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13
2006/07/01 11:27:43瀏覽870|回應0|推薦11

五月初的天氣,充滿了煩悶與疲憊,距離暑假只剩下一個月,期末考也逐漸逼近,沒有一個學生有心情面對課堂上冗長的授課。

如果一定要學生們選出大學最有趣的課,許多學長學姊一定會當機立斷且毫不猶豫地,以興奮快樂的口吻告訴新生──是大一國文。

大一必修的國文,主要是由中文系的教授區平為主,區教授者,蓋吾輩自習之天堂,睡覺之溫床也;區教授是個和藹可親的老先生,上課從來不點名,更不會管學生的大小瑣事,他的課也不必帶課本,每堂課開始的時候,老先生會詞語鏗鏘地朗誦一段美麗的詩詞,無論是新詩或者古文,他都仔細與學生分享解讀,學生打瞌睡或蹺課,他也從不在乎。

區教授的上課宗旨是:來不來上課,是大學生的自由;要怎麼過每一天,是每個人的選擇。

第一天,區教授就宣布:「我的課雖然必修,但是我幾乎不當人,只要報告交了,我都給及格。」

學生們響起了一陣快樂的歡呼。

有一回接近期中考的時候,王懷楚問道:「區教授,我們這學期都沒有上到課本的內容,考試要怎麼辦?」

區教授笑了:「我不會考課本的內容,那本書回家有空看看就行了,呵呵。」

但王懷楚還是追問:「那我們考試的範圍呢?」

區教授微笑道:「沒有範圍,只要你人來考試,考卷也寫了名字,我就先送六十分。」

學生們的歡呼幾乎響徹雲霄。

區教授窮極無聊地讓大家回答人與自然的關係,可能是因為還沒有在班級裡混熟,不少男生都躍躍欲試,想以自己獨特見解一鳴驚人;於是乎,相對論有之,主僕論有之,悲觀有之,樂觀有之,四維空間有之,文不對題亦有之,一時間掉書袋與噴唾沫齊飛,老師共學生一笑,課堂上總是熱鬧非凡。

今天的討論主題,是唐朝的詩仙李白,高丘最喜歡湊熱鬧,就舉手問道:「教授,李白是一個怎樣的人?」

「他啊?」區教授搖頭晃腦,隨口吟了兩句《采蓮曲》:「『若耶溪傍采蓮女,笑隔荷華共人語。』這詩的意思就是說呢,李白站在旁邊,看一些女孩子採收蓮子,這是怎樣的景象呢?」

他拿著粉筆,每個人都以為教授要在黑板上寫下這幾句詩,沒想到,區教授竟然在黑板上畫起了難看得要死的連環圖畫來:「李白呢,這個色迷迷的詩人一開始就站在旁邊偷看,女孩子們呢,就划著小船去采蓮子和蓮藕,古代中國蓮花和荷花不分,大詩人為了避免拿同一個字寫詩,這裡就混用了,這傢伙站在岸邊對著那些水中采蓮的女孩子調笑,一定是喝醉了,別忘記啊,李白是因為太愛喝酒就從天上被貶謫下凡塵,所以李白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是個放蕩不羈的酒鬼。」跟著畫了一個在水邊站得歪七扭八的醜男人。

學生們看到黑板上的圖案和詩句,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歡樂的時光總是太過於短暫,或許每個學生都會認為,全世界最無聊的課,不是國父思想,不是研究古文,也不是軍訓課,而是大一必修的英文課;每個學生都在期待著趕快度過第一個學年,只要必修課能夠順利念完,不必重修,就不需要再面對討厭的教授了。

一堂課如果太過於沉悶,至少還可以打個瞌睡,要是小考不斷,只要回家好好背誦重點、應付應付考試就好,但是有一種課程,充滿了教條主義,雖然這是黨國一體的時代,但在必修的英文課出現相關內容,只會讓人覺得荒謬,並且懷疑是不是教授走錯了教室。

這教授姓黃,年齡最起碼四十好幾,有一口濃重的山東鄉音,聽說是美國留學回來的語言學博士,但他卻比軍訓教官還忠黨愛國,言語之間表現出強烈的反美情緒,不禁令人懷疑,既然他那麼厭惡美國,為何又要去美國念書呢?

事情開始於高丘問出大家心中的疑問:「教授,當初你怎麼會去美國留學的?」

黃教授哼了一聲,然後說:「因為我討厭美國人,現在的中國會分隔為兩岸,都是美國人造成的,所以我抱持了『師夷之技,長我之智』的精神,再怎麼咬牙切齒,也要去美國學好語言,讓洋人承認我的能耐。」

高丘又舉手:「去年美國和我們斷交,既然美國人那麼可惡,我們還學人家的語文做什麼?」

「我不是說了?」黃教授亢奮地接口道:「中國人學英文是我們的國恥行為,學英文是中國最可悲的行為,但我們不能不學,因為別人超過了我們,敵人的槍砲、科學壓過了我們!今天我們必須學習他們的所有學問,然後纔能打倒他們,超過他們!英文是學習一切洋人知識的工具,只是最初步的一項課題,因為我們要以夷制夷,就非把英文先學好不可,所以要咬牙切齒學英文!」

高丘還是覺得無法理解:「教授,要是每天都『咬牙切齒學英文』,誰還能在上英文課的時候快樂起來啊?」

黃教授叱道:「廢話!來學校上課是讓你們來快樂玩耍的嗎?」

於是,黃教授的英文課成為所有學生最厭惡的一堂課,不是為了他那強調愛國的學習宗旨,也不是為了咬牙切齒學英文的動機,而是教授不能容忍學生們在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之後,還能在他面前嘻嘻哈哈的樣子。

嚴肅的黃教授,比起教官還來得囉唆,班導都已經放牛吃青草,說是讓學生體驗自主負責的生活態度,但黃教授卻連教室的打掃也喜歡插手,有天下午打掃之後,衛生股長已經回家了,他留在空教室裡面,結果黃教授突然走進教室,然後直接走到他的座位前面,一臉兇霸霸的模樣。

「王懷楚!」

「是。」

「走廊那麼多垃圾,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過幾天就要期末考了,值日生可能忘了打掃,正巧衛生股長也回家溫書了,所以走廊上可能有些垃圾。」

黃教授瞪了他一眼:「什麼『可能』?你不是班長嗎?怎麼不馬上去處理?」

王懷楚愣了一下,很快地回道:「對不起,這是我的責任!我馬上過去打掃!」

在這個崇尚教條主義的年代,老師說一就是一,學生從來沒有什麼可以反對的意見,王懷楚從小就是個乖巧聽話的小孩,他是那種老師或者長輩開口命令,馬上就會付諸行動,切實做到的好學生。

但黃教授是一個隨時隨地都在實施生活教育的人,星期五的最後一堂是英文課,上課鈴正響起的同時,他恰好就進了教室;和往常一樣,在上課之前,他都會先來一段耳提面命,說一段親身經歷,然後要學生用英文寫課後感想當作回家作業。

他一劈頭就問:「你們知道當學生的有什麼責任嗎?」

沒有人回答,一如以往。

黃教授道:「如果教室很髒,我問:『怎麼回事?』假如有個班代站起來說:『報告老師,今天是某同學值日,他沒有做完打掃工作!』我跟你們說,這個學生是要挨揍的!在我當班導的班級,學生會這樣說:『老師,對不起,這是我的責任!』,然後馬上去打掃!教室的燈泡壞了,哪個學生看見了,自己就會掏錢去買一個安上,窗戶玻璃壞了,學生自己馬上買一塊換上它!這纔是教育,不把責任推出去,而是攬過來!」

沒有人吭聲,一如以往,學生們在思考的,是回家作業的主題會不會與這些老生常談有關。

黃教授繼續說道:「也許有些人說這是吃虧,我告訴你,吃虧就是佔便宜!」

每個學生的內心都在悄聲嘀咕著:吃虧怎麼是佔便宜了?吃虧就是吃虧啊!把吃虧當作佔便宜的人,豈不是笨蛋?

「……你們說,中國人的發明多麼偉大,就拿餐具來說,筷子可切、可叉、可削、可夾、可戳,無所不能,而洋人的刀叉笨重至極,像殺人的武器,從餐具和食物上面就看得出來,洋人喜歡用船堅砲利來對付中國人,除了是新帝國主義的延續,也是出自於他們殘忍好殺的天性!」

王懷楚不禁想起,自己看過一些國外的讀物,裡面講的都是愛與和平,這些書籍都與黃教授所說的,幾乎是相互扞格。到底哪一種理論是正確的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