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踽山(一)
2010/09/18 23:45:52瀏覽223|回應0|推薦23

站在旅館櫃枱之前他就有很特別的感應,可就一時怎麼也說不上來。

想到座車剛進到又狹又陡入口處時的驚險,心理還沒個落定;想不到院裡竟然變成有點仿歌德式建築、但更顯誇張的三層淺白建物。那個尖頂閣樓位在整棟大房的中間,因為背著高山總覺得有點向前傾斜,兩翼向下低斜的棕灰色鱗瓦,像歷經了風霜平均的向左右邊伸展,黃濛的色差一下就讓還不到五點的天空顯得澹餒。

偏偏明明對稱的設計,穿過右邊整齊一排針葉直樹底下的空檔泥徑,就直通一棟格局偏狹的黑瓦紅磚台灣傳統三合院,大門前面兩扇向外開的短木門旁還豎著幾個補裰了水泥橫紋的陶缸,還在偏房的窗前擺設三個開了口的薄層鋅桶,遠遠就像聞得到內裡白白綠綠的餿水味一般,讓亦中亦西的不平衡在隱密的坡地和大樹之間秘密的相互對抗中。

對面滿滿綠綠如削刀的半座山,教將落下的夕陽避得像是加了黑色的邊框;四面升浮的雲霧倒像掩住臉脖的絲綢巾,似張似閉的揉向四處流溢。怪的是整個山區像是沒了風一樣的枯燥。這些全部和他原先的懷念有太大的差距,讓他完全沒法子從這裡的一人一物、一草一木、甚至是一房一廳找到絲毫興味。

「小姐你好,我就是剛才打了好幾次電話到這裡的洪先生。」

「嗯,好。才想起霧了,你可能不會來了。嘻嘻,歡迎洪先生大駕光臨哦!」

面對的是年紀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女服務生,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和他預估的笑臉迎人其實有很明顯的差異。滾大的黑眼珠滴溜滴溜轉,不算太長的黑髮很用心的用幾根髮夾順挽貼腦後,花白的長衫外套掛一襲過膝的墨綠長袍,兩只白晳的耳側乾淨得沒插上任何飾物,耳墜子肉顯得格外厚實。

「怎麼會呢?我一路由古坑找著到這裡的路,打了不下三五通電話吧。路邊還碰到xx台的轉播車,他特別熱心的要我到這裡就報他的名字,說莊主會因此打個折扣。再說天就晚了,不可能找到了還故意不來。」

「哦,你認識xx台的記者嗎?他們幾個有時間都會到我們這裡和莊主聊聊,莊主和媒體的關係很好啦,你要是真的認識他們,我會請莊主招待你喝茶。欵,你一個人嗎?怎麼都沒看到行李,想要住多久?」

由停車場走過來洪庶沒帶上行李,反正一個人隨意行走,一只背式提包就容下換洗衣衫。他想先由店裡的人,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櫃枱小姐說這裡總共擁有兩百多個大小房間,問她今天駐店的人多不多,她回了一抹陰冷有點詭異的笑。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uyuntian20090427&aid=4424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