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恭賀新禧
2007/02/17 15:22:10瀏覽414|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一年容易又春天。新春的足音,最先是從電台電視台推介賀歲專輯的廣告片段裡聽到的。這之後,各大百貨公司的年貨專櫃開始擺到了當眼處,北風臘味特有的腌腥味悄悄地在某個角落散漫開來,裝在粉紅色信封裡的賀卡開始塞進了信箱,然後是家家戶戶都動員了起來,大掃除、掛彩燈、張貼小飾品等等,最後是那些在外地工作或讀書的遠遊客紛紛都回鄉度歲,新年前夕日益高漲的歡騰氣氛於是終於推到了最高點……

小時候很享受這種看著春節的身影一斑一點地靠前而來,期待著不久的將來必然要出現的熱鬧與歡樂;這種滿心期待的感覺,如今回想起來,其實要比身在節日的情境當中還要美好得多的。後來在外地讀書的時候,對於新年卻有了另一種感受:節日的腳步還遠得很的呢,但遠遊在外的人就開始數著日子,盤算著如何訂購回鄉的機票或者車票,然後在擁擠的人堆裡終於順利地踏上了歸途,怔怔無眠地看外頭的景物切換,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往前頭推移,故鄉,唔,是越來越靠近了……

揮別了童年,人也不再滯留外地了,對於一些節日的到來,包括新春在內,後來自己反倒有一些質疑起來了:咦,平常的日子過得平靜安寧的不好嗎?為什麼非得搞得大夥兒都這般地忙碌,就為了那區區三兩天的恣意作樂?

小時候單純地相信著,那無形的時間真的是可以有新和舊的截然切分的。於是乎,爆竹聲裡一歲除,人間萬象悉回春。新春,那是意味著舊年頭轉了去,一輪新的循環又啟動了。後來才曉得,時間原來是不可妄稱始終的;從某一個點切下去,說這裡是開始那裡是結束,其實都沒個絕對性。有了這般的理解之後,便特別喜歡在節日的歡騰裡“回”到靜謐的山上去。“回”到山上去,在滿屋子的歡談以及大小街巷擁塞的車陣以外,只有那裡還跟平日沒啥兩樣,該奔流的山泉水依舊流瀉不停,該吹拂耳際的山風照樣吹來,該青綠的草坪還是那般青綠,該空寂無人的山路還是那樣地靜悄悄,人為的喧鬧,那裡一概沒有,就像時間的找不到起始與終端那樣……

時間的是否無始無終,時間是客觀抑或主觀,這絕對是哲學命題,跟人們的日常生活沒啥關涉的。在人們的生活意境裡,卻不妨假設時序的循環是有一個新舊交接點的,這種假設當然跟生活文化有關的了。治史的人都知道,農耕的節氣以外,舊曆所謂一年之始的正月,原來不一定非落在冬去春來的時節不可的──上古的夏商周三代所頒布的正月,原本就各各不同。這可說是古人生活裡的時間管理事務,權力歸屬於天子,百姓惟命是從!但是,秦始皇一統天下以降的兩千多年裡,後來的正月就都沿用夏代舊制,隨後更迭的歷朝歷代,都不再改制了。

於是,經歷了兩千多年的生活實踐,每年到了此時此刻,以周朝的主流意識開始鑄就的“龍的傳人”,男女老幼莫不投入於歡慶新春的情境裡,即使是飄移了原鄉,散居在世界各個角落的華夏兒女,也都沒把這傳統節日輕易給忘失的呢!

好啦,一年容易又春天,雖然終年常夏,但春天在新年歌裡唱著,在北風腊味裡煥發著,在大家的心裡頭盪漾著,那就照例給拜個年:恭喜恭喜,恭賀新禧呵!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754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