害我們年邁的母親  意圖詐欺,招搖撞騙  破壞我們的母女與手足之情

在此我鄭重提出警告,日後有親友再上門   巧立名目來A錢,我會採取法律行動,控告他們“詐欺” 以及“妨害名譽”(要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並且要求他們賠償)還原事實真相,還給父親一個公道。 

   俗語說:種什麼因,結什麼果。當我們蓄意詐騙他人錢財,惡意傷害他人兒女晚輩,阻斷他人幸福前程,拆散他人母女親情,會有果報的。不是報應在自身,就會報應在下一代兒女身上。
   小阿姨的兒子車禍意外,橫死街頭,他的先生腦部健康有問題,一直醫不好,大阿姨的兒子,一天到晚出狀況,惹事生非,慘遭仙人跳,連她的女婿工作事業也頻出狀況,連帶影響了女兒家庭生活---。凡此種種,都讓人想到一句話,舉頭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當年我沒有附合大阿姨之流的親友  我以前不如此自私自利 無知淺薄 以後我也不會 因為人生總有非賣品 靈魂與良知 不可以出賣 不是嗎
       
   當年縱令我能力有限 有感前途茫茫  我仍然排除萬難 咬緊牙關  帶你們離開 到台北繼續求學路  將心比心   是否妳也要為年邁的媽媽著想  想想她一人獨居東部老家 遭受他人排斥的異樣眼光 依門盼兒歸  那份淒苦無奈  無人聞問的心情 只因這一世 我們是一家人 我們是母女 我們是手足姊弟
 
   有一年大舅到我們家 擅自取走一本南懷謹先生寫的書(那是我買的) "媽媽的娘家 有夠沒水準 隨意動用他人物品"(三姐這樣說) "那只不過是一本書 才幾百塊  我們家又不缺這個錢 "媽媽無法明白 我們在意的不在於那本書是多少錢  而是此乃一種做人的基本修養 你必需取得當事人同意 不是嗎  

那一次媽媽在台東馬偕開刀住院,由我辛勞照顧,請大阿姨以我名義去申請看護費六萬元,(我若是去照顧張三或李四的媽媽,一樣會有此項報酬,,而且會得到許多的感謝,而不是剝削羞辱,不是嗎?)
六萬元不是六佰萬,六千萬,不是一筆大數目,但它是我應得的工作酬勞,任何人未經我的同意,無權私自挪用,把錢“借”給小阿姨,或交給你代為處理花用。若有人如此行徑,在法律上,我可以控告對方『侵占』。我要彰顥的是公平與正義,一種良知的覺醒。

(你告訴媽媽要幫我繳健保費  前提是:你必須經過我的同意才能如此  否則妳的專斷獨行 不尊重他人選擇權利  與大舅之流人士  強迫他人信一貫道  要吃素的無理行徑 有何兩樣)

   人的可貴,不在永不犯錯,一路風光得意,而是犯了錯,能夠自我反省檢討,從失敗中記取經驗教訓。堅強如我,也有灰心喪志之時。  然而當我們勇敢跨出一步  就更接進目標一步  找到為我們量身打造的那一把成功的鑰匙
上天給每一個人一畝田,不管是良田或惡地,善用你的智慧與慈悲,默默耕耘,有一天荒漠之地也會湧現甘泉。不用羨募別人,也毋需妄自菲薄,好好耕耘屬於你的那一畝田吧!

如果東部老家已不適合我們繼續生活居住,那要搬到那裡?天下之大,總有容身之處,只要我們避開財狼虎豹,遠離牛鬼蛇神的干擾,就能一路平安,找尋屬於我們的桃花源  一個重新開始的新天地,因為路是人走出來的,不是嗎?

別忘了,當年我們家可是貧無立錐之地,遠從雲林遷徙到東部發展的,我們現今的條件與能力,比爸爸當年好太多了,不是嗎?

Ask and It is given to you (只要你祈求,上天必然回應你的心願),讓我們誠心祈求吧!祈求上天指引我們前方的道路,走過黑暗的人生幽谷,迎接未來的每一個明亮天光。共勉之。吉祥如意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補充說明:
 
   因你是我妹妹   所以我寫下此信函   因不希望你成為他人的"傀儡提款機"  任人予取予求 造業一番而不自知 你明白我的苦心嗎?
   我最欣賞你的一件事  是當年我們要從大直租屋處 搬到永和 妳去找了一位搬家師傅 你告訴我 看到對方身上刺青 你有些害怕  但故作鎮靜 與對方閒話家常  表示友善   當時你人生地不熟  卻願意為這個風雨飄搖的家 付出一份微薄心力 願意與其他家人討論 商量對策 共度難關 很可惜的 在那之後 我再也沒有看過這樣的一個善解人意 體恤懂事的妹妹 為他人分憂解勞一番(而是不斷的衝突 誤解 與傷害 )

   我自己也有責任   因我個性要求完美 求好心切 無法考慮周詳一些   讓彼此減少一些傷痕與苦痛埋怨

  電影賽德克巴萊的一位女主角 她在劇中扮演賽德克族的領袖  莫那努道的女兒(馬紅)

 "為什麼別的演員 逃難時有的只揹一個小孩 或帶一些輕便物品  為什麼我要帶2個小孩 一個抱 一個揹 奔跑在泥濘中 承受比別人多的重擔與壓力 " 魏德聖導演告訴她  "因為妳是頭目的女兒"     
  
附上1封我寫給朋友的信   讓你明白我正在努力的事情  因為我相信   路是人走出來的   條條大路通羅馬
 
我初步構想是   若搬其他縣市(例:宜蘭 桃園)  我可以可通勤到台北上班  或打工兼職一番   若可能  順便開一小吃店 或早餐店
(我跟媽媽或其他家人皆可投入經營)  或是租一果園  有副業收入  又讓身體健康(親近大自然 對人有療癒功效) 也讓媽媽有一精神寄託
 
我不是要讓媽媽跟你住  (我會煩惱你們會吵架) 而是先離開東部老家   踏出第一步  騎驢找馬  再往前進行下一步
 
請轉告三姐  睡覺時要墊枕頭(避免腦部受太多壓力 產生病變) 免得日後她比媽媽更早得老年痴呆症 媽媽當年應該把你取名為招弟    但今日我們較缺新台幣 也許你可以改名為"招財” 或"進寶"哈哈 

吉 祥 如 意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大姐 / 2013年4月18於東部老家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onder108&aid=7521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