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宇昌案演義】南華生技與何大一
2012/08/22 00:31:10瀏覽3620|回應29|推薦138

藍營對宇昌案的攻擊點十分廣泛,幾乎在每一個環節都留下彈孔,本篇先集中處理南華案的問題。

〈何大一書面意見並未否決南華生技

藍營指控何大一故意否決南華案,再以宇昌案「劫鏢」。讓我們先了解何大一(在2006年8月21日)以電子郵件向胡勝正(國發基金管理會前召集人)提出南華案審查報告內容為何。

譬如維基百科就採取這樣的說法:

「何大一認為,TNX-355的市場規模有限,成立大型蛋白質工廠,產能將會過剩,不符合成本效益,而且無法取得藥品本身的專利,進行進一步研發,建議駁回。」

維基百科其實是採納大選時馬陣營所提供的信息,這些輾轉傳播,極容易讓人信以為真。惟根據特偵組調查,郵件內容卻顯示何大一對南華案並未持否決立場,而是正反面意見兼陳

早在選前財訊雙周刊(今年初或去年底,我曾照相存檔卻找不到)即獨家取得何大一的報告原件,雖未逐字批露,但轉介大意,也認為該報告對南華生技並未斷然否定,其中猶不乏盛讚之詞。

取自Time Magzine在特偵組調查中,胡勝正證稱:「書面意見當中有正面、也有負面即使有負面的意見,也僅是一種提醒,提供我們來評估及審查且他提到的一些負面建議,也都是一些醫學上常有的討論只是見仁見智,但是整體只是做建議,最後還是要由國發基金技術小組彙總意見並做建議送國發基金委員會討論。」

胡勝正證詞證明,何大一的書面意見並無否決南華案之意圖,而且即使是負面意見也是醫學常有的見解(不違背專業)。況且何大一僅是四名顧問之一,並非決策者,竟飽受藍營莫須有之攻訐。

此外自由時報(2012-7-6)也曾刊出何大一電子郵件的部分影本,雖未得窺其全豹,但撮譯數節,已能證實何大一立場不失客觀:

[一] 關於TNX-355的市場潛力,何博士認為Cambell Alliance的市場研究太樂觀,他個人評估會緩慢成長到每年2億美元。而且這樣的預測還可能因為其他愛滋新藥出現而大受影響。因此他強烈建議(當時負責提出評估建議的行政院政務委員)胡正勝,在做決策時對此新藥要保持低期望。

[二]關於南華生技企劃的生技製藥部分,何博士表明自己「欠缺足夠專業去提出有把握的評論」,但分析TNX-355的最大資產是在取得美國FDA的核准,屆時南華生技要生產單克隆抗體才好核准製造設備,並通過美歐日(藥物)管理當局的核准。這樣的製造設備則足以堪當台灣生技發展的一項重要基石。

[三]何博士對南華生技欲創建世界級生物製劑工廠的構想表示喜愛與支持,也強調單克隆抗體就經濟和維護國人健康這兩面的巨大價值。但生物科技還有甚多面向,他認為南華公司的提案除單克隆抗體外,沒有涵蓋其他項目殊為可惜。譬如流感疫苗就不在南華生技的製造項目中,像南華公司這樣(世界級)的工廠,應該要滿足這種國民的需要

〈南華案究竟是怎麼停擺的?〉

2006年11月9日,Genentech宣布併購唐南珊的Tanox公司,包含旗下的所有產品線。換言之,高育仁(如右圖)在南華生技一案的主要合作對象Tanox琵琶別抱,南華案自然破局。在這種情形下,你一不責怪擺你一道的唐南珊,二不怪自己,反而指控與企業併購無關的何大一和後來的宇昌案,真是豈有此理。

其實高育仁對這種發展應該是心知肚明才對,但很奇怪的,他就是不願意面對這種商場上不難預見的挫折。 

然而,國發基金是一直到2007年3月23日第31次投評會,才否決參與南華生技公司投資案其主因在於Tanox公司被美國Genentech公司併購,國發基金管理會雖迭函南華生技公司就將來的技術來源投資架構再做說明,然南華生技公司始終無法就此提出明確說明(節錄自特偵組報告)。

換句話說,在Tanox被併購之後,南華生技當然不可能再依原計畫取得技術授權,然而國發基金仍願意等待此案重新確認技術來源、釐訂投資架構,可惜遲無回音,拖了將近五個月,才予以否決。

最後的議決方式是採秘密投票,10:8,讓南華案進歷史。而何大一根本沒參與投票。經特偵組調查,投票人一致證稱絕無高層指示

在2007年10月26日,唐南珊終於把那資本額才250萬的南華生技結束掉。

南華生技基本資料

最後說到何大一與扁家親信黃芳彥的親戚關係。

儘管過去馬主席曾有句「罪不及妻孥」名言,藍營支持者還是以所謂親戚關係此大作文章,捏造此案是何大一透過黃芳彥的關係向上管理,運作高層導致南華案夭折,宇昌案出線。

其實,先前揭露的事實已足證此等誣枉之說純係栽贓,但我們來個追根究底,不妨看看,何大一和黃芳彥的關係究屬「可告人」抑或「不可告人」:

依特偵組調查,何大一具結證稱:「與黃芳彥確實有親屬關係,但是是很遠的親戚,我也不確定是什麼樣的親戚關係,黃芳彥是我母親那邊的親戚,我母親好像要叫他uncle。自從我變成一個有名的研究者之後,我發現我多了很多親戚沒有跟黃芳彥聯絡過,且除了在報紙上,我很多年來都沒有見過或是看過他。」

如果我先前瞎編故事陷人於罪,於今我會勇於認錯,否則我必感無地自容。

不知邱毅還有邱毅們最近在忙甚麼?選前諸位名嘴名筆忙著政治輪姦科學家,選後卻雲淡風輕,船過水無痕,或顧左右而言他,三天兩頭暢談色魔迷姦與不雅照,或者藍綠用互噴口水來保釣──以這廂最廉價的愛國經、或那廂對過街老鼠群起霸凌,勉強展現他貧乏的情操與正義!

 〈南華案PK宇昌案?〉

我們已知道南華案是因Tanox遭併購導致合作對象消滅、投資計畫頓時落空,自然失效,國發基金是一直等待他提新方案未果,將近五個月時間,才予以否決──這是在否決一項曾給予很多機會,而對方卻自己宣告放棄的投資。仁至義盡了吧!

特偵組的調查結果特別將南華及宇昌兩案撇清 。而所採取的商業模式比較觀點頗有助於瞭解:

「南華生技公司與宇昌生技公司最初雖均以規劃將來在臺設立量產工廠為目標,惟南華生技公司係由Tanox公司提供8成的訂單,再行委託代工生產之工廠的建設案,而宇昌生技公司則係Genentech公司決定TMB-355(TNX-355)不留在Genentech公司體系繼續開發,而由與宇昌生技公司合作完成開發後,再行量產之生技新藥開發案,該二投資案即顯有一定差異,惟亦有一定合作空間,應無互相排擠之必然關係。」

這是在補充說明:國發基金並非因宇昌案之出現而決定讓南華案壽終正寢。不過我們須要進一步的說明。

查南華案進行期間,曾談到原公司的TNX-355相關研究人員願意到南華生技轉任,可見南華生技亦從事研發,並非只限於蛋白藥代工,而且既然以同一新藥為標的,沒有人會不想爭取獨家授權,如此分析,兩案仍存在競爭,互補與合作空間並非那麼名正言順。因此我個人認為特偵組的產業觀點說服力並不夠

真正的問題關鍵是出在兩案洽談對象的差異與時空環境的變化。查TNX-355的新擁有者Genentech本身就擁有蛋白藥製造工廠,製藥廠的營利同樣需要規模,Genentech在生技業是數一數二大廠,南華生技是從零開始,憑甚麼說服自家有生產線的Genentech交給你製造?

我不知高育仁是否曾向Genentech爭取授權,但即使他曾經努力,那也是個新案子,不可能是原來擬想的設廠計劃了。而國發基金也給了南華案重新來過的時間,高育仁沒作任何修正,又豈能怪別人?

簡言之,南華生技與宇昌生技之一敗一成,主要是舊案與新案在商業環境改變下的必然輪替,兩者間不存在直接的競爭,而國家要爭取一款新藥的授權,沒有必須獨厚誰而空等他的理由。高育仁錯失商機絕非遭受政治算計,因為最早唐南珊這款新藥的合作對象就只是中華民國政府,高育仁還是因為政府轉介才獲得機會,最終缺那臨門一腳,也只能說天不時,整個賽局被美國人沒收,哪能責怪人不合與地不利。何況舊案既死,又不及時以新案爭取國發基金支持,形同放棄。

 〈何大一與張忠謀

去年我在小肉球那裏留下這麼一段爭論

「何大一在此案的角色有點像1984年的張忠謀。當年聯電小曹向政府提出晶圓代工構想,送案審核,遭到顧問身份的Morris Chang(當年老張還在德儀當美國人)否決,不幾年,1987吧,Morris自己下海成立台灣積體電路,商業模式和產業概念和聯電小曹的構想一模一樣,曹興誠恨斃了~~就像高育仁一樣~嘿嘿」。

當時我也對藍營的不實指控信以為真,誤以為南華生技一案是被何大一所否決,但我把張忠謀拉下水的用意是請藍軍不要瘋狂仇視何大一,當年張忠謀也有這種利益衝突,後來被曹興誠啐罵了好多年,但他為人不解的遠見顯現在十年二十後的驚人績效上。

如今我當然已了解何大一報告的來龍去脈,但何大一與張忠謀的類比仍有一定意義。

晶圓代工初期,台積電與聯電號稱晶圓雙雄,然而發展至今,兩家公司實力越拉越遠。其中有個重要因素,就是台積電在設立之初,就堅持取得國際大廠的技術轉移,因為張忠謀預見晶圓廠將來是要做國際競爭,戰場上要有強大的專利防護盾才能大步前進。何大一在書面意見中也委婉指出南華生技的風險,就是你僅計畫取得一項技術,而且這項新藥技術尚未被美歐日主管當局核准,似不該貿然投廠。

按新藥的投產,依業界慣例藥等FDA核准或第三期臨床實驗期中。理由是很簡單的財務風險考量:萬一新藥遲遲無法上市,廠房豈不付諸東流?

而當時TNX-355也僅不過號稱完成第二期臨床實驗。而且當時美國對愛滋新藥的檢查趨嚴,原先完成的第二期臨床實驗恐須重做以符合新標準,這就是為甚麼後來宇昌生技接手後,仍然在搞第二期臨床實驗的原因。(某網友不察,竟醜詆宇昌生技「偷」了Tanox的第二期臨床實驗)

在此認知下,我們實不難了解南華生技的代工廠營運計畫有顯而易見的缺失:集資58.95億設廠,其中專利軍火庫只一項,就要價8.8億(Tanox技術股),而且該新藥離上市核准時間還起碼五年以上,請問閒置產能怎麼辦?即便生產其他蛋白藥,卻沒技術授權,是準備挨告麼?

最後,再報告一個小秘辛。就是:張忠謀其實也涉入宇昌案。知不知道藍營在選前兩周集中火力狂打的台懋創投,背後的投資顧問就是張忠謀先生(參見〈宇昌案裡消的神秘大老闆〉(財訊389期2012-1-5))。如果你要搞弊案,你會找一個最英明睿智的企業家來督導麼?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張忠謀選前表示中立,選後對馬英九更見微詞,都是其來有自:因為他至少很清楚宇昌案中他與蔡英文洽談的那一部份,當他發現馬陣營這麼惡整號稱明日之星的生技產業,對這種犧牲國家利益的自私領導人,當然不會留下甚麼好印象!

後記

一  這不是在寫時事,也不是寫政治,而是寫歷史:意在留給後繼專業史家一個更清楚的線索。

二  我把南華生技的成立與解散基本資料貼出來,但自己卻非常糊塗的把解散時間錯置提前一年(民國換算公元錯誤),幸而時和網友提出,因將必要改正的論點(大約80字)刪除,然大體不變,不影響結論。(2012-8-22上午10:28)

 

三 補充南華生技案相關資料

南華生技本來很有希望的
回覆此篇 刪除 2012/08/22 22:57

南華生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華生技公司),於95年5月16日向開發基金管理委員會提出投資計畫申請書,並同時提出營運計畫書申請投資,募集總金額58.95億元,建議由開發基金投資17.6億元、占30%股權,並規劃由Tanox公司取得技術股8.8億元


95年9月15日開發基金投資評估審議委員會(下稱投評會)第29 次會議並未決議,僅表示「原則支持南華生技申請案」,但要求補充財務及經營資料


國發基金管理會前召集人胡勝正則於同年11月16日表示Genentech公司併購Tanox公司並不影響南華生技公司申請案,同意南華生技公司可改與Genentech公司合作。

張爺(soros) 於 2012-08-22 11:08 回覆: 刪除

時和愛說笑,Genentech宣布併購時,就已宣布是全產品線併購,沒有任何部門遺漏。當然他最重視的是氣喘藥,但在併購案宣布那一天開始,南華生技就沒有維持原案的可能性。除非高育仁有辦法讓併購案破局。


事實上宇昌生技的TNX-355技術就是向Genentech買的。2007年2月宇昌案伊始,也是源自Genentech願意釋出TNX-355技術尋求廠商合作開發,此時高育仁有同樣的機會。


至於所謂休士頓解密也者,絕對是一群海外好事的渾人在吹牛不打草稿。譬如說「唐南珊是可以將TNX-355單獨拿出來,甚至是回饋給台灣。」就是無知者捏造的愚蠢騙局一樁:TNX-355原屬美國上市公司Tanox的資產,股權分散,縱便其CEO來自台灣,也不可能自做主張回饋家鄉,何況又已經接受併購。


真是癡人說夢,妄人跟風。

張爺(soros) 於 2012-09-06 13:46 回覆: 刪除

台灣創投業者長久以來不太願意觸碰生技領域,原因是回收期太長,尤其新藥開發是不成功便成仁,因此創投業者偏好以政府資金馬首是瞻,政府資金若率先投入,民間資金才願意跟進。但國發基金也不能當冤大頭,因此反過來要求民股需達到一定比例政府才願意注資,南華案與宇昌案通通面臨這種官民互相觀望的情況,而無人願意投入第一筆資金。

高育仁對這種局面是心知肚明的,他要創業卻還是怯於承擔風險,國發基金傻凱子當久了也會變精明,當然不可能對他的要求無條件接受 。即便是TaiMed一案,歐華創投(高育仁)也受邀投資說明會,但高育仁卻選擇放棄,我不知他放棄的理由,但實情是,如果他願意加入拿出第一筆民間資金,也根本不會有後來陳良博等人拜託小英注資這件事。

在生技產業的發展上,政客總是說漂亮話卻幹盡醜事,而小英卻表現了真正的創業家精神。

我們再把問題回溯到南華案。在Tanox接受併購之後,南華生技的投資企劃一定得改寫,這點我在主文已經清楚交代過,但南華升技在創設蛋白藥工廠這一提案上,是不必然要依附TNX-355愛滋新藥才能成立的。因此南華案草草收場,不能以國發基金轉向支持TaiMed為藉口。

於是我們該反問馬政府和高育仁一個問題:既然你們百般為南華案抱屈,請問馬執政至今5年:大可支持蛋白藥代工廠(原南華案構想)另起爐灶,你們為什麼不做?五年了自己都不著手進行,竟然還有臉怪前朝!

這就是馬英九這批偽君子的真面目:台灣生技業就是敗在這群小人手裡。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oros&aid=6723448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裕新藥多箭齊發 愛滋新藥明年在美上市 Q3完成上櫃
2015/06/03 13:32

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5-06-03

興櫃新藥廠中裕新藥(4147)今(3)日召開股東常會,總經理張念原表示,今年全力加速TMB-355靜脈注射劑型最後階段的開發,並在美申請藥證核准,目標明年在美上市;並完成TMB-355肌肉注射劑型的臨床二期試驗、啟動TMB-607臨床一期試驗,並完成與跨國大藥廠洽談結盟合作,預計第三季完成上櫃計畫。

張念原指出,擁有孤兒藥資格認定的TMB-355,去年4月獲FDA核准使用藥明康德生產的第一批符合GMP規範藥品,另外開始進行臨床前開發第二代單株抗體(TMB-360) ,並與台康生技簽署生產合約,去年8月獲台灣醫藥品查驗中心(CDE)選定為指標案件。連同原先的TMB-355 和TMB-607,中裕目前進行的3個研發計畫都已被選定為指標案件。

目前中裕的帳上現金為15億元,從2007年9月成立至今,累積虧損已超過實收資本額一半,但經由去年3月的現金增資,2014年底時,中裕每股淨值已由1年前的3.39元增加至8.45元。

張念原指出,TMB-355孤兒藥資格加持下,對藥物安全資料庫的要求相對大幅較少,目標2016年TMB-355靜脈注射劑型在美國獲BLA核准上市,另外每月注射一次的TMB-355 肌肉注射劑型也已進行到臨床二期,目前已在陸續募集台灣愛滋病患進行下一階段劑量選擇的二期臨床。

張念原進一步指出,第二代的ibalizumabTMB-360/365,經改造後具有更優越的藥物安定性、藥動特性及抗藥性,目前台康生技已完成株系選擇,現正在建立種源細胞庫,在中裕自有的GMP實驗室中進行分析方法的自主開發,為增加研發能量,去年積極招募新進員工,今年還會再擴充。

張念原強調,目前的規劃是在台灣進行第一批GMP生產、GLP毒理試驗、臨床試驗審查(IND)申請及臨床一期試驗,2016年申請IND;TMB-607為治療HIV 感染的小分子蛋白?抑制劑,目前正在台進行奈米劑型的臨床前實驗及GMP生產,此計畫由台灣生技整合育成中心(Si2C)輔導並獲經濟部科專補助。目前已完成狗的GLP 毒理試驗,並在台裕化學進行GMP 生產,預計今年在台申請臨床試驗審查(IND)。



skywalkerJ.L.
2014/04/24 20:09

中裕愛滋新藥 獲美FDA核准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inance/20140423/35783435/

最新的新聞,中裕就是以前的宇昌
這要本來應該在台灣上市的
被現在的政府抹黑後拱手送給別人
何大一手上肯定不只有這個藥
這本來是台灣產業轉型發展的機會...


thy ("愛惜資源 "之自我實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相
2013/03/08 08:58
小百姓
永遠難明
就像319
如果 將來 調查所得 起訴 法審結果
依然信者恆信 不信者恒不信
貴文我推了
祇代表 讚賞
但不代表我信了



案子太政治了
各擁支持者

扁案 還是不少人不信

馬正雄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奇怪?怎麼資金與科技人才紛紛逃離台灣?
2012/10/04 13:53
馬黨與職業馬迷的功勞可不小啊

123酷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馬迷來了
2012/10/02 22:02

酷媽支持馬總統故被歸類成馬迷

馬總統被罵得該切腹以謝天下

馬迷自然也罪該萬死

其實宇昌案的真相只有當事人心知肚明

是非對錯可以站在不同角度詮釋

清白與否就跟虛偽與否可以爭辯不休

甲有收獻金證據

乙有被勒索證據

法院也還有恐龍法官咧

大家都知道政爭是醜陋的

殘酷的是你不打倒對手就會被對手打倒

綠營過去政爭的手法都是國民黨學習的"榜樣"

但綠營執政露出破綻留下敗筆

才能讓藍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其實今天要是反過來

民進黨會不會也拿著宇昌案追打國民黨?

答案不能虛偽

且不論政爭手段是否乾淨

有一件事情倒是明白不過

那就是在台灣當官要小心

做多做少早晚都有人找得出錯誤

誰還敢做事呢?

馬迷告退~得意
張爺(soros) 於 2012-10-04 13:35 回覆:

幾年前我就預測過馬總統的第二任會比第一任難做,當時我還道是大環境使然(譬如二次衰退),但沒料到他會像無頭蒼蠅般莽撞施政。

陳沖是個魄力不足卻有見識的官員,當馬英九提名陳沖,朝野一致叫好,像這樣的人才馬應該多聽他意見,然後支持他,而不是安插一堆國王人馬猛扯他後腿。

譬如說王如玄吧,調漲基本工資每年都「發作」一次,且不由分說的反對本外勞薪資脫鉤,堅持企業雇用外勞上限──不依他就耍姑娘脾氣上演掛冠戲碼,而馬英九總是放話支持,這樣陳冲怎麼做事?──王主委永遠要讓人民看到基本工資上調這種表面工夫,但她把鴻海一個預計三萬人的新投資案趕出台灣!我們的媒體大報卻不懂得追究──連鴻海都吃不下的勞動條件,試問台資工廠還有多少能挨得住?

而宇昌案對生技產業的發展最讓人痛心,要發展高端科技卻這樣踐踏高端人才,這件事情我無法諒解馬政府這群人,反之在宇昌案中,蔡英文卻選擇保護張忠謀、楊育民等關係人,很多事情不能說破(譬如Genentech營運副總楊育民為幫了台灣拿到新藥技轉,自身擔負利益衝突的道德兩難,卻反遭國民黨鬥臭)。政爭是有底線的,傷害到民間、犧牲人才、危害到產業發展,這就太超過了。

近一期會計研究月刊有篇文章說,傳統企業的資產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屬有形,惟在數位時代這種情況卻逆轉,百分之八十的資產屬於無形暨非財務資產,譬如臉書(的使用人口)。這種情形於生技產業、尤其是最上游的新藥公司特別適用:人才及智識是最重要且唯一重要的資產。如今把何大一、楊育民及陳良博氣到淡出台灣生技業,漣漪效應就是讓該產業有研究能力的新生代學人向海外謀發展(此現象已有博士生投書反映)。

 

 

 


sunis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張爺分析得透徹
2012/09/05 02:10

任何高風險、高報酬,足以支撐一個國家一整個世代的產業,在政治惡鬥下,從此與台灣絕緣。

包括SHARP投資案在內。

生技與高科技產業風險太多了,多到技術擁有者與創投者的關係像是颱風天爬大霸尖山攻頂的一對朋友,合作的基礎必須要相信彼此到you will always be my back的程度,那是信任、更是託付。

那種關係有點像同袍;you are my brother

很不幸的,台灣的無恥政客在全世界面前,為了政治利益謀殺了一個信任關係,而且不辭勞苦的讓全世界創投與科技業者看到這一場熊與旅人的血腥劇,這個代價,十年以內,都難以回復。

張爺(soros) 於 2012-09-06 13:46 回覆:

台灣創投業者長久以來不太願意觸碰生技領域,原因是回收期太長,尤其新藥開發是不成功便成仁,因此創投業者偏好以政府資金馬首是瞻,政府資金若率先投入,民間資金才願意跟進。但國發基金也不能當冤大頭,因此反過來要求民股需達到一定比例政府才願意注資,南華案與宇昌案通通面臨這種官民互相觀望的情況,而無人願意投入第一筆資金。

高育仁對這種局面是心知肚明的,他要創業卻還是怯於承擔風險,國發基金傻凱子當久了也會變精明,當然不可能對他的要求無條件接受 。即便是TaiMed一案,歐華創投(高育仁)也受邀投資說明會,但高育仁卻選擇放棄,我不知他放棄的理由,但實情是,如果他願意加入拿出第一筆民間資金,也根本不會有後來陳良博等人拜託小英注資這件事。

在生技產業的發展上,政客總是說漂亮話卻幹盡醜事,而小英卻表現了真正的創業家精神。

我們再把問題回溯到南華案。在Tanox接受併購之後,南華生技的投資企劃一定得改寫,這點我在主文已經清楚交代過,但南華升技在創設蛋白藥工廠這一提案上,是不必然要依附TNX-355愛滋新藥才能成立的。因此南華案草草收場,不能以國發基金轉向支持TaiMed為藉口。

於是我們該反問馬政府和高育仁一個問題:既然你們百般為南華案抱屈,請問馬執政至今5年:大可支持蛋白藥代工廠(原南華案構想)另起爐灶,你們為什麼不做?五年了自己都不著手進行,竟然還有臉怪前朝!

這就是馬英九這批偽君子的真面目:台灣生技業就是敗在這群小人手裡。


5
近墨者
2012/08/29 08:55

扁珍夫妻一體 睡在一起 據言屋子裡還曾因紙鈔絆腳

馬是姐弟 劉是兄弟 各自有各自的居家生活

馬當選 馬嫂辭 馬小舅也辭

如有牽涉 就法辦 都逃不過現今媒體張爺法眼

總之 宇昌案 是蔡自己行為導致

如同蔡的18% 她不也清楚嗎

18%是政策 不是蔡遭詬病的原因 是她的行為

.........

政策法令 簡明易懂 社會進步

反之 讓老百姓摸不著頭緒 只有身歷其境者能懂

反成了一門滯礙複雜的學問

張爺(soros) 於 2012-08-29 10:50 回覆:

以扁珍為喻並非指涉馬英九夫婦:我並沒有提酷酷嫂。只是說明迴避制度直接規範到官員的親屬(例如劉兆凱或馬以南)。馬氏夫妻當然不能跟扁珍比。

蔡的18%又是另一回事。蔡拿18%「東窗事發」,鄉民多所譏嘲,我雖不會為這種鳥事寫篇垃圾文章,但也在黃創夏的文章做簡短回應,評蔡英文的最要命問題在於無遠志(若胸懷大志預謀大位,在這種關節處一定會小心,像他的黨內競爭者蘇貞昌就知道18%不能拿。進一步申論,缺乏遠志,那麼他謀大位的準備一定不足)。結果隔了也許一兩個月吧,黃創夏也用類似看法申論出另一篇文章。

我將馬劉親屬接政府標案的問題和宇昌案做比較,並未指涉馬劉犯了罪,你再仔細讀一遍我先前的回應,相關案情我通通是在做比較,當初案發時我也沒有對馬劉有任何負面評語。我說過好幾次,這是個迴避制度的問題,我敢說聯網對這項制度做過研究或深思的人不到一個百分點,大家通通在亂扯:都在進行「偽道德思考」。譬如把利益迴避當作一項道德律令。

一群不知道德生活為何物,不知道得思考該如何嚴謹的凡夫夫俗子,居然一邊誹謗他人一邊大談道德,這就是宇昌案中藍營這廂所展現的怪現象。

我說過宇昌案中蔡的行為當然可以檢討,事發第一時間,我就在Da格子那裏回應說這觸犯利益迴避原則。但我並不認同藍營鋪天蓋地的造謠與抹黑,不但造假公文,濫用公務系統對政敵進行人格謀殺,腐蝕民主政治基石,還株連一干為台灣生技業發展付出努力的科學家,那是嚴重百倍的罪行。

所以,我徹底看不起馬團隊和死硬派馬迷。


5
不遷怒,不貳過
2012/08/28 13:45

我們是在論蔡英文宇昌案 ..................................................................................................由行政院副院長批公文的蔡英文 到當董事長的蔡英文.............................................. 她知道事情的始末

= = = = = = = =

張爺

一事論一事 別牽連到他人

況 劉兆玄馬英九兩人 沒有親自下海

張爺(soros) 於 2012-08-28 14:43 回覆:

這跟遷怒有甚麼關係?甚至不能說是「牽拖」,馬劉這兩個例子和蔡英文一樣都涉及迴避制度,當然可以一併討論。

你說蔡英文知道事情的始末,事實上南華案他就不知道,而馬陣營為了修理蔡英文,故意陷害何大一,抹黑何大一在南華案的角色(邱毅稱相關科學家們為敗類,蔡正元稱何大一為三七仔),藉著鬥臭何大一來構築宇昌案的陰謀說,最終目的是構陷蔡英文,這是很清楚的事。

接著,蔡英文下台之前TaiMed一案已陷入膠著,因為籌不到款也談不攏條件。一直到他下台後三個月陳良博等科學家才邀請他成立公司當董座並籌措第一筆資金,此時時空條件已經不同,因為G公司是開國際標。不是單獨跟我方議約。

這就叫從頭到尾知情?就算如此又怎樣?證明他有罪?他貪汙?他卑劣無恥?還是他沒道德?

馬大姊在中化當副總馬英九不知情?劉兆玄老弟幹啥工作劉院長也不知情?所以蔡英文有罪馬劉無罪?這就是你要辯白的事理麼?

張爺(soros) 於 2012-08-28 14:54 回覆:

阿珍收賄還不是罪及阿扁

何況馬劉這些標案可以討論到利益輸送問題

那是政府利益輸送給親人任要職的民間企業

但宇昌案不是政府標案 是官民合股成立公司

如今國發基金未實現獲利超過三倍

得了便宜還賣乖,反咬蔡英文一口

這種政爭你不覺得惡臭?


5
總統辯論前後 何以不講個明白 我們都曾引頸期盼
2012/08/27 14:51
我們是在論蔡英文宇昌案 由你走迷宮抽絲剝繭似的觀點 到我簡單的看法 絲毫沒有一點人身攻擊之處 張爺 拉開你的焦距 遠到一般百姓身上 這世上只有一個蔡英文 由行政院副院長批公文的蔡英文 到當董事長的蔡英文 她是不是像導演不幹了 當起主角來了 她知道事情的始末
張爺(soros) 於 2012-08-28 09:28 回覆:

你的焦距無非在忽略甚至完全避開別人的解釋,然後對該事件一再扭曲(或含沙射影)

劉兆凱和馬以南的標案都是當事人(劉兆玄或馬英九)在任時發生,似乎更明顯觸犯利益迴避原則,馬劉二位怎從未因此受司法調查呢?

蔡英文幹宇昌董座並非毫無可議,但要把故事真相還原,而不是故意遺漏宇昌成立前夕G公司國際標案的急迫性,如果你連這關鍵細節(蔡陣營重複N次~檢方也查明屬實)都視而不見,怎麼好意思談拉開焦距、放大視野?


5
江國慶案 陳肇敏仍獲不起訴
2012/08/24 18:58

蔡英文於行政院副院長任內 協助宇昌的成立

實在無此必要 在卸任後立即擔任宇昌董事長

又拉家族資金挹注投資

...

於路口遇到紅燈就必須減速停好車 綠燈亮就起動

大家看得懂  都遵循

..

蔡英文知道宇昌的來龍去脈

蔡英文 是如入鮑魚之肆 久不聞其ㄔㄡ\

張爺(soros) 於 2012-08-27 00:13 回覆:

一  江國慶案,北檢以逾追訴期為由將陳肇敏不起訴;宇昌案則由特偵組歷時八個月徹查前朝要人及當今元首之頭號政敵,乃以查無不法簽結。檢察總長黃世銘素以辦案嚴苛聞名,且為馬英九所提名。兩案對照,適足見馬政府於江國慶案刻意對陳肇敏放水,於宇昌案則欲入蔡英文於罪而不可得。

二  你所謂蔡英文「無此必要在卸任後立即擔任宇昌董事長又拉家族資金挹注投資」與事實情理不符。陳良博等很早就證實蔡英文家族資金挹注是宇昌公司成立的關鍵因素,那是在蘇貞昌批示此案後七個月以來的第一筆資金,也因此被稱為天使資金,當時離Genentech最後通牒期限剩下一週,沒有蔡英文出面救火,就會失掉這個案子,就這麼簡單。

三  足下一意歪曲事理,以為「謊話說一千變就是真理」,為虎作倀,與馬陣營沆瀣一氣,才是「如入鮑魚之肆,久不聞其臭」。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