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曜) 錦糸町。給料日、信用
2016/03/01 11:27:27瀏覽559|回應0|推薦5

10月19日/Day 111


褲帶勒緊,慾望緊縮的隱喻,一種對應物理性消逝的貼身白描

----清晨穿衣,最後一顆扣子,已扣不近身。(diary p.124)


     「小范,等會兒把裡面也掃一掃」「誒,好。」接到老闆吩咐、速速換上制服,小胡已戴上防塵小白帽,將一盤盤榨菜分次端出。點表、菜單、茶杯都安置妥帖後,便一路從門口掃到前場、銜接廁所的走廊,就著走廊微光,我掃進了後頭包廂。忽地,一陣咆哮從廚房裡傳出:「哪有人關著燈掃地?」我趕緊停下手邊動作,跑到內枱前。「這樣哪看得清楚?」老闆指著冰櫃後方的三個按鈕,質問著。「唉呀,真搞不懂你是怎麼想的!快把下面兩個開關打開、快掃去!」「對不起,是!」後面包廂平常都沒怎麼用,每次掃也都不太髒,或許正是這樣我才大意ー任何一個動作、哪怕是一瞬的想法,都逃不過圓形監獄的高度審判。


     「私、チャーシューラーメンで」「じゃ、俺はチャーハンか!」男客們話說得快,得迅速將不熟的片假讀音轉換成這週的新菜色才行:「AセットとBセットですね。」我向他們再度確認。「はい、お願いします。」每次點菜都務必慎重的我,其實也還沒把握把「叉燒」、「炒飯」的日文「チャーシュー」(cya-syu)、「チャーハン」(cya-hann)聽懂、說好,雖再沒犯下點錯單或送錯桌的滔天大錯,但老闆可不這麼想,「妳書都讀到哪裡去了阿?」幾乎是把菜單扔到我身上似地,要我帶回家背好,不准再像今天一樣溫溫吞吞、不俐落。我捏著口袋裡早就抄齊新菜色的小紙條,只怪自己反應不夠敏捷、沒把昨天下的功夫發揮出來。


      自上週四下達最後通牒後,我就再也沒碰過收銀台,事情雖簡省一些、客人也再沒像那天那麼高鋒,但等客人上門的情緒一樣緊繃。「 妳以為這樣隨便擺擺就行啦?那麼多餐具,烘碗機也不見得每個都能洗得乾淨,」注重細節的老闆娘,掀開我原先蓋在乾淨湯匙飯碗的方巾,繼續說:「你在收拾時要是沒檢查乾淨,忙起來、送到客人手裡就來不及了。」我點頭稱是,真的發現有片乾癟菜葉卡在不明顯的碗緣底。「 髒了,妳用抹布也擦不掉的,就叫小胡重新用手洗。」扔下這句話後,她提前添了飯、早一步到銀行辦事去了。


      今天不問,真的不行了。進廁所更衣前,我反覆苦思不曉得用什麼措辭才好ー關於發薪的事。昨天問過小胡,他也說不知道會怎麼發薪ー對來一個多月就找到工作的他來說,這件事當然可以輕描淡寫、毫不在意,但對窮到跳牆的我來說,晚一天發薪就越不曉得下一頓的著落在哪裡。明知可能有失禮數,聲音再怯懦都要假裝鎮定:「請問...是明天發薪嗎?」


      正拿著毛巾擦臉、擦汗的老闆忽然一怔,轉頭望向已背上背包的我:「面試時不是都跟妳講過了?算到上個月25日,月底發呀?」他一臉不可置信地又再向我解釋一遍日本發薪的方式,然而,耳子裡只聽到他的怒氣,腦子裡還是搞不清究竟會發到上個月、還是這個月,如果是前者,那我這次領薪水豈不是只有一天而已?


     「謝謝老闆,我知道了。」怕再度觸怒他的我,只得壓抑住無解,逃離現場。

-------------------------------------------------------------------------------------------------------------------------------

(続く)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