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民意論壇「大屋頂中國總論③/兩岸是人性文明的大議題」
2022/01/02 11:45:15瀏覽586|回應0|推薦18
民意論壇

大屋頂中國總論③/兩岸是人性文明的大議題
http://udn.com/news/story/7339/6003409

2022-01-02 聯合報 / 黃年

大屋頂中國總論③

本文論中共「兩岸頂層論述」的省思與重建。

兩岸問題攸關十四億生靈(近全球五分之一人口)及其後裔的未來內涵,因此是全世界、全人類與大文明、大歷史的重大議題。

站在這個制高點上,中共始能領悟自己對於世界文明的重大責任,台灣也才能體認中華民國應有的自尊與自信。

兩岸關係不只是兩岸關係。中國既是超級大國且已是超級強國,因此中國未來的發展品質,不僅攸關中國的內涵,也是攸關人類及世界對於人性本質及文明方向的探討與追求。倘是如此,兩岸關係就不止是兩岸關係,而是一個人性與文明的大議題。

談到中共的「兩岸頂層論述」,可從中共現今的「黨國大論述架構」說起,就是「兩個一百年」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中共在組建這套大論述時,在傳承中華文化上,可謂出現了秦始皇vs.孔夫子的選擇;在探求現代化上,可謂出現馬克思vs.孫中山的選擇;在決定黨的路線上,可謂出現了毛澤東vs.鄧小平的選擇。

目前所見的組合,是傾向秦始皇加馬克思加毛澤東,而以「黨帝制」為治理的主軸。

黨帝制的治理績效可謂顯著。但是這種低民主、低人權的治理模式卻與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背道而馳。黨帝制或許可使中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但因違反人性本質與文明的方向,所以不可能使中國「偉大起來」。

中國是超級大國,也是超級強國,如果中國永遠是在黨帝制下,其對於人性的剝削及對於文明的威脅,將成為人類文明的重大負荷。這就是前文所說,中共對世界文明的責任。

什麼是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呢?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

此處僅談政治的角度。從君權神授到天賦人權,從神諭天命到社會契約,從朕即國家到主權在民,這皆是在人本及人文上朝向人性本質與文明方向的演化過程。

無產階級專政(dictatorship of proletariat)的中譯原本應是「無產階級獨裁」。將「獨裁」譯為「專政」其實是美化了。且「無產階級獨裁」又異化為「共產黨獨裁」,終至演變成連在黨內也無民主的「核心獨裁」的黨帝制。

若再問憑什麼可以實行黨帝制?答案竟是根據「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亦即,黨的權柄居然是由馬克思基本原理所授予的,這成了「黨權馬授」。

這樣的「黨國大論述架構」是不可大也不可久的。

誠然,如今是民主體制最受質疑的年代,甚至也是專政體制最受讚譽的時代。民主制度的缺陷畢露,但從長遠來看,自由民主體制畢竟符合「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仍應是人類歷史的歸趨。

世人皆不能無視中共今日的治理成就,但中共自己卻不能以黨帝制作千秋萬世之想。黨帝制的集中力量辦大事或許能為中共的治理添增效率,但在人性與文明上絕無可能使中共及中國「偉大」。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應當不是回到馬克思與毛澤東。回到馬克思毛澤東,就是為中共及中國封頂畫線,就是鑽回死胡同。因此,中共最好是仍然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只開口的袋子,什麼東西皆可掏出掏進,進出自如,那就不必被馬克思毛澤東綑綁了。

世界不可能歡迎「以馬列化為指向」的中國。中共若能走出「黨國大論述」的誤區,其「兩岸大論述」也就能在「人性本質與文明方向」上順理成章。

以上是從人性及文明談中共的兩岸大論述。接下來看現實面。

前述中共「三論四統」的擱淺及失敗,就是現實面。國際上防堵中國崛起的情勢方興未艾,美國與中共都「一定」不能失去台灣,這是一個僵局,但也是一個「鬥而不破」的和局,將有相當長期的「僵和」。再加上台灣內部對中共及中國的日漸疏離,且「統一」的議題幾已在台灣完全消失。這些皆是現狀的特徵。

這樣的現狀預示,統一已是愈來愈困難的課題。因此,對中共來說,如何處理「未統一」或「統一前」的問題,遠比奢望「統一」更為現實及緊迫。

也因此,中共兩岸政策的目標也必須相應調整。亦即:必須將重心由「強求統一」,轉向維持「原真中華民國」的存在,以扭轉台灣愈演愈烈的「去中華民國化」。

關鍵即在放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中共應改以「雙方各自相關規定(憲法體系)符合一個中國原則」(憲法說)為中心思想,在兩岸建立起「兩不路線」,亦即建立「我不消滅中華民國,你不台獨;你不台獨,我不消滅中華民國」的兩岸默契,在「大屋頂中國」下推進兩岸和平競合。

再者,中共應已體認,統一已成難題。若尚有「心靈契合的統一」之想,至少應轉向「互統一」,以期將「統一」仍然維持在「懸浮議題」的狀態,不致使兩岸脫鉤斷離。

統一,不是你吃掉我,不是我吃掉你,第三條路就是「互統一」。這也可能是中共若欲實現「和平統一」或「心靈契合的統一」的唯一路徑。如果不用「互統一」這個概念來維持兩岸情勢,「統一」這個議題就很難再在台灣存在。

中共一再說「平等協商,共議統一」,總不能說「平等共議」我把你吃掉吧?

中國若要統一,當「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為兩岸人民創造救贖」。台灣不願被「以馬列化為指向的中國(共)」統一(併吞),這應是天經地義。在大屋頂中國下,不應是消滅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併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應是保全中華民國,來「等待」中華人民共和國走向自由民主。這對中國及對全人類皆是正確的。

兩岸關係若欲和平競合,必須定錨在中華民國,別無他途。

準此,中共的「兩岸大論述架構」,可朝前述的演繹思路來發展:一、面對人性與文明,來思考中華民族的方向。二、繼續淡出毛澤東,以鄧小平為中共自我救贖的路徑。三、從中共的自我救贖來思考如何重建兩岸關係。四、放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五、以「兩不路線:我不消滅中華民國/你不台獨」來維持兩岸和平競合。六、因此,改以「憲法說」來穩固兩岸定位。七、以「互統一」取代「被統一」,以維繫兩岸關係的基本聯結,不致離斷。

再說一次,台獨是中共的產品,這才是關鍵。







******

民意論壇

大屋頂中國總論②/兩種「中華民國滅亡論」
2021-12-26 聯合報 / 黃年

黃年《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化解兩岸困局》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圖略)

本文談民進黨的「兩岸頂層論述」。

前述中共兩岸操作失敗的關鍵是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而民進黨「兩岸大論述」的擱淺其實也在其「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台獨理論不僅要滅亡中華民國,也是建立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上。

從早期的「台灣地位未定論」,至「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其實皆是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台獨黨綱》是要滅亡中華民國,後來轉向《台灣前途決議文》,則主張「台灣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現在名為中華民國」,寓意亦在中華民國已死,其名號已被台灣這個「國家」篡奪或借用。至於「中華民國新生論」(賴清德)、「中華民國已被民進黨接手論」(蔡其昌)或「中華民國台灣」(蔡英文)等新生的政治符號,皆寓有中華民國已經異化、流失、掏空、換置或滅亡的涵義。總之,皆是「中華民國終將滅亡論」或「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這樣的「兩岸關係頂層論述」是自欺欺人的。

我將台獨分成「外擊型台獨」與「內殺型台獨」兩個面向。

外擊型台獨,意在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及抵抗國際上(主要是美國)的「一中政策」。但台獨沒有能力對抗中共,反而成為中共升高對台威脅的主因。且美國迄仍持「一中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立場,台獨也跨不過美國這一條底線。

台獨知道,如果台灣宣布法理台獨,中共必然無可選擇地將對台灣訴諸戰爭。倘若致此,唯一的寄望是美國能夠參戰。但台獨戰爭必是一場絕望的戰爭。

簡而言之,對台灣來說,①國家認同分裂,這個仗如何打?②現今這種連向左轉、向右轉都操不好的台灣兵役素質,這個仗更如何打?

另就美國來說:①維持現狀(台灣不改變中華民國的體制)是美國成本與風險最低及餘裕最大的兩岸政策(一中政策/和平解決),因此美國必然否定台獨戰爭。②美國若捲入並深陷台獨戰爭,中共及十四億中國人民的意志必比美國政府及美國人民強,看一看以前的越南及現在的阿富汗、伊拉克即知美國的底蘊。因此,台獨人士也心知肚明,台獨戰爭就是自殺。

但是,台獨為何仍要玩弄台獨?這就是自欺欺人。

今年六月G7會談以後形成的國際間兩岸政策有三點:①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②並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③希望兩岸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但是,台獨能使台海和平穩定嗎?能使兩岸問題和平解決嗎?能使兩岸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嗎?可以這麼說,台獨的本質與前述國際三要點是背道而馳的,也就是「外擊型台獨」是失敗的。

台獨的兩岸政策是「三只三不」:只能仇恨/不能和平,只能衝突/不能互惠,只能零和/不能雙贏。台獨是一種「煽動仇恨/摧毀和平」的操作。不只煽動兩岸仇恨,更在煽動台灣內部仇恨。不只摧毀兩岸和平,更在摧毀台灣內部和平。

這就是內殺型的台獨。它不問「仇中/恨中」的政策(外擊型)有沒有用,其真正的目的在煽動台灣內部仇恨、撕裂台灣社會,藉此獲得民進黨的台灣內部政治利益,這就是「內殺型」。

這套建立在「中華民國終將滅亡論」及「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的台獨理論是個騙局。莫說蔡英文總統領的是中華民國納稅人供養的印著孫中山國父遺像的薪俸,甚至連台獨運動也是在中華民國撐持的民主體制下得以存活。沒有中華民國就立即沒有台獨。看看香港,港獨哪裡去了?

前文說,中共應從「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來省思其兩岸論述大架構,民進黨亦應如此。

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

從全人類及全中國的大文明及大歷史來看。台灣這個歷經滄桑而如今精華薈萃的小島,能對傳承五千年大國至今蛻變成世界強國的「中國」發生了在「人性本質與文明方向」的重大影響,「引領中國/示範中國」,這是亙古未遇的文明奇蹟,更是崇高無比的大史詩事件。這也是國際上對台灣同情、同意、聲援、支持的主要原因。因為,國際迄今仍認為台灣對中國有「民主燈塔」、「華人民主示範」、「台灣是較佳部分的中國」的對照作用。

何況,對中國大陸,台灣若不作「台獨堡壘」,而是作中國的「民主燈塔」,可以使中共對內對外失去以「非和平手段」解決台灣問題的口實,且能爭取十四億大陸人民對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同情與支持。此中其實存有「愈『中華』,『民國』愈有力量」的契機。

在人性及文明上,以三民主義為旗幟的中華民國,正是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分庭抗禮的主要生命憑藉。但民進黨的台獨操作卻變造歷史課綱、操作轉型正義,研議解構中正紀念堂,把中國史納入東亞史,將孫中山也變形為政治的他者,這不啻是將台灣與中共抗衡的主要生命憑藉自毀長城。這種「內殺型台獨」其實是中共「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的OEM忠實代工者。

何況,今天的台獨已經成為反民主的體系。中華民國容下了台獨運動,台獨卻要去中華民國化。民進黨的兩岸操作,只是偏執地訴求「仇恨/零和」,而以國安五法、反滲透法、查水表、東廠、關閉中天電視台等手法,形同完全排除了追求兩岸「和平/雙贏」的民意存活空間。

這種「煽動仇恨/摧毀和平」的台獨操作是反民主的。因為在全體台灣人中,雖然有人主張兩岸仇恨,但也有更多人主張兩岸和平。民進黨的種種作為卻使主張兩岸和平的民意窒息。

何況,民進黨不也口頭主張兩岸和平嗎?但台獨沒有和平。

蔡英文說「沒有人必須為他的政治認同道歉」,是的,但你必須準備戴上傾中賣台的紅帽子。今日的台灣除了有主張台獨的「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外,你能想像追求兩岸和平的民意被霸凌扭曲到什麼田地?

台獨幻滅,民主失敗,兩岸無和平。這就是今日的民進黨。

打開兩岸僵局,鑰匙就在:中共當局與民進黨內的台獨操作者,皆要放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兩岸應定錨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才是兩岸定海神針。(下周日續)

***







大屋頂中國總論①/兩岸探戈 不要玩過肩摔
2021-12-19 聯合報 / 黃年
黃年《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化解兩岸困局》(圖略)

本系列為新書《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序文摘刊(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藉為「大屋頂中國論述」作一總論。

我將在稍後解釋為何本書取名《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

本書在二○二一年十月出版。此時是兩岸關係自一九九六年飛彈危機以來最惡劣的時段。兩岸法制性交流完全中斷了逾五年,共軍機艦繞台成為常態,總統府的憲兵配置紅隼火箭彈及刺針飛彈巡防…。

更嚴重的情勢是,此前雙方用以操作兩岸關係的「兩岸大論述架構」皆告擱淺或破滅。在中共方面是如此,在蔡英文政府方面也是如此。先說中共方面。

中共方面,可謂「三論四統」均告擱淺或破滅。三論是:①九二共識。②一國兩制。③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二○一九年一月二日,習近平對台談話提到「共謀統一的九二共識」,又談到「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撿到槍,正在布局二○二○總統大選的民進黨立即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掛鉤,稱「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沒有中華民國存在的空間」。九二共識就此異化、變質、擱淺、破滅。

台灣民眾一直對「一國兩制」懷有疑懼。香港反送中事件及港版國安法的出台與實施,又正當其時地向台灣作了種種「垂範」。至此,一國兩制在台灣遂成過街老鼠。

上述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的擱淺與破滅,則又皆源自北京「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的失敗。

一、北京屢稱「一個中國原則符合兩岸各自相關規定(憲法論)」,卻又持「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自相矛盾。二、中共如何能使台灣接受一個以消滅中華民國為終極目標的兩岸政策?三、因此,中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在實際上就成了台獨的OEM代工者。中共對中華民國的否定與打壓,使台獨取得了主要的正當性與發展空間。

台獨是中共的產品,這就是關鍵。

我曾幾次在大陸舉行的兩岸座談會上公開指出,中共兩岸政策失敗的關鍵即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盱衡現今情勢,益加確定此念。

再談「四統」的失敗。

①武統:國際間對中國崛起的圍堵方興未艾。中國若欲和平崛起,卻要武統台灣,這是矛盾的。因此,中共高層迄今仍維持「和平統一」的語境。②和統:九二共識及一國兩制既皆告擱淺與破滅,不能心靈契合,如何「和平統一」?③買統:惠台讓利,買不到台灣。④融統:生活資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待遇」,不能使台灣人以「中華民國的選民待遇」作交換。於是,「四統」均告落空。

三論四統均告擱淺,這是中共重新檢討「兩岸頂層論述」的時刻。

中共的兩岸頂層論述不能再建立在實力原則的唯物主義之上,而必須從大歷史、大文明的視角出發,也就是必須從「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來發想與創造。這才是正本清源。

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

第一個角度是應當站立在人類文明的制高點上。中共目前實施的「黨帝制」,效率極強,成績亦彰。此制若是過渡手段,或視作一種「訓政時期」,尚可理解。但倘若這個十四億人口的強國,永遠將停留在低人權、低民主的「黨帝制」中,這對於人性的剝奪與文明的傷害就會成為人類文明不可承受的負荷。在此趨勢下,中國愈強,對人類文明的威脅與傷害愈大。

第二個角度是應當站立在中國文明的制高點上。中共曾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後來則強調「和諧社會」;又曾「批孔揚秦」,如今則四出普設孔子學院,而非秦始皇學堂。

可見,中國的文明亦有其本質與方向。中共如果終究不能返回並與中華文化圓滿銜接,中共的「文化身分」就有缺陷。

本書認為,必須站在世界文明及中國文明的制高點上,先從中共的自我救贖談起,進而才能談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繼而再談兩岸關係,這才是能夠起承轉合、正本清源的思維路徑。

然而,這就涉及了中共的選擇。如果中共的本質與方向仍然停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又欲以返祖馬克思來復辟毛澤東,且打算永遠以「黨帝制」來統治中國,亦即以「中國的馬列主義化」(卻稱為「馬列主義中國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高憧憬,亦即以「馬列化」為「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藍本,則中共不可能自我救贖,中華民族亦不可能「偉大」復興。兩岸僵局也就不可能化解。

也就是說,兩岸問題的解決,在根本上寓於中共的自我救贖與轉型。因為,台灣不可能同意走向「以馬列主義為指向」的未來。這不只是為了台灣的利益,也是為了整體中國的利益,甚至更是為了整個人類文明的利益。

二○一九年,「遠見天下文化出版社」發行拙著《總統大選與兩岸變局》一書。該書收輯的一篇文稿,名為〈足食、足兵、民主之矣: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主旨即在「中國不能綁在馬克思毛澤東上」。後來,我又寫過〈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返祖與反省〉及〈說好中共故事〉等文章,皆在對中共發言,思考中共自我救贖的問題。中共得救,中國就得救,兩岸關係也能得救。

中共現今的思考是:確立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為中國定位,而以解決台灣問題來更加鞏固此一架構。但是,本書的思考則是:中共應當從人性本質與文明方向的角度來省思自身的本質與方向,重新為自身定位,進而為中國定位,亦以此為兩岸關係定位。這才是「兩岸大論述」的應有格局。

因為,兩岸關係不只是「你吃掉我或我吃掉你」的統獨問題,在這個議題上中共不僅要面對台灣,也要面對中共自己、面對中國,面對全世界、全人類,面對人性及文明。

先說好中共故事,才可能說好兩岸故事。

倘非如此,中共即使吃掉了台灣,也得不到自我救贖,反而作孽更加深重,不能面對人性、文明與歷史,不可大也不可久。

兩岸關係,大陸強,台灣小。這就是我向中共發言,從〈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放大到今日《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書》的原因。因為,重建兩岸關係,大陸的能量與責任皆大於台灣。

兩岸關係有如一場花妙的探戈。雖然也有翻滾騰躍,但仍應是婆娑曼妙。因為探戈的神髓就在心靈契合,探戈不是相撲或角力,不能玩過肩摔。(下周日續)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7108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