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10
2006/06/24 13:40:15瀏覽846|回應0|推薦13

正是夕照西下的時候,陽光絢麗而燦爛地化作斜射的金光,照著只有兩個人練習的球場,王懷楚吃力地做了最後幾次的投籃,空心球映著餘暉的紅色光芒,準確地落入了籃框,他累得幾乎連手臂都抬不起來了,卻感到滿心歡喜,大學生活實在讓人感到無比的歡暢。

旁邊的穆行雨識相地沒發出聲響打斷他的感受,憑這一點,對這人的好感再加三分。

「要回去了?」 

「嗯。」 

穆行雨又問他:「下個星期再一起練球?」 

王懷楚回以一笑:「好啊!」 

兩人分別之後,王懷楚疲憊地騎著腳踏車,很快就朝宋屋行進;迎著夕陽的最後一點紅光,他看著暈紫的天空,心想:穿這種膠底鞋打球,雙腿實在無法負荷長時間在球場水泥地上的跑跳,還是先拿零用錢去買雙布鞋,打球也更方便些。

回到巫家,正是晚餐時分,巫伯伯已經坐在餐桌旁邊,巫伯母還在忙著弄幾道小菜讓他下酒,朝雲和巫瑤姊弟,則各尋位置落座;王懷楚走了過去,一沾上軟綿綿的靠背折椅,就覺得睏倦起來,不由地閉眼休息。

周圍炒菜油炸的窸窣聲音慢慢靜了下來,他也漸漸沉入夢鄉。

忽然一陣爆響驚醒了他,原來是性格豪爽的巫伯伯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他不自主地四下張望,見每個人都對著他瞧,他悄聲問向坐在旁邊的朝雲:「你們在笑什麼啊?」

「你醒過來啦?剛才我和爸爸在聊開學後的事情,看你睡得連口水也流出來了,大家就在瞎笑囉。」

雖說是瞎笑,朝雲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指了指他的嘴角,巫伯母善體人意地遞了塊紙巾過來,王懷楚連忙接過擦了擦,這纔發窘地注意到,原來大家笑的是他這打瞌睡的蠢樣子。

巫伯伯問他:「怎麼?昨天沒睡好?還是開學念書念得太累?」

王懷楚不好意思地說:「我在大學參加了籃球社,練球練得久了,所以忍不住就打起瞌睡來。」

只聽見巫瑤在旁邊嘀咕著:「真是蠢透了。」

朝雲說:「王大哥,等一下吃完飯後,你可以教我數學麼?」 

王懷楚微笑著點頭:「當然可以。」 

巫瑤又道:「他念的又不是數學系,姊姊,妳是不是問錯人了?」 

朝雲反駁道:「王大哥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他的數學自然有一定的程度,說起數學,你不是跟我一樣差嗎?」 

巫瑤道:「是他自己上次說不能教數學的──」 

朝雲的說法充滿了命令式的口氣:「我不管,阿瑤,等一下你跟我一起聽王大哥教數學。」 

王懷楚看著這對姊弟在餐桌上的短暫爭執,驀地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巫瑤對他的不屑。

想起了那晚他沉默的側臉。

想起了這段時間彆扭的相處。

可他也想起了朝雲明亮而溫暖的眼神。

吃過晚飯,巫伯伯和巫伯母在客廳裡看電視,王懷楚從來沒有見過彩色電視機,他老家的是十二吋的黑白小電視,開機的時候,畫面還會上下抖動個幾分鐘,聲音也聽不太清楚,巫家這種嶄新又美妙的電器用品,雖然他只是偶爾瞄了幾眼,心裡卻有一種羨慕的感覺。

巫伯伯是軍人出身,民國六O年代末期,正是經濟開始發展的時代,「國貨好」的電器用品廣告歌曲,時常在電視上播放著,於是巫家很快地多了一些新東西:新的電視、電鍋、冰箱、電燈、熨斗、洗衣機都出現了,王懷楚總是訝異地瞪著那些簇新的家電用品,連看著衣服漂動在旋轉的洗衣機螺旋槳帶動的水流中,他都會覺得無比神奇。

朝雲來到他和巫瑤的房間,搬了張凳子過來,說是要問他上課聽不懂的數學問題。

王懷楚拿著鉛筆坐在旁邊,巫瑤坐在他的左手邊,朝雲則坐在右手邊,他看著那些Sin與Cos不斷變化的連串題目,眉頭也不禁皺了起來:「我的數學只高過聯考低標成績,所以這些題目我先演算一遍,確定沒錯之後,再來教你們。」 

巫瑤冷哼了聲:「你果然不會寫。」 

朝雲責難地瞪著弟弟:「別打擾王大哥寫運算題。」 

「讀文科的普遍數學都很差,他念的是中文,搞不好數學還沒有我們好。」 

「阿瑤,你閉嘴!」 

巫瑤聰明地保持了沉默。

於是王懷楚專心地寫完了一整頁的數學題庫,他終於笑了,滿意地笑了。

見朝雲展現了作為大姊的魄力與氣勢,王懷楚說道:「數學是邏輯和觀念的產物,阿瑤說得沒錯,我只能從旁協助你們。」 

「這不就夠了?我呢,一直都很努力,無論是功課、模擬考,或者是其他所有的一切,我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都必須與成績達到正比,可我怎麼也達不到自己預設的標準。」 

「會不會是妳設的目標太高了?」 

「纔不呢!其實我很希望有個人能夠幫我,讓我早些解決這些煩人的數學題,王大哥,有你教我們怎麼解題,真好。」 

王懷楚的臉開始轉紅,用力地擺手,角落裡昏暗的氣息被擾亂了,小小的燈光驀地照亮了她的眼睛……被她清澈的雙眸注視時,他忽然有種奇特的感覺,這個女孩和其他曾經見過的女同學不一樣,每次被她打量著,都讓他的胸口有種熾熱的感覺……當她真心向他請教數學習題的解答時,那種真誠非常讓他感動,他在算式之中載沉載浮,可心卻是安定的,實的。

他們很快地算完所有朝雲想寫完的題目,等朝雲回房之後,王懷楚卻覺得悵然若失,他坐在那張書桌前面,不得不與巫瑤捱到最後。

本想隨便說上兩句話,卻又不知什麼樣的開場白不顯突兀;躊躇了一下,還是放棄了,可是和朝雲短暫相處後產生地激昂的情緒,卻完全無法平息下來,他想找個人來傾訴。

「阿瑤,你姊姊真是個好女孩。」

「她本來就是。」 

「你覺得我教你的都能夠理解麼?」

「馬馬虎虎。」

「所以你還有不懂的?」

「我要有不懂的題目,就會在課堂上問老師,決不會找你。」

王懷楚覺得自己被他的話羞辱了。

他從不是想炫耀自己是個大學生,或者擺出什麼傲慢的姿態,可能卻顯得自己像有些膚淺的學生那樣籍著大學生的光環而四處招搖;可是另一方面,巫瑤的敵意也太明顯了,他不曉得自己什麼時候惹到了他,總是被奚落。

於是他的語氣降到了冰點:「那,以後我只教朝雲就好了。」本還想加句叮嚀叫巫瑤自己多用功,或者要他別告訴巫伯伯,但轉念一想這也太過小心眼了,遂作罷。

結果,這句話說出口後,他們一直漠然處於共同的房間內。

王懷楚倒頭就睡,連聲「晚安」也懶得跟巫瑤說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