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覶縷(短篇科幻小說)
2006/03/27 05:30:56瀏覽1402|回應1|推薦10

地球曆二二六六年七月卅日,12:00P.M.,新巴比倫

「抗議!」

「抗議當局不當竊取『生命密碼』!」

一明一滅的示威看板,正對著人口管制總局的門口閃爍著,行進的隊伍則是搭乘個人飛行器前來的激進組織,這些示威人群在抗議當局不得以科學和防止犯罪之名,隨意擷取各地戶政中心所提供的鎖定名單,導致人民基本的隱私權完全被剝奪﹔抗議已經持續了一整天,直到太陽西下,示威的車陣在湊熱鬧和找刺激的居民加入之後,更加如火如荼地蔓延開來。

不幸地,示威活動演變成暴力相向的局面,新巴比倫被四處縱火燒殺﹔鎮暴警察湧入城中,開始逐一捕捉嫌犯。


一、

視訊會議裡,市長茫然地眨著乾澀的雙眸,對著眼前的多景視頻顯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視頻上反映著他蒼白的臉,僵冷而不帶有一絲微笑,文化局長和各處室機要也滿臉苦悶……日復一日,夜復一夜,這些暴民早已把他們的臉訓練成面無表情的模式了。

「現在要怎麼辦?」市長問。

「還能怎麼辦?」人口管制總局的局長道:「先把市民安撫一下,然後跟他們說沒有『生命密碼』這回事。」

文化局長道:「《生命密碼》是兩百多年前創造出來的科幻小說,作者已經不可考,誰也不曉得現在竟然流行了起來。」

市長又問:「只不過是一本製造謠言的小說,爲什麼那些人就相信了?」

文化局長道:「據我查證,這部小說被人不知是哪裡的考古學會挖了出來,然後立即製造成網路數位電影,廿四小時在網路上播出,內容逗趣又充滿了反動思想,所以纔造成了這次的抗議事件。」

市長茫然地問道:「那……現在該怎麼辦?」

文化局長道:「首先把反動份子抓了,跟著就禁止各頻道的轉播;再來銷毀原著,反正也不曉得創作者是誰,影音紙本全毀了,還怕誰又會出來搞鬼?」

市長的眼中還是充滿了疑慮:「如果有人已經下載了《生命密碼》呢?」

「那簡單,」機要秘書提議,「人口管制總局可以先在各單位進行比對,掃描每個市民的記憶程式,有問題的就全部抓起來,進行強制洗腦。」

「很好。」

見市長同意,文化局長又道:「我有個提議。」

「說吧。」

「我們可以利用『蟲洞』搭乘時光轉換機回到過去,再處理掉《生命密碼》的小說作者,一不做二不休。」

市長看著他,不禁問道:「你不是說作者已經不可考了嗎?那還能怎麼找?」

「這個嘛……我們從網路上搜尋相關資料,已經鎖定了一些可信度很高的消息。」

市長呆滯地坐在那兒,虛擬空間裡充滿了凝重的感覺,他總覺得無法放下心來。

文化局長安撫道:「您放心,我們已經掌握了《生命密碼》的作者行蹤,據說他曾經參加過一個叫做『小白科幻獎』的小說比賽。」

「所以?」

「那個作者應該會把自己的資料留在這個科幻小說比賽資料庫,只要我們鎖定了,就一定可以找到他。」

市長還是覺得不妥:「比賽評審搞不好也看過《生命密碼》,知情的人更可能超過我們的預期,說不定……」

文化局長道:「那我們就把所有的評審全都幹掉,一了百了。」

市長終於微笑著頷首。


二、

地球曆二OO五年七月卅日,12:00P.M.,某會議室

在四台電腦螢幕中,顯示出本次『小白科幻獎』的小說參賽內容,為了方便評審們的閱讀,雷射印表機開始進行列印的工作,「吱吱嘎嘎」的運轉聲音,聽起來分外刺耳。

「現在印到第幾號了?」評審A問。

評審B苦著張臉說:「兩百五十號。」

「都印了三個小時還印不完,真他媽一堆二百五小說……看來我們今天要熬夜囉!」評審C煩躁地說。

評審D問:「我要去買珍珠奶茶,你們要不要也來一杯?」

「順便買炸雞排和烤玉米吧。」評審A無聊地看著電腦螢幕道:「看這種爛文章吶,煩都煩死人了,要是不先弄點東西吃,誰還看得下去啊?」

評審C道:「還好我審的不是小說,那些論文我兩個晚上就可以翻完了。」

評審B似乎臉色更臭:「我們三個要看幾百篇呢,要是吃太多,說不定會吐在初審的稿子上面。」

評審C問:「今年的投稿很差嗎?」

「看題目就知道內容夠爛。」評審B苦著臉、皺著眉頭,指了指螢幕上的一篇小說:「什麼《生命密碼》?我看分明就是抄襲《達文西密碼》,這篇爛文根本就可以直接廢了。」

評審A道:「我這邊還有一篇叫什麼《覶縷》的,根本看不懂在寫什麼,乾脆就直接從收件信箱裡刪掉算了。」

評審C道:「這篇的名字《覶縷》要怎麼唸?取名還真是怪。」

「寫個文還要人家幫忙查字典,根本就是來整人。」評審B厭惡地按下鍵盤上的delete,跟著把這兩篇小說一起從信箱裡刪除。

評審A問:「既然我們都沒看這兩篇的內容,那評語要寫什麼?」

「就說這兩篇『不是科幻小說的範疇』,不然就寫『虎頭蛇尾』,反正隨便就敷衍過去了,簡單得很。」

評審A和評審C跟著點頭表示同意。

評審D很快地從會議室外面走了進來,他手上拿著兩個大塑膠袋,幫著把奶茶和各種小吃分發給其他人;四個人開心地吃吃喝喝,接著就玩起了撲克牌,就在他們還沉迷於遊戲的當兒,會議室的大門突然炸開,各種光束射了進來,紅的、黃的、白的……巨大的爆破聲響徹了午夜的天空,幾聲轟隆的雷響,就把整座樓房幾乎夷成了平地。

評審A癱在一些碎石堆上,只覺得渾身劇痛,評審B躺在他旁邊,血不斷地從他臉上的那個窟窿流出來,看起來非常可怖;他用手試探性地摸了一下評審B,發覺手上沾滿了腦漿和髒汙的血色。

一架巨大的UFO出現在上空,跟著是一些有著怪異武裝的軍人從天而降,他們拿著看似無比先進的武器向著四周胡亂掃射,先是對著臥倒在地上的屍體,然後是周圍的電腦設施;漫漫煙塵之中,只能依稀見到他們臉上的頭盔,還有那些散落在身上的紙牌。

評審A忽然發現自己正被一群陌生人由高而低地俯視著。 

「這一個還沒死透。」

「解決他。」

這應該是電磁槍的武器立即射中了他,評審A想,感受到強烈的痛楚……這種撕裂的痛,還有無法喘息的沉重感……他告訴自己,這是個詭異的夢,他只是睡著了,不然這麼科幻的事情怎麼會發生,這些憑空出現的人和那架UFO,都只是源於夢想中最臨時、荒誕、可笑、激烈、謬論似的、他的想像中應該早就枯竭的部分。

有機煉金術和占星術,只是古人對於有機宇宙知識的殘餘扭曲﹔無機撲克牌遊戲與賭博,只是今人對於無機生活崩潰的虛假張力。

人們無知無覺地陷入這種熱情,會不會是一種昧於生命的誤解?或者是智力與理性的凋謝?

在他胸口的那個深洞開始不斷地流血,但在這會兒,他卻不覺得疼了﹔隨著每一陣呼吸,灼燒焦臭的白煙、血色的酒液摻著腥羶的氣味,通通從他的肺葉逐漸充塞這個烏煙瘴氣的空間,所有的景象也都跟著消失在他的眼前。


三、

時光機回到了新巴比倫,從爆裂的蟲洞中轟然出現,它嶄新晶亮的銀色機身在平台上緩緩降落,似乎是輕易完成了使命;機艙門打開了,多景視頻上面特遣隊的真實影像,使得新巴比倫的市長終於回憶起,昨晚要他們去執行這項危險的任務。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他焦急地問道。

特遣隊長對著視頻行了舉手禮:「長官,我們已經達成了交辦的任務。」

「很好。」

市府行政大樓的巴別塔裡,市長終於平靜了下來,他繼續看著另一個視頻:雷射器在暴動嫌犯的額頭上刻下編號的條碼,並將他們的記憶擷取出來,然後儲存在人口管制總局的檔案夾裡。

根據統計就知道,人們就像輸入相同程式的電腦,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同樣的錯誤。因為沒有錢就去搶劫,因為嫉妒別人就去殺人,因為覺得自己不幸就去尋死……犯罪是否需要任何理由?

前提是:這些人真的知道生命的真實密碼是什麼嗎?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李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縷
2008/02/05 22:31
「」縷,怎麼念?什麼意思?有邊讀邊,不是亂就是見?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8-02-06 08:34 回覆:
和我的姓一樣的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