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驅魔少年] 第233夜漫畫感想
2019/08/04 03:13:10瀏覽1370|回應0|推薦30

 

驅魔少年-第233夜彩圖

星野老師的彩圖幾乎每一話都會變換不同風格,繼上一話的華麗少女風(?)之後,這次的彩圖又回到了穩重並帶有古典美的復古風格。

整幅圖像的彩度被壓低,致使畫面中三人的膚色差異大幅減小。原本應該是灰褐色肌膚的千年伯爵,現在看起來膚色卻與其他兩人沒什麼太大差別。

藉由這種手法,成功弱化角色彼此間原本的形象衝突和對比。

接著,一條線由右上延伸至左下,將畫面分割為「光」、「影」兩半,再一次切割了三人的立場位置,加上彼此背靠背的姿勢,使得畫面中的角色彷彿亦敵亦友、營造出彼此信賴卻又互相敵視的氛圍。

克勞斯、亞連、千年伯爵,這三個人的立場都非常模糊,看似待在某一個陣營裡,實際上卻又不完全屬於那個陣營;彼此關係相對,卻又緊密相連。

他們有其歸屬,卻又沒有自己的歸屬。

隨著劇情逐漸接近核心,他們勢必做出選擇。

 

——「影」與「光」,捻為一線互相交融。將要被照耀出的,會是哪條道路?

 

 

順帶一提,在星野老師的Instagram上,有釋出關於這次彩圖的構思過程。在原先的構圖備案裡,有一頁的構圖十分有意思。

驅魔少年 第233夜彩圖-構圖備案

星野老師原本是想讓內亞一起出現在彩圖上的,並且是以四個人背靠背的形式登場。

不覺得這個構圖很眼熟嗎?

在我之前的文章 [驅魔少年] 小丑皮與影子的關係 裡,曾經稍微額外提及到《驅魔少年》舊版動畫裡隱藏的伏筆畫面。

而星野老師這次的構圖備案草稿,正巧與《驅魔少年》舊版動畫ED1裡的經典場景構圖不謀而合。

這樣看來,應該可以確定當年ED1裡站在亞連身後的那個人就是「內亞」了吧!

十年前的動畫伏筆居然能有撥雲見日的一天,這簡直要開酒慶祝了。・゚・(つд`゚)・゚・

 

 

話說回來,關於這次〔第233夜]的彩圖,有一個吐嘈點我不知道該不該講。

亞連的手部姿勢,起初我只覺得亞連用一種很彆扭的手勢拿著「瑪那的面具」,但是多看幾眼後,便發覺:啊!這不就是Youtuber在對著鏡頭展示小物品時,會將一隻手掌擺在小物品後面的「網美手」嗎!

◢▆▅▄▃\(・ω・\) ☆☆ (/・ω・)/▃▄▅▇◣

哈哈哈哈哈,Sorry,突然冒出如此不正經的吐嘈XDDD

不過大家都看過這麼多次我的感想文了,應該對於這種突然不正經又離題的小屁話習以為常了ㄅ(並沒有#

 

另外,彩圖中亞連的頭髮變短了耶,難道亞連之後打算剪頭髮嗎?(*´・д・)

 

 

####################################

 

 

這次的漫畫劇情,首先登場的是克勞斯。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身披驅魔師制服外衣的克勞斯走進某座教堂,在靜謐莊嚴的教堂裡,映入他眼簾的卻是如同處刑一般的畫面——應該是同伴的朋友,被以十字架的姿態固定在巨大的蜘蛛網上。

隨後,【惡魔病毒】從他的手指開始逐步擴散到全身,沒過幾秒鐘,克勞斯便只能被迫看著對方如泥塊般崩解碎裂。

 

所謂的【惡魔病毒】,在感染受害者的那一刻,就會立即擴散到人體全身而導致受害者死亡。

看著對方在自己眼前逐步感染【惡魔病毒】而死,只代表了一件事——【惡魔】現在就在這裡!

驅魔少年-第233夜

從【惡魔】的這句台詞來看,他們早已知曉克勞斯與【千年伯爵】的淵源,而且他們是為了抹殺掉與【千年伯爵】真實身份有關的人物,才會一路追著克勞斯來到這裡。

驅魔少年-第233夜

在先前的漫畫劇情裡,提及克勞斯曾經當過神父,但從他的諸多行為來看,都能發現克勞斯並不是一個遵守教規、敬仰神明的人。

而在此,或許能稍微窺探到克勞斯之所以如此不信任神明的原因。

一直以來,克勞斯為了守護「使命」,不斷與【惡魔】戰鬥,期間可能也多次因為自己的關係而連累到身邊的朋友、害他們喪命。

儘管克勞斯臉上依然維持著冷靜,卻不代表他對於在自己眼前死亡的同伴毫不感到悲痛。

一次又一次,克勞斯為了守護「使命」,只能看著朋友死去;一次又一次,克勞斯向神發問,得到的答案卻永遠是沉默。

 

如果要問克勞斯相不相信神……

他手中拿著以「神之結晶」製成的武器,以神的名義執行殲滅【惡魔】的行動,作為一名聖職者……不斷目睹悲劇的發生。

……一直、一直,在克勞斯眼前上演的,無盡的悲劇。

 

——啊啊、在神明的眼裡,這一切肯定只是一場可笑的鬧劇吧!

 

驅魔少年-第233夜

克勞斯睜大眼睛,露出凶狠的目光,在極短的時間內熟練地運用【斷罪者】解決掉成群的【惡魔】,混亂騷動的教堂瞬間又回歸平靜。

 

接著,迪姆恰比開始向克勞斯報告這幾天監視瑪那的情形。從迪姆的影像中,出現了一個擁有怪異手臂的男孩——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克勞斯一眼就認出男孩的怪異手臂是INNOCENCE造成的產物,但現在很可能還是沉睡狀態(沒有引發任何神秘現象)。

儘管如此,讓INNOCENCE接近瑪那仍然是巨大的風險,畢竟現在瑪那的狀況極不穩定,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任何意外的契機而變回【千年伯爵】。

再加上【心】與【千年伯爵】的敵對關係,此時莫名出現在瑪那身邊的INNOCENCE很可能會為了破壞【千年伯爵】而加害於瑪那。

 

於是,克勞斯興起了一個殘忍的念頭——殺掉這名INNOCENCE的適合者。

雖然內亞曾經告訴克勞斯,自己將會回到瑪那的身邊,但眼前的小鬼年紀太過幼小,根本不可能會是27年前接受了內亞【諾亞記憶】的人。

(※此部分的漫畫內容有誤,年約七歲的〈赤手〉與瑪那相遇的時間點是距離內亞死亡後第27年,而非第35年。)

既然如此,為了防堵任何可能對瑪那造成影響的因素,克勞斯有必要盡早排除掉所有潛在威脅——不惜任何手段。

 

對黑教團來說,因為驅魔師的人數過於稀少,因此他們總是不計一切代價想找到更多INNOCENCE的適合者。

但對克勞斯來說,他的使命是守護「內亞」並保護「瑪那」,就算他現在是黑教團的一份子,他也一點都不想為黑教團效命。

——他屬於黑教團,卻又不屬於黑教團。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想當然,克勞斯的殘忍念頭馬上就遭到迪姆恰比的嚴正抗議,無奈之下,克勞斯也只能選擇再繼續觀察一陣子了。

(題外話:我已經不想再關注迪姆的臉部問題了……這段時間觀察下來,迪姆臉上的十字紋路有時候有畫、有時候沒畫,看起來似乎就只是星野老師看心情省略掉而已。^p^)

 

 

另一方面,待在馬戲團的〈赤手〉一如既往地遭受其他團員們霸凌。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喝了酒的康吉摩,利用自身的體型優勢將〈赤手〉壓在地上,並將〈赤手〉的怪異左手當成了取樂的對象。

康吉摩之所以這麼喜歡欺負〈赤手〉,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發洩,發洩他明明是個貴族,卻必須淪落到被賣至馬戲團賣藝的委屈和不滿。

但〈赤手〉才不想管康吉摩自怨自艾的行為,〈赤手〉對此嗤之以鼻,並早已下定決心要離開馬戲團,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宿……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但他的歸宿究竟在哪裡呢……

就在〈赤手〉因為忍受不了肚子飢餓而體力不支跪倒時,他瞥見了緊抱雙膝一個人坐在樹下的「瑪那」。

雖然看不見瑪那的面容,〈赤手〉卻似乎能感受到瑪那的悲傷。

……為什麼會那麼悲傷?

為什麼……瑪那的背影,看起來如此孤獨。

驅魔少年-第233夜

儘管〈赤手〉心裡有諸多思緒,卻也只能靜靜看著一切,然後默默離去。

畢竟,在這短暫的相遇裡,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干預別人的事情呢。

自己何嘗——不也是孤獨一人。

 

驅魔少年-第233夜

忙碌了一整天後,飢餓難耐的〈赤手〉還是冒險從廚房裡偷來一塊麵包。他膽戰心驚地左顧右盼,深怕要是被別人發現自己的偷竊罪行,肯定又要被毒打一頓。

然而就在這時,道具箱突然發出了不知名的碰撞聲!

驅魔少年-第233夜

確認聲音的來源是狗而不是其他人之後,〈赤手〉鬆了一口氣。

但沒想到下一秒那隻狗卻做出了意料之外的舉動——牠叼走了道具箱裡的球!

這下糟糕了,要是被發現道具失蹤,〈赤手〉不知道又要挨餓多久了。一想到這件事,〈赤手〉立刻緊張地拔腿追趕。

但因為實在是太過飢餓,讓原本就沒什麼體力的〈赤手〉很快地就累倒在雪地上。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赤手〉疲累地凝望不斷降下白雪的夜空,連日的飢餓感已經使他沒有足夠的體力去應付調皮的狗兒了。

飢寒交迫之下,他索性閉上雙眼,準備直接在寒冷的雪地上休息片刻。

 

不料卻有一顆球直直砸向他的臉……是那隻偷球的狗!

驅魔少年-第233夜

雖然那隻狗將球拋回給〈赤手〉,卻似乎沒有想將球還給〈赤手〉的打算。

經過一連串的爭奪和耍鬧後,〈赤手〉再次不支倒地。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閉上眼睛放棄和狗玩鬧的〈赤手〉,躺在冰冷的雪地裡,卻猝不及防地感受到一股溫暖濕潤的觸感襲上臉頰……

驅魔少年-第233夜

彷彿是要〈赤手〉打起精神來一樣,狗兒對他「汪」了一聲,隨後便將球放置在〈赤手〉腳旁,然後又快步跑回自己主人的身邊。

溫暖的觸感還停留在臉上,〈赤手〉伸出手撫摸自己被舔舐的右臉頰,在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之後,一抹潮紅迅速爬上他的臉龐。

對於總是被人虐待、霸凌、歧視的〈赤手〉而言,這大概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溫柔地對待他、向他示好……儘管對方只是一隻狗。

這將會成為他一輩子難以忘懷的回憶吧。

而狗兒放置在〈赤手〉腳邊的那顆道具小球,也必定將成為這段回憶最重要的象徵物。

 

 

同一時間,應該在睡夢中沉睡的瑪那,卻好像聽見了內亞的聲音。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恍惚之中,瑪那睜開眼睛,看見的是一望無際的麥田。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頁表現瑪那於某個精神世界甦醒的構圖和分鏡,與[第222夜]裡亞連在內亞的精神世界中甦醒時的構圖和分鏡幾乎一模一樣。

驅魔少年-第222夜

可以推測他們共享了同一個夢境,或者說,同一個「精神世界」。

 

驅魔少年-第233夜

在這個「精神世界」裡,瑪那看見了他最熟悉的故居。他試圖尋覓母親和弟弟的身影,但回應他的只有喧囂的風聲,以及——他最深層的恐懼。

驅魔少年-第233夜

那個從他身邊奪走一切、至今也還持續追殺他的可怕怪物——「伯爵套裝」——現在就佇立在他的眼前!

驅魔少年-第233夜

面對奪走一切的「伯爵套裝」,瑪那感到極度恐慌,而且此時他也如同[第222夜]裡的亞連一樣,發生了外貌年齡的改變。

驅魔少年-第222夜

從這裡來觀察,可以發現瑪那與亞連在這個「精神世界」裡發生外貌年齡變化的主因就是「恐懼」。

亞連恐懼自己只是內亞的替代品、恐懼瑪那愛的人根本不是自己、恐懼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生存的意義,因而顯現出自己最脆弱無助的樣貌——那個親手殺死瑪那、被摯愛之人詛咒、深受精神創傷的10歲孩童。

而瑪那,隨著恐懼侵襲他的理智,他也變回了自己最脆弱無助的時刻——失去了家人、親手殺死最重要的弟弟內亞,最終精神崩潰的17歲那一年。

 

這裡還可以對照一下[第218夜]的畫面。

驅魔少年-第218夜

在[第218夜]裡,【千年伯爵】(瑪那)與亞連(內亞)的【記憶】,在戰鬥中隨著瑪那的精神逐漸失控而產生共鳴。那時,【千年伯爵】與亞連都看見了一些關於康貝爾家族過去的記憶片段。

但當時的【千年伯爵】(瑪那)比較像是以「旁觀者」(或者就是內亞)的角度在看這段記憶。他記憶中的「伯爵套裝」站在(可能)已經死亡的母親面前,並轉過身責備著「瑪那」,而「瑪那」則露出空洞的眼神無聲哭泣。

推測在[第218夜]記憶畫面裡的「瑪那」應該是還沒有精神崩潰的,所以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也對受制於命運卻無力反抗的自己感到絕望。

 

至於本話中的瑪那,雖然已經選擇性遺忘了自己過去的某些記憶(例如殺害內亞),但對於「伯爵套裝」的恐懼感卻仍然深刻地烙印在他的記憶裡。

驅魔少年-第233夜

驅魔少年-第233夜

從駭人的恐懼中驚醒的瑪那,大口大口地呼吸。周遭的一切依然平靜,與方才夢境裡的恐怖形成極大對比。

(是說我蠻佩服瑪那的,明明做了那麼恐怖的惡夢,而且在夢的最後還幾乎是崩潰一般的尖叫,結果居然能在不吵醒室友的情況下醒來……太厲害了!)

驅魔少年-第233夜

察覺到主人心跳聲異常紊亂的狗兒,馬上貼近瑪那的身邊予以安慰。

(這隻狗真的很有靈性,感覺牠對於情緒的感知能力,甚至比大部分的人類還強。)

驅魔少年-第233夜

但殘留於瑪那心中的餘悸,依然久久無法消彌。他渾身發抖……那真的只是單純的惡夢嗎?

瑪那心中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他很害怕,害怕「伯爵套裝」會找到他,害怕這場惡夢預示著「伯爵套裝」即將逼近自己,害怕再過不久「伯爵套裝」就會再度出現在他的眼前。

所以他呼喊著弟弟的名字,他唯一的依靠、唯一的羈絆、唯一會保護他的人——「內亞」。

 

——儘管他早已忘記自己背叛了他。

 

( 興趣嗜好電玩動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ll01234567893&aid=128293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