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讀李雲橋的書之後(一)
2015/01/15 17:13:06瀏覽552|回應0|推薦3

李雲橋是一位新銳作家,目前為止只出兩本書,但他的書深深吸引我。

第一本「逐光陰陽間」,第二本是「背光的所在」,兩本書的內容都是李雲橋先生的親身經歷,也就是內容都是真的,只是背景或人物有所隱瞞而已。

 

這兩本書都是人與陰陽兩界的事,我原本對陰間之事半信半疑,也對世俗的天堂與地獄,神佛與鬼魂都抱持懷疑的態度,基本上我是不相信的,我只相信人不要做壞事,只要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就可以安然的度過今生今世了,但事實上不是這樣就可以了的,很多事情的發生,自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

 

累世輪迴,追討報仇

背光的所在第二篇-頭名會元」,是一篇累世輪迴的追討與報仇,不管對方輪幾世,報仇的那一方都可以找到他,讓他在某一個特定的年齡發病,而且無法避開,生生世世追討不休。

故事敘述一對異姓兄弟,一起讀書,一起考鄉試、縣試,一起参加會考,兩兄弟都合格了,並獲得了参加殿試的機會,而這個師兄文才橫溢,才高八斗,因此獲得頭名狀元的機會很高,而這個師弟,不管考那一關都在師兄之下,因此心生歹念,在参加皇帝殿試的前一天晚上,在師兄的茶水中放入令人痲痺的藥,師兄在不知情況喝下,昏睡不醒,直到師弟殿試回來,師兄仍然昏迷不醒。師弟沒有師兄擋在前面,也只得到了二甲的最後一名。

師兄在醒來之後,頭腦時而清醒,想到自己原本健康的身體怎會突然癱瘓不起,而師弟來看他又都只是曇花一現,眼神飄浮,師兄心中自有定數了,他的病鐵定與師弟脫不了關係。

師兄病逝之後,一縷幽魂自是不甘心,大好前程被師弟給毀了,因此累世找師弟轉世的人報仇,一共報到第七世,這第七世,師弟轉世為一個風度偏偏的英俊少年,自小聰明絕頂,参加任何考試總是名列前茅,大學更考上了台大,正當意氣風發之時,這師弟卻在讀台大升大四的暑假時發病,他發病時說有人要抓他、害他,拼命東躲西藏,像是作惡多端之人東窗事發,抱頭鼠竄的模樣。

最後是陰陽師家明點醒了執意累世報仇的師兄,以夫子之道,惟忠恕而已,讓師兄痛哭失聲,收起轉世牒文投胎去了,而這一世的師弟瘋癲竟已40年了,大好的青春已逝,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看這一篇故事如果是真的,可以確認是有輪迴之報應的,做惡多端的人自會受到老天懲罰。

 

這讓我想起自己的一段際遇,至今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記得我離開前一個工作之後,準備参加高考,下定決心要考上,因此發憤讀書三個月,每一科目都背得滾瓜爛熟,我覺得自己考上高考一定沒有問題。

考試前一天,我騎摩托車從台南到高雄,住進勞工育樂中心,那一天晚上,我在房間裡溫習隔日要考的科目,突然間睡著了,睡夢之中我聽到有人說:「把她拉住,不要讓她考上!」我發覺有五個人同時拉住我的手腳及頭,我拼命的要摔開,但對方拉得更緊,我不斷的喊救命,但聲音出不來,好像被鎖喉一樣,我開始念佛號,一直念,一直念,不知道經過多久,掙扎很久才掙脫那五個人的索命奪魂,醒來之後,嚇出一身冷汗,雖然是南柯一夢,但內心害怕不已,看看手錶還不到12時,而我卻再也不敢睡覺。

隔天早上,我要騎摩托車,卻發現摩托車輪胎破了,無法騎去考試,於是只好坐計程車,就這樣安然考了二天,第三天第一節考心理學,心理學是我的強項,我想過關應該沒有問題,考試前我去上廁所,門卻突然打不開,我拼命的推,還是無法打開,外面有人,我請她們幫我開看看,無奈她們全都視若無睹,我只好用盡吃奶的力量,把廁所的木門給撞破,剛好趕上考試,我坐好位置準備考試時,卻忽然有一隻蜜蜂飛到我的眼前,並停在我的准考證上,趕都趕不走,因為有了這隻蜜蜂的干擾,我的心理學考得亂七八糟,我心想「完蛋了!」。

好不容易考完三天的考試,我到處打零工,等待放榜。

放榜的前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

我夢見一具好大的橘紅色的棺木,要抬進我家的客廳,很多人在抬,但不管方向怎麼喬,都無法抬進去,我站在庭院的一方,問來抬棺木的人說::「怎麼不趕快抬進去呢?」抬棺木的人氣急敗壞的說::「太大了,抬不進去,要拆門才可以,但主人不願意拆門。

我一陣著急,就醒來了。

隔天放榜我果真名落孫山,而且才差0.5分,心理學只考5分。

從此我放棄了國考的意願,我知道我命中無官命,這一世就不要肖想了。

 

看了「頭名會元」之後,我終於了解了,並感覺很慶幸,我的累世冤親債主沒有讓我發瘋,只是考不上官位而已,而我還能在其他領域得到舒展的機會,大概是祂們也只能報這樣的仇吧!又或許我也有自己的護體神明保護吧!

 

看了頭名會元」,我又想起了我的奶奶,奶奶在爺爺過世之前,就有一些徵兆,每天擔心害怕有人要追殺她,經常說牆壁上都是人,在牆壁上爬來爬去,我問奶奶都是那些人,奶奶說:「很多,穿古裝的,都是穿古裝的」我們看不到什麼,但奶奶說的真有其事,而且到處躲藏,有時候甚至躲在床底下,不斷哀嚎「不要殺我啊!」這個情況與轉世師弟台大生一模一樣,但那時候我還小,父母親及叔叔們根本把奶奶當成精神病。

我記得父親四兄的輪流供應奶奶的三餐,有一個月奶奶輪到父親伺俸,父親把奶奶接到我們家,住在大門前的穿堂,從此一個月奶奶把自己鎖在裡面,不洗澡,也不吃飯,甚至大小便也在裡面,父親沒辦法,把門的鎖頭拆掉,因為奶奶一直說有人要殺她,整個房間裡都是人,很多人,母親帶奶奶到永康的南海佛祖問神,神說奶奶被下符咒,對方要奶奶發瘋,母親問神有沒有辦法化解,神說:「對方很厲害,而且已經很久了,很難化解。」可憐的奶奶就這樣被折磨至死,直到現在母親還一直在說奶奶是被下符咒的。

這些怪力亂神也許是真,或許是假,我一直很疑惑、不解,但奶奶的情況真的與轉世師弟一樣,如果是真的,那奶奶過世後那些冤親債主是否就報仇了呢?何以父親兄弟姐妹們卻因此四分五裂,彼此不肯退讓呢?

 

小玲的奇幻人生證明真的有神佛的存在?

小玲是一位鑾生,鑾生就是當神明的手、嘴,替神明說話的人。

但小玲長到18歲時,突然覺得很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不想老是在寺廟裡當鑾生,因此就偷偷跑到台北,當起服飾店的店員。

但小玲祀奉的那些神佛卻很擔心,透過陰陽師家明想要了解小玲的近況。

這一篇令我不解的是:難道那些神佛只能在當地才能營業嗎?才能知道小玲的近況嗎?神佛不是可以御天飛行嗎?為什麼從高雄到台北而已,神卻無法得知小玲的近況呢?而必須透過陰陽師的轉達呢?小玲不是鑾生嗎?神不是可以隨時透過小玲的身體傳達旨意?

我看完這一篇真的很困惑。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nsen&aid=2019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