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懷舊系列》盛夏記事
2015/01/05 20:31:00瀏覽1815|回應3|推薦142

近來工作生活兩頭燒,忙得昏天暗地,快不知今夕是何夕了,瞎忙了兩個多月,超沒有寫文的FU,於是便心血來潮整理舊作,發現十幾年前的作品塵封在角落,已好久好久沒有翻閱過了,當時的小樹還頗有「文青」的味道,字裡行間對人生、對因緣無常有很多疑問與想法,不像現在專寫快樂的遊記與瞎掰妄想的職場現形記,而見到這些舊作,就像是回味了久違不見的青春年少,懷舊的氛圍十足溫暖,在此也與大家分享。

=======================================================

         盛   夏   記   事
                                                      
  「年輕的記憶像泡沫,晶瑩明澈、那般動人。」翎坐於書桌前方,攤開記事本上屬於今天的一頁,略一凝思,即執筆寫下輕狂歲月的註腳,和風掠過窗子,輕拂上她的面頰,隱約發現回憶正翻飛著…。

  翎與梅一向私交不錯,平時常聽梅提起阿生他們,雖是久聞不見其人,幾個名字倒是不陌生,之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透過梅的大力引薦,翎也認識了他們。這個團體一共有十一個成員,每逢週末的午後,大夥兒就會齊聚在阿生家的庭院裡,彈彈吉他、唱唱歌,剛開始時,翎還有些生疏,不一會兒即被這和樂的氣氛所感染,也隨著旋律打打拍子、哼唱著。聽梅說,這樣的聚會已行之有年,他們其中有幾個還是打從小學時代即相識至今,這份情感實屬難得,翎不禁由衷地發出欣羨的話語。

  阿生是他們之中吉他彈得最棒的一個,他生性幽默風趣,總愛將些不起眼的小事,運用誇張的字眼表達出來,常令週遭的同伴哭笑不得,增添不少笑料,雖然如此,阿生的行事穩重,仍贏得一致的口碑,是大家心目中倚重的大哥。翎初到這個大家庭,阿生也頗照應這位新朋友,加上翎的爽朗大方,很快的,他們就熟稔了。

  記得有一回,阿生正如往常般地彈唱著一首校園民歌「恰似你的溫柔」,而翎也立於一旁唱和著時,突然間,從身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語調微揚地說道:「阿生,你怎麼老彈這首,該充充電啦!」順著聲音的來源,翎猛一回頭,驟見一位年齡相彷的男孩,清雅俊秀的面容,一身略顯單薄又不甚高大的體格,眉宇間還透著股寡言秀氣的特質。彼此經這一照面皆楞了半晌,經阿生的一番介紹,知道他叫做頎浩,也是成員之一。

  不知不覺的,翎參加這個聚會也過了好些日子,無形中,大家皆已將她當成一份子,記不清從何時起,翎開始注意到這個有點孤僻的頎浩,至於為什麼,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發覺自己開始暗暗期待禮拜六的到來。

  這兒的朋友泰半活潑熱絡,平時總喜歡你一言、我一句地互相調侃,每一次當大夥兒嘻笑打鬧成一團時,頎浩總是在一旁陪笑著,或者獨自一人哼唱著許多不知名的歌曲,從來不曾也不會加入這樣的行列。

  也許是好奇心作祟,翎總會適時地伸出友誼之手,偶爾還會冷不防地朝後方推他一把,讓頎浩毫無預警地跌進這個混亂的場面裡,顯些招架不住,臉直紅到耳後根了,這番折騰下來,彼此亦熟了些,久而久之,頎浩竟變得開朗許多,只是有時仍會瞥見他不經意流露的一絲落寞,思緒彷彿走遠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週末的聚會,頎浩經常無故缺席,每次翎一到阿生家,總會下意識地在人群中找尋那個熟悉的身影,經過一番掃射,常落得失望和沮喪,心底隱隱升起一把無名火,漫無目標地流竄著,彈彈唱唱的歡樂氣氛,漸漸被一種惱人的思緒所取代,很多時候,反倒顯得翎心事重重了。

  於是,她開始會詢問頎浩為什麼不來?為什麼遲到?而他不是說忘了,要不就是一付不甩人的樣子,令翎是既生氣又難堪的,經常為此生一整天的悶氣。阿生知曉了,便跟翎解釋說:「他一向這樣,我們都習以為常了,他絕不是存心氣妳,別放在心上。」唉!也許吧!明知是小事一件,卻這樣令人心煩,是什麼道理呢?

  匆匆過了一週,又到了聚會的日子,這天翎懷著忐忑的心情,預想著待會見到頎浩時的種種情境,胡思亂想了好一會兒,突然一轉念,心情整個DOWN了下來,「如果他又沒來呢?」想到這裡,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回頎浩果然又不見蹤影,翎正失神恍惚之際,聽到大家直嚷嚷「翎會唱這首耶!」、「讓她和阿生對唱啦!」……,翎還沒反應過來,即被眾人半抬半推地擺到阿生身旁,仔細一尋思,啊!原來阿生新練了首校園民歌「我深愛過」,必須男女對唱的。好吧!翎立即有模有樣的輕咳幾聲,與阿生以雙目示意,即拉開喉嚨唱和著,「讓時光往回走,回到相遇的時候,縱然相遇在年少的青澀,但誰說那不是愛情……曾經在年輕的時候,我深愛過……。」

  一曲奏罷,只聽得同伴們掌聲、安可聲不絕如縷,有心人士還將他們倆比做一對金童玉女,翎轉過頭望了阿生一眼,他爽朗的笑容仍掛在嘴邊,正頻頻向翎頷首稱讚。剎那間翎感到好困惑,為什麼像阿生這般親切溫和、才藝出眾的男孩,竟走不進她的心裡,而懸在心上的,偏偏是那個古裡古怪的頎浩,這究竟是為什麼?

  散會後,大夥兒走得走、散得散,喧鬧的庭院一時顯得好冷清,翎無精打采地收拾行囊,正準備離去時,一轉身撞上了剛立定的頎浩,翎頓時有如被敲了一記悶棍,望著眼前朝思暮想的頎浩,一肚子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於是她疾言厲色地指著頎浩說:「要維繫住一份真摯的情感,是那麼不容易,而你卻一點也不珍惜,如果你根本不想來,那就永遠都不要來好了。」

  阿生一聽到這番話,趕緊將翎拉至一旁,示意翎不要再說下去了,同時四兩撥千斤地說了幾句圓場話,適時遏止了一場無謂的戰火。頎浩呆若木雞地立於原地,默默低下頭去,什麼話也沒說。剎時翎心頭掠過一絲悲戚,意外發現自己竟失了理性地教訓頎浩,唉!憑什麼呢?缺席的也不是只有他啊!

  也許是受了翎的影響,頎浩開始為自己的行為作了些許調整,只要那一次不能來參加聚會,他都會跟翎解釋緣由。有一回欣逢翎的生日,阿生提議為她慶祝,因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翎特別對頎浩千叮嚀、萬交代的,而他當時亦滿口答應絕不會遲到。

  結果生日當天,他又爽約了,翎表面默不作聲,心上已罩了層寒霜,就在大家準備切蛋糕之際,他終於出現了,緩步走向翎,跟她作了個簡短的解釋。翎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連正眼也不瞧他一下,頎浩無奈地避至一旁,依然什麼話也不說。

  那天,翎捧了堆如小山般的禮物回家,一路上心情始終抑鬱難解,因為在意他的人,在意他對自己的不在乎,所以患得患失,但這些他都不明白。回家後,赫然發現在背包裡,有個樣式別緻的懷錶,燈光照射下熠熠生輝,原本愁眉不展的面容,頓時陰霾盡掃,如雨過天青般,她於是明白,頎浩是為了買禮物才遲來的,自己錯怪了他,但旋即又如洩了氣的汽球,喃喃自問著:「他真是因為這樣才晚到的嗎?」這個問題永遠也沒有解答,因為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漸漸的,頎浩的缺席次數減少了,與翎可談論的話題也增多了,有時還會說些趣事給翎聽,或者交換一些生活上的心得。頎浩很喜歡唱歌,特別是英文歌曲,他經常會隨口哼唱幾句歌詞,讓翎來猜歌名,若是中文歌曲,通常翎都能不假思索的猜對,但如果是英文歌曲時,翎就會裝得一付苦思良久的模樣,點點頭說:「嗯!旋律很熟,不過歌名我忘了。」此時頎浩就會輕敲她的頭,笑她不懂還裝懂。

  他告訴翎,從中學時代即開始接觸西洋歌曲,其中有一首名為SEALED WITH A KISS(以吻封緘)」,是最鍾愛的曲子,第一次聽到,即被其悠揚的旋律所牽動,至今感覺仍清晰動人。問他為何有此特殊的感觸,他笑而不答,秉持他一貫不多話的作風,不過後來他略一沈吟,還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只是些往事罷了!」是怎樣的一首歌呢?翎在心裡反反覆覆地想著,沒多久亦去買了塊有收錄這首曲子的CD,每天皆不忘放一遍來聽。

  也不知道流言是怎麼傳開的,竟會指向翎和阿生,只是因為他們看來好像很不錯?斷斷續續聽到一些成員的臆測,翎雖已隱隱感到些許不妥,但生性不拘小節的她,總習慣性將這類花邊新聞視如不見,所以一直以來,翎與阿生之間始終以禮相待,並未如同伴們所言,逾越了純友誼的界線。

  而且在翎的心裡,早已對另一名既不合群、又不合時宜的頎浩芳心暗許,這一點似乎早在第一次聽到頎浩的聲音,翎猛一回轉的剎那間便已注定,只是這樣的感覺又如何的折騰人呢?

  其實翎比任何人都清楚,阿生的確比頎浩更適合自己,尤其那一身大哥哥般的氣質與溫厚、體貼與信賴,讓人好想一股腦兒的,將所有的委屈盡情傾訴。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令自己方寸大亂的人兒,不是頎浩而是阿生時,難道這等毫無理性可言的情愫,就不會發生在阿生身上,就不會螫人嗎?

  頎浩謎樣的心思、捉摸不定的性格,在在讓翎吃足了苦頭,雖然他已不再像個悶葫蘆般不發一語,但、總有多層隔閡卡在其中,總有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感受不斷侵蝕著翎一顆易感的心。

  或許對於此刻的翎而言,頎浩在她的生命中,是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自己在頎浩的心目中,卻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這層相對互動的關係不是沒有影響力,只是力量稍嫌薄弱了些,除了日復一日地任憑這種沒來由的感覺肆虐蔓生,似乎已不能再為這亂如游絲的思緒予以分解、予以主宰一二了。

  今天,一如往常般的,翎在固定的時間之內來到了聚會的處所,歡笑嘻鬧的氣氛依舊,而翎與阿生的彈唱搭檔,在眾人的一致公認下,也幾乎成了默契十足的絕配,這樣的組合實在是無庸置疑。相似的場景、無數個起風的午后,大夥兒都是在彈彈唱唱的氛圍中度過,時值盛夏溽暑的此刻,是否也該以這樣的模式安然走過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旁邊冒出了一堆人,不由分說地將他們簇擁著,又是拉炮、又是恭喜的,還煞有介事地獻上了一束手工製作的紙玫瑰。這一連串的舉動令在場的兩位錯愕不已,翎心裡雖已大呼不妙,但行動上還是試圖為此事作個解釋。

  就在翎欲開口詢問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倏地閃至跟前,帶著難得一見的笑容與誠懇的態勢,從口中說了句:「祝福你們!」頓時,翎感到一陣暈眩,心頭彷彿被插上一把利刃,隱隱作痛。那一刻之前所發生的任何一件事,那一刻之後在腦海中如幻燈片般閃過的影像,已毫無招架之力地在瞬間被塗成空白,因為她實在不敢相信,「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居然會祝福我和一個不相干的人?」臉上亦無絲毫為難的神色,這…怎麼會呢?

  無言望著頎浩離去的身影淹沒在一片笑語聲浪中,臉上佯裝的笑容再也禁不住這無情的打擊,就在大夥兒不注意之際,任淚水無聲無息地滑落。那小心翼翼呵護著,用一圈又一圈的真情與傷痕來包裹的年少的夢啊!竟這般不堪一擊的碎了,閃著晶瑩的淚光中,翎彷彿見到盛夏的足跡正悄悄走過,零亂如凋落的花瓣……。    
        
                              1994年2月初稿
                              1997年5月第一回修訂
                              1999年3月25日第二回修訂
================================================================================

<後>心情配樂:吉普賽的季節 
   
  「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會有一個帶點美麗、又不切實際的夢,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夢是易碎的,卻經常為了維持它的完整而傷痕累累。」這個故事在重新修訂之後,故事的構思與內容,比之初稿的青澀文筆,更令人引發無限的遐想,然而事實上,初稿早已遺失多年,而故事也只是虛構的。

  雖然如此,幾個朋友在看過這則故事之後,皆不約而同地有了一種相似的共鳴,也從裡邊看見了一個依稀掠過的影子,還有那一段段面貌各異、卻同樣傷感的年少記憶。

     有些人會跟我說,他(她)好像是故事中的頎浩,不輕易表露自己真實的情感,卻在每一個掩飾脆弱的當口,用更深更長的矛刺插向自己,也刺傷別人。也有人會問我,究竟頎浩或者阿生,有沒有喜歡過翎這個女孩呢?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有很多種,只要不去揭開它,它永遠都有數不清的可能性。

  試問在每一個人的成長階段中,是否都有幾段類似的緣起?也都伴隨著諸多「沒有理由」的理由而緣滅?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捫心自問,為什麼不當機立斷去了解事情背後的真相?為什麼情願用一段充斥著猜疑、揣測、自欺欺人的坎坷心路,來換回更大的幻滅呢?有些朋友覺得自己像頎浩,其實像的只是他表現在外的行為模式,不見得連內在的念頭都不謀而合。

  而在翎的內心世界裡,其實也並不全然真的只有頎浩一人,因為在她心煩意亂、徬徨無助時,第一個想要依賴與傾訴的對象不是頎浩,卻是阿生,這樣的選擇早已毫無預警地揭示了一個很關鍵的答案,只是深陷其中的翎始終沒有發現個中道理。

  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後,翎會挖掘到這個令她大感意外的寶藏,她會因錯失良機而嗟嘆萬分,但、也很有可能終其一生,她都不會看見,在時間的流裡,她親手拋擲了的比錯過的部分還要多。

      行筆至此,一定也有很多人想知道,這個故事是不是作者本人的親身經歷呢?其實這個答案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它像是某一段綜合性的情節,隨時在生活週遭中潛伏著,就等著每一個出其不意的出擊。這一段情節故事沒有所謂的最終結局,因緣的引人入勝,就在於它的變化性與不確定性,所以它充其量就只是整幅人生拼圖中,散落各處、還未被拼湊出的一小塊原形紙板。

  第一次寫這類的心情故事,在當時也醞釀了好幾天,雖然它是在繳交作業的前提下誕生,然而在頗獲好評之後,我沒有再嘗試寫第二篇、第三篇,可能是自己太在意「感覺」這東西,總覺得缺乏這一味的潤滑,整篇文章就喪失了生命力。

  在只有十幾來歲的花樣年華中,總是自以為釐得清「目標」與「生活」的分野,也汲汲於迷失在每一場全力以赴的人生競賽中,用這些刻意掙來的外在成就,妝點亮麗的自信。

  年歲漸長,驀然回首所有屬於個人的點滴過去,莫名地會在時空交迭中發現一種斷層,像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阻隔了那個不同觀點、不同想法,卻同樣感慨的自己。很多時候,會欣羨當時那個略顯躁動、意氣風發的自己,雖然帶有蠢蠢欲動的不成熟特質,卻較今日的自己多了一股盲闖的動力,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渺小如滄海之一粟呢?

                                                1999年3月26日 凌晨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benta&aid=20005122

 回應文章

Rink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06 20:29

以前的文風和現在大異其趣!

 


小樹rabenta(rabenta) 於 2015-01-07 08:55 回覆:
是啊!年輕的夢想與期許,就是活在馬斯洛需求論的最上面那兩個,現實生活、工作人際沒有被要求承擔的壓力,所以可以用接近不食人間煙火的觀點看待人生,雖然一樣認同佛家對於人生是苦海的觀點,但定義與感受大不同,因為無能為力或克服不了的事真的太多了。

竹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06 15:55

最近很忙?

好久不見你的旅遊文(有也是斷斷續續的)

改寫心情文,文筆特讚,令人刮目相看!


        
小樹rabenta(rabenta) 於 2015-01-06 17:59 回覆:
小樹近兩個月真是忙得不可開交,最近稍微好一點,不過工作與生活一樣不得閒,要上緊發條面對每一天。呵呵~心情文是十幾年前的舊作,小樹現在被現實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應該寫不出這種文章了,當然人生歷鍊與心情轉變也佔了很大的因素,所以往事只能回味,哈哈~三太子開心

雅筑 清淨蓮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06 12:23

忙得不可開交沒有關係...

身體要照顧好喔 ^_^ 

小樹rabenta(rabenta) 於 2015-01-06 17:50 回覆:

謝謝雅筑的關心^^,小樹的身心狀況已調適好了,只要別把焦點放在不開心的事上,多想想開心的事,其實工作、人際、生活也沒那麼煩人,對吧!大笑