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民意論壇「大屋頂下/鯰魚效應1:期待發生張亞中鯰魚效應;效應2:張亞中改鋸箭法為補鍋法」
2021/10/03 22:37:50瀏覽284|回應0|推薦8
民意論壇

大屋頂下/鯰魚效應1:期待發生張亞中鯰魚效應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5771875

2021-09-26 聯合報 / 黃年

張亞中未當選國民黨主席,但在過去這段時日,他無疑是一尾刁鑽潑辣的大鯰魚,將死水一灘的兩岸論述攪動出翻江倒海的氣勢。

兩岸陷於僵局,原因在藍綠紅三方的兩岸政策皆告膠著、破碎、擱淺。國民黨抱著中華民國憲法,但不能建立起中華民國的自尊、自信及願景。民進黨搞半調子台獨,但連邱義仁都說除非瘋子才搞台獨。中共迄今仍抱著「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卻又眼看著台灣愈演愈烈的「去中華民國化」不知如何是好。

張亞中這尾鯰魚讓各方直面現實。他至少提出了七個問題,皆是紅綠藍三方都應當回答的問題:

一、什麼是台灣史觀?如今民進黨的台灣史觀是「去中國化/中華民國外來政權化/二二八無限上綱化/借殼台獨」,張的台灣史觀則可說是「中國/辛亥革命/中華民國/三民主義/孫中山/蔣中正/蔣經國解嚴及引領兩岸交流/在中華民國憲法下實行民主憲政」。民進黨的史觀是視中華民國為外殼、負債、異類、風險、失敗;張亞中則以中華民國為靈魂,他常說,應當恢復中華民國的自尊。在他眼裡,中華民國失去自尊及願景是問題的根源。

二、「一個中國」是什麼?張的一個中國是指「完整的中國」(Whole China),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一個在二者之上並兼容二者的概念,可說是「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中國。

三、一中各表或一中同表?張認為,一中各表,一方主張「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另一方主張「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此,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完整的中國」就不能建立。而所謂「一中同表」,應是指「兩岸同表整個中國」,並無「兩岸同表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意。

一中同表是張亞中最生爭議之處。但一中同表若指「兩岸依據各自憲政實體同表整個中國」,這其實也是一種「一中各表」,並以此界定兩岸的主體性。

四、兩岸的主體性何在?張主張:「兩岸同意並尊重對方為憲政秩序主體,在平等之基礎上發展正常關係。」

此說延承他「一中三憲」的主張,認為兩岸平等具有「憲政主體」的地位。也就是在「完整的中國」之下及之內,有「中華民國憲法實體」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實體」兩個政治實體(他未說出雙方國號)。這就是他說的「分治(互視為憲政主體)而不分裂(完整的中國)」。他過去還引用東西德模式,而主張「兩岸互視為不是外國的國家」,如今已磨去這類稜角凸出的語言。

五、第三憲是什麼?張曾草擬《兩岸和平協議》,雙方簽署人是「台北中國領導人vs.北京中國領導人」,認為協議可具有「憲法」性質,亦即在中華民國憲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之上,有了「第三憲」。

此次競選國民黨主席,他改為《兩岸和平備忘錄》,若未來經全民公投成為《和平協議》,即是兩岸關係的最高法。「三憲」有點像歐盟模式或邦聯,但張沒有這麼說。

六、是不是統一協議?張說,這不是統一協議,而是停止敵對狀態的和平協議。所以,將交付全民作「和平公投」,而非「統一公投」。

七、是否仍有統一議題?若主張台獨就不能有統一議題,但若要兩岸和平,或仍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法主體」,或認為仍有「完整的上位中國」之存在,就不能不處理統一問題。張說:「中國共產黨主張『一國兩制』是統一後的政治安排,中國國民黨認為孫中山先生所主張的『天下為公』之精神是統一後應有的共同政治制度基礎。」

張既主張「中華民國憲法主體」,就不能不處理統一問題,因為這是一個憲法議題。他的相關論述,將「如何統一」先於「是否統一」,並主張必須經由「統一公投」,這其實是討論節制統一議題的方法,若說成是「紅統」或「投降」,恐怕有失準確。

以上是張亞中對這七個問題的看法,不論你同不同意,皆可用同樣的問題來問紅綠藍三方。

問國民黨。張的兩岸論述引起國民黨內的疑懼與撕裂,主要是從來沒有人把問題挖得這麼深。

例如,「一個中國」和「統一」是國民黨始終未能有效處理的難題。對於「一個中國」,張亞中質疑「一中各表」,而主張「兩岸同表(上位概念的)整個中國」,其實也可說成「兩岸各表整個中國」,藉以擱置「誰是中國的唯一代表」的爭議。

關於「統一」,他不認為可以停留在「不統」,而認為應處理統一議題以換取和平發展,並以「統一公投」、「天下為公vs.一國兩制」來節制統一,亦即以「如何統一」來節制「是否統一」。

問民進黨。張亞中與民進黨競比「愛台灣」。他說,民進黨是「仇中愛台灣」,他則主張「和平愛台灣」。他斷言,「民進黨不敢台獨」。民進黨如今已不談「台獨公投」,而張亞中主張用「統一公投」來節制統一,可謂反向操作。張亞中揭示了「借殼台獨」的困境,民進黨以「去中國化/去中華民國化」的方法「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如何自圓其說?

民進黨自己若沒完沒了地「去中華民國化」,如何能教中共「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問中共。中共主張「一中原則」,但始終未敢對台灣明言「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張亞中主張將「一中原則」轉移為「上位概念的完整中國」,這對中共當然是一個難題。再者,張的和平方案主張「分治而不分裂」,在「完整的中國」下,「尊重對方為憲政秩序主體」,此處的潛台詞應是建議中共轉移「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迄至目前,大陸官方的發聲系統未對張亞中的言論有何反應,但已有網評指其為兩國論,妄想恢復中華民國。

張亞中落選,終究不能將他的兩岸方案從書桌搬到真實的政治舞台。但他提出的問題,卻是兩岸必須面對但迄今無人有膽識處理的問題。

張亞中如果有錯,只是錯在他把問題挖得太深了,深到大家不敢且沒有能力處理的深度。

所以,不必用唐吉訶德之類的名號來稱呼張亞中。因為,唐吉訶德面對的是風車的幻影,但兩岸面對的僵局卻是無比兇惡的現實,不能視若無睹。

希望張亞中這條鯰魚激起的不是旋生旋滅的水花,而是喚醒紅綠藍三方皆能認真地省思與面對。

*

大屋頂下/鯰魚效應2:張亞中改鋸箭法為補鍋法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5788807

2021-10-03 聯合報 / 黃年

處理兩岸問題,紅綠藍過去用的都是「鋸箭法」,張亞中這次用的是「補鍋法」。

李宗吾的厚黑二法。鋸箭法是把露在外頭的箭羽端鋸掉,而把箭鏃留在肉裡不問。補鍋法則是把原來的破洞掏得更大,再補。此有二說。一說是趁機擴大事端並放大功績。另說則是如外科的「擴創手術」,要把傷口周圍的爛肉都切掉,再來縫合。本文從另說。

張亞中一直說,只是疏伐枝葉沒有用,因為根爛掉了,要救根。所以,不能用鋸箭法,要用補鍋法。他雖是在說國民黨,其實兩岸問題也是如此。略舉數例:

一、台灣史觀:在台灣,「二二八/台獨譜系/史明」史觀,與「辛亥革命/中華譜系/孫中山、蔣經國」史觀,二者對撞。

比如對二二八台獨譜系,國民黨過去做的只是不斷認錯道歉,但始終不能為中華民國譜系建立一個合於功罪比例原則的合理論述。以致在年輕一輩出現湯德章超越孫中山、鄭南榕蓋過蔣經國的奇異氛圍。但張亞中的思考也許是,不能只停在道歉,而必須在中華譜系喚回「孫粉」、「三民主義」,否則不可能解決「天然獨」的問題。

二、一個中國:台獨否定「一個中國」,或主張「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則漸漸連「一中各表」也若即若離,視「一個中國」為政治包袱。中共的「一中原則」,其潛台詞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以上三者,都是鋸箭法,罔顧根本。張亞中則提出「整個中國」的概念,欲用以化解「誰是中國唯一代表」的困局,意在直指根本。且他的觀點亦未脫離「對於一個中國的意涵,認知各有不同」。把「一個中國」說成「整個中國」。

三、主體性:中共與台獨皆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外來政權說」就是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但中華民國在事實上仍然存在,且中共及台獨在實際上也都必須藉中華民國來緩衝而不希望其滅亡,因此「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其實是鋸箭法,罔顧根本。

張亞中主張「兩岸同意並尊重對方為憲政秩序主體,在平等之基礎上發展正常關係」。此說不是建立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之上,否則「一中三憲」就不可能成立。張亞中也許認為,不能只想把中華民國鋸掉一半,必須正視其深植在歷史與現實的根本。

四、統一:國民黨建制派竟然指張亞中為「急統/紅統」,簡直匪夷所思。

台獨根本否定統一。中共的統一則是要吃掉中華民國。國民黨則在馬英九時主張「不統」(任內不談統一),如今則幾已不見「統一」的議題。這些都是鋸箭法。

張亞中站在中華譜系發言,所以必須處理中華民國「憲法一中」的議題。他的路徑,似乎是以「如何統一」來節制「是否統一」,並主張「統一公投」。客觀而論,除非主張台獨、完全否定統一,而台灣如果仍要走中華民國路線,這也許是處理統一問題的唯一方法了。

台獨曾主張以「台獨公投」來處理兩岸問題,張亞中則主張以「統一公投」來處理兩岸問題。二者的目的可能皆在保護台灣的主體性,但戰略的效應卻完全不同。

台獨已經沒有膽量倡議「台獨公投」來攻擊對方,台灣就更應主張用「統一公投」來保護自己。

「統一公投」應當是台灣進退攻守的最佳機制。只要能掌握民主體制的主體性,台灣就不必怕「是否統一」的博弈。

五、博弈條件:國民黨建制派質問張亞中:「你的方案,中共會同意嗎?習近平會同意嗎?」

這正是問題的根源。台灣的兩岸方案不可能只建立在「中共同意」上。否則,接受一國兩制即可。台灣更要強調的是,中共也必須考慮「台灣人民同意嗎?」

張亞中甚至表示「佩服」台獨。中共不同意台獨,台灣人也疑懼,但台獨今天卻有了這個局面。反觀國民黨的兩岸路線,畏首畏尾,如果只因顧慮「中共不同意」,只怕「天然獨」勢不可遏,則豈有生路?

張亞中的方案,也許是走在「中共不同意/台獨不接受」的夾縫間。但中共的「中華民國滅亡論」只有中共同意,台獨的「中華民國滅亡論」也只有台獨同意,都是鋸箭法。張亞中的「分治(互視為憲政秩序主體)而不分裂(整個中國)」,也許是第三條路,這就必須用補鍋法、救根法。

當下情勢,兩岸陷於重大危機。中共走向「不能和統,武統只是遲早」,民進黨面對「不可能武獨,豪豬命運未卜」,國民黨則「無力反制台獨,無能節制統一」。一句話可對此情此景作一速描,就是:兩岸沒有和平,前途凶險莫測。

因此,本文認為,紅綠藍三方皆不妨思考一下張亞中的方案。此案也許可以跳出中共與台獨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互留餘地,在和平的氛圍下共同經營雙贏共生的兩岸未來。

張亞中或許是為了將他的學理思考轉為政治方案,已將若干詞彙有所調整。譬如,不再主動提「一中三憲」或「互視為不是外國的國家」,及不直接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而改稱「憲政秩序主體」,以便在政治場域較易流通。但他的潛台詞,仍是很清楚的。

本文或許不能準確解讀張亞中方案的底蘊,只是就其邏輯結構解讀,並作了一些主觀的引伸。最重要的是,我認為他不再用鋸箭法,而是用補鍋法或救根法來面對兩岸問題,應為最值肯定之處。

長期以來,兩岸問題可謂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場既深入又高遠的探索與辯論。中共只會說「必須統一/必然統一」,民進黨只用一句「愛台灣」就封阻了一切相對的兩岸思考,國民黨的「不統/不獨/不武」也只是原地打轉。用這類手法來處理兩岸問題,也許連隔靴搔癢的作用都沒有,遑論正本清源?

蔡政府對張亞中的倡議,惡言恫嚇。但民進黨豈能阻擋在野黨為兩岸和平盡其努力,你搞台獨,難道不准別人不搞台獨?真是豈有此理。

有人說,張亞中若當選國民黨主席,將是一場災難,現在已無法證實此說。但是,如果他當選,他一定可以挑明與蔡英文進行一場兩黨兩岸政策大辯論。倘是如此,我認為民進黨必定無以迴避,因為兩黨真的欠台灣人民一個兩岸政策大辯論。

不能再用鋸箭法,而要改用補鍋法。先擴創,再縫合,紅綠藍都一樣。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68906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