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面對文革
2006/06/01 13:01:03瀏覽436|回應0|推薦4

來到露天小販中心,我特地挑了個海堤邊的座位,然後讓他坐了下來。海風刮得很緊,浪頭尤其推得很高,那當兒顯然是大雨將至的前兆。坐在海堤的邊上,他指著對岸一長列的通明燈火,問說那究竟是哪處,我們的車子繞得過去嗎?我笑說,那兒嗎?哈哈,那裡跟我們這兒並不連著陸地的,但過了大橋,你若是只管往北走,那就可以穿過泰國老撾並跨越邊界進入雲南,然後一路回到你的北京城啦,如何?說了這些之後,幾乎是趕在風雨之前的,我把原先聊了半天的話題作了結,接著好奇地問起他所親歷的文革來了。

他今年60歲,正是把大好的青春年華都奉獻給那場政治運動的一輩人。我問起了他的文革歲月:在他完成中等專科教育的那一年,等在前頭的卻不是大學深造之門,而是至今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的一股熱情信仰。滿腔熱情的政治信仰與衝動,這或許就像當年老舍的自述所說的“人民的憤怒,激動了我,我變成了大家中的一個。他們的仇恨,也是我的仇恨。我不能、不該‘袖手旁觀’。群眾的力量、義憤,感染了我,教我不再文雅,羞澀。說真的,文雅值幾個錢一斤呢?恨仇敵,愛國家,才是有價值的、崇高的感情。”

於是乎,在那樣一個將青春與熱情完全傾注在信仰與運動裡的盲目年代,他坦然承認,自己的家世背景並不完全吻合時代的要求,但因為自己的“政治醒覺度較高”,所以打一開始就主動投入並積極參與了運動。“幸虧當時長期離家在外就學,不然的話,或許我還真的會受鄰人的唆使與擺佈,向他們‘揭發’並輸送‘監視’所得的材料,以致最終作出了傷害自己家人的舉措呢……”

市面上已經有著不少書了,包括去年我在江南四處遊蕩的時候,雖說某些書已經遭禁令侍候了,就比如《往事並不如煙》吧,但不光是在街頭巷口的小書攤,就是在一些由官方控管的旅遊區販賣部裡,這些書也還堂而皇之地擺在架子上迎賓。我把這些告訴了他,然後他說,其實打自兩年前開始,一些雜誌就已悄悄地闢了專門欄目,每一期都固定刊登相關的文章,“雖不便標明文革,但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那幹的是什麼了。”

那麼,從知識界到一般的民眾階層,乃至更早階段的傷痕文學,對於文革的反思,一直都在民間默默地進行著,但至今仍舊無法打通某一道關節,以致無法在更大的範圍形成全面性的檢討與反思,以清除積澱在意識底層的污垢。

1966年發出的《五一六通知》標誌著中國文革的正式爆發而言,今年是文革爆發40週年和結束30週年紀念。相對於去年8月份二戰結束60週年紀念前後的諸多活動來說,這剛過去的516文革紀念日,就顯得一片靜悄悄了。516的後幾日,面對著文革過來人,我滿心好奇地探詢了他的想法:“文革當然是我們必須深切反思的,”他說:“再往前頭看吧,這一門功課無論如何都是不可避免的!”這就像我在網路上讀到的,也是將屆60門檻的《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所說的:反思文革終究是一種對歷史負責的態度,而要是不趁著文革過來人都還在世的時候來做這件事,那也就錯失了時機,以致當時許多人為的苦難與犧牲,都無法從一味的愚昧提煉與轉化為清明的歷史教訓了……

2006525日,星期四,光明日報,光明論壇,冷眼集專欄-13
( 時事評論雜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294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