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atherine 2007】夏雨篇.Chapter 01-01
2016/09/22 09:52:46瀏覽436|回應0|推薦9



  有些事,總得畫下一個句點,出乎意料的,句點也有那麼多顏色。

  夏天到了,繽紛暑假攤開在眼前,大學一年級正式落幕,這當下我才明白我還擁有了許多,那些曾經忽略的、刻意避開的,如同外頭的雨,午後飄忽一陣,又恢復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我思念的妳,對嗎?

♀♀♀♀♀♀♀♀♀♀♀♀♀♀♀♀♀♀♀♀♀♀♀♀♀♀♀♀♀

CHAPTER Ⅰ  夏日的雪。


  「您的電話將轉接語音信箱……」

  按掉沒感情的語音信箱。

  「您的電話將轉接語音……」

  還是一樣。

  「您的電話將轉接……」

  放下手機,終於察覺得要接受現實,掙扎只是延後必然被說服的自己浮上來罷了,去說服自己真的已離開一塊美麗版圖。

  期末考結束了,週五夜晚該是歡樂的,為了慶祝大學一年級落幕,菜頭他們約說要去唱歌,要把這五天來的沉重完全洗刷掉。我也會去,但不是立刻,六點四十七分,我在「軒雨樓」前,有點漠然。

  手機螢幕漆黑得可怕,沒什麼原因能讓它發亮,夜裡柔風漫漫延續我心中的無意識。

  期末考教人相當煎熬,上了大學後,大考幾乎都是一整個禮拜,想甩甩不掉、要放空也放不開,對我來說,這星期更是熬得艱難非常,瞧了眼快暗下來的天空,吐一口氣,心裡的遺憾並未隨空氣散去。

  不知道這個時間,她在做什麼?

  不諱言,我星期一的考試心情非常糟糕,好在題目不算太難,應該不致於被當掉;星期二、星期三情緒逐漸平靜,星期四才意識到期末考必須專心,星期五終於回神,可是不到半天,期末考卻結束了。

  好像什麼事情我都來不及搞清楚,就結束了。

  我沒像菜頭那般嘻嘻哈哈,也沒有如馬子大嘆終於考完,更沒有像靜妮高興得蹦蹦跳跳,韓堯問我怎麼一點也沒鬆口氣的樣子?我搖搖頭,笑得有點不誠懇,他沒再多問,因為他也知道怎麼回事。

  考試結束,劉湘蘋的心情似乎不錯,竟也答應菜頭一起去唱歌,阿光自然跟了,是我的錯覺吧?我似乎瞥見阿光與劉湘蘋對望的眼神不太尋常。

  草莓始終微笑,沒跟我多說什麼,我想起五天前她說的那些話,那些只有我知道的話。草莓說她沒有告訴菜頭她交過男朋友,甚至該說,當初他追求她的時候,她還是有男友的,一方面菜頭沒問過、另一方面是她不想說。我問草莓為何不告訴菜頭,她深呼吸一口,淺然又釋懷地說,提到那件事總會教她難過,何必要說?

  難過的事,何必要說?也是,那種情緒我可以體會,雖然我面臨的與她不盡相同,感情的分捨卻相近。

  草莓的前男友選擇用空間直接抹去彼此的感情,高中剛畢業的草莓內心免不了莫大衝擊,她不再相信異性朋友的好感與追求,菜頭卻在這時鑽進來,他的努力究竟有沒有用?我很想問菜頭在她心裡的份量有多少,終究還是沒問,結果到底會怎麼樣,時間會給答案的。

  草莓可能看出我的疑惑,淡淡對我說,她不預設未來,未來本就還沒到來,想太多只給自己困擾。

  她這席話不僅回應我的疑惑,更隱約答覆了我關於Catherine離去後內心所有的不捨與遺憾。

  草莓平常雖然有些傻大姊個性,對該認真以對的事卻超乎想像的成熟,我搖晃的心舟得以平緩下來,是她給我掌的舵,可是平靜不代表就能渡過廣闊的湖面。

  Catherine人在英國。

  這是事實、是現實,而我到今天仍沒辦法聯絡到她。

  菜頭跟我說,Catherine怎麼離開、如何離開跟現在的我都沒有直接關係,我要面對的是能否愉快升上大二的大一下學期期末考。這一點我也清楚,只是看書三不五時分神,Catherine的笑容就會浮現眼前,怎樣都揮之不去。

  我必須承認自己真的那麼喜歡她。

  到今天,星期五了、大考結束了,他們快樂地去唱歌吶喊,我才要正式面對這個以為可以忘記的問題,我早該要打電話問CICI的,她是知道最多的人。

  Catherine在高中時代和班上同學並沒有過多互動,追她的男同學不少,沒人能跟她有多一點點交集,女同學亦然;一度我以為她上大學後可能也是這樣,CICI則讓我跌破眼鏡,她們不僅是室友,兩人更有不少時間一起行動,甚至她還成了Catherine和我之間的橋樑,最後她還去給Catherine送機。

  當天晚上我有問到CICI,她只跟我說先將期末考應付完再跟我談。談什麼?莫非Catherine還跟她提到什麼事情?抑或只是她不想答覆我的藉口?應該不會,CICI不是那種女孩。

  我的慌張幾乎無法克制,還好草莓那天下午的話與期末考壓迫的現實使我暫時穩住心神,忍耐了五天,緊繃情緒在下午最後一科考卷交出去之後完全釋放開來,我只想趕緊知道最後的故事。

  菜頭他們先出發了,我跟菜頭說我會晚一個小時到,他們先唱不用等我。馬子有問我怎麼不一起行動,我無語微笑,不知怎麼回答她的亮亮酒窩,然後她被草莓拉走,她的眼裡有份失望。

  那應該是失望吧?為什麼失望呢?

  「魏治豪,讓你久等囉!」

  回過頭看見CICI從「軒雨樓」跑出來,打扮得相當清朗,無袖襯衣與牛仔褲,她臉上的笑容更是開闊,宛如藍天,幾乎都能將黑夜趕走了。

  「等多久了?」CICI走到身邊,帶來一陣清香,好像噴了點香水?

  「還好,幾分鐘而已。」

  「我們走吧!妮妮她們已經先過去了吧?」她拍上我的背,依然直率:「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說那天的事,我知道你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吧。」

  我不好意思地點頭,她的自然教我無地自容。

  由我來接CICI一起去唱歌,這是靜妮私下出的主意,CICI答應了,我沒什麼理由不答應,確實也這麼想著,我沒有絃外之音,只是想知道Catherine那天對CICI說了什麼,CICI笑容如花,之前和我的那些情感真如過往雲煙,飄散後就不會在心中盤旋。

  我微微嘆了口氣,是男人自負的傲慢,本就該讓過去的過去吧?

  只是,我突然想到一本輕粉橘的畫冊。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75268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